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韶光因你而美

第56章 没有不可能

韶光因你而美 悠悠羽兮 2023 2019-09-19 09:03:49

  丰启扬感觉出梁佩槿似乎突然变得很安静,不由地看了她一眼,恰好捕捉到了她眼中那一瞬间的低落。

  服务员进来给几人倒好了红酒,应洺纬举杯,看了看项叡忱和齐嫄,道:“来,我们先敬两位新人一杯,祝丰子和嫂子新婚快乐!”

  “新婚快乐。”齐嫄和项叡忱都举杯称贺。

  “谢了。”丰启扬勾唇一笑。

  “谢谢!”梁佩槿掩饰住方才的落寞,也微笑着与大家碰杯。

  应洺纬放下酒杯,问丰启扬:“婚礼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办?”

  丰启扬道:“元旦节前后,我妈找人专门选的日子。”

  “也好,时间比较宽松,可以好好准备一下。”应洺纬往沙发上一摊,看了一眼项叡忱,若有所指地说道:“今年没准喝完你们的喜酒,还能喝上叡哥的喜酒呢。”

  丰启扬听了俊眉一挑,惊奇地看看项叡忱又看看应洺纬:“什么情况?”

  应洺纬憋了一整天的话终于找着机会说出来了:“你是没看到,今天一大清早,叡哥不知怎么的,吃起醋来,把未来小舅子当成情敌给打了!”

  丰启扬和梁佩槿一脸震惊错愕,不敢相信地看着项叡忱。

  刚才没听错吧?项叡忱动手打人了?

  项叡忱沉着脸斜睨着应洺纬,眼里满是警告的意味,然而应洺纬就跟完全看不见似的,还兴致勃勃神秘兮兮地问丰启扬夫妇:“你们猜叡哥看上谁了?”

  丰启扬最烦这种猜猜猜的游戏,白了他一眼:“这哪猜得到?他身边也没个女的。”

  “怎么没女的了?小夕不是吗?”

  “小夕……夕韶?”丰启扬狐疑地问道。

  “对!就是夕韶!”应洺纬笑道。

  闻言,丰启扬和梁佩槿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

  梁佩槿除了大吃一惊之外,还有一股要掐人的冲动,忍不住腹诽:勺子这死丫头,太不厚道了!我和丰启扬的事啥都跟她说了,她倒好,连项叡忱追她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

  应洺纬见他们两人的惊诧之状,笑道:“我今天看到的时候也差点以为自己认错了人呢。”

  转头又问项叡忱:“诶,叡哥,说说呗,你什么时候对小夕动心的啊?”

  项叡忱没有答话,把一瓶没喝完的红酒放到应洺纬面前:“自罚三杯。”

  “凭啥?”应洺纬把酒杯拿开。

  “当面揭我糗事,不该罚?”项叡忱语气里透着丝丝威胁的味道。

  应洺纬讪讪一笑:“那算什么糗事啊?所谓不打不相识嘛,说不定以后你和你小舅子就成好兄弟了呢,啊。”

  虽然这么说着,他还是把酒杯又拿了过来,开始往里面倒酒。

  众人见他这么快就老老实实认怂了,都忍俊不禁。

  之后,气氛变得很轻松,几人有说有笑,大约到了十点半才尽兴而归。

  夕韶刚洗刷完,正准备熄灯休息,忽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梁佩槿:“喂小槿。”

  梁佩槿的口吻不冷不热:“勺子,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夕韶不明白她怎么突然这么问:“我有啥事瞒着你了?”

  “你说呢?你自己好好想想。”

  “没有啊。”夕韶大惑不解,“哦,对了,明天我休息,要不一起去吃饭吧?还没好好恭喜你呢。”

  “明天我要搬家,没时间。诶,你别打岔,快点交代你有什么瞒着我的。”

  “我真想不出来,要不你直接告诉我?”

  梁佩槿很无语,只得自己说了出来:“今天丰启扬带我去跟他几个朋友聚餐,去了我才知道,原来他跟项叡忱是好哥们。”

  “嗯,怎么了?”这一点夕韶在当初梁佩槿和丰启扬相亲那天就知道了。

  “你知道他们说什么吗?他们说项叡忱在追你!这么大的八卦,你居然都没跟我透露一丁点,我的事可什么都跟你说了。你说你气不气人?”梁佩槿气呼呼地直想隔着手机屏幕掐夕韶的脸。

  “不会吧!”夕韶愣了一下,“项叡忱自己亲口承认的?”

  “他没承认,但他默认了。”

  “没亲口承认怎么就一定是默认了呢?反正我是不知道他想追我,也不相信他会追我。我和他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夕韶也纳闷了,怎么都觉得项叡忱在追她呢?早上夕杨这么说,晚上梁佩槿也这么说,可是项叡忱对她好像连句暧昧的话都没说过吧?

  “我和丰启扬不也是天差地别吗?还不是结婚了。”梁佩槿语气淡淡的,“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夕韶感觉到梁佩槿的低落,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刚才说搬家,是要搬到紫园去吗?”

  “不是,搬到君澜家园去,郦董以前在君澜家园给丰启扬买了栋别墅做婚房的。”

  “哦,”夕韶轻声一笑,“你现在还叫郦董啊,该改口了吧?”

  梁佩槿不自然地努努嘴:“还没习惯嘛。才领证两天,这两天晚上我都是住在我自己家的。”

  “啊?”夕韶有点惊讶,“那你公公婆婆也同意吗?”毕竟梁佩槿和丰启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

  “我说这两天白天要上班,只能晚上回去收拾东西,他们也没说什么,郦董对我挺好的,可能知道我还不太适应吧。关键丰启扬也没意见。”说到最后一句,梁佩槿的声音里似乎透着一丝失落。

  “哦。”夕韶顿了顿,认真道,“小槿,结婚了就是新的开始,以前的不管是什么都是过去了。以后好好过日子,你会幸福的!”

  她有点担心,梁佩槿和丰启扬这么快就领了证,可能还没有多少感情,不适应也可以理解,但如果她是刻意逃避呢?若还对过去心里那个人恋恋不忘呢?那样对谁都不好。

  作为这么多年的好闺蜜,她觉得即使梁佩槿不愿意听,她也想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她希望梁佩槿能收获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幸福。

  梁佩槿又岂能不知夕韶的言下之意?心里滑过些许怅然,也生出几许暖意,半晌,她低声应道:“嗯,谢谢你,勺子。”

悠悠羽兮

非常感谢qinghaiyushu、言吧书友、书菜谁果的推荐票和黃楓雪、YolandaY的红豆打赏,也谢谢大家的评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