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韶光因你而美

第55章 试探出结果

韶光因你而美 悠悠羽兮 2296 2019-09-19 09:00:24

  夕杨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心里有点虚。让项叡忱道歉他是不好意思开口的,毕竟是他抓住了项叡忱的心理故意拿话激了人家。好在他的试探也算有点效果,只好自认倒霉了。

  这时小区门口路过的人越来越多了,夕杨摸了摸自己已然肿成了大包子似的脸,勉强地看着项叡忱道:“我一会儿还得去买药,今天上班肯定要迟到了,项总看着办吧。”

  项叡忱淡淡地出声:“你一天工资多少?”

  夕杨约莫想了想,自己月薪一万五,平均每天五百块,再加上这个月全勤奖,一共是:“八百。”

  话音一落,便看见项叡忱拿出手机,点了几点。

  接着,“叮……”地一声,夕韶的手机来了一条信息。

  她点开一看,项叡忱给她微信转账了两千块,备注:误工费和医药费。

  “项总,这……”夕韶惊了一下,好像有点多啊,这是双倍赔偿?

  “我还有事,先走了。”项叡忱不欲多留,看了夕韶一眼,又跟应洺纬和齐嫄打了声招呼,便上了自己的车。

  “小夕,我们也走了。”应洺纬和齐嫄也准备离开。

  “哦拜拜,应总,齐小姐。”夕韶看着他们几个都走了,方才对夕杨道,“你要不要先跟公司请个假?免得去晚了算你旷工了。”

  “嗯。”夕杨挑眉一笑,“姐,你知道项叡忱为什么打我这一拳吗?”

  夕韶见他脸都肿了,还嬉皮笑脸的,没好气道:“不是被你的话气得?你肯定嘴欠了吧?”

  “瞧你说的。我可是为了你。”

  “为了我?”夕韶满脸不解。

  “你知道吗?项叡忱把我当成了你男朋友,下了车,一看到我就像是看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杀气腾腾地问我跟你在一起多久了,呵,那表情你是没看到,啧啧,整个一醋缸打翻了的样儿。”

  “少添油加醋了!不可能!”夕韶觉得他肯定是在打趣自己和项叡忱呢,不想着了他的道。

  “真的。诶,要不你说他为什么一听到我说对你很熟悉,就上来‘咣当’给我一拳?要不是你来了,他估计还要跟我干一架呢!”夕杨力证自己说得有理有据,“哦还有,上回送你回家那个开奥迪的是不是就是他?”

  “不是!那个是我同事,都跟你说了。”夕韶不想继续跟他瞎扯,拿着手机点了几个操作,“项总转了两千块,都给你转过去了。走,去买药吧,别耽误时间了。”

  “呵,还挺大方啊。”夕杨笑了笑,看见夕韶跟着自己往车边走,惊讶道,“你干嘛去?”

  “陪你去买药啊。”

  “你这不是埋汰人吗?我是脸伤了又不是腿伤了,一个大男人还用你陪我去买药?”夕杨冲她挥挥手,“去,赶紧上班去吧。”

  “行,那你自己小心点啊。”夕韶叮嘱了一声。

  “知道。”夕杨打开车门上了车。

  夕韶叹了口气:唉,自己这弟弟一点儿都不稳重,都二十五了,还以为自己十七八呢?还说什么试探别人,把自己试探得鼻青脸肿的。幼稚鬼!

  看着夕杨的车子开出挺远之后,她无奈地往设计院方向走去。

  且说两天前丰启扬和梁佩槿登记结婚了,虽然不是因爱成婚,丰启扬还是告知了他的两位铁哥们项叡忱和应洺纬。应洺纬当即就提出约个大家都有空的时候,一起聚一聚。商量之后,便定在今晚,还嘱咐了丰启扬一定要带上梁佩槿。

  应洺纬之前在“魅影”见过梁佩槿一面,而项叡忱只在“醉香食府”的庭院里远远看到过梁佩槿的侧影,早已经对她没什么印象了,也并不知梁佩槿是夕韶的闺蜜。

  晚上八点左右,应洺纬和齐嫄早早地便在专属包间内等候了,没过一会儿,项叡忱也来了,丰启扬和梁佩槿则最后才到。

  应洺纬见着丰启扬打趣道:“这么姗姗来迟,是不是不想把嫂子带出来给我们看啊?”

  丰启扬嘴角微微上翘:“没,加了会班。”

  应洺纬又笑着看向梁佩槿:“嫂子好。”

  “应总好。”梁佩槿怪不好意思的,上回她和夕韶来这里的包间唱歌,才刚认识了这儿的老板应洺纬,没想到,现在他却叫自己嫂子。

  “叫他老应就行了。”丰启扬说道。

  “对,叫我老应吧,叫应总多见外啊。”应洺纬附和道。

  “应”字作为姓氏读一声,很早就有同学给他起外号“小鹰,老鹰”。刚上大学时他跟班里同学自我介绍,干脆直接让大家管他叫老鹰,于是后来项叡忱和丰启扬也就跟着叫他老应了,其实他比项叡忱他们还小一岁。

  不过此刻,梁佩槿是叫不出口的,只得笑着点点头。

  项叡忱也过来打了招呼,梁佩槿之前虽然听过见过项叡忱这个人,但是从没近距离接触过,这会儿面临他这强大的气场,不自觉变得更拘谨了。

  “叡哥,你好歹笑一笑,别把嫂子吓着了。”应洺纬调侃了一句,便把齐嫄拉到了梁佩槿面前,“嫂子,这是齐嫄,我未来的女朋友。”

  齐嫄立马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之后却也微笑着跟他一样称呼梁佩槿:“嫂子好。”

  “你就叫我小槿吧,别跟他们一样那么客气了。”梁佩槿略带尴尬地笑道,对“嫂子”这个称呼还不太适应。

  “好。”齐嫄为人也爽快,随后又看了看旁边的丰启扬,“师哥好。”

  “嗯。”丰启扬微笑着应声。

  梁佩槿听齐嫄这么称呼丰启扬,到有些好奇了:他们还是同一所学校的吗?

  丰启扬看出她的疑惑,解释了一句:“我和齐嫄是理工大同一个学院的。”

  “哦。”梁佩槿点点头,暗想:若这么说来,自己和项叡忱都是U大毕业的,那岂不是也该叫项叡忱师哥?还是算了,自己可不敢去套那个近乎。

  梁佩槿刚才那是好奇,而应洺纬听了却老大不乐意了,心里泛酸,一脸幽怨地问齐嫄:“你叫丰子‘师哥’,怎么从没听你管我叫哥?”

  齐嫄神色淡定地看着他:“叫你什么哥?纬哥?”

  应洺纬俊脸一黑,怎么听着那么像某种保健品?

  “噗……”丰启扬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应洺纬瞥了他一眼,又笑着对齐嫄说道:“不叫这个,你可以叫‘鹰哥’啊。”

  “不好听。”

  “那‘洺哥’呢?”

  齐嫄轻飘飘地回了几个字:“叫不出口。”

  应洺纬没辙了,眼里很无奈,口吻却带着明显的温柔:“好,不叫就不叫,你高兴就好。”

  随后双手搭在齐嫄肩上,轻轻推着她去沙发上坐下。

  梁佩槿见了,心底不禁生出几许歆羡之感:他们两人或许还没有确定关系,但应洺纬对齐嫄的爱意却是遮都遮不住的。

  再联想到自己与丰启扬,眼里闪过片刻黯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