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韶光因你而美

第52章 吓人的举动

韶光因你而美 悠悠羽兮 2137 2019-09-17 07:56:22

  啊?夕韶正在默默地吃饭,猛然一听这话,有点懵,讶异地看着他,俨然在说:我喝?可是人家是敬你的啊!

  项叡忱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悠悠地说道:“我待会儿要开车送你回家,这杯酒你不该帮我喝了吗?”

  夕韶心里一“咯噔”:什么?他不喝酒是为了等会儿送自己回家?

  她顿时觉得有些受宠若惊又特别忐忑不安,这么一来,不帮他喝似乎很不厚道,于是,她答应道:“好。”

  随即起身将自己杯里的酒添满,执起酒杯微笑着面对着徐茉琳:“徐小姐,这杯酒我替项总喝了。”

  “叡忱哥……”徐茉琳语气娇柔中又明显透着不乐意。她来这里可不是为了给一个外人敬酒的,这个夕韶算什么?也配代替项叡忱喝她敬的酒?

  孰知项叡忱只神情浅淡地看了她一眼,说出的话漠然而有力:“夕韶就代表了我。”

  闻言,满桌的人都齐刷刷看向了徐茉琳。

  项彬烁忍不住嘴角上翘,暗道:我的哥啊,你这是真不懂人家茉琳姐的心思还是装不懂啊?咱两家人谁不知道她一直喜欢你,你倒好,居然这么当众伤人家的心,真是无情啊!

  徐茉琳脸上一热,羞恼不已,可她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她也明显感觉到了项叡忱的不悦,只得抿着唇勉强扯出一丝笑容,对夕韶说道:“那好,夕小姐,这杯酒我干了!”

  夕韶也敏感地察觉到了徐茉琳的不情愿。按她的性格,若是对方不情不愿地跟自己喝酒,那还不如不喝。可她此刻啥也不能说,啥也不能做,只能兑现自己刚才说的话,替项叡忱喝了这杯酒。

  徐茉琳将杯中酒饮尽,朝众人微笑点了点头便回了自己那桌。

  夕韶则静静地坐下,继续用餐。

  这时,服务员呈上来一道香辣虾,夕韶望了两眼,那盘虾被放在了主位旁边,与她隔了三四个人的位置。虽然很想吃,但碍于餐桌礼仪,也不好去夹,只得默默等着一会儿转盘转到自己面前再说。

  她放下筷子,端起茶杯喝水。刚喝完一口,余光瞥见那盘香辣虾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侧眸一看,项叡忱的手正按在餐桌转盘上。

  夕韶暗暗惊讶:他怎么知道自己想吃香辣虾啊?自己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该不会大家都看出来了吧?

  心下大窘,她悄悄地看了看其他人,好在大家都在各自用餐,没人往她这边看。她这才松了一口气,侧过头小声对项叡忱说:“谢谢。”

  项叡忱眼里闪过一缕笑意:“想吃什么尽管吃,千万别饿着自己。”

  夕韶脸上一红:自己在他眼里就那么能吃吗?都已经吃了不少了,哪里会饿着?分明是在故意揶揄人嘛!

  罢了,他揶揄就揶揄吧,谁让这些菜肴都这么美味呢?夕韶觉得,既然他把自己拉了过来,那就要吃好了。反正她也没必要故作矜持,去博什么人的好感。

  没多久,项叡忱起身去了洗手间。几分钟后出来,快走到宴会厅时看见项德安正在吸烟处抽烟。

  “你等等。”项德安叫住他。

  项叡忱停下脚步,等着父亲发话。

  “你跟那个夕小姐怎么回事?”项德安的双眼半眯了起来,许是被烟雾熏得,看着有点严肃。

  项叡忱神色淡然:“这您得去问我妈。”

  “跟你妈有什么关系?”项德安一听立即把抽剩的烟掐灭了,扔进垃圾桶。

  “因为我妈,我才认识了夕韶,她最清楚。”项叡忱说罢欲往宴会厅里走,刚迈出一步,又想起什么,“对了,我妈还保证了半年内不会给我安排相亲,这才不到两个月,您就害得她言而无信,看来,我有必要把情况跟她汇报一下,免得以后您又拆她的台。”

  项德安神情一僵,随即低声斥道:“不准跟她说!听到没有!”

  项叡忱唇角微勾,没有答话,径直走进了宴会厅,也不管身后的父亲脸色有多黑。

  宴席到了晚上十点方散。项家人都由各自的司机送了回去。

  项叡忱打开车门示意夕韶上车。

  夕韶犹豫了一下:“你喝酒了还开跑车,万一遇到查酒驾怎么办?”

  “我就喝了两小杯,查不出来。”项叡忱毫不在意。

  “可那酒度数挺高的,万一酒精还没挥发完呢?”

  项叡忱忽然一俯身,把脸凑到了夕韶眼前,低声说道:“那你闻闻,我说话有酒味吗?”

  夕韶猝不及防,犹如惊弓之鸟,吓得连连倒退两步:“没、没有……”

  我的天啊!刚才他的唇离自己不到一厘米,稍微不小心就要亲上啦!夕韶内心卜卜狂跳。

  他该不会是酒量差,真的喝多了吧?可是要说喝多了,他口中并无一丝酒气,还挺清新;要说没喝多,他怎么会有如此惊人的举动?这是清醒状态的他能够做出来的举动吗?

  他肯定喝多了,肯定的!夕韶这样暗示着自己:不然他方才那般堪称暧昧的动作,该怎么解释?总不会是他对自己有意思吧?

  项叡忱星眸含笑,轻柔地睨着夕韶:“诶,想什么呢?上车了。”

  夕韶轻咬着丹唇,瞟了他一眼,坐上了副驾驶。心下暗叹:算了,就当他恶作剧好了,反正也没有碰到自己。

  项叡忱上车后边系安全带边看向她,见她双唇抿着兀自犯嘀咕、有话想问又问不出口的模样,心情莫名的好。

  夜里,路况好,项叡忱的车很快便开到了夕韶住的小区门外。他将车停在路边,坐在车内静静地看着夕韶往小区走。

  然而不一会儿,他的脸色一变,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看到一个男人从旁边的一辆大众途观里下来,叫了夕韶一声,手里提着什么东西走到她面前给她看了看,然后摸了摸她的头。

  这还不算,紧接着,还看到夕韶在那个男人背上撒娇似的拧了一下,那个男人又一把揽住了夕韶的肩,两人就这么半拥半搂地走进了小区!

  项叡忱顿觉自己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冒火!

  那个男人是谁?竟跟她这么亲热?自己曾看到她跟一个开奥迪的在车里说笑,也曾误会过她和应洺纬,没想到又亲眼看见了她和另外一个男人如此亲昵!

  怒意在胸中剧烈翻腾,他甚至想到了于心霓曾经说过的那些中伤夕韶的不堪入耳的话。

悠悠羽兮

感谢qinghaiyushu和书菜谁果的推荐票以及黃楓雪的红豆打赏,非常感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