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韶光因你而美

第51章 突然见家长

韶光因你而美 悠悠羽兮 2053 2019-09-17 07:36:32

  然而,她没有想到项叡忱竟会当着众人的面抓着夕韶的手,还帮夕韶拿东西。自她认识项叡忱这不下十年来,就没有那个女人在他面前有过这样的待遇!

  看来,她的直觉没有错。尽管她很不愿意承认。

  宴会马上开始,徐茉琳再不悦,只得平定一下心里翻涌的情绪,去坐到父亲所在的那一桌。

  坐下之后,她又忍不住往项叡忱的方向望去,暗暗自问:他这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吗?他明知道那天晚上项叔叔有意让他与自己多接触,他却刻意避开了。现在自己来参加霞姨的生日宴,他除了刚开始打了声招呼之外,就不曾与自己多说过一句话。自己就那么令他讨厌吗?

  “茉琳,看什么呢?”徐佑勤侧身问道。

  徐茉琳转过头来,闷闷地答道:“没什么。”

  刚才项叡忱那么引人注目的举动,徐佑勤自然也看到了,他岂能不明白女儿此刻的心思?只是,考虑到这个场合,他劝道:“有什么话,回家再说。一会儿去给你霞姨敬杯酒。”

  “嗯。”徐茉琳淡淡地应声,眼神不自觉地往项叡忱那边瞟。

  而主桌这边,方才项家众人见项叡忱牵着一个女孩子径直走了过来,一个个都惊讶得面面相觑。

  不等他们问出心里的疑惑,项叡忱先看了看几位长辈,平淡从容地开口介绍道:“姑姑姑父都见过了,爸,叔叔、婶婶,这位是我的贵客,园林设计师夕韶。”

  随后又依次为夕韶介绍他父亲和叔叔婶婶。

  夕韶自被他一路拉过来,心就一直怦怦狂跳,余光瞥见旁边的宾客都在无比新奇地看着她,有的还附耳低语。她白皙的脸蛋早已红得透顶,手腕被项叡忱握着的地方就像被烙铁圈着一样,可偏偏他还丝毫不肯松手。

  这会儿到了主桌旁,他竟还若无其事地介绍起了他的家人。

  夕韶只觉得自己紧张得耳内都在嗡嗡作响:他这是要干嘛?居然这么当着他家人的面拉着自己的手不放?还说什么贵客,贵客也不用这样手拉着手吧?又不是女朋友!

  脑中思绪纷飞,不过在听到项叡忱介绍完项家人之后,还是努力镇定地微笑着一一打了招呼。

  项家人丁不多,项叡忱父亲共有三兄妹,老大项德安,现年五十五岁,项尚集团董事长;老二项德才,今年五十岁,项尚集团董事,无实职,平日喜欢外出钓鱼或者逛古玩市场;老三项晓霞,今日刚满四十三岁,项尚集团董事,自己经营着一家音乐培训机构。

  他们三兄妹各只有一个孩子,项晓霞的儿子施瀚刚去国外上大学,因此,今天的生日宴会,主桌上原本该入座的人应是项晓霞夫妇、项德安、项德才及妻子白瑜秋、项彬烁以及项叡忱。

  谁也没想到项叡忱会带一个外人过来。

  夕韶向各位长辈问好之后,项德安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儿子没松开的手上;项德才浅浅地微笑了一下;白瑜秋则客气地对夕韶指了指自己旁边的空位,和气地说道:“坐这吧,夕小姐。”

  夕韶不知坐白瑜秋旁边合不合适,不禁侧眸望了望项叡忱。

  项叡忱这才松开她的手腕,替她拉开了白瑜秋旁边的座椅,温声道:“听婶婶的吧。”

  这话说得好像夕韶也该叫白瑜秋婶婶似的。

  一句意味不明的称呼惹得夕韶脸上又是一红,听他的话坐下之后,她只敢把目光落在自己面前的餐盘处,一点都不敢随意乱瞄。

  心里还在嘀咕: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陷入这样的场面了?人家一桌子都是项家人,自己这个外来客实在是跟他们一点边都不沾啊,坐在这里除了尴尬还是尴尬,怎么办?

  项叡忱带自己来这到底有何目的?不会是利用自己吧?如果真是利用自己,回头得找他增加设计费才行!哼!

  想到此处,她不由地微微抿起了莹润的嫣唇。

  项叡忱落座之后,便一眼瞥见了夕韶嘴上的小动作,那表情分明是隐忍着一股怨气。他仿佛洞察了她的心思,唇角轻轻一扬。

  开席后,宴会上众人一齐举杯祝贺今晚的寿星项晓霞生日快乐。

  项晓霞一边劝大家吃菜,一边留心着项叡忱和夕韶的动静。

  不久,项叡忱单独去敬了项晓霞一杯,随后便再也没碰酒杯。项彬烁想给他满上,却见他直接将空杯放到了夕韶这一边,说道:“一会儿还要开车,不喝了。”

  项彬烁惊讶道:“你开什么车?不是有司机呢吗?”

  “司机负责送你们回去。”项叡忱明白项彬烁指的是父亲和叔叔都带了司机,谁都可以送他回去。

  “那你……”项彬烁目光触及到项叡忱旁边的夕韶,顿时明了,别有深意地笑道,“行,这回放过你,免得你记我仇。”

  项叡忱满意地淡淡一笑。

  随后,其他桌的宾客陆续来给项晓霞敬酒。

  很快,徐茉琳也端着酒杯过来了。她敬完项晓霞之后,又来到了项叡忱旁边,笑得甜美温柔:“叡忱哥,我也敬你一杯。以后在U市这边的工作上还希望你多多支持。”

  项叡忱听后,看了旁边的项彬烁一眼:“我今天不喝酒了,你可以去敬彬烁一杯,工作上的事他也能帮到你。”

  项彬烁正在给施明潜倒酒,闻言冲项叡忱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徐茉琳是冲着项叡忱来的,岂能这么轻易就被打发了?于是又改口道:“彬烁我一会儿再跟他喝,你这一杯也不能少哦,我们认识这么多年,难道你连一杯酒都不肯跟我喝?”

  项叡忱眉头蹙了蹙,心下有几分不悦,他最不喜欢别人勉强自己。他与徐茉琳是认识得早,但也总共只见过几面,每次也都是点头问好而已,连话都没多说过几句,谈不上有什么交情,顶多算是熟人。

  正要拉下脸来拒绝她,忽然感觉到父亲似乎在盯着自己看,当着一众长辈的面,项叡忱还是不能让她太难堪,于是,嘴角一勾,侧身对夕韶说道:“徐小姐这杯酒,你帮我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