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韶光因你而美

第38章 喜欢的类型

韶光因你而美 悠悠羽兮 2059 2019-09-10 10:26:08

  夕韶不明白项叡忱为何往自己这边看,不过她还是自觉地过去敬酒了:“项总,我也敬您一杯,希望以后多多关照!”

  项叡忱端起再次满上的酒杯,嘴角的笑意变浓:“以后……设计上的事,要麻烦夕小姐多费心了。”

  “职责所在,应该的。”夕韶客气地笑道。

  励昭在一旁看着,总觉得项叡忱这句话里暗藏着什么别的意思。

  夕韶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回到自己的座位,不经意瞥见项叡忱似乎低头看了一眼手机,迟疑了一瞬,然后将屏幕按灭了。

  席散后,众人分头回去。莱广建等人先送项叡忱上了车,才走向自己设计院的商务车。

  夕韶和励昭走在后面从另一边上车,励昭拉开车门,让夕韶上车后自己才上去。

  项叡忱从车外后视镜里瞥见这一幕,双眼微微眯了眯。

  回到设计院,夕韶刚打开电脑,忽然一杯茶水出现在了自己办公桌上,抬眸一看,只见励昭正浅笑着对自己道:“刚才午饭喝了酒,先喝杯蜂蜜水,解酒的,免得影响下午的工作效率。”

  “谢谢!”夕韶瞟了一眼他自己手中端着的茶水,“你还在办公室备着蜂蜜啊?”

  “找小汪要的,你们女孩子不是说喝蜂蜜水美容吗?”

  “哦。”夕韶每次听见励昭叫汪子茜(qiàn)“小汪”都莫名想到可爱的狗狗,也不明白别人都叫她茜茜,他干嘛要叫人小汪,难道跟叫自己小夕一样?

  她端起桌上那一次性透明杯子装的蜂蜜水喝了起来,没再说话。

  晚上夕韶加了一会儿班,走的时候正好励昭也下班了。

  进了电梯,励昭说道:“坐我的车回去吧。”

  夕韶看着光可鉴人的电梯门玩笑似的回答:“你中午可喝了不少呢,我可不敢坐你的车。”

  励昭轻声笑了:“你可真会找理由,那点酒意早没了。”

  “不用了,我打车就行。”夕韶仍然拒绝。有了一次便有第二次、第无数次,她不想这样下去,上回他送自己回家已经让家人误会了。

  励昭神色一黯:“你为何总是拒绝我?我就顺路送送你,让你很为难吗?”

  夕韶联想到中午那杯蜂蜜水,轻轻咬了咬唇。她并非情窦未开,懵懂无知的小女生,她明白:一个男人肯大老远地送你回家,细心地给你端茶倒水,又屡次找机会接近你,这已经不是普通的同事或上下级关系了。

  犹豫了片刻,她佯作随意地笑道:“昭哥,你干嘛总是大晚上要送我回家?你这样当心影响不好哦?”

  励昭却一脸严肃:“哪儿影响不好了?你有男朋友了?”

  夕韶一噎。

  “你既没有男朋友,又没结婚,我也单身,哪里影响不好了?”

  夕韶脸上讪讪的,为了不那么尴尬,只好勉力笑了笑:“昭哥,你这样很容易让我误会。”

  “误会什么?”

  “误会你想追我。”

  “我就是想追你。”励昭眼神坚定,唇边扬起一缕笑容,“你终于看出来了。”

  夕韶心下一震:天啊,原来不是错觉。这该怎么办?自己对他可没有一点特别的感觉啊。要不直接拒绝他?可是以后上班还得天天见面,常常交流,岂不是很别扭?可不拒绝也不行啊,自己可没有吊着别人的癖好。

  电梯到了一楼,夕韶下意识走了出去,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也没顾得上身旁的人。

  励昭大步跟在她旁边一眼就看出她在纠结,不免有几分失落。想他长相身材样样没得挑,业内人多称他才华横溢,资产也有不少,父亲还是规划局局长,也算是个官二代,这样的条件怎么到了夕韶这里还要如此犹豫?

  “我有那么差吗?”励昭像是很受伤地看着夕韶问道。

  “啊?”夕韶从纷乱的思绪中惊醒,连忙摇头道,“不是!公司不知道多少女孩子暗恋你呢,你还差,那谁还能算好啊。”

  夕韶说的是事实,公司人事行政部、设计部和财务部,光她知道的就有四五个女孩子喜欢励昭。

  “那你怎么迟迟没反应?很纠结吗?”励昭声音温和了几度。只要她说出心里的纠结之处,他便想办法一一帮她消除。

  夕韶停下脚步,面色郑重地望着励昭说道:“昭哥,我一直把你当作很敬佩的上司,一会儿我要是说了你可能不想听到的心里话,希望我们也还能像以前一样相处融洽,可以吗?”

  励昭一听这话,大概猜到她想说什么了,心下一沉,表情却看着挺轻松:“我们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配合默契的同事,你尽管说你的心里话。”

  夕韶知道励昭不是那种心胸狭隘之人,得了他这句话便也少了些顾虑:“那个……抱歉,昭哥,我喜欢的类型不是你这样的,没法跟你成为男女朋友。”

  说到后面声音有点小了,无法,励昭平时那么好的一个人,她觉得自己说了实话真的挺伤人。

  可不直白一点儿拒绝,又不是她的风格,这两句都是她琢磨了好一会儿才想到的比较委婉的说法了。

  听到这个回答,励昭心里的失落放大,又很不甘心:“那你喜欢什么样的?项叡忱那样的?”

  夕韶惊了,怎么又扯到项叡忱身上了?连忙否认:“跟项总有什么关系?”

  励昭面色又黯淡几分。她没有说不喜欢项叡忱,只说跟他没关系,而且是下意识的,那么项叡忱那样的是不是在她的考虑之列?

  他很清楚,自己正是察觉到项叡忱似乎待夕韶有些特别,才有了危机感。他从两年前便喜欢上了夕韶,本想慢慢让夕韶感受到他对她的好,可现在他想直接言明了,免得这样不声不响的,哪天夕韶突然成了别人的女朋友了。

  “如果现在对你表白的是项叡忱,你会接受吗?”励昭不死心,一定要问个明白,他凭男人的直觉,项叡忱极有可能成为他的劲敌。

  “当然不会啦!再说,他也不可能跟我表白,你别扯远了。”夕韶不假思索道。

  励昭脸上的阴郁顿时一扫而光,不过仍然刨根究底:“为什么不接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