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韶光因你而美

第35章 不该质疑她

韶光因你而美 悠悠羽兮 2118 2019-09-09 09:18:39

  项叡忱出了雅间,脑中不自觉地浮现出在于心霓手机上看到的照片,俊眉微微蹙起:夕韶为什么会跟老应在一起?于心霓说的不错,老应在那个小区确实没有房产。

  想着想着,便生出些许烦躁,直到走出了餐厅,上了车,他心里还乱着。

  贺承启动车子,从后视镜里瞟见项叡忱满面阴郁,便知他与于心霓定然谈得很不愉快,识趣地一声不吭,默默地开车。

  项叡忱握着手机,看着通讯录里的联系人,迟疑半晌,还是拨出了应洺纬的号码。

  没响几声,那边接了起来:“哟,大忙人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项叡忱对他的揶揄并不在意,淡声问道:“有个事想问你。”

  “啥事?”

  “你最近又买房了?”

  应洺纬大惑不解,项叡忱什么时候关心起自己买没买房了?

  他愣了两秒:“没有啊,怎么了?”

  “有人看见你金屋藏娇,还是在一个很普通的小区。”项叡忱的口吻很平淡,心却不由地悬了起来。

  应洺纬像是想到了什么,舒朗地笑了一声:“谁啊,这么八卦!我又不是什么明星,还爆我这些料?”

  项叡忱的心弦猛地一紧,语气不自觉夹带了丝丝嘲讽:“有新欢了?追了十几年的青梅竹马放弃了?”

  应洺纬这下彻底愣住了:啥意思?这话怎么听着像在讽刺自己?

  “叡哥,你把话说清楚,我啥时候放弃我家嫄嫄了?你可别诋毁我啊。”

  项叡忱神色一顿,声音有些清冷:“有人拍到你和夕韶深更半夜一起进了一栋公寓,第二天早上还一起出来。”

  “擦,谁啊这么缺德?玩跟踪?”应洺纬有些火大,“那也得搞搞清楚啊,我是和小夕一起进了同一栋公寓,可我是去找我家嫄嫄了啊!第二天早上一起下楼那是碰巧遇上了。”

  项叡忱紧绷的心弦骤然一松,不过还是没完全放心:“齐嫄和夕韶住同一栋楼?”

  “巧吧?我也没想到。嫄嫄两个月前在夕韶住的小区买了套二手房,和夕韶一个楼上一个楼下。”

  项叡忱听应洺纬答得顺溜坦然,一颗心才彻底放了下来。

  可应洺纬却琢磨出不对劲了:“唉叡哥,你这听着不像是关心我的私事啊,你是关心小夕吧?”

  项叡忱眼神一闪,语气却没什么变化:“我想了解一下跟我合作的设计师的人品。”

  应洺纬听了老大不乐意:“你这哪是想了解小夕的人品?你这是怀疑我的人品呢,怀疑我对嫄嫄的忠诚!可恶,太可恶了!”

  项叡忱嘴角微翘:“下次请你喝酒。挂了。”

  随后也不管那头应洺纬气得跳脚,直接摁断了通话。

  将手机放入裤兜,项叡忱心下长舒了一口气,他自己都对自己这番行为感到莫名其妙。这样旁敲侧击地打听别人的私事他可从没做过,只是方才犹豫了许久,还是问出了口。

  其实,与应洺纬相交多年,他知道应洺纬生活作风很正,又有一个追求多年未成的心爱之人,不会轻易碰别的女人。可同为男人,他也不敢百分之百肯定,毕竟,有时候对男人来讲,某些冲动只是一念之间的事。

  他不怎么了解夕韶,虽然知道她性子挺刚烈,自尊心强,可男女之事上会是什么样他不敢保证。她与应洺纬多有接触,应洺纬今年二十七岁,又是帅气多金,有型有风度,难保她不会动心动情。

  刚开始听到应洺纬承认金屋藏娇之时,他只觉一股怒意直冲头顶,既为自己感到羞恼又对夕韶大为失望。

  可现在弄清楚了情况,心里又陡然升起一股愧疚:自己不该那样猜测夕韶,不该那样质疑她。

  闭眼静了静心,项叡忱吩咐贺承:“把九陌山庄的户型图等资料打印出来,下周安排时间去易水设计院一趟。”

  “是。”贺承大概猜到了他的用意,多问了一句,“需要提前跟夕小姐说一下吗?”

  “不用。”项叡忱想到下午夕韶情绪不好,估计对他还有不满,先让她缓一缓。

  励昭把夕韶送到了夕家单元楼下,看她走进了楼内,方才驱车离开。

  夕韶进了家门,边换鞋边喊道:“爸,妈,我回来了。”

  今日虽然不是周末,但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想着父母应该也在家。

  父亲夕立铭是中学副校长,现在学校在放暑假,没什么公务,下午一般会出去跟小区的人下下棋。母亲贺白兰在卫生局工作,还没有退休,不过单位离家里不远,这个时间应该也下班到家了。

  果然,贺白兰很快便迎了出来:“回来了啊,这次是单休还是双休啊?”

  “单休。”夕韶把包挂好,看见夕立铭从房里出来了,“爸。”

  夕立铭刚才正在看书,这会儿摘下了老花镜放进衬衣口袋:“最近这么忙啊,经常加班?”

  “那倒没有,偶尔加会儿班。”夕韶坐在沙发上,放了个抱枕在背后,打开了电视。

  “那就行,”夕立铭点了点头,随后又对贺白兰道,“一会儿就把那只乌鸡炖了吧,明天白天咱们不在家,晚上韶韶又走了。”

  “早就准备好了。”贺白兰看到夕韶发信息说今晚回来,下班一到家便把冰箱里的鸡肉拿出来化好了。

  没有别的事,夕立铭便回房间了。

  夕韶没看见夕杨在家,问道:“我弟要加班吗?还没回。”

  夕杨上班的地方离家不远,开车二十多分钟也到了。

  “没说要加班啊。”贺白兰话音未落,便听见家里的防盗门开了,一看是夕杨,“你姐回来了,正说到你呢。”

  夕杨大步流星地走到客厅,看着夕韶挑眉问:“说我啥了?”

  “能说啥?”夕韶白了他一眼。

  夕杨坐到她旁边,侧着身子神神秘秘地问道:“诶,送你回来那人谁啊?”

  夕韶惊讶地望着他:“你看见了?”

  “当时我的车就在你们身后不到十米远,看到你下了车还朝车里跟他挥手,他看着你进了楼里才走的。”

  “哦,他是我同事。”夕韶没说是上司,免得夕杨胡思乱想。

  “什么同事啊,专门送你回来,还依依不舍?”夕杨明显不信,“是不是想追你啊?”

  “哪有?别乱说。”夕韶慌忙使眼色让他小声点,别被爸妈听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