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韶光因你而美

第27章 不委屈自己

韶光因你而美 悠悠羽兮 2256 2019-09-05 07:36:48

  “还有,我已经说过了,即使我接了你这个项目也不会给我们院带来利益,说不定还会带来纠纷。我就是本着对设计院负责才做的决定,这叫作懂得取舍!至于以后有没有哪家公司会雇用我,就不劳您操心了。”

  于心霓看着夕韶这一副毫不示弱的模样,越看越刺眼。

  她找人调查过之后就知道杜敏如是专门去找夕韶做设计的,她自然没那个本事说服得了项叡忱和杜敏如中的任何一个。

  夕韶明知如此还故意这么说,真叫她气得咬牙切齿。可偏偏现在有旁人在场,她又不能损坏自己优雅的形象,只得拼命忍着。

  夕韶不再看她,歉疚地对莱广建道:“院长,这个项目我真的不想接,您要怎么处置我,我绝无二话。我先回去工作了。”

  既然已经摊开说明白了,夕韶也不想再做什么表面功夫,直接走出会议室,去继续修改临江别墅的方案。

  几分钟后,大会议室的门打开,莱广建等人送于心霓离开了。

  随后,莱广建把严彩霞和励昭叫去了办公室。

  不久,严彩霞和励昭往设计部这么走来,经过夕韶他们设计六组的办公区域。

  夕韶听见严彩霞有意无意地对励昭说:“励组长,组里的员工若思想有偏差,你还是该开导开导,劝着点才对,像刚才在院长办公室里那样光护短可不行。不然惯得设计师一个个心高气傲的,想不接项目就不接,以后我们设计院还怎么发展?”

  励昭连忙瞟了一眼夕韶,见她面色不变,方对严彩霞扯出一丝微笑:“严姐,小夕给我们院带来的利益比刚才推掉的利益多得多,这是有目共睹的。上个月底还临时给我们组拉了个大项目呢。您若是心疼刚才于总监的项目没到手,不妨让你们组的同事再去争取一下?”

  说罢也不理会严彩霞僵硬的脸色,径自回了他的办公室。

  夕韶听得明白,在心里暗暗感激励昭对自己的维护。

  不一会儿,励昭通过聊天软件给她发来消息:小夕,院长不会因为刚才的事对你的工作做出任何变动,别担心,安安心心地做方案。

  夕韶一看,心道组长这话说得也太委婉了一点儿。彼此都清楚,他想说的意思是:院长不会因为你拒绝了于心霓的项目而开除你。

  她回了过去:嗯,好的。谢谢昭哥,肯定是昭哥帮我说好话了,有我这样拖后腿的组员,真是太让昭哥费心了。实在抱歉。

  励昭:院长心里有分寸,不会因为错过和于总监合作的机会就赶走一个优秀的人才。你也说了,你和于总监有私人恩怨,院长能够理解。

  我们院要与虹光集团合作还有别的途径,不会因你而受到影响。但是你以后能给我们院带来的利益可不是别人能替代得了的。

  随后还发来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包。

  夕韶看了心里一暖,知道励昭这话也许是在分析院长的心理,也许就是他自己想说给她听。

  她回了一个乖巧点头的表情:嗯,谢谢昭哥。我以后一定加倍努力,不让你失望,不给我们组丢脸。

  励昭:你从来没让我失望过。对了,这件事可能很快院里其他同事都会知道,你要有个心理准备。若是听到什么,别往心里去。

  夕韶明白,他想说的是单位的同事可能会私下议论她,不过她不在乎:我连开除都不怕了,又怎么怕别人的闲言闲语呢?放心吧,昭哥,我脸皮很厚的。

  励昭看着她发来的文字,侧头透过办公室的玻璃隔断,朝她的工位望了一眼,没有再回复,只是凝眉细思:她脸皮很厚吗?不,她自尊心很强,性格又刚烈不轻易低头,除非遇到了比面子、自尊心更让她看重的,否则她不会这样毫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中午吃完午饭回来,夕韶准备小憩一会儿,刚要往工位上趴,便瞧见路静溦神神秘秘地来到自己旁边,悄悄地问:“小韶姐,听说你上午拒绝了一个大客户,还是虹光集团的总监,是真的吗?”

  “这么快就传开了?”夕韶心下感叹,励昭还真是料事如神。

  路静溦惋惜道:“你干嘛拒绝啊,听说那可是个大案子呢。你现在主要就有两个重点项目,项总那个也快完成了,就差一个花架部分;画景苑的你要是忙,我可以帮你啊;应总那个只要后期施工不遇到问题,基本没什么需要你管的了。就是加几天班的事嘛,你完全可以接啊。”

  依夕韶的了解,路静溦这番话是由衷为她着想,她没回答,反而问道:“他们都是怎么说我的?”

  路静溦目光闪躲了一下,斟酌着嗫嚅道:“就是……说你任性,为了逞一时之快,丢了那么大的利益,不值咯。”

  “没有说我为什么拒绝这个大客户吗?”

  “好像说是因为你个人对那个于总监很不满,是这样吗?”路静溦小心地问。

  夕韶暗自叹息一声,本来不愿多做解释,但是与路静溦共事一年以来,知道她人不错,已经把她当成比较近的朋友了,便回答道:“我是与于小姐有很大的过节,她曾扬言我得罪了她,以后就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既然我明知她故意针对我,我又何必送上门去对她低三下四,点头哈腰?”

  路静溦努了努嘴,似乎不大认同,委婉道:“可是很多时候生活、工作就是这样的,哪能尽如人意?若是能正当地挣得一大笔回报,受点委屈也不那么重要吧。反正我是这么想的。”

  夕韶微微一笑,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她也不强求别人能理解:“我和于小姐之间的过节大概是不可消除的,我和她之间发生的事我也不想多讲。”

  接着轻轻叹了一口气:“就像你说的,生活本来就不易,我又何苦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她能给我带来的那点利益,还不值得我去委屈自己。好了,我知道你也是为我着想,谢谢啦。”

  路静溦也算对夕韶有一些了解,知道她一向很有主见,认定了的事别人轻易劝不动她,便也不再多说,回自己工位去了。

  下午,夕韶集中与汤棋一起做画景苑的方案,让路静溦负责找临江别墅所需的花架产品图片。

  不久,路静溦将找到的一款图片发给夕韶:小韶姐,这款产品你看看合不合适?我问过供应商了,他们说可以定做。

  夕韶看了之后眼前一亮:挺好的,就用这个。太好了,辛苦了,小溦。

  她自己上午找了快半天都没找到合适的。

  路静溦发来一个沮丧的表情:可是这款产品有一个问题。

  夕韶有点讶异:什么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