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韶光因你而美

第24章 重要的约会

韶光因你而美 悠悠羽兮 2075 2019-09-03 07:26:04

  项叡忱滑动鼠标一页页翻看着,忽然在其中页停下了,说道:“这里换成枫树,我想让一年四季都有景色可看。”

  “好。”夕韶略微凑过去一些,看清了他所指的区域,迅速记录下来。

  项叡忱又滑动了几下:“这里的休闲坐椅全用防水木质的就行,不要软包。”

  “嗯。”夕韶仔细地记着,这些都是小改动,不难办。

  “另外,这个花架下面的地砖换成青石板,花架也换成中式古典风格的,比如有花鸟造型的那种。”

  夕韶看着项叡忱所指的花架区域,凝了凝眉:“项总,这里如果换成青石板可能与庭院地面的整体风格不太搭,您看是否再考虑一下?”

  项叡忱摇摇头:“小时候我外婆家的院子里有个花架,下面就是铺的青石板路,花架是铁艺的,上面有雕刻的花鸟图,很漂亮。”

  他还依稀记得,母亲带他去外婆家时,还会陪他在花架下荡秋千。不过这些他没说给夕韶听。

  夕韶了然地点了点头,他想要的不是简单的花架和青石板路,而是再现一下儿时记忆中的场景,重温一段美好回忆。

  她做好记录,道:“我会尽力去找找看有没有哪家供应商有类似的花架产品,尽量把花架设计做到您想要的样子。”

  “嗯。”项叡忱淡然地应了一声,继续往下看。

  夕韶耐心地听着,不知不觉便靠屏幕近了些,她自己一直没察觉,直到感觉项叡忱的声音仿佛就响在耳畔,才意识到自己靠他有多近。

  已是盛夏,此刻包间里开着空调,满屋冷风很清凉,夕韶却觉得周遭无比灼热,她能清晰地感觉到项叡忱身上独有的气息,如雨后的青草地一样,清新入脾。

  心里一阵怦怦直跳,也不敢侧头,生怕一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脸,只好往另一边挪动了一下自己的椅子,就这么僵直地坐着,尽量自如地问道:“项总,还有其他地方要改的吗?”

  “没了。”项叡忱平淡地应声,又转头看了看贺承。

  贺承会意,立刻去叫服务员来点餐。”

  夕韶见状,将一应工作资料都收好,准备用餐。

  于心霓在车里等得无聊,拿出手机来看小视频,可又看不进去,时不时会往饭店大门处张望。等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她更是每隔两分钟便抬头看一眼,生怕一不小心错过了项叡忱走出饭店的时刻。

  在她不知抬头看了多少回之后,终于透过玻璃门,瞥见项叡忱出现在了一楼大厅里。她对着后视镜快速瞟了一眼自己的妆容,推开车门就要下去。但还不等她脚沾到地面,便看见项叡忱身后跟着一起走出来的女子。

  夕韶?!

  于心霓瞪大了一双妩媚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夕韶,极力想证明夕韶只不过是碰巧与项叡忱一起走出大厅而已,并不是与项叡忱约在这里见面的人。

  可是事实令她失望了,她还看到夕韶上了项叡忱的车,与他一起坐在了后座!

  就在她惊诧得呆愣之际,贺承已然发动车子,载着项叡忱与夕韶就这么从她车旁驶过去了。

  他们要去哪里?

  于心霓心里突然冒出来无数种可能:是去项叡忱家,还是夕韶家?又或者是酒店?

  不行,都不可以!

  于心霓满腔嫉妒之火,烧得她乱了理智。一踩油门,加速追着那辆卡宴而去。这条路并不拥堵,很快她就追上了,中间只隔了两辆车。

  紧盯着卡宴的车尾,车窗玻璃漆黑一片,她看不清里面的人,由此脑中更忍不住胡乱猜测。一想到项叡忱今晚推了她父亲的邀约就只为跟夕韶在一起共进晚餐,享受浪漫,她就像有百爪挠心般难受。

  他们在一起能谈什么公事?别墅的设计?呵,一个设计方案什么时候谈不行,值得为此拒绝虹光董事长的邀约吗?除非他是为了见夕韶这个人!

  夕韶!夕韶!这个女人可真不是省油的灯!

  于心霓牙槽紧咬,突然间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其实她不知,夕韶和项叡忱一起用餐时一点都不浪漫。夕韶不善于活跃气氛,而项叡忱也极少与异性有工作之外的接触,又天生话不多,一顿饭下来,几乎都是各吃各的,除了其间贺承实在觉得气氛安静得诡异时,偶尔抛了几个话题出来。

  十多分钟后,卡宴在一处小区门口停下了。

  于心霓紧跟着停在了路边,没有熄火。她看见夕韶下了车,朝车里的人挥手道了别,又站在路边望着车子开走。

  脚下刹车一松,于心霓将车拐进了小区外的停车位。

  夕韶刚要转身往小区大门走,忽然眼睛被车灯晃了一下,一辆车直直冲她开过来,她惊得连连后退,好在那车蓦地停住了,与她只相距不到两米远。

  夕韶立在原地,不住地轻拍着自己的心口,刚才真是吓死她了,还以为要被车撞了。

  当她缓过心神来之后,发现那车虽然不是故意要撞她,可那车主却是冲着她来的。

  于心霓?夕韶看着从车里下来的人,有些不敢相信:怎么哪儿都有她?从“醉香食府”见到她到现在得有两个多小时了吧,难道她一直跟踪自己?自己到底与她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夕韶很不喜欢跟人发生口角,更不喜欢与人当街争吵,显得很没有素质,因此不打算理会于心霓,抬腿便走。

  于心霓轻蔑地一笑:“怎么,你见了我就只会躲着走吗?见着项叡忱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躲?就只会贴上去?真是小瞧你了!”

  “莫名其妙!”夕韶索性不走了,干脆跟她掰扯清楚,“请问我到底哪里惹着你了?从一开始,你就误会我拿了你的东西,后来又见到我就冷嘲热讽,可我在今晚之前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倒是把话说清楚!”

  于心霓冷哼:“呵,别在这装傻了!别说你看不出我喜欢项叡忱!我告诉你,你手头那个设计完了以后,给我离项叡忱远远的,别再让我看见你找任何理由缠着他!否则……”她半眯了眯眼:“我也不知道那后果你受不受得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