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韶光因你而美

第13章 郦董的撮合

韶光因你而美 悠悠羽兮 2083 2019-08-27 09:00:28

  “你怎么在这里?”梁佩槿一双动人的桃花眼狐疑地看着面前的丰启扬。

  丰启扬见到她也很诧异,冷哼一声:“我还想问你呢,你不是走错地方了吧?”

  梁佩槿将他眼里的不屑看得清清楚楚,挺直腰杆朝他扯出一个虚假的笑:“让你失望了,是郦董,也就是你姑妈,约我过来的,我手机里还有她让人发来的信息,你要看吗?”

  “等会儿,你说什么?”丰启扬修长的俊眉一凝,“我姑妈?我哪来的姑妈?”

  梁佩槿以为他不相信,觉得她在骗他,理直气壮道:“丰航集团的董事长郦婉卿女士啊!她跟我说你是他侄子,那她不就是你姑妈吗?”

  丰启扬捏了捏自己的额头,似是十分无语:“她是我亲妈!”

  “啊?”梁佩槿一听美目圆睁,心道:郦董这是唱的哪出啊?好端端的干嘛把儿子说成是远房侄子?

  这时包间的门开了,郦婉卿走了进来,一看两人都在,笑道:“都来了啊。快坐。来,佩槿,坐我旁边。”

  梁佩槿站在原地没动,十分不解地问郦婉卿:“郦董,您干嘛跟我说丰先生是您的侄子啊?他不是您亲生儿子吗?”

  郦婉卿笑容瞬间僵了僵,随即又恢复如初:“我那不是怕你拒绝了他,我太没面子嘛。”

  呵呵。梁佩槿一时无言以对,心中暗叹:郦董,这么没营养的谎您都说,您平日那光辉的领导形象呢?

  “来来,坐下用餐。”郦婉卿拉着梁佩槿紧挨着自己坐下。

  丰启扬慵懒随意地往座椅上一靠,看着郦婉卿道:“妈,你有什么话就赶紧说,我一会儿还有事呢。”

  “你能有什么事?又去找那帮俱乐部的人去赛车是吗?我跟你说,今晚你不好好留在这里吃饭,我明天就把你那几辆车卖了!”郦婉卿拿出了一个大企业董事长的威严,精致端庄的面容骤然变得严肃。

  丰启扬不吱声了,悠闲地翘起的二郎腿也收了起来,正经地坐好准备就餐。

  不知怎么地,看着丰启扬被郦婉卿训得服服帖帖的,梁佩槿心里倍感舒服,甚至有点窃喜。唉,怎么办,她突然觉得自己很不厚道。

  “想笑就笑吧,可千万别把自己憋出内伤。”丰启扬讥笑一声,澄亮的丹凤眼斜斜地睨着梁佩槿,“怎么,你从没被你老妈训过?”

  梁佩槿很不满他那种讥讽的语气,但碍于郦婉卿在身旁也不好冲他发火,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我很听话的。”

  “切。”丰启扬轻嗤一声,不再看她,端起面前的饮料喝了一大口。

  梁佩槿十分无语,暗自嘀咕:就丰启扬这吊儿郎当傲娇公子的德行,怎么能担当丰航总经理的大任?以后丰航怕不是要毁在他手里吧。

  正替丰航集团感到惋惜,听得郦婉卿微笑着问道:“佩槿啊,你父母现在退休了吗?身体都还好吧?”

  梁佩槿礼貌地回道:“他们离退休还有好几年呢,身体都还不错。”

  “那很好啊。”郦婉卿说罢看了丰启扬一眼,又对梁佩槿道,“我呢你是知道的,已经退居二线了,启扬他爸明年就退休了,现在我们就盼着启扬能马上成家,早点给我们生个孙子孙女抱抱。”

  郦婉卿笑得欣然,梁佩槿却是满脸的尴尬:郦董不会还想撮合我跟丰启扬吧?她难道看不很出来丰启扬对我一脸的不屑吗?

  她只好摆出一个不失礼貌地微笑:“丰先生这么优秀,只要他想,成家还不是一句话的事,相信您很快就能抱上孙子的。”

  丰启扬正端着茶杯的手僵在半空,把两眼瞟她:嘿,她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刺耳呢。

  “拍马屁也不走走心。”丰启扬又是一声冷笑。

  梁佩槿秀美的脸上顿时聚起一片阴霾:“我说的都是实话。”

  虽然她很不愿意承认,但撇开个人偏见,丰启扬还是非常优秀的,在整个U市各方面都能与他媲美的,除了项叡忱和应洺纬等两三个人之外,也找不出别人了。

  郦婉卿两眼一亮:“原来你对启扬评价这么高啊,我还以为你对他有什么误解呢。”她故意忽略了之前梁佩槿跟她说过与丰启扬不合适的话。

  梁佩槿抿唇而笑,脸上微微火辣辣的:跟长辈兼前上司说话还真是件不轻松的事。

  菜品已经上得差不多了,郦婉卿发话开始动筷子。梁佩槿习惯性的用热水把餐具都烫洗一遍,余光瞥见丰启扬也跟她一样,只是他好像洗得更仔细,把茶杯、筷子和碗里里外外洗了两遍。

  这人是有洁癖吗?梁佩槿暗想,嗯,没准洁癖还挺严重的。

  郦婉卿见他两人都不言语,表情像是仇人见面似的,便给梁佩槿夹了一筷子鱼肉,主动活跃气氛:“佩槿,听说中午启扬迟到了很久,唉,他也没提前告诉我一声,不然我还能跟你打声招呼。我代他向你道歉,但他平日也不是这样的,无论上班还是与朋友见面都非常准时的。”

  “妈!”丰启扬听不下去了,俊美的脸上满是不服,“你给她道什么歉?中午我说了请她吃饭赔礼,是她自己不稀罕。你知道她还怎么说我吗?应该是她给我道歉才对。”

  “你一个大男人跟一个女孩子计较什么?你好意思吗?不管怎么说都是你不对在先。”郦婉卿责备地瞥了一眼儿子。

  梁佩槿忽然有点心虚,没想到郦婉卿会这么维护自己。

  丰启扬心里愤愤不平:“你还是我亲妈吗?有这么向着外人的?”

  “什么外人?佩槿以前是我的得力助手,以后是我称心的儿媳,哪来的外人?”郦婉卿把目光转向梁佩槿,面上笑意盈盈。

  一听她这后半句话,丰启扬和梁佩槿都当场傻眼了。

  “妈,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儿媳?你让我娶她?”丰启扬指着梁佩槿,一脸的难以置信。

  郦婉卿把他的手按下去:“不是你娶还有谁娶?我就你一个儿子。”

  梁佩槿半晌才回过神来: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今晚来见郦董不是为了解释与丰启扬不合适的原因吗?只要说清楚了就完事了,怎么突然变成要自己嫁给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