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韶光因你而美

第11章 遇到了冤家

韶光因你而美 悠悠羽兮 2183 2019-08-26 17:22:32

  夕韶纳闷了一会儿,见项叡忱他们都走到前面去了,没再细想,赶忙快步跟了上去。

  “醉香食府”是一处独立带庭院的饭店,占地面积很大,一共三层,装修十分有古典韵味。一进大门是前台收银处和大厅用餐区,接着往里走,两边有楼梯可上楼,一楼则是两条长廊,沿着长廊是一个个雅间,中央是露天的庭院,有假山悬泉,灌木花丛,游鱼戏水,绿草如茵。

  他们订的包间在一楼的最里面,夕韶边走边随意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大概是职业习惯,见到假山和花木就想多看几眼。这一看,便看到了不远处花丛旁边的一男一女,那女子的手提包和高跟鞋她好像见过,和小槿的一模一样!

  顿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小槿不正是去饭店相亲了吗?当时电话里还听到了一个极不友善的男声,难道……她遇到坏人了?

  心里猛地一跳,夕韶停了脚步,仔细地朝那两人盯着看。

  正当她仔细辨认之时,忽听得耳畔传来一声调侃:“没想到夕小姐还有这爱好?嗯?”

  夕韶吃惊地回过头,见项叡忱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身边,也往那对男女的方向瞟了一眼。

  夕韶脸上不禁有点发烫:“不是,那个女孩好像是我朋友。”也顾不得许多,找到梁佩槿的号码,拨了过去。

  项叡忱也定睛望去,蓦地神情微愣,那女子是不是夕韶朋友他不知道,但他看得清楚,那男人是他好哥们丰启扬!

  很快,一阵阵手机铃声响起,夕韶循声望去,铃声的来源处正是那边那两人的身旁。

  真的是小槿!夕韶急了,抬腿就要往那边冲过去。

  “等等!”项叡忱抓住了她的胳膊。

  夕韶着急地对项叡忱道:“那人就是我朋友,我得去帮她!对了,麻烦你去叫保安!”

  “不用去。我来。”项叡忱仍然一手抓着她的手臂没放,另一只手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眼睛望着那边还浑然不觉的丰启扬。

  夕韶焦急地盯着那边的两人,忽然,看见那男人的手机响了,他一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接电话。

  项叡忱没等对方出声,先开口道:“在自己家的饭店也要注意形象,你什么时候这么没分寸了?”

  夕韶看见那男人明显身子一僵,“唰地”站了起来,左右张望。很快,他看到了项叡忱,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快步往这边走来。

  项叡忱挂了电话,松开了夕韶的手。他轻轻握了握拳,掌心还有缕缕柔软微凉的感觉未褪。

  那女子也随即站起身来,往这边看。

  那可不就是小槿吗?夕韶赶忙小跑了过去。

  “勺子,你怎么也在这儿?”梁佩槿惊讶地看着夕韶问道。

  “你没事吧?刚才那个人是谁啊?”夕韶见她嘴上的唇膏花了,担忧地问道。

  “别提了,都怪那个娘娘腔!”梁佩槿满目幽愤地瞪着正在与项叡忱交谈的男人。

  夕韶拿出纸巾递给她:“他就是你今天相亲的对象吗?”

  “是啊,没想到郦董的侄子居然是这样的人!我得好好向郦董揭发这人的真面目。”梁佩槿用力地擦了擦沾满了丰启扬气息的双唇。

  夕韶为她感到不平,拉着她的手道:“那人我客户正好认识,走,我带你去讨个说法,让他给你道歉。”

  “诶,”孰知梁佩槿去立在原地不动,“别去了,他那人不讲理的,我直接跟郦董说就行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

  夕韶觉得这话说得不太像是梁佩槿的风格,狐疑地打量着她:“你啥时候开始有仇不报了?虽然是在他家的地盘,但是我们也不用怕,是他不占理在先。”

  “什么?这饭店是他家开的?”梁佩槿惊道,“我就说嘛,这么高端的饭店怎么可能没监控,居然没一个人过来看看情况,也没一个保安巡逻!原来是不敢惹他。”

  夕韶见她脸上似乎没了什么愤怒,反而多了几分自认倒霉的感觉,心里好奇:“是不是你先惹到他了?”

  梁佩槿漂亮的桃花眼有些闪躲:“我就说了句实话,没想到把他给惹急了。唉,算了,就这样吧。你快去忙你的,别让客户等久了。我也先去吃饭了,快饿死了。”

  说罢冲夕韶挥挥手便抬步往饭店门口走去。

  夕韶愣了愣,敢情自己白担心了,人家跟个没事人似的。她微微摇了摇头,罢了,没出事就好。

  且说刚才项叡忱挂了电话,看着走到他面前的丰启扬一脸戏谑:“怎么,终于遇到你看得上眼的女人了?”

  丰启扬“呵”了一声,有点尴尬:“我那是要给她点颜色看看!让她不知天高地厚,敢摸老虎的须子!”

  项叡忱嘴角一扯,笑道:“又一个嘲讽你美貌的人?”

  “喂,还是哥们吗?”丰启扬俊脸一沉,斜了项叡忱一眼。

  项叡忱也不打趣他了,神情正经起来:“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我妈给我安排的相亲对象。是她以前的秘书,说什么人美身条好,性格端庄大方,工作又稳定,她很满意,非让我来见一面。真不知道我妈什么眼光,那女人哪儿端庄了?一上来就出言不逊。”丰启扬忿忿不平地轻嗤,还不忘往梁佩槿的方向瞥去一眼。

  项叡忱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可我看你刚才明明很享受啊,我不打你电话,你好像并不想停手。”

  丰启扬耳根一热,被好兄弟当面戳穿,太丢人:“都说了那是给她一个教训。唉不跟你说了,我得回公司了。先走了。”

  说罢大步遁走了。

  他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一回事,方才明明气火攻心,对梁佩槿恨得咬牙切齿,可慢慢的,一切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暧昧起来。他从没想到,一向洁癖很严重的自己竟然就这么草率地送出了自己的初吻!想想都觉得对不住自己。

  项叡忱望着丰启扬背影,无声地笑了笑,他这哥们怕是遇到命中的冤家了。

  不一时,见夕韶过来了,他淡淡地说道:“刚才那位先生是我朋友,丰航集团的总经理,他和你朋友之间……事出有因,我建议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比较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