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韶光因你而美

第9章 难接触的人

韶光因你而美 悠悠羽兮 2212 2019-08-25 11:07:51

  正要给贺承拨号,忽见一辆灰色保时捷卡宴经过她们面前,在几米远处徐徐停下,从驾驶室走出来一个身材高大,戴着细金属框眼镜,斯文干练的年轻人,朝她们两人微微笑了笑。

  夕韶想这人大概就是贺承了,和路静溦对视一眼,准备跟他打招呼,却看见他去打开了车后座的门。

  还有人一起来的?夕韶纳闷,接着便看见项叡忱穿着锃亮名贵的定制皮鞋,一手插兜一手扶了扶刚戴上的太阳镜,迈着沉稳的步伐朝自己这边走来。

  路静溦悄悄用手肘碰了碰夕韶的后背,轻声惊叹:“这男人好帅好有型!他不会就是贺承吧?”

  夕韶微微侧身低语:“他是项叡忱。”

  路静溦心里大惊,一时间竟不知该作何反应了,只好一瞬不瞬地望着走过来的两人保持空姐般的标准微笑。

  夕韶有点忍俊不禁,小溦这家伙,不是整天宣扬自己见的帅哥美男太多,都快免疫了吗?怎么一见到项叡忱,还是带着墨镜的,就这么惊呆了?唉,也太没出息了。

  贺承先走至夕韶跟前出声问道:“请问您是易水设计院的设计师夕小姐吗?我是贺承。”

  夕韶微笑着跟他握手:“您好贺先生,我是夕韶,这位是我们设计院的助理设计师路静溦。”

  路静溦与贺承礼貌地互相问候。

  贺承只接到项叡忱的指示去联系夕韶今日来面谈,不知项叡忱已经认识夕韶,刚想为他们作一下介绍,却听项叡忱淡淡开口道:“进去再说。”随后他便迈步往庭院里走。

  贺承快步跟上,夕韶和路静溦走在后面。路静溦朝夕韶递过去一个眼神,又耸耸肩,那意思分明在说:这项叡忱还真是不好接触啊。

  夕韶无声地笑了一下,望着项叡忱的背影,心里暗暗琢磨:他不是说会把这里的设计事宜交给助理对接吗?怎么又亲自过来了?

  几人把前院后院都看了一遍,夕韶觉得还是应该先确定以后这业务由谁来对接,她该对谁负责。于是有礼有节地问项叡忱:“项总,为了以后方便工作,在沟通设计之前,我们想先明确一下,以后庭院的方案设计是以您的要求为准呢?还是需要发给杜女士来确认呢?”

  项叡忱见她一副处理公事的态度,完全抛开了个人情绪,不禁有点意外,挑了挑眉:“这里的装修设计杜女士已经全权交由我来负责了。”

  言下之意便是一切都得听他的了。夕韶了然地点了点头:“明白了。那您对整个庭院的风格有什么要求呢?比如中式、英式或者东南亚风格等等。”

  项叡忱嘴角微微上翘:进入状态到挺快。随即简洁地回道:“中式。”

  “好的,那么功能分区方面有什么样的设想吗?可以跟我们说一下”夕韶边问,路静溦一边在旁边做记录。

  项叡忱左右看了看,双手插在西裤兜里,悠闲地开口道:“前院要有个车棚,上面种些绿植,再做些简单的景观设计。后院……亭子、假山、鱼池都要有,方便与家人喝茶聊天,观赏风景。”

  “嗯,好的。”夕韶仔细地听着,见他停顿下来了,便适时提出自己的建议,“项总,不知您家里有没有很小的小孩子?建鱼池的话,需要考虑孩子在庭院里玩耍时的安全问题,来确定鱼池的深度。”

  “暂时没有。”项叡忱想了想,“鱼池可以小一点,尽量浅一点吧。”

  “好。”夕韶一一记下,又问,“不知您在庭院这一块的预算是多少呢?”

  “一百万。”项叡忱道。

  正在做记录的路静溦手指一顿,喜滋滋地暗叹:果然是大客户,按这庭院面积计算,全用高端材料五十万也足够了,他却要花一百万。他这别墅还没装修,要是硬装也交给我们组来做那该多好。

  夕韶倒挺平静,一百万对项叡忱来说不算什么,接着问道:“那您在花卉树木的选择上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呢?”

  “没什么特别喜欢的,看着舒服就行。”项叡忱随口说道。

  夕韶正喜欢这样的回答,如此一来,她做设计时便多了些发挥的空间,可她刚开心不过一刻,又听见项叡忱说:“除了枫树之外,不要落叶乔木,不要松柏杨柳,不要樟树之类的。花,不要香气太浓的,另外,丁香花不要,玫瑰蔷薇也不要……”

  夕韶顿时愣住了,心里叹息一声:还以为自己可以自由发挥了呢,原来他还有一大堆要求在等着自己呢。

  无法,客户至上,她只能耐心地听着,细心地记录。

  随后他们又接着沟通其他方面的问题。

  同样是这一日上午,梁佩槿接到了郦婉卿的电话,跟她说趁她今日调休,就把相亲的时间定在今天中午十二点半了,餐厅已经订好了,在丰航集团旗下的“醉香食府”一号包间,让她直接去前台报上名字即可。

  身为前领导及长辈,对方如此热心周到,梁佩槿自然不好有什么意见。

  挂了电话,麻利地梳妆打扮一番,看看时间,现在出发的话,能提前二十多分钟赶到,于是她悠哉地出了门,走到路边去拦出租车。

  到了“醉香食府”内,来到一号雅间,一看里面没人,她不禁秀眉一蹙,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十二点过十一分。方才在路上堵了一小会儿。

  她拉开一把座椅坐下,拿出手机无聊地玩游戏。过了一会儿,还没人来,她又看了看时间,十二点二十七了!她退出游戏,关闭了手机屏幕,一手将手机拿在掌中不停地翻转,樱唇紧紧抿了起来。

  不知往门口看了多少次,已经到十二点四十五了,对方还连个人影都没有!她豁然起身,没必要再等下去了。她这人很有时间观念,极不喜欢约会迟到的人,对方现在还没到,不明摆着不把她当回事吗?

  她把手机放入包里,准备离开。刚推开包间的门,往外走了两步,便看见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疾步朝她走了过来。

  那男人看了看包间的门牌号,又看了看面前的女子,有点抱歉地问道:“请问是梁佩槿小姐吗?”

  梁佩槿没立即答话,先打量了他一眼:“你是丰启扬先生?”

  “是,”丰启扬见她说出了自己的全名,知道她应该就是来和自己相亲的人了,解释道,“抱歉,路上堵了半个多小时,本来可以提前到的。”

  “可你还是迟到了。”梁佩槿半眯起漂亮的桃花眼,客套地微笑着轻飘飘地扔下这一句,便抬步从他身边绕过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