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韶光因你而美

第6章 她别有用心

韶光因你而美 悠悠羽兮 2067 2019-08-22 12:55:54

  他一看来电显示,接了起来。

  夕韶以为他要起身去外面接电话,便兀自开始吃东西,可他却坐着没动,口里说着:“是啊……哦,我就在‘八方味’呢,‘竹韵’包间,你过来吧。”

  随后,他挂了电话,道:“刚刚还在说这事呢,杜女士因为经常待在国外,以后她别墅的景观设计就由我朋友负责管了,刚给我打电话的就是这位朋友,一会儿他就过来,你们正好见一面。”

  “好的。”夕韶暗自琢磨:杜女士?怎么听着这么耳熟?不会是昨天遇到的那位杜女士吧?

  她忍不住问道:“您这位朋友怎么称呼呢?”

  “项叡忱,你应该也听说过吧?”应洺纬觉得夕韶所在的设计院是主做中高端项目的,应该不会没听说过项叡忱。

  夕韶心下一惊,不会吧?这么巧?刚才她还在洗手间外面见过项叡忱呢,可她当时全然把他当陌生的路人了!现在却有人告诉她,她竟然漠视了一位大客户!

  此刻,她有点后悔自己怎么情商这么低,哪怕对项叡忱礼貌地微笑一下也行啊,毕竟当时他还主动热心地去对自己表示了“关怀”。

  等等,杜女士?项叡忱?她暗自念叨一遍,猛然想起:昨天在机场,那位杜女士的儿子不就叫“叡忱”吗?那时还不知道“叡忱”是哪两个字,现在看来就是这个项叡忱无疑。

  他帮自己拉了行李,付了药费,还帮自己系了衣带!夕韶心里抓狂了:啊……简直没脸见人了!

  就说当时看着他那下半张脸觉得熟悉嘛,原来如此。唉,自己也是够可以了,怎么能连这么帅气出众的脸都没想起来是谁呢?

  可她又忍不住为自己辩解:都怪他,干嘛一直戴个墨镜啊?他昨天一身休闲装,偏刘海搭在额前,戴副大墨镜,大半张脸都看不到,而今天却衣着正式,刘海倒梳,气质矜贵冷然,与之前大相径庭,这叫自己如何联想得到吗?

  应洺纬见她脸上的神情一会儿震惊,一会儿懊悔,一会儿又幽怨,不禁噗嗤一笑:“怎么了?被我朋友的大名吓到了?”

  “呵呵……没有。”夕韶尴尬地笑了笑,还存着一丝侥幸地问道,“您刚说的杜女士的全名是不是叫杜敏如呢?”

  “对。”应洺纬点点头。

  “哦。”夕韶觉得自己除了故作平静地微笑之外,实在不知该作何反应了。

  这时,包间的门开了,项叡忱迈着修长的双腿走了进来。可他还没走几步,便顿住了,目光定定地落在夕韶脸上。

  夕韶在他进门时便礼节性地站起身,见他看到自己时反应这么明显,也不由地垂下了眼眸,有点心虚。

  应洺纬上前揽着项叡忱的肩膀对夕韶道:“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项尚集团的CEO项叡忱先生。叡忱,这位是易水设计院的景观设计师夕韶小姐,临江别墅的庭院设计,杜姨跟你说了吧?”

  “说了。”项叡忱望了夕韶一眼,淡淡地应声。

  他们两人入了座,夕韶也跟着坐了下来。

  刚才,项叡忱进入包间看到夕韶的那一刻,除了一瞬间的惊讶之外,还在暗自感叹“姜还是老的辣”。如果到现在他还看不明白,那他还真是辜负了母亲给他起的名字了。

  昨天母亲专门告诉了他两遍人家姑娘叫夕韶,让他送她回去,还要了她的号码;今晚母亲又打电话给他,让他负责别墅庭院的装修设计,说设计师是应洺纬推荐的,正好和他一样在“八方味”用餐,跟他说如果方便的话可以顺便来见一见。

  他应酬完了,顺便打了个电话给应洺纬,想着如果来得及就与设计师见个面。一进来看到夕韶才知道,这分明是母亲在变相地给他介绍女朋友啊!

  亏他还信了母亲的话,什么半年内不会有相亲和变相相亲之事,纯属骗人!他早已经落入母亲的“圈套”了还不自知呢。

  对于这些,夕韶更是全然不知的,她只在心里暗暗感叹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多巧合。

  项叡忱面无表情地望着夕韶,口吻不算友善:“昨天在机场,你和我妈是第一次见面吗?”

  他这话什么意思?夕韶疑惑地眨了眨澄澈的双眸:“是啊,飞机上我们正好坐在相邻的位置。”

  虽然她也不明白,作为前项夫人,又买得起临江别墅,杜女士应该坐头等舱才对,为何会与那几位外国人一起坐经济舱。

  项叡忱明显不大相信:“我妈怎么知道你是景观设计师的?”

  “我们随意聊了一会儿,杜女士问起了我的职业,我就告诉她我在一家设计院做园林景观设计。”夕韶不太喜欢他这种盘问的语气,但碍于应洺纬的面子,也不好表现出不悦。

  “是吗?”项叡忱像是反问又像是自问,两眼看着夕韶,目光有点令人捉摸不透。

  夕韶不自觉地凝了凝眉:听他这语气,难不成怀疑我事先与杜女士串通好了?

  虽然他即将成为自己的新客户,可是他就这么话里有话地揣度自己的意图,甚至像是觉得自己别有用心似的,这就让夕韶十分不舒坦了:“项先生,昨天在飞机上我与您母亲杜女士确实是偶然认识的,如果不是那杯咖啡恰好洒在了我身上,我和杜女士至今也不过是同乘过一次航班的陌生人而已。”

  见她语气明显带着情绪,一改之前大方从容的神态,应洺纬暗暗吃了一惊:小夕在叡哥面前居然毫不露怯?还真是少见啊。

  他目光炯炯地在面前的两人之间来回逡巡,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之前见过面了?”

  项叡忱没答话,他也被夕韶刚才那冷硬中又夹带着丝丝愠怒的语气惊了一下。之前在洗手间外面见识过夕韶有多么厌恶被人冤枉,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误会她了。

  应洺纬是自己的客户,夕韶即便心里对项叡忱有些不满,也不会让应洺纬陷入尴尬。她脸色缓和了一些,答道:“机缘巧合,昨天与项先生见过一面,但是我当时没认出来。没想到今天还有机会正式认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