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韶光因你而美

第3章 刻意的安排

韶光因你而美 悠悠羽兮 2250 2019-08-19 20:14:40

  “好,我现在就发。”夕韶找到已拨出的那个号码,给杜敏如发了一条短信,接着将手机发送页面递到男人面前,“发完了,没事了吧?”

  “没了。”男人的嘴角似乎微微往上翘了翘。

  夕韶收回手机,正好网上约的的士司机给她打来了电话询问她所在的位置。不一会儿,她便上了车,离开了。

  男人望着车子开走,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她发的短信看到了?”

  那边传来杜敏如的声音:“看到了,她一个女孩子可能有戒备心,也是正常的,那就这样吧。”

  “您交代的事我都做了,您答应我的事也该记得吧?”

  “记得记得,徐总的女儿你不必去见了。半年内不给你安排相亲,变相的相亲也不会有。”杜敏如颇为无奈,儿子大了,到底跟自己生分了,想弥补,他都不一定领情。

  挂断电话,男人等了片刻,一辆保时捷SUV停靠在了他面前。

  驾驶室里的人下来替他打开了后座的车门:“项总。”

  “直接回公司。”项叡忱吩咐了一声,一坐进车里,便开始闭目养神。

  开车的人是他的助理贺承。

  贺承此时挺纳闷,项总不是去机场接夫人和那几位外国专家学者了吗?怎么现在自己站在这个地方?好像还一脸愁容?难道是又与夫人发生摩擦了?

  作为在项叡忱身边待了快四年的助理,贺承对自己上司的家庭情况也是有所了解的。加之项叡忱的父亲即公司的董事长项德安又是知名企业家,哪怕未曾谋面的人也都听闻过项德安的名号,而关于项德安与妻子杜敏如离婚近二十年之事,业内更是无人不知。

  项叡忱从七八岁起,便缺失了母亲的关爱,如今已经快二十八岁了,与常年住在国外的母亲早已有了难以消除的隔阂。

  近两年,杜敏如回国了几次,可每次回来似乎都会与项叡忱闹得不愉快,这一点贺承是亲身体会过的。只不知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

  夕韶拉着行李回到自己租的小公寓,早已汗流浃背,第一件事便是去冲澡。

  二十分钟后,她一身清凉地从浴室出来,往床上一倒,连午饭都顾不上吃了,只想这么舒舒服服地躺着。可她刚闭眼躺下还没五分钟,床头柜上的手机便有信息提示声接二连三地响起。

  她伸出胳膊摸过手机来点开一看,是她的客户应洺纬先生的助理发来的,说应洺纬临时要出差,原本定好在下周三会面的,由于时间关系,想改约在明晚,问她是否方便。

  夕韶看完马上打起精神坐起来,给对方回了信息说可以。随后也不打算休息了,打电话订了份外卖,便打开笔记本,开始将先前做好的图纸再修改确认一遍。

  不久,手机上又有信息声响起,她以为还是客户,一看名字,是她的闺蜜梁佩槿。

  点开梁佩槿的语音信息,立马传来她清脆干净的嗓音:“勺子,看到你‘朋友圈’了,你出差回来了?明天有空吗?要出去逛逛不?”

  “勺子”是中学时代宿舍里关系好的同学照着她名字的谐音给她起的外号,她觉得也不算难听,便默默认可了。这么多年,梁佩槿一直这么叫她。

  夕韶发语音回复:“本来明天可以调休的,但明天晚上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客户,我得准备准备,没法陪你了,你自己逛啊!”

  梁佩槿回过来一声叹息:“唉,你说你干嘛要学园林设计啊,找个工作这么忙,都没有个固定的休息日。”

  接着又发来一个摸头可怜的表情包。

  其实这话夕韶不止听她说过一次了,无奈地笑笑,回复:“你这个刚加入朝九晚五的人可不可以低调点啊?你忘了?你以前可比我还忙呢。”

  梁佩槿有点心虚,轻咳两声:“好啦,不打扰你这个大忙人了。明天我自己去逛吧。”

  夕韶听了,发送了一个“嗯”。

  她与梁佩槿都是U市本地人,以前是邻居,也是高中同班同学。不过后来两人上了不同的大学,梁佩槿考的是U大。毕竟在U市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本地人一般很少会考外地的大学,除了那几所顶尖的名牌大学之外。

  当夕韶在距离U市千里之外的N市大学报到时,班上同学还问她为什么不在U市本地上大学,她说从小到大在老家待了十八年了,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体会一下不同的风土人情。

  毕业后,两人也没再继续深造。梁佩槿一边在一家企业当总裁秘书,一边准备考公务员。考了两年没考上,就改变了方向,考了银行从业资格证,加上她本是财会专业的,有会计资格证,其他条件也符合,几个月前成为了一家大银行的正式职员。虽然不是公务员,但是也算达成了她“朝九晚五待遇好”的择业目标。

  而夕韶则直接应聘进了U市有名的设计院易水建筑园林设计院,当了一年设计师助理之后便开始与同事共同承担项目设计,到如今已经是第三个年头,成了一名园林景观设计师,手中也有了独立对接的客户。

  眼下这位双溪别墅的业主应洺纬先生便是她的一位重要客户。

  次日晚上,夕韶提前二十分钟到达了约定的“八方味”五星级饭店的包间。

  应先生这个别墅庭院项目前期的设计与沟通都差不多了,今晚确认好最后的图纸便可以直接签定合同,夕韶自是十分重视。

  可是,眼看着快到约定的时间了,夕韶却收到信息说应先生因事耽搁了,还要半个小时左右才能到。

  天气太热,夕韶估计自己出门前化的淡妆可能已经花了,趁着客户没到,她便起身去洗手间补妆。从包里掏出几样化妆品放在洗手台上,就开始给眼角处补点粉底液。

  不一会儿,她余光瞥见旁边来了一位穿橘红色裙子的人,也和她一样来这里补妆。她没太在意,很快补完了妆便收拾好东西,出了洗手间。

  刚走出去没几米,忽听得后面有个女声叫道:“诶,前面的,你等等!”

  夕韶左右一看,此时走廊里除了她没别人,便好奇地回转身去,只见刚才站在她旁边的那个穿橘红色裙子的女子正快步朝她走来,还一手指着她的包道:“你刚刚拿错东西了,把我的口红也收走了。”

  对方的语气有点冲,夕韶不禁眉头一蹙:“没有啊,我只收了我自己的口红。”

  那女子显然觉得夕韶在狡辩,不屑地哼笑一声:“怎么没有?我前两天刚买的迪奥口红,外壳深蓝色的,刚才看着你放进包里的,还能冤枉你不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