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是我的温柔缱绻

第47章 男神哄媳妇儿了——

你是我的温柔缱绻 半夏浅汐 2164 2019-08-20 20:54:00

  娇气的小猫儿还窝在怀里,脑袋在肩头蹭着,小爪爪在腰间环着。

  黏人是肯定的。

  不放手也是绝对的。

  你快哄我,不然我就一直装死。

  反正我病了,正是迷迷糊糊的状态,可以厚着脸皮占便宜。

  面对这样黏人的小猫儿,宁熙在片刻之间也呆滞了。

  哄哄?

  怎么……哄?

  他母胎solo二十六年,他女人都没哄过,更别说要哄一个……男人?

  宁熙的眼里是病恹恹的小懒猫,一副娇气要人哄的模样。

  他没辙了,请教怀中的小猫咪,“要怎么哄?”

  嗓音里带着一点宠。

  夜嫣继续装死,板着一张不悦的小脸,不理这个直男了。

  哄都不会哄……

  偶像剧他都白看了吧?

  宁熙的眸底映着夜小猫扁着嘴的模样,配上脸上那粉色的小白兔眼罩,说不出的萌。

  莫名地中了邪。

  他忽而觉得这小蓝毛娘娘的,挺好!

  “糖吃不吃?”宁熙忍不住笑了,眉眼里笑得全是温柔。

  这小子喜欢吃糖,那就用糖哄,通常两颗大白兔糖可以哄好。

  整个人还窝在宁熙的怀里,夜嫣又哼了一声,娇气着,不说话。

  宁熙看着娇气的小猫儿,被逗笑,宠溺地摸了摸夜嫣的头,“我给你找糖去。”

  说着,他伸手想要拿开绞在腰间的小爪爪。

  夜嫣像是早有防备一样,小手绞得紧紧的,继续装死。

  反正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要抱抱……”她嘴里轻轻地喃呢着,有点意识模糊的亚子。

  像极了重病神志不清的模样。

  这演技真的有所提升,没那么烂了。

  眼罩盖住了夜嫣一大半的脸,宁熙一时间还真的觉得这个小子是发烧糊涂了,才会这样娇气黏人。

  宁熙的手覆在了夜嫣的额头上,温度好像又高了点。

  他伸手想要把黏在怀里的橡皮糖是拔不下来了,可是这橡皮糖黏得紧紧的。

  宁熙无奈了,直接伸手将夜橡皮糖抱了起来。

  夜嫣已经做好了被强行推开的准备,万万没想到被抱了起来,小手吓得搂住了宁熙的脖子。

  反应忒快,完全不像一个病到意识模糊的病人。

  小猫儿已经搂住了宁熙的脖子,小脑袋乖乖一靠,靠在了他的肩头处。

  公主抱。

  夜嫣将脸藏了起来,得逞地笑了。

  宁熙将人抱了起来,往沙发的地方走了过去,想要将怀里黏着的人放到沙发上。

  不料——

  抠不下来。

  宁熙瞅着小脸发白的小猫咪,低声一句,“真黏人。”

  虽然黏人,但是好乖呢。

  没办法,宁熙单手将小猫咪抱在怀里,另一只手去拿放在桌子上的药,顺便拿了几颗大白兔糖。

  夜嫣蒙着眼罩,啥都看不到,反正就是乖乖地窝在宁熙的怀里就好了。

  宁熙开口道,“张嘴。”

  夜嫣不配合,摇了摇头,继续装死。

  想骗我吃药,我才不上当!

  宁熙轻声哄着小猫儿,“是糖。”

  一股大白兔糖的奶香味已经涌了过来。

  耳边又是宁熙温柔的带着宠的哄。

  嗅觉听觉都被魔障了,夜嫣乖乖地张了嘴。

  大白兔糖的味道在嘴里化开了。

  夜嫣吧唧吧唧地嚼着,脸色是越嚼越难看,甜味夹着苦味。

  越吃越苦。

  夜嫣瞬间就呜呜了两声,想把嘴里的药吐出来。

  下一秒,温开水已经灌进了嘴里。

  夜嫣屈服地喝了好几口温开水,可是嘴里还残留着一股苦涩的味儿。

  这苦味儿真的好难吃。

  宁熙笑了,看着怀中人那张皱巴巴的小脸,被萌笑了。

  这样子……好可爱。

  他家的小懒猫真萌。

  他笑着将一颗糖递到了夜嫣的嘴边,继续哄着她,“再吃颗糖。”

  夜嫣的脸一撇,满脸的委屈,不打算信他了。

  她的头撇开,明明好生气,可是还是往他的怀里钻。

  这男人使坏,她还是得宠他!

  宁熙的笑意更盛了,将人搂在怀里,轻柔地哄着,“生气了?”

  夜嫣哼了一声,没理宁熙了。

  小脸虽然皱着,可是人却老老实实地黏在了宁熙的怀里。

  哪怕生气,可是这便宜还是得占!

  宁熙无奈了,想把人从怀里抠出来,可是怎么都拉不开,干脆就放弃了。

  他这样子就像一个袋鼠妈妈,怀里藏着的是一只怎么抠都抠不下来的小袋鼠。

  那小袋鼠矜贵又娇气,正在鼓着腮帮子生着闷气。

  大白兔糖里面混了一颗退烧药。

  夜嫣吃了退烧药,迷迷糊糊地在宁熙的怀里睡着了。

  宁熙怀中的小袋鼠发了烧,抱着就像抱着一个暖烘烘的小暖炉。

  小猫儿坐在他的腿上,小爪子还环在他的腰上,十指紧扣绞在一起,小脑袋靠在他的肩头上。

  宁熙低眸,眸底映着是夜嫣巴掌大的小脸,她的脸上的眼罩都有点歪歪的,遮住了大半的脸,小嘴还扁着。

  估计是吃了药太苦,还生气委屈着。

  小猫咪就这样窝在怀里,抱了个满怀。

  暖暖的。

  宁熙莫名地有点不想放手了。

  不想放手之余,他还莫名地觉得有点飘。

  回过了神,宁熙伸手,轻轻地扯了扯小懒猫脸上歪歪斜斜的眼罩,把它给扯正了位置。

  这小子有强迫症,要是知道眼罩带歪,肯定又要纠结一天。

  怀中的人已经睡了过去,宁熙将小猫咪抱回了被窝。

  正要站起来,小猫咪的一双小爪爪还缠在他的腰上。

  他没有注意,站起来的时候被夜嫣的环住的手一拉。

  身子不稳,栽了下去。

  宁熙是练过的,反应神速,伸出一撑,撑住了。

  可是——

  他的动作还是慢了,头一低,已经落了下去。

  还是不可避免地亲到了。

  宁熙的背脊一僵,彻底僵住了。

  时间仿佛静止了。

  他彻底懵了。

  片刻之后,宁熙一惊,回了神,吓得赶紧站了起来。

  他的脸上还是一片惊愕,凝着睡得舒舒服服的小懒猫,他又出了神。

  出神过后又是片刻的惊醒,宁熙懊恼地拍了拍脑袋,跑到沙发去坐了。

  得冷静一下。

  静静地坐了两个小时,宁熙走到床边俯身摸了摸夜嫣的额头。

  已经退了烧。

  宁熙松了一口气,拿起了随手搁在沙发上的外套离开了。

  走的时候,宁熙贴心给夜嫣拉好了被子。

  担心这只懒猫会着凉。

  宁熙走得快,出了房门,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

  宁熙就开口,“沈墨,老子有病,得做个检查!”

  ……

半夏浅汐

我已经改不下去了,要是这样都过不了,那也是没办法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