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寒星拥入怀

第三次变身(3)

寒星拥入怀 林乐欢 2043 2019-08-11 22:51:02

  “冷医生,手术结束啦?”

  护士长拿着巡房单回办公室,正好碰到一脸疲惫的同事。

  “嗯,刚结束了一个10个小时的手术,有点累,准备下班了。”

  冷医生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手插进凌乱的发丝整理发型,青黑色的胡茬又冒出一截,领口敞开耷拉在两边,洁白的手术袍皱巴巴的,整个人的状态与平日里干净整洁大相径庭。

  “辛苦了。”护士长怜悯地抿了抿嘴唇,想起什么,满脸纠结地开口,“邱女士的手术……”

  “已经凑够钱了吗?”冷医生不无期待地睁开疲惫不堪的双眼,充满希冀地望着她。

  唉。

  护士长摇了摇头。

  “她女儿刚送来2万块钱,说是好不容易凑的,可这和那手术费相比……病人丈夫已经放弃了,她女儿不肯。想求着我们再给点时间。”

  冷医生闻言,脸上浮现了几丝悲悯。

  他落寞地垂下眼,望着平整的地板一言不发。

  当初这座医院建造的时候,政府和当地企业投入了大把资金,院内引入大量进口医疗设备,同时招揽了国内外许多优秀人才,整体实力在医院遍地的京市都排名前列。

  名列前茅,所以人才济济;人才济济,所以稍微行将踏错步,便万劫不复。

  他要争取留在京市生活,不能丢了这份工作。

  冷医生低着头。再催一催吧,不能拖。他说。

  护士长望着这个她亲眼看着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紧抿的唇角松了下来,轻嗯了一声。

  “你好好休息。”

  ……

  叶迦宁在输液一个小时后等来了纪显,彼时输液袋已换成新的,里面还有一大半的透明液体。

  “午饭。”纪显把妻子熬的老母鸡汤丢给叶迦宁,不想多看劫匪宁一眼。

  叶迦宁单手旋开保温桶,发现里面盛放着最喜欢的菜式,病怏怏的他立马焕发了新的活力,拿起一块鸡腿就开始啃。

  边啃边呜咽着吹彩虹屁。

  “嗯好吃。”

  “我的妈绝了。”

  “唔唔唔…嫂子这手艺越来越好了!”

  “德行。”纪显嫌弃地瞅了他一眼,眼角的余光扫到鸡汤时,神色满脸温柔。他知道妻子的手艺超棒。

  人参鸡汤实在太过于美味,叶迦宁隔着头套吃得不过瘾,索性把它扯了下来,开启狼吞虎咽模式。

  那着急的样子,跟三天没吃饭一样,和某台热门综艺里的小黄狗有的一拼,简直就是一台现实版没有感情的吃饭机器,三两下就把午饭给解决了。

  纪显盯着神色苍白的弟弟沉默了近一分钟。

  “你……”他吞吞吐吐地开口,表情很是纠结。

  “咋了哥!”叶迦宁嘴里还塞着菜和饭,两腮鼓鼓的,像只偷吃的小松鼠,一脸茫然的看着纪显,有点萌。

  “还挺倒霉的。”纪显同情地掏出手机搜索了顾勋的照片,递给他看。

  一人一机面对面,像在照镜子。

  叶迦宁微张着嘴,一脸惊诧,手里的筷子啪嗒一声,掉回了碗里。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不过说来也巧,照片上的男人穿着干净平整的医生袍,脖子上挂着听诊器,两手插在上衣口袋里,一脸自信友好。

  原来他俩有这样特别的缘分,一个是医生,一个是病人……

  wc,不对啊。

  想到了些什么,叶迦宁手一松,碗直接掉到了保温桶上。

  “哥!你这意思啊,我是变成了一个真实存在的人吗?哇那怎么办,我肯定会被发现的!然后要被抓去做实验,冰冷的刀和输液针轮番上阵,我完了!”

  遇到打针的事,叶迦宁妙怂,不堪回首的记忆再次涌上心头。

  “不行不行,哥,咱们逃跑吧!去哪里都成,医院都在一个圈,万一我被认出来……哎这个医生他是在哪个医院工作?我们得避开!”

  叶迦宁慌张地挪开保温桶,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自己的常服就准备换。

  “仁美。”纪显没有阻止他,一脸淡定地举着手机翻。

  “仁美?仁美是哪个医院,整容的吗?”叶迦宁脑子里一团浆糊,就只有一个想法赶紧跑,所以没有仔细揣摩哥哥的话,再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被吓起来了。

  “仁美?我?!”他戳了戳病号服上的logo,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嗯。”纪显同情地看着他。

  “什么!”叶迦宁恨不得从床上蹦起来,“那还得了,不行不行,得马上办出院。哦对,头套也要戴好。”

  一连续幅度大的动作,终于扯到了输液吊针头,只听叶迦宁“嘶”的一声,倒抽了一口凉气。

  “你不用太紧张,那个医生他……卧槽叶迦宁你干嘛?!”

  纪显刚准备解释,就眼睁睁的看着叶迦宁直接拔掉了自己的针头!

  鲜血从伤口中溢出来,疯狂支起了一个小血丘,积攒到一定程度直接破掉,流向周边的皮肤。

  叶迦宁忍着心里的后怕,装成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总不能拖着输液架跑吧!”

  “……”

  “哥不能多说啦,快,跑!”

  他下了床,没走两步,就被纪显拽了回来,“顾医生半年前上了新闻以后就离职了,听说已经出国深造,不会再回来。”

  “上新闻?”叶迦宁冷静下来,坐回床上。

  “医患纠纷,当时闹得很大,顾医生被激动的病人家属打破了脑袋,媒体也不好好调查,他前期受了很多的污蔑。等澄清以后,就离职了。”

  “这也太惨了。”叶迦宁想哭,“我还以为我最惨是个得了重病的患者,没想到居然是一个有仇家的医生?哇哥,我不会被人砍吧?!”

  “谁活得不耐烦,去砍一个蒙着脸的劫匪。”纪显嫌弃地看着他,虽然这黑色头套是他买的,但完全是为了凑单随手拿的,一点审美也没有。

  迦宁戴着,颇有几分沙雕的气息。他拒绝。

  “嘿嘿,也对吼。”

  叶迦宁笑嘻嘻地拿下头套,“那我先不戴了,反正病房里就你我两个人。”

  “叶迦宁……”

  病房门被去而复返的护士长推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