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寒星拥入怀

三年,大暑,大悲

寒星拥入怀 林乐欢 1027 2019-07-31 23:23:37

  2016年大暑,魔都。

  叶迦宁刚结束了一个站台活动,在纪显的陪同下返回了酒店,他们定了今晚9点的飞机回京市,出席第二天的星光典礼。

  我们总期待着明天会发生什么,并乐此不疲地做准备。去奶茶店点哪一种基底,配珍珠还是椰果;要穿哪件衣服去见相见的人,满脸笑容或者故作傲娇;又或者什么都不做,安安稳稳地在家躺一天,睡一觉后,再期待后天。

  然而期待的另一面,也潜藏着惊吓。

  叶迦宁的第一次变身,是在纪显的亲眼见证下完成的。当时的他洗漱完出来,刚坐上沙发,就感觉到一阵尖锐的刺痛冲击着太阳穴,紧接着便出现了那道之后纠缠他三年的“叮叮”声。

  虚脱的叶迦宁倒进沙发,在纪显的惊呼声中,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换了一张脸和身材。

  纪显当时就吓懵了。才吃下的葡萄噎在喉咙口,差点憋得他当场去世。

  当你亲眼见证一个熟悉的人变成另一个熟悉的人,你会怎样。那个时候的纪显,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就颤抖着举起果盘,哐当一下,给了额头一下。

  混乱的思绪从疼痛中获取解脱,渐渐变得清晰,也是从那一刻开始,他便下定了要一直帮弟弟隐瞒这个秘密的决心。

  十九岁的叶迦宁是无措又绝望的,他当然没有出席第二天的星光典礼,变身持续了三天,他也在卧室床角的阴影处捱过了人生中最痛苦的72小时。

  那个时候的哥俩并不知道叶迦宁的“基因突变”要持续多久,他们只能一遍遍的相互安慰,同时在网上疯狂搜索相关讯息……

  叶迦宁模糊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晰起来,车外疾驰而过的灯红酒绿映入他的眼底,却依旧照不透灰暗,从变身那一刻开始,他就注定要承受一辈子孤独。

  叶迦宁抬起左手,细细摩挲起右手小拇指的戒指。白金材质的尾戒陪了他三年,是他海外漂泊生涯的唯二见证者,内里藏着的芯片,也记录了十九岁的叶迦宁。

  这些年,他很少回忆以前。没有忘记,只是一想起来就会觉得痛。

  十九岁的叶迦宁,以拍摄三年的电影角色“小将军”,夺得华沸奖双料奖,成为最年轻的影帝,无限风光。追随者数以千万计,更是获得了国家的认可,被选为优秀青年代表,与同时代各位科学家,荣登了著名杂志的封面。

  如果你获得了太多,或许是命运打了个盹,等他醒了,那些不小心握在手心里的东西,就要失去了。

  酒店的三天,是叶迦宁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他承受着再也变不回来的痛苦,和纪显一起,一个个拒绝了涌上来的代言,并在微博宣布,以重病为由,退出娱乐圈。

  公司在问,粉丝在问,合作商导演好友都在问,可那“难言之隐”,兄弟俩永远无法说出口。

  最后中秦妥协,叶迦宁的舅舅亲自批示,给了他假期,准备好官方立场,为他所做的一切做出解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