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与你的星辰世纪

第四章 交谈

我与你的星辰世纪 弄文 2430 2019-06-10 21:00:00

  夏至星走进前台,面容清秀,穿一身职业黑色西服的前台小姐起身问道:“请问是夏小姐吗?”

  夏至星点头。

  “苏总说您来了,便请您到他的办公室。”

  前台小姐起身,带着夏至星往一间办公室而去。夏至星走进办公室,这不是一般的隔断办公室,反而像是一间五星级酒店套房,装修使用黑白风格,中间方着一张宽大的办公桌,苏朝正坐在办公桌傍,身前是一个黑色笔记本和一大堆文件夹。

  苏朝看向夏至星,起身面带一贯的商业微笑:“夏小姐,请坐。”

  夏至星在他对面坐下,一个美貌女子给夏至星到了一杯茶水,抬头媚眼看了看苏朝,踏着八厘米高的金色高跟鞋走了出去。

  苏朝咳嗽了一声,坐下道:“那是我助理Linda。”

  夏至星含笑点头。

  苏朝道:“今日我实在太忙了,才让夏小姐亲自过来,劳烦了。”

  夏至星摇头:“苏先生贵人事忙,不过跑一趟而已,我不会计较。”

  苏朝闻言面色和缓了许多:“关于我夫人......”

  Linda打开门快步走进,在苏朝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苏朝迅速起身道:“夏小姐,我现在有点急事,先失陪了。”

  苏朝说完,快步随Linda离开。

  夏至星见两人离开,微微皱眉,拿起桌面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五分钟后,苏朝回来笑道:“夏小姐,久等了。”

  夏至星微微诧异,她以为自己会等很久,方才...他应该是去莫辰了!

  苏朝坐下,似乎呼了口气道:“关于我夫人的病,夏小姐是不是有什么要对我说?”

  夏至星缓声道:“失眠、情绪失控、有自杀倾向,初步判定是抑郁症倾向。”

  苏朝闻言面色淡然点头;“在苏小姐之前,我也为我夫人找过其他心理医生,他们诊断结果与苏小姐相同,但他们的治疗对我夫人的病都没有实质效果。”

  夏至星忽然看向苏朝道:“你爱你夫人吗?”

  苏朝点头:“我与华歌家世悬殊,若我不爱她,也不会娶她为妻。”

  “你身边那么多优秀的女子,为什么喜欢她?”

  苏朝回忆起往昔,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笑意:“或许因为她是第一个穿着帆布鞋走进我面试间的女子。”

  ......

  十年前,苏朝担任苏氏副总裁,苏氏内部几个大股东皆不满他上任副总,公司里的人大多对他皆阳奉阴违,他需要招聘一批新人,培养自己的人手。

  那一日,他参见招聘终试,能到公司终试的人皆是人才,但也有短处,他从一百多人中选出五人,但还有一个他助理位置的人选空缺,他没有遇到一个合适的,这时一个女孩走了进来,浅蓝的修身连衣裙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脚上穿着一双白色帆布鞋。

  女孩见他盯着她脚上鞋子看,不由得缩了缩脚,目光却十分坦然的看着他。

  他笑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羞涩答:“我叫聂华歌。”

  苏朝拿起桌面的简历,翻开一看,聂华歌的笔试成绩第一,但在第二轮面试的时候被压了分,若不是笔试考得很高,应该也进不了终试。

  苏朝问:“你为什么要面试我们公司?”

  聂华歌微微低头:“我也有去面试其他公司,但都被刷了,若是你们公司再不成功,我应该就会放弃留在A市,选择回老家发展了。”

  苏朝闻言一愣,这姑娘到是坦诚。

  苏朝道:“明日你来上班吧。”

  聂华歌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苏朝面色平静道:“试岗期七天。”

  聂华歌连忙弯腰鞠躬道:“谢谢您给我机会,我一定会努力的。”

  ......

  夏至星听完,抬起问:“你与你夫人结婚后,她便再也没有工作?”

  苏朝点头:“我母亲不喜欢华歌在我公司上班,所以华歌便在家做起了全职太太,平日陪陪我母亲,除非有活动她才会陪我参加。”

  “你母亲与你夫人关系怎么样?”

  苏朝想了想道:“应该还不错。”

  夏至星挑眉:“应该?”

  苏朝叹了口气道:“婆媳之间,那有真正亲如母女的,夏小姐没结婚,不懂这些道理,以后便明白了。”

  夏至星闻言,没有反驳,婆媳之间的关系本来就难以处理,即使夏至星没有经历过,但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以前,她也接过与婆媳关系有关的病例。

  夏至星心里已经有了决断,便也没在多问,直接道:“苏先生,你若想治好你夫人的病,只需要要做到一件事。”

  苏朝诧异看向夏至星,眼神皆是不相信,他给聂华歌找了十多个心理医生,都没有治好她,如今夏至星竟然说得这般轻巧!

  苏朝心中忽然有些轻视,这个少女怕是有些想当然了,若非是杜家那边介绍的人,他或许不会花那么多心思应付她:“什么事?”

  “你与你夫人离开现在住的地方,两人单独过一段二人时光。”

  苏朝听完,面色微难。母亲怎么可能答应要他们搬出去?以前华歌也提过一次,自己与母亲试探了一下,反惹得母亲伤心大哭,于是他便再也没有提过此事,华歌后来也没在提起。

  夏至星看着苏朝的反应,面色平淡道:“我与你夫人见过两面,她贤淑大度,知性和善,可见其是一个善于为他人着想之人。”夏至停顿一瞬间,接着道:“抑郁症是一种心病,心病最好的方式唯有心药治疗,你夫人的病要治疗,最好让她远离如今紧迫压抑的生活环境。”

  苏朝面色微冷:“夏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华歌不喜欢如今的生活!

  夏至星道:“苏公子自小长于富贵之家,自然不能理解你夫人。你夫人出生农村、性格敏感,她那样的人即使如今你待她百般好,她心中终究觉得自己配不上你,再加上外人对她的审视,你母亲对她的看轻,她什么委屈都只能自己往心里埋藏,没有倾诉之人,长期压抑自己,自然便得了病。”

  苏朝听完面色微微吃惊,母亲的确常常对自己抱怨华歌粗俗无礼,不配做自己的妻子;自己好像也听到几次妹妹与她那群闺蜜嘲笑华歌不懂时尚,穿着低俗。他向来擅长中庸之道,无论对于家庭还是事业,他都注重协调,或许是他忽视了,他的家庭并没有他想的那般融洽。

  夏至星仔细的观察着苏朝的情绪变化,知道他已经认可了自己的话,于是接着道:“苏先生,你是不是觉得你夫人与你渐行渐远?两人之间的话题越来越少,很多时候甚至没有话可说?”

  苏朝点头。

  夏至星问道:“在你们热恋时候,你们之间的交流形式是怎样的?”

  苏朝想了想诚实道:“那时我性格严谨,不喜欢说话,每次都是华歌在喋喋不休的说话,我有时甚至觉得她过于烦躁。”

  夏至星道:“苏先生,你夫人曾经很爱你!”

  苏朝面色微动,明白了夏至星话里的意思,因为爱,所以在自己面前生动,如今因为爱少了,所以变得沉默。苏朝注意到夏至星话里的“曾经”不由得问:“难道如今她已经不爱我?”

  夏至星摇头:“你们走过十年,若是没有爱早已经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