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那我住你心上就好

024 陈年旧事4

那我住你心上就好 伊利小布丁 2014 2019-06-08 08:51:42

  秦歌捏紧双拳,大声吼道:“谁喜欢你了?”

  “你不要自以为是!”

  吼完,秦歌气势立马弱了。准确来说是被辰酥译看得底气不足。

  “是吗?”辰酥译冷声道,“那为了避免误会,请你以后离我远一点。”

  “离远点就远点!”秦歌赌气般地后退好几步,把手中拎着的礼物袋“啪”地甩在他身上,“再见!”

  “小心!”辰酥译着急的声音,瞬间划破在“吱吱吱”的刹车声中。

  “啊——”秦歌不受控地摔倒在地,捂着被自行车车轮直接压过的小腿。

  “对不起对不起——”骑自行车的女同学停好车,一个劲地道着歉。

  辰酥译立即蹲在她的身旁,阴沉着一张脸,小心翼翼地察看着她的伤口。脚踝红肿得厉害,膝盖磕到地板破皮流血。

  “你不会看路吗?”辰酥译怒道,“冒冒失失的,不要命了是吗?”

  秦歌被凶得泪眼朦胧,委屈地小声反驳着:“还不是为了离你远点。”

  辰酥译胸腔的怒火,像泄气的皮球一般瞬间瘪了。好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一直道歉且一直被冷落的女同学在边上急得团团转:“我们去医务室吧?”

  秦歌看向女同学,不好意思道:“是我自己不小心,你走吧。”

  女同学一愣,还想开口说些什么,辰酥译已经抱着秦歌走了。

  看着公主抱的画面,女同学不禁露出羡慕的神情。

  辰酥译抱着秦歌,一路快走来到医务室。

  医务室的值班医生,看这阵势吓了一跳,顿时也急了,一边询问病史一边让秦歌躺在病床。

  医生捏了捏她的脚踝,秦歌疼得哇哇叫,他却说着:“没事,按我经验来看应该没伤到骨头。”

  “你确定?”辰酥译看着秦歌很痛苦的样子,拧眉问道。

  面对辰酥译质疑的态度,医生也不恼:“要是不放心,可以去医院拍个片。”

  辰酥译俯身准备抱起秦歌,后者躲了一下,说:“你干嘛?”

  “去医院。”辰酥译严肃道。

  医生准备碘伏的动作一滞,好心提醒:“总得把膝盖上的伤先消毒一下吧。”

  辰酥译一想也是,便收回动作,在一边紧盯着医生上药。

  医生脾气再好,也免不了嘴角抽搐着,这小子着实有点气人啊,太不上道了!

  秦歌尴尬地闭上眼,索性当一回鸵鸟。

  医生上完药,就赶紧打发人走。

  辰酥译也不耽搁,付完钱,立即抱着秦歌离开。

  出了医务处,来来往往路过几个学生,视线或明目张胆或偷偷摸摸地落在他们俩身上。

  秦歌害羞地红了小脸,她微微挣扎着:“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

  辰酥译大概也察觉到秦歌的不好意思,便轻轻地放下她,改扶着她的手臂。

  秦歌皱眉适应了好一会儿膝盖上伤口传来的刺刺麻麻疼感,然后慢慢地一瘸一拐地往前走着。

  “我自己可以,你不用送我了。”秦歌很有骨气地绷着脸,对于某人在酒吧外面的态度耿耿于怀。

  辰酥译轻叹了一口气,说:“我送你出去搭车。”他的语气中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秦歌鼓着腮帮子,闷声道:“你叫我离你远一点,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我说的是你,有包括我吗?”辰酥译抿了抿薄唇说道。

  秦歌一滞,这话意思是?她要离他远点,但是不限制他。也就是说他想近点就近点,想远点就远点?

  太过分了!

  秦歌气愤地推开他,结果反而自己站不稳,踉跄着身子不受控往后倒。

  辰酥译眼疾手快地扶住秦歌摇摇欲坠的细腰,秦歌本能地紧攥着他精壮的胳膊,后者不禁往前俯身,一瞬间两人的唇离得很近很近……双目对视,触电般的感觉在两人之间流转。

  夏日的晚风吹过,带来一丝丝的凉意,秦歌扎起的高马尾在风中轻轻地摇摆着。

  秦歌似乎从梦中惊醒,眨了眨眼,连忙推开辰酥译,站好站稳。

  “谢……谢谢。”秦歌低头,小声地说着。

  辰酥译敛去眸中的情意,平静地说道:“走吧,送你回去。”

  秦歌没再逞强,缓缓地点头。

  辰酥译扶着她,放慢步调,与她步伐一致地往校门口的方向走。

  在校门口稍等了片刻,才拦上出租车。

  秦歌没想到的是,辰酥译也跟着上车。不是说送她出来搭车而已嘛?太善变了吧!

  到了家门口,秦歌刚掏出钱包,就被辰酥译止住:“我来付。”

  顿了顿,他又说道,似是解释:“我还要返回学校。”

  秦歌点头,在他的帮助下,下了车。

  辰酥译目送着她进门,然后跟司机付钱。

  司机疑惑:“小伙子,不回学校?”

  辰酥译摇头,算好车钱,便退到一边,让出租车先开出去。

  他抬头望着眼前富丽堂皇的别墅,嘴角嘲讽地勾着。

  不是早就知道有多大的差距了吗?还在期待什么?

  辰酥译落寞地转身。

  ……

  秦歌因为脚伤,请了好几天的假。她一回到学校上课,就被高小佳拽着问东问西,不,是嘘寒问暖。

  “小佳,我跟你说噢——”秦歌忽然神秘兮兮地附在高小佳的耳边,“我那天去找辰酥译了……”

  秦歌一股脑地把那天发生的事都说了。

  高小佳先是一愣,随即啧啧啧地出声:“这么说,他是灰小子啊。”

  “秦小歌,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像我们这种别人眼中什么都不缺的富家小姐,爱情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别看高小佳平时咋咋呼呼的,她心里什么都清楚什么都明白,跟个明镜似的。

  闻言,秦歌陷入沉默。须臾,她握紧双拳,坚定道:“我的感情一定要自己主宰,爱我所爱。”

  高小佳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我支持你。秦小歌,等你好消息!别人都说,女追男隔层纱。你没问题的!”

  “辰酥译休想逃出你的手掌心。”

  高小佳一音定锤,秦歌咧开嘴:“我会的!”

  上课铃声响,她们俩止住了话题,乖乖地拿起数学课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