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那我住你心上就好

007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那我住你心上就好 伊利小布丁 2015 2019-05-22 08:20:12

  看着来电提醒上大大的“辰混蛋”,秦歌吐了口气,才慢慢地按了接通键。

  辰酥译醇厚好听的声音出现在秦歌的耳边:“到了吧,直接上来。保安大叔会给你放行的。”

  秦歌一听,自己的行踪居然被某人知道得一清二楚,一双大眼睛骨碌骨碌地透过车窗朝四周看了看,也没发现到可疑的人啊。

  摇了摇脑袋,秦歌挂掉电话,发动车子,畅通无阻地开进小区。

  保安大叔看车子开进去一小段,连忙拿起座机拨号:“辰先生,车牌号XXX已经进来了。”

  辰酥译礼貌地道谢,然后略显急切地走到电梯门口等人。

  “叮”地一声,电梯门应声而开。秦歌抬眼,就看见辰酥译的笑容,轻轻一愣。

  辰酥译很绅士地用手挡在电梯的门口,护着秦歌走了出来。

  “来,这里。”辰酥译在前面带路。其实这里一层一户,带路什么的真没那个必要。

  出了电梯,向左走没两步,就是家门口。

  辰酥译按了指纹,把门打开,率先走了进去。

  秦歌尾随在后,她踏进来,辰酥译蹲着把一双女士拖鞋放在她的跟前。

  “抬脚。”辰酥译忽然说道。

  秦歌受蛊惑般地乖乖抬起脚,辰酥译握着她的脚踝,轻轻地脱下她的平底鞋……

  踩着拖鞋,秦歌小脸泛红,连带着坐在客厅沙发上,都还有些拘谨。

  辰酥译递给她一杯温开水,顺势坐在她身旁的位置上。

  秦歌瞅着脚上的拖鞋,越想越不对劲。一个大男人的公寓里,居然有女士拖鞋?

  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经常带女生回家呗。

  也是,谈个事情而已,他不就约自己来家里了。

  自认想得明白的秦歌,看着衣着端正的辰酥译,就成了衣冠禽.兽,妥妥大猪蹄子一个!

  辰酥译被秦歌看得有些发麻,这目光怎么就那么不善呢?

  秦歌一本正经道:“辰先生,我人已经来了,就请您说话算话。”

  辰酥译笑了,从容不迫着:“好,那你可听好了。好话不说第二遍。”

  秦歌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首先,不可否认美这个优势。其次,最缺的一点是灵魂。再者,缺了点传统的元素。”

  “每个事物、每个产品,都应该有它不可替代的灵魂。当然,灵魂这种东西虚无缥缈,但恰恰这是给了无限的创造可能。”

  “为什么大牌明星都要去国外看展?一说起知名服装品牌,首先印入大众眼帘的何为总是外来品牌?”

  “其实,我们有很丰厚的底蕴,有很多老祖宗留下宝贵的财富。这是我们得天独厚的优势,为什么不好好运用?”

  辰酥译的话,激起秦歌心湖的千层浪,瞬间醍醐灌顶。

  秦歌猛地一拍自己的大腿,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辰酥译“嘶”地一声,大手覆在她的腿上,轻轻地揉着,不赞成道:“你不嫌疼?”下手那么重,至于吗?

  秦歌反应过来,红着脸推开辰酥译炙热的手,直接起身:“我……我走啦。”

  辰酥译拉住欲离开的秦歌,挑着眉说道,“利用完就走?”

  秦歌:“……”

  什么叫做利用完就走?

  辰酥译拉着她的手腕,往餐厅的方向走:“我还没吃饭,陪我吃饭吧。”

  秦歌一脸的不乐意。

  辰酥译又说道:“我是为了解答你的疑惑才饿着肚子的。”

  秦歌见他还露出委屈的神情来,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说:“行,本小姐就舍命陪君子。”

  饭桌上,秦歌左思右想,自己怎么这么容易就被牵着鼻子走呢?真的是!

  转念一想,她开始讨人情:“对了,我可救了你一命,你要怎么报答我?”

  辰酥译:“以身相许,怎么样?”

  秦歌咬牙:“你想得美!你就算脱光了站在我前面,我眼都不会眨一下的。”

  辰酥译忽然起身,慢条斯理地解开衬衣的第一个扣子。

  眼看着他继续解开第二个扣子,秦歌坐不住了:“你干嘛啊你?”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辰酥译风轻云淡地说着,手上的动作一刻也没停。

  秦歌急了,忙绕过长长的饭桌,跑到他的面前,阻止某人接着耍流.氓。

  辰酥译轻笑,反握住她的小手,一拉一扯就把她圈在自己的怀里。

  辰酥译灼热的目光毫不掩饰地撒在秦歌的脸上,他缓缓低头,双唇的距离只剩下1公分,且愈来愈近……

  秦歌眼底闪过一丝清亮,倏地偏过头,辰酥译的吻蜻蜓点水般地落在她的脸上。

  秦歌浑身一颤,匆忙地挣开他的怀抱,怒吼:“辰酥译,你混蛋!你离我远一点,我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是吗?”辰酥译面色阴郁,嘲讽地启唇,“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秦歌,那你的爱未免太廉价了!是谁信誓旦旦地说过一辈子?是谁?”

  话音刚落,秦歌似是被点着的火药桶,怒红了双眼:“辰酥译,你还有脸跟我提以前?你配吗?因为遇见你,我的青春都喂了狗!”

  说完,秦歌掉头就走。

  谁都可以提以前,谁都行。但就是他不行,他是伤害的源泉,他没有那个资格!

  辰酥译胸腔的怒火倾然熄灭,他拔腿就追了过去。

  在电梯门口,他追上了秦歌,认真道:“我送你。”

  “不用了。”秦歌僵硬道,“本小姐有的是人送,不劳烦您大驾。”

  电梯上来了,秦歌径直走了进去。辰酥译跟着,说什么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

  秦歌木着脸,摆着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

  到了地下车库,辰酥译拉住秦歌的胳膊,不容拒绝道:“我开车送你回去。”

  “不用,我有车。”秦歌愣是扯不开某人的大手。

  辰酥译又说:“那开你的车回去,我再叫车回来。”

  秦歌不松口,辰酥译不放手。

  最后,秦歌败下阵来,任由辰酥译送自己回家。反正来回折腾的是他!

  到了秦歌住的小区,辰酥译下车前突然说道:“明天来‘染曲’一趟,把合同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