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那我住你心上就好

006 到底缺了点什么

那我住你心上就好 伊利小布丁 2000 2019-05-21 09:13:19

  闻声,秦歌抿唇,她知道自己冲动了。

  可是,怎么能不冲动呢?

  辛可儿见秦总一脸的落寞,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回到“闪烁”,秦歌突然给大家伙放了一下午的假。一瞬间,士气高涨。

  待大家伙散了,秦歌自己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静静地沉思着。

  其实辰酥译说得很对,“闪烁”现在确实面临一个瓶颈期。

  也是因为如此,她才迫切地想抓住这次夏季时装秀的机会。

  她也知道,自己难过的不是公司出现问题,而是辰酥译的态度。

  那年,辰酥译曾对她说过:“我是你最忠实的支持者。”

  话犹在耳畔,却物是人非。

  ……

  辰酥译回到“染曲”,吩咐了声谁也不见,就进了办公室。

  他拿着手机,皱了皱眉,又松开,再皱皱眉,又松开……不知几个回合后,他终于点开通讯录,目光灼热地看着小曲儿的电话号码。

  打打删删,辰酥译好不容易编辑好一条短信:想不想知道设计中究竟缺的是什么?

  看到短信发送成功的提醒,辰酥译整颗心不禁提到嗓眼上,好像比第一次出任务还来得更紧张。

  一分钟,两分钟……

  半个小时过去,发送的短信如同石沉大海一样了无音讯。

  不回我?

  辰酥译咬牙。

  似是不甘心,他开启了一番短信轰炸:

  你真不想知道?

  你确定不想知道!

  好,你别后悔!以后求我,我都不会告诉你的!

  你真不想知道?得了,哥大人大量,只要你回一声,哥就告诉你。

  哪怕是个标点符号也行啊!

  ……

  某人精分了一小时,实在忍不住,直接一通电话打了过去。

  毫不意外,没人接。

  辰酥译盯着手机屏幕出神,难道没存我号码?以为是垃圾短信?不对啊,我就没换过手机号码!

  即使在军区不能用手机,即使每每出任务就是命悬一线,即使手机号码不换别人也联系不上他,可他仍旧没有取消手机卡。只要一有机会,他就往里冲话费。

  他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也许只是想保留和外界的那一丁点联系,也许是期待着渴望着有一天能接到心上人的一通电话。

  也许,他有无数个的也许。每个也许里,都有他的曲儿。

  愈想愈愤愤不平,辰酥译再次拨了过去。

  不接,再打。再打,不接。终于,第N次,接通了!

  辰酥译还没来得及兴奋,就听到手机那边传来秦歌的怒吼:“你神经病啊!再打一次试试,立马给你放进黑名单!”

  “嘟嘟嘟”,他又被挂电话了。

  辰酥译:“……”

  放软的神态又染上一层冰霜。

  须臾,辰酥译低低地笑着。差点给忘了,在他面前,秦歌什么时候不张牙舞爪了?

  忽然,敲门声传入耳中。辰酥译拧紧眉头:“进。”

  江晟抱着一沓文件,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进来。

  “我好像有说谁也不见?”辰酥译淡淡启唇,吓得江晟一放好文件就连连后退。

  估摸着安全距离,江晟才敢嬉皮笑脸:“那我是其他人嘛!显然老大口中的谁怎么也不能包括我呀!”

  辰酥译哂了他一眼,真不知道这是哪来的自信?

  江晟嘿嘿一声,接着说道:“老大,我找您真有事。此次秀展,目前有好几家公司跟周副总谈得不错,不知您的意思是?”

  “告诉周司闵,我自有打算。”辰酥译正色,“这个夏天,是‘闪烁的主场’。”

  江晟一时没忍住,作死:“老大,容我提醒一句,您可是罪了嫂子。”

  辰酥译冷眼扫了过去。

  “老大,我什么都没说啊,我出去干活了!”江晟以最光速逃离山雨欲来的现场。

  辰酥译原本心里挺有谱的,现在被江晟那小子一说,忽然没底起来。

  不行,得加把火候。

  他给秦歌又发了条信息:晚上来这里找我。

  附上地址,检查一番语序通顺、态度“诚恳”,才点了发送。

  这边,秦歌烦躁地继续无视掉某人抽疯式的信息。

  她盯着设计图,绞尽脑汁着,到底缺了点什么呢?

  脑里闪过精光,秦歌兴致勃勃地拿起手机,调好光和角度,把设计图拍了下来。

  只见她点开“女人女人”的微信群,把图片一一上传好,然后飞快地打字:救命!江湖救急!

  这个微信群里,都是秦歌的姐妹花儿。个个推心置腹,以诚相待。

  花小北率先冒泡:怎么啦?我来啦!

  秦歌:你们帮我看看,这些设计图究竟缺了什么啊?

  沐之熙:以我儿童作家的眼光看,很美啊!

  花小北:臣妾附议。

  炎夏:以我医生独到的目光看,是太美了!

  简纯:哇——好美啊!小歌,我过几天有个红毯要走,这么漂亮的礼服要借我噢!

  花小北:到时候我们纯纯肯定艳压群芳!

  秦歌:……

  秦歌:行了,我现在十分确定衣服很美的事实。

  本来指望可以借鉴一下各行各业的智慧度过燃眉之急,结果——是想多了。

  纠结来纠结去,秦歌下定决心,看来只能赴约。

  为了“闪烁”,龙潭虎穴也得闯。更何况只是和辰酥译见上一面,不会怎么样的。

  给自己默默地打气,看了眼时间,秦歌拎起包包,准备先回趟家。

  不知为何,一回到家,秦歌就直奔卧室,在衣柜前挑着衣服。

  等她反应过来,已经上好淡妆,穿着一条鹅黄色的肩带修身连衣裙。

  秦歌不禁暗恼,不就是去见辰酥译嘛!干嘛打扮得这么好看?要不换身衣服?

  随即一想,至于吗?本小姐哪天不漂亮了,本小姐这是一如既往地美丽!

  做好心理建设,秦歌就出发了。毕竟有求于人,迟到就很不好看了。

  一路上,秦歌七七八八想了很多,到目的地时,依旧傻眼了。看着眼前的公寓楼,她的心里没来由地紧张。

  辰酥译约的地点不会是他的家吧?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摆在眼前。

  秦歌打起退堂鼓,手机来电铃声毫无预警地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