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喜妻盈盈

第九章 光前裕后

喜妻盈盈 涵叶今心 2016 2019-04-16 06:10:44

  枣红大马仰天长嘶一声,紧急停了下来,蹄子落处,将一个柿子踩了个稀巴烂。

  盈若这才冲向路中间,张开双臂,“冒昧冲撞,事出有因,还望……啊!怎么是你?”

  竟是在大慈寺遇到了两次的那个李光裕!没有安之恒在旁,就他一个人。

  李光裕跳下马来,“原来是大冲小师傅啊!”

  盈若一下子跳到他面前,拉起他的手,“快!带我去追前面那辆乌蓬马车。我姐姐被拐子抢走了!”

  李光裕脸一沉,二话没说就把盈若抱上了马背,然后翻身上马,策马扬长而去。

  盈若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两世加起来,这可是她第一次骑马,而且没有过度缓冲的时间,就以箭的速度冲了出去。

  疾风迎面扑来,似是拼命想要把她吹到天上去。心就不由自主的提到了嗓子眼。

  这也太惊险刺激了!

  “别怕!”搂着她的手臂紧了紧,“不会有事的!”

  低沉的嗓音仿若带着催眠的力量,盈若绷着的小身体就真的放松了下来。

  “谢谢援手!”盈若没话找话,以缓解紧张,“你真是个好人!”

  压抑在嗓子里的低笑响起,“你甚至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就能断定我是好人了?没准儿我和抢走你姐姐的拐子还是一伙的呢!”

  “李家哥哥别吓唬我了!”盈若吁了口气,“光前裕后!能以此为名字的人必然是有大胸襟心怀天下的人!”

  她还笃信,能跟大慈寺的方丈坐在一起的人,应该会有一颗佛心吧!

  现在她对着比这具小身体年纪大的人喊哥哥姐姐,已经渐渐适应了。十岁的褚成若她都喊哥哥了,何况眼前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虽然还会时不时的想起前世,但眼前的现实就是她只有八岁的稚龄,必须得入乡随俗。

  “懂的还不少!”李光裕也是在变声期,但声音却远没有安之恒来的刺耳。

  “那是!”盈若一脸的小自豪,“我爹可是秀才呢!”而前世的爹远不止秀才那么简单。

  身后的人却突然来了一句,“玉兰县的马车大都是乌蓬的,哪一辆是?”

  盈若立马瞪大眼睛往前看,“车厢后面糊了柿子的那辆!那里!在那里!”

  古代的马车没有车牌号,她也是灵机一动才想到留个记号的。毕竟,她有自知之明,自己的小短腿是根本不可能跟马车赛跑的。

  “你糊上的?”声音喷在头顶,带着一股子灼热。

  没有头发的覆盖,头皮就显得异常的敏感了起来。“整日里跟哥哥玩投沙包,准头练的还不错。”抬头看了看太阳的位置,“这是往北的方向?”

  “在县城里掳人,最大的可能应该不会往乡下走。而出了玉兰县,往北走,是唯一通往府城的路。”

  “李家哥哥好厉害啊!”盈若倒不是拍马屁,而是由衷的感叹。

  这人听口音应该不是本地人,却将本地的情形摸得这样熟悉,就知是个心思缜密的。

  “李家哥哥有很多?你夸的哪一个?”

  “啊?”盈若木呆了一下,“那我可以叫你光裕哥哥吗?”

  李光裕不置可否,却突然驱马加快了速度。

  前方城门已经若隐若现。

  盈若很快知晓了他的意图,这是要赶在出城之前将人拦下了。

  玉兰城的四大城门,虽然没有重兵把守,却也是有那么几个守城兵的。

  李光裕双腿一夹马腹,越过那辆马车,然后紧急勒马,横马挡在路中间,将正在飞驰的马车硬生生的逼停了。

  “你们要做什么?”车夫黑着一张脸,没好气的质问。

  盈若自觉是小孩子,这会儿开口也是没有威力的,便仰脸看了看李光裕的下巴。

  “车里什么人?”李光裕开门见山的问,绝对的气势十足。

  “关你们什么事?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车夫冷笑,“再不让开,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盈若便笑道:“光裕哥哥,他这是急于脱身恼羞成怒了吗?凡是好事,无不可摊开在阳光里。只有那肮脏的才会遮遮掩掩。”

  李光裕直接抱着盈若翻身下马,走近马车,喝令道:“打开车门看看!”

  “凭什么?你们可有衙门的搜查令?”

  李光裕冷笑一声,道:“昨夜县衙大牢逃出一凶犯,县衙悬赏,抓到者赏银百两。”

  “对!”盈若忙附和,“抓坏蛋人人有责!”

  “我看谁敢!”车夫目露凶光,手里多了一把匕首。

  穷凶极恶,越发的肯定了盈若的猜测,褚巧若就在马车里。

  “远着点儿!”李光裕将盈若往旁边一推,然后自己走向马车。

  “光裕哥哥小心点儿!”盈若喊完,就见李光裕身子突然腾空,飞起一脚,就将那龇牙咧嘴的车夫踹到了马车下,然后自己稳稳的落地。车夫手中的刀子咣啷一声随之掉落。

  若非场合不对,盈若都要为他这样的身手拍手叫好了。

  李光裕欲上前,盈若忙拉住他,“再等等!”

  李光裕看她一眼。

  盈若眼珠滴溜溜的转,扯开嗓子喊叫,“快来人啊!有坏人啊!坏人杀人啦……”

  “盈若!你怎么在这里?”

  盈若寻声看去,登即面上一喜。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家西边的邻居,名唤梁青云的。他平时干的就是守城门的差使,没想到今日正当值,还恰巧是这北城门。

  “青云大叔!快!他们掳了我姐姐在马车上,赶紧救人。”

  梁青云个子不是很高,头脑却是个机灵的,并没有凭着一腔孤勇就冲上去,而是招呼了另一个守城门的同伴。

  两人手里都执着木棍,配合默契的靠近马车。梁青云用木棍一头猛的将车门捣开,就见一举着匕首的手伸了出来,另一人的木棍就打在了那手臂上。

  梁青云趁机伸手,拽着那只胳膊,将人拖了出来。

  盈若忙上前,往马车里看去。

  褚巧若赫然在内,旁边还坐着一个中年婆子,绷着一张脸。

  令盈若意外的是,褚巧若居然没有被五花大绑,嘴巴也没有堵上。莫不是那婆子手里有刀,正抵在褚巧若的后背上?不然,一个自由身,为何不跑?为何不喊叫求救?

  “姐姐,你别怕!我带了人来救你!”盈若开口道。

  “谁要你假好心!”褚巧若开口就没有好话,“赶紧滚开!”

涵叶今心

求收!求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