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惩罚渣男系统

33、古代商贾篇(八)

惩罚渣男系统 乔木泡泡 5402 2019-03-24 00:55:00

  “邢大夫?”木皓芊背了个药篓试探着走进了老邢头的屋子。

  “来了?”老邢头面无表情地捧着一兜药材走出来,看到木皓芊顿时皱眉,上前嗅了嗅,冷哼一声,将竹兜甩到一旁。

  “你还来干什么?还不赶紧找棺材?”

  “邢大夫?”木皓芊一脸懵逼,发生什么了?

  “别给我装傻,你不是跟王大壮那家伙上山了吗,怎么?是不是觉得自己死得不够快?”老邢头斜睨一眼,微眯的小眼睛闪射出精明的光芒。

  这家伙怎么会知道?

  “这条村里我想知道的事就没有我知道不了的。”仿佛知晓木皓芊心中所想,老邢头一语道破了木皓芊的疑惑。

  “我就是好奇,让大壮带我去看看,我什么都没做,就摘了点草药。”

  “你看!”木皓芊赔笑道,将背上的药篓脱下来递给老邢头。

  老邢头扫视一眼就认出了木皓芊摘的草药用途。

  “怎么?不相信我的医术,想给那断腿的小子额外上药?”

  “没有!没有!”木皓芊连忙否认,“我自己手也伤了呀,这是给我自己用的。”

  “还挺会为自己打算。”老邢头不屑地哼了一声拉起木皓芊的手就给她把脉。

  “这不是怕麻烦到您嘛。”木皓芊尴尬地笑笑。

  老邢头松开手,“现在也没少麻烦。”

  “认识那对药材吗?”老邢头指着刚刚被自己扔到地上的药材。

  木皓芊摇摇头。

  老邢头不由得又多看了他一眼,暗暗无奈叹气,“不认识就是不会处理了,要你何用。”

  “不会我可以学的。”木皓芊连忙道,她好像知道这个口是心非的大夫要干嘛了。

  “我凭什么教你?”老邢头翘起双手,小小的胡子随着老邢头仰头的动作一抖一抖的。

  木皓芊会意一笑,利落跪下,“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木皓芊结结实实地给老邢头磕了三个响头。

  老邢头眼底暗暗含笑,却在木皓芊抬头的那一刻又板起了脸,“这么短命的徒弟我可不敢要。”

  木皓芊狡黠一笑:“那徒儿就拜托师父给徒儿治病了。”

  老邢头从鼻腔闷哼一声,也算默认了。

  中午的时候木皓芊回到屋子,推开门看到的就是在床上坐着的陈浩。

  “我回来了。”

  陈浩寻声侧耳,微微嗯了一声。

  “喵……”一声轻轻的猫叫让陈浩耳朵动了动,引起了陈浩的注意。

  “你带了猫回来?”

  “是啊。”木皓芊笑着走近陈浩,随后快速地塞了团毛茸茸的东西在陈浩怀里,吓得陈浩第一反应就想扔出去,幸好木皓芊及时摁住了他。

  “别怕。”

  陈浩吓得动都不敢动,人类面对未知的东西总是恐惧的,何况他这个什么都看不见的瞎子呢。

  “别怕,是猫,你摸摸?”木皓芊按住陈浩的一只手让他托着猫,然后带领着陈浩另一只手准确无误地抚上猫的背脊。

  “你用心感受一下。”木皓芊温润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安抚沉稳的意图传达到了陈浩的心中,让陈浩整个人都静了下来,将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掌心的温暖。

  暖呼呼的,毛茸茸的。

  怀中的猫咪很乖,一动不动地任陈浩动作,随着陈浩撸毛的动作猫也舒服得耳朵一动一动的,陈浩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猫心脏的跳动在自己的掌心欢呼。

  真的是好乖啊。

  陈浩渐渐上了瘾,不用木皓芊引导也自己熟练上手逗弄着猫,引得小猫亲昵地在陈浩的掌心舔了舔,湿漉漉的触觉让陈浩呆愣愣的,木皓芊看到不由得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陈浩疑惑道,手中却没停下撸猫的动作。

  “没什么。”木皓芊不肯说。

  “你怎么会想到带只猫回来。”木皓芊不说陈浩也没打算追问。

  “怕你闷,带回来让你消遣一下,我要替老邢头做事素日是不可能陪你了,让它替我陪陪你也好。”

  “这只猫是我找村民要的,刚断奶,很适合给你养,起个名字吧。”木皓芊也伸手挠了挠猫的脖颈,小猫享受地眯上了眼,亲昵地拿头蹭了蹭木皓芊的掌心。

  “它……长什么样?”陈浩虽然声音淡淡的,但木皓芊还是感觉到了他因为看不见的不乐。

  木皓芊握住陈浩的手放在猫的身上,陈浩身体一顿,指尖便摸到了一处毛茸茸的地方。

  “这只猫是只花猫,这里是小猫的脑袋,脑袋是是黄黑相见的花纹,黑色淡点黄色深点……”木皓芊每说一个地方就握着他的手移动到小猫的对应位置,明明眼前只有黑暗,可是听着木皓芊的描述陈浩眼前居然真的浮现出了这只猫的样子。

  木皓芊的声音还在继续,可是陈浩已经不能再平静地听下去了,“够了。”

  陈浩缩回手,“就叫小花吧。”

  脸好像有点烫。

  “小花?”孙皓声音听上去似乎隐隐发笑,“它是只公猫。”

  陈浩低头怕被孙皓看出自己不妥,随口答道,“反正名字是你让我起的,我爱叫它什么就什么。”

  木皓芊只好作罢,无奈地拿手指点了点小花的脑袋,“小花,这名字可不是我起的啊,有怨别找我。”

  “我去准备午饭。”

  孙皓离开了,陈浩松了一口气,心里纷乱如麻的,都没心情继续逗猫了,反倒是小花一直往他身上蹭。

  【叮!陈浩信任+3,目前信任度3】

  【叮!陈浩好感+3,目前好感度28】

  午饭的时候,木皓芊一边喂着陈浩一边跟他说着上午拜师老邢头为师的事,还有学到了多少东西,又是如何救助村民,还有一些村民之间的趣事。

  孙皓的声音不大,语速也不快,甚至说得上是慢了,可是陈浩还是听出了在这温润柔和的语调下这个声音主人的雀跃欢呼。

  “为什么你这么开心?”陈浩忍不住问出口了。

  “为什么?”似是没想到陈浩会问这个问题,木皓芊愣了一下,随后有些懊恼,“对哦,我都忘了你失忆不记得了。”

  “没关系,我跟你再说一次。”

  “因为我很喜欢救治伤者时的感觉,很新鲜,是跟我以往的生活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孙皓很开心,陈浩感受到了。

  “而且……”木皓芊顿了顿,“我的第一位病人告诉过我,我的愿望因为他而实现了。”

  话语里尽是数不尽的遗憾与失落,让陈浩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病人是谁?

  “好了,我该走了,不然老邢头该发火了。”

  “小花,好好的啊。”

  不像说话时的温吞,孙皓倒是离开得干脆。

  晚上睡觉的时候,陈浩又梦到了那个破庙,又回到了那个树林,又见到了那个笨蛋。

  梦里过去了一天,梦醒也是一天。

  可是梦里那两人到底是谁呢……

  时间如白驹过隙,大半个月就过去了,陈浩的腿也好得七七八八了,木皓芊的手也好了就是还得继续修养不能拿太重的东西。

  陈浩的腿还未好的时候木皓芊找村里的木匠做了个轮椅,有空就推他跟小花出去晒晒太阳,现在可以下床走走了,就亲自给他做了个拐杖让他好自己练习行走早日恢复。

  “来,往前走两步,对就是这样!你右手边是桌子,伸手摸摸……”自从知道陈浩可以自己行走之后,木皓芊就开始指导着他熟悉这间屋子,为了不让陈浩自己行走的时候磕到碰到,木皓芊一有空就往屋子跑,气得老邢头说他不务正业。

  陈浩往前走了两步,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右手,一碰,果然是桌子。

  “继续望前走点有个门槛,你拿拐杖碰一下就知道位置了。”

  陈浩敛下心神,默默记下木皓芊指引的路线,一次也没有磕到碰伤,成功地踏出了门口。

  “知乐,你感觉到了吗?阳光撒在身上暖暖的感觉……”木皓芊走到陈浩身旁,温和地看着陈浩。

  “嗯。”虽然眼前依旧是漆黑一片,但是听着孙皓的话伸出手,陈浩觉得自己真的抓住了阳光。

  【叮!陈浩信任+10,目前信任度13】

  【叮!陈浩好感+3,目前好感度31】

  虽然陈浩已经能行走,但是两人的相处模式却跟以往没什么改变,依旧是木皓芊单方面包容陈浩,两个人疏远而又紧紧相依。

  木皓芊怕陈浩因为看不见而受伤,因此每日出门前终要叮嘱他不要乱跑,陈浩面上是答应了,实际上陈浩每次都趁木皓芊不再而偷偷熟悉路线,多次练习之后现在已经到达不用拐杖也能走遍摸熟这个屋子,但是再远点腿就会发疼,必须要拄拐杖。

  陈浩想离开木皓芊!

  这个念头从失忆醒来那一刻就一直存在,木皓芊对他越好越包容陈浩就越坚定要离开他,他觉得孙皓一直在隐瞒着一些很重要的事,而这件事对他来说很重要。

  陈浩不想被孙皓控制在这个小村子里,他的直觉告诉他,他该过的生活不应该是这样的。

  所以,他要逃!

  他知道自己失忆又失明,逃离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但是陈浩知道因为自己的腿伤导致自己足不出户,所以村民很少是见过他的。

  陈浩在赌,赌一次机会,赌遇到的村民不认识他并将他送到镇上,只要他能逃到镇上,那么他就赢了!

  他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

  陈浩其实未曾发觉到他内心的一丝恐惧,恐惧在这村子内越呆越久,到底为什么会恐惧?这个问题恐怖只有陈浩自己才知道了……

  不过上天似乎听到了陈浩的祈祷,竟真的给了陈浩一个逃跑的机会。

  “昨日有户人家家中发生了火灾,因为是晚上发生的而且火势略大,虽救助及时没有死亡,但是受伤的村民还是不少。我要给老邢头打下手,今天中午我不会回来了,你记得喂小花。”木皓芊说完匆匆离开了,看来这件事真的很紧急。

  如果是真的话,那就是一个离开的最好时机,现在村民怕是大多都在关注那场火灾,应该不会有什么人注意到自己。

  陈浩收拾了一些东西很快就打包踏出了房门。

  陈浩记得木皓芊说过这里只有一条直直的路通向王大壮他们的住所,所以他只要笔直往前走到下面就可以了。

  陈浩的想法是对的,但是他不知道有一点,就是人闭眼走路的时候是不可能走出一条完整的直线的,而且大多数人会在这种情况下往左偏,而左边的路恰恰是上山的路。

  【宿主,陈浩离开了】密切关注陈浩的系统及时跟木皓芊汇报情况。

  木皓芊淡淡的嗯了一声,手里的动作也没停下,似乎陈浩的离开并不是一件非常值得惊讶的事。

  “浩子。”老邢头从内室出来,还端了一碗药,“老规矩。”

  “谢谢师傅,等我忙完手上的……”

  “忙什么忙!”木皓芊还没说完就被老邢头一声暴呵打断了,“爱吃不吃,要死死远点,别脏了我的地。”

  老邢头将碗重重地砸到桌面,声音虽响里面的汤药却一滴也未洒出,老邢头愤力一拂袖背着手转身离开了。

  “木公子,你还是先把药喝了吧,俺这伤晚些包扎也不打紧的。”看到邢大夫生气,受伤的村民连忙劝阻道,憨厚老实的面孔上满满的都是真诚。

  木皓芊身体不好,每天邢大夫都会给木皓芊熬药调理,这里的人都知道。

  “阿浩,你还是别惹老邢头生气了,身子要紧,包扎的事我来吧。”看到老邢头发火,大壮连忙上来就接手了木皓芊未完成的事。

  “谢谢你们。”木皓芊内心流淌过一阵暖流,笑道。

  大壮看了连忙低下头,耳朵都红了,木皓芊暗暗发笑。

  忙了一天,太阳都还未下山木皓芊就被老邢头赶走了,说是木皓芊碍手碍脚的,虽然嘴上说着这些话,但是木皓芊知道这老头就是怕自己累着想让自己回去休息。

  口是心非。

  木皓芊慢条斯理地往屋子走,还有几十米的时候就听到了小花着急地叫声,再往前走点小花就急忙扑上来,小小的肉垫不断扒拉着木皓芊的衣服。

  “怎么了小花?”木皓芊抱起小花,继续慢悠悠地走着。

  小花叫得更加着急了。

  回到屋子,木皓芊先是假装陈浩不见惊讶了一番,然后先喂了小花,再吃了些东西填肚子,之后才出门。

  小花被她留在屋子了,然后不紧不慢地往山上走去,有系统的导航,她还真的不怕找不到陈浩。

  吃我的,住我的,还要我伺候你,不求你感恩戴德,相处了这么多天养只猫小花都知道自己对它好,现在照顾了陈浩那么久这个薄情寡义的人一心要逃跑,小花看到自己都还会撒娇卖萌,而他?连只猫都比不过,不给点苦头你吃真当我是菩萨。

  太阳渐渐沉下山峰,气温也开始往下降,陈浩愁苦地皱着眉,听着下面起伏不断地野狗声,也是不知该如何了。

  其实白天陈浩上山时就已经发现不对劲了,哪有越是往村子里走而虫鸣声越重的?可是当他想原路返回的时候却发现越走越偏,最后找不到回去的路。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他像无头苍蝇乱闯了大半天后居然遇上了一群野狗,幸亏他及时地爬上了树,然而因为看不见,他爬树的时候擦伤了很多地方,手掌心更是火辣辣地疼,而才好没多久的腿突然要急促地爬树,现在也是隐隐发痛。

  原本他以为那群野狗呆一阵后就会离开,没想到他居然是创进了这群野狗的窝,现在他下不去,野狗也上不来,两方僵持了一个下午。

  好冷啊,陈浩裹紧了自己,第一次觉得看不见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

  从他失明的第一天开始,孙皓就一直陪在他身边,照顾他容忍他,因为腿没好他哪里也去不了只能一直休息,那个时候他除了无聊也没别的什么特别困难的事要经历。

  然而百无聊赖的时候孙皓又送了小花来到自己身边,让自己孤单无聊的日子里多了抹色彩。

  腿好了之后,刚开始孙皓还扶着自己一步一步练习走路,等自己一个人能走之后就默默用语言来为自己引导着前方的路,后来自己熟悉屋子的构造了,孙皓就不说话默默温柔地注视着自己,若是自己磕到或者跌倒他总能第一时间护住自己,闲暇时,两个人还会坐在院子晒晒太阳。

  以前都没发现,原来孙皓一直在自己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自己,而自己却觉得是理所应当所以一直忽视着孙皓的付出,离开了孙皓,现在自己一个瞎子就什么也做不了。

  可是,凭什么!

  他陈浩何时沦落到要靠别人来生活了!

  不甘,不屈的情绪在陈浩胸膛酝酿着无处发泄,时间久了,就发酵成对别人的怨恨。

  【叮!陈浩好感-5,目前好感度26】

  好心当成驴肝肺说的就是陈浩这种人。

  木皓芊听到系统声不屑地冷笑一声,抬头看了看开始昏暗的天,走得更慢了。

  嗯?这是什么?

  陈浩突然觉得鼻尖一凉,一股湿润的感觉便从鼻尖蔓延开来,伸手一摸,水?

  冬风呼啸而过,刮在陈浩脸上,陈浩身子缩成一团,颤抖着抵抗着寒冷的天气,零零散散的冰渣开始砸落在陈浩身上。

  这是……下雪了?

  嘶,好冷啊!

  又一阵风刮过,陈浩捂住饥饿的胃,从包裹里摸索出木皓芊晒的肉干,小口小口地啃着。天冷了,肉干也硬了不少,在没有水的情况下嚼肉干变得格外艰难,陈浩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艰难地咽下最后一口肉干。

  树下那群野狗闻到了肉干的味道,吠叫得更厉害了。

  陈浩将脸埋到了膝盖里,这种无助又绝望的环境真的特别渴望有人来救自己。

  可是,会有谁知道自己在这呢?

  如果不是孙皓也许自己就不会落得如此田地,可是离开是自己的主意根本不关孙皓的事。

  陈浩现在的心情可谓是五味杂陈,对孙皓既是怨恨,另一方面却偏偏无比渴望他能来救自己。

  “知乐……”

  “知乐!”

  谁在喊我?

  声音遥远地从远处转来,回荡在这危机四伏的树林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