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惩罚渣男系统

32、古代商贾篇(七)

惩罚渣男系统 乔木泡泡 5519 2019-03-23 00:55:00

  跟着王大壮来到那个大夫所说的屋子前,木皓芊定定地在门口看了好久,确定这个屋子真的是很久都没人住了。

  因为……

  这屋子看上去摇摇坠坠的,还布满了蛛网,灰尘也是厚厚的一沓。

  “那啥,我叫王大壮,你叫我大壮就好了,我帮你整理一下。”说着王大壮放下陈浩一溜烟就跑了,木皓芊想拦都拦不住。

  木皓芊强行压着自己的洁癖,尝试走进去几步,看到一屋子飘荡着的灰尘,木皓芊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都没了。

  看到身旁的桌子,木皓芊小心翼翼地戳了戳木桌子,又踩了几脚凳子,果不其然,凳子才被踩了几下很快就报废成一堆木头了,木皓芊连忙捂住口鼻挥散因为凳子砸在地面杨起的灰尘跑了出来。

  “诶?你怎么进去了?这些粗重的活我来干就好!”王大壮远远地看到木皓芊从屋子里出来,连忙蹬蹬几下就跑到了木皓芊面前,放下了担子。

  木皓芊一看,担子的一头是一桶水,另一头是一些工具跟些材料什么的。

  “这屋子年久失修,要收拾一下才能住的,你娇滴滴的就别动了。”王大壮雄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娇滴滴?他不会以为我是女的吧?

  不过孙皓长这么好看也是会被误会的,何况这傻头傻脑的家伙。

  “我不娇滴滴,我是男的。”木皓芊不打算把人家好好的一个小伙给耽搁了,还是解释清楚的好。

  “没事,我来就好……”挣扎撸袖子的王大壮话说到一半突然瞪大眼睛,卡壳一样缓慢地转过头看着木皓芊,木皓芊微微一笑大大方方让他看。

  王大壮嘴都张大了,一脸不敢置信,只能机械道:“男,男的?”

  “对啊。”木皓芊假装什么也不知道,上前捡起刚刚因为王大壮吃惊过度掉在地上的抹布,湿了水打算就进去收拾。

  看到木皓芊的动作,王大壮才回过神,连忙拦住木皓芊,愣愣道:“老邢头说你身体不好,不能让你干活。”

  “老邢头?”

  “就是刚刚在下面让我送你们过来的人,他是我们村的大夫,大家都这么叫他。”王大壮估计被吓得不轻,现在都还有些傻头傻脑的。

  原来那个大夫姓邢啊。

  “你刚刚下去拿东西的时候看到他了?”木皓芊在套些话。

  “嗯,我家住老邢头旁边,刚刚他跟我说的。”

  那个老头果然是刀子嘴豆腐心。

  “所以,你别动了,我来干活吧。”王大壮咽了咽口水,心有余辜地离木皓芊远了些,老老实实干起活来,木皓芊也懒得动,有免费劳动力干嘛不要。

  王大壮干活是真的很利索,才大半天就已经收拾好了,还把什么桌桌脚脚都重新钉了一遍,就连破败的屋顶都修补好了,回头他又抱了几张被子拿了点菜过来,说是给他们。

  大壮这个人是真的很实诚了,木皓芊郑重地跟他道谢,没想到他倒是又红着脸噔噔噔地跑开了。

  “有事你可以来找我。”临走前还不忘叮嘱自己。

  真是可爱。

  木皓芊安置好陈浩后就去厨房烧水了,老邢头指的这间屋子有点傍山,再往后走点就是上山了,因为山上偶尔会跑点野兽下来,因此这屋子还有一道较为结实的篱墙,这屋子的安全是有了,有空还要上山去弄点东西回来回报一下大壮……

  扑通!

  木皓芊正想着事出神,突然屋内传来一声物体摔到的声音,木皓芊连忙到屋内查看,发现陈浩一头冷汗捂着自己的伤腿,惊慌又无措眼睛无神地望着空气。

  木皓芊连忙上前打算扶起陈浩,“知乐你没事吧?”

  谁知陈浩一把甩开她,侧着头一脸警惕,“你是谁?”

  失忆了也依旧是这么不讨人喜欢。

  木皓芊假装吃惊道:“知乐你怎么了?我是孙皓啊。”

  “孙皓?”陈浩搜索了一下记忆,发现一无所获,更加防备木皓芊了。

  “我不认识你。”

  “你……失忆了?”木皓芊的声音听上去十分担忧,上前想靠近陈浩却被陈浩一声呵退,“别过来!”

  “好好好,你别激动!我只是想扶你上床休息,你腿断了不能乱动。”

  木皓芊尽量放缓了声音,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无害些,“你冷静点,让我先扶你上床,然后解释给你听好吗?”

  陈浩一言不发,似乎在思考木皓芊的话的可靠性,而木皓芊也不动就这样等着陈浩的回复。

  最终,陈浩还是松口了,“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不喜欢你,但是好像我失忆前认识你,所以我不反感你靠近我,我允许你来扶我。”

  “不过,在这之前能先点灯吗?”

  不喜欢我有本事你别靠我啊,还允许,允你个头!木皓芊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反正他也看不见,忍住,不能生气!

  “点灯?”木皓芊望向窗外的大白天,踌躇道,“知乐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陈浩瞪大了眼,颤抖着不敢置信地抚上了自己的眉眼。

  “你看不见了?”虽然木皓芊说的是疑问句,但是两个人心中都知道这是肯定句。

  “不管怎么说,我先扶你起来吧。”

  木皓芊轻轻走近陈浩,当手碰到陈浩身体时木皓芊感觉得出陈浩整个身体都紧绷起来,刚刚还呆愣住的脸一下子就面无表情,处于一种极度紧张与防备的状态。

  木皓芊伤了左手,只能用右边身子将陈浩撑起来,让陈浩蹭着回到了床上,真是折腾人,将陈浩的腿小心翼翼放上床后,果不其然胸口又传来了胸闷的感觉。

  听到了木皓芊的喘气声,陈浩皱眉道:“你身体也太差了。”

  为什么木皓芊不知道陈浩这个家伙失忆后那么毒舌。

  “我身体底子虚。”木皓芊喘着气道。

  “多补补。”陈浩一脸理所当然,但是说出来的话一点建设性也没有。

  木皓芊不打算理他,但是陈浩偏偏要继续挑战木皓芊的底线,“来吧,说说我失忆前是什么人。”

  这带着一点点发号施令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我又不是你的下人!

  气极的木皓芊喘得更厉害了。

  【宿主!冷静,冷静!】系统也怕孙皓嗝屁了。

  “我突然想起厨房还烧着水,我去看一下先,你稍等。”说罢木皓芊步伐踉跄地离开了,再不走木皓芊怕自己死在那。

  听着木皓芊离开的脚步声,确信木皓芊真的走远后陈浩刚刚还云淡风轻的大爷样一下子就眉头紧缩。

  其实刚刚陈浩真的是在挑战着木皓芊的底线,看看木皓芊能容忍到自己哪一步,因为之前听到木皓芊的声音时自己身体给自己的第一反应是戒备,可是戒备后面却隐藏着一抹亲近与杀意。

  非常的矛盾,矛盾到陈浩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可是身体的反应不会欺骗自己,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代表这个人不简单,或者说对自己来说不简单。

  调节好自己的心情后木皓芊重新回到了屋内。

  “喝点水。”木皓芊拉起陈浩的一只手,陈浩第一反应是缩退但是又硬生生止住了,任由木皓芊将自己的手放到一个温暖的圆滑物体旁。

  “拿好了。”陈浩看不到木皓芊的脸,但是听着木皓芊的声音可以感觉得出现在的木皓芊非常温柔体贴。

  木皓芊拉过一旁的凳子坐下,温和的嗓音细水流长般缓缓道。

  “你姓陈名浩,字知乐,我姓孙名皓,字伯安。”

  同名?陈浩暗暗吃惊。

  “我们是同一个镇上的人,六天前我们出游结果在回来的路上遇上盗匪,坐在马车上的我们不幸坠崖,你的腿就是那时受伤的,今早我们约好打算一起寻找村庄但是你不小心滚下斜坡,头撞上了石头失忆了。”

  “就是这样?”陈浩皱眉。

  “是。”木皓芊淡淡道。

  “孙……皓?那个……”陈浩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不过被木皓芊打断了,“叫我伯安吧,以前你都是这样叫我的。”

  “伯安?”陈浩呢喃道,发觉自己说得很顺口,看来确实是叫过这个名字,只不过……

  “知乐好好休息,我先去准备一下晚餐。”木皓芊似乎不是很想讨论这个话题,似乎捣弄了些铁器,“给你点了些安神的草药,你没失忆前有些失眠。”

  陈浩看不见木皓芊的表情但是看不见之后其它感官敏感了很多,他似乎感受到了木皓芊有些不对劲。

  刚刚木皓芊说的那些东西陈浩感觉木皓芊没说谎,但是肯定隐瞒了不少东西。

  不过现在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只有孙皓一个人,不能操之过急,慢慢再套出点东西吧。

  木皓芊离开了,空气中渐渐传来一些好闻的味道,原本毫无睡意的陈浩闻过之后居然真的开始昏昏沉沉起来,最后陷入了梦境中。

  “知乐,知乐?”

  谁在叫我?

  陈浩一下从梦境中脱离出来,睁开眼发现眼前一片漆黑,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自己好像看不见了。

  “我让邢大夫来给你看看了。”木皓芊扶着陈浩坐起,陈浩也毫不客气地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到木皓芊身上,木皓芊神色淡淡没说什么,倒是邢大夫频频看了木皓芊好几眼。

  陈浩看不到,就只能感觉到手上有股炽热的触觉。

  很快,邢大夫就放开了陈浩的手,“脑中有淤血,开副药给你,一天三贴五碗水熬成一碗,喝一个多月差不多就能看见了,记忆的话我就无能为力了。”

  邢大夫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木皓芊,“记得医药费,明天就来报道。”

  木皓芊只好再三保证明天一定按时到。

  “知乐,先吃饭吧,吃完饭我替你熬药。”木皓芊拿出饭菜,回头就看到陈浩一言不发地坐在床上,眼睛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

  “知乐?你在想什么?”

  木皓芊手碰上陈浩的肩膀,陈浩警惕一缩才回过神来,淡淡道,“没什么,之前做了个梦。”

  “那一定是个好梦,让知乐到现在还念念不忘。”木皓芊随口答了一句,而陈浩不置可否。

  木皓芊拉起陈浩的手让他摸到碗,并塞了双筷子在他手里,“没什么能吃的,只有一些菜,先吃着吧。”

  可是陈浩也只是随意扒拉了几口就放心了。

  木皓芊关心道:“饭菜不合胃口?”

  “我看不到吃不了菜。”言下之意就是让木皓芊喂。

  看不到就不会吃饭了吗?就一个大碗,饭菜都在里面了,吃完它很难吗?这家伙故意的吧?

  木皓芊深吸一口气,温和开口道:“我帮你。”

  随后拿了个勺子,一口一口仔细地喂着陈浩,陈浩吃完后还给他擦了嘴。

  陈浩伤的是腿又不是手,怎么就那么得瑟!

  我伤的是手,我自己吃饭都只能拿勺子吃,又煮又喂

  的,又不是来给他当保姆的。

  木皓芊一边熬药一边吐槽陈浩,系统默默闭嘴不说话。

  吐槽是这么吐槽,结果吃药的时候陈浩怕苦死活不肯吃,木皓芊哄了好久才让让他喝下去。

  心好累,不想说话。

  “你干嘛!”陈浩感觉木皓芊躺在了自己身边,身体都绷直了,连忙警惕问道。

  “睡觉。”

  “睡觉你为什么要睡我旁边。”

  “因为这里只有一张床。”

  “我不习惯跟别人睡,你睡地上。”

  “地上凉,我身体不好不能着凉,生病了之后就没人能照顾你了。”

  陈浩默然,刚刚那句话木皓芊说得满含担忧,似乎真的是怕自己病倒了无法照顾自己。

  不过现在自己又是失忆又是失明还有腿伤,孙皓倒下了自己怎么照顾自己还真的是个问题。

  “那好吧。”陈浩努力让自己表现比较勉强,“要是你病了也挺麻烦的,勉强答应你吧。”

  “谢谢。”木皓芊虚弱笑笑,然后就沉沉地睡过去了。

  听着木皓芊细微的呼吸声,陈浩有些诧异木皓芊入睡之快。

  白天睡得多了倒晚上反而睡不着了,木皓芊与陈浩是分别盖一张被子,陈浩睁着眼觉得无聊,又回想了一下过去的事,一无所获后就无奈地放弃了。

  不大的一张床上挤着两个人,木皓芊睡得不安稳,一直在翻身,再一次翻身后头凑到了陈浩的脖颈间,浅浅的呼吸喷洒在陈浩敏感的触觉上。

  陈浩抖了一抖,甩了甩头企图让自己忽略掉刚刚一闪而过的酥麻感,伸手打算推开孙皓一些,却没想到手碰到孙皓那一刻弹了回来。

  好冷!

  陈浩只是触碰到了木皓芊的肩膀,只觉得温度冷得不像人,突然想到什么伸手摸了摸孙皓身上的被子又摸了摸自己的。

  原来……他把厚被子给了自己,已经入冬了,夜晚的温度较低,盖薄被子难过会冷得睡得不安稳。

  孙皓为什么要对自己那么好?

  同情?还是可怜?又或者是别的内情。

  陈浩不相信世上会有无缘无故的好,一定是因为孙皓曾经对自己做过什么。

  不是每个人都像那个笨蛋一样的。

  不知道为何,陈浩突然想起了梦中看到的那个小孩,那个小孩笑起来让人觉得特别温暖,给人的感觉就像......

  就像孙皓一样。

  猛的,陈浩的心突突的直跳,陈浩连忙按住了自己的心,深呼吸好久才平复下来。

  自己一定是魔怔了。陈浩觉得。

  今天下午在木皓芊点了自制的梦魂引后陈浩又梦到了最开始跟小孙皓相遇那天,梦中陈浩看到了两个小孩,一个是脏兮兮的乞丐,一个是富贵人家的孩子,他看到了那个乞5用鹅卵石骗取小孩手中的吃食,不知为何,陈浩觉得自己对那个小乞丐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那个乞丐是谁?

  一夜无眠。

  天蒙蒙亮的时候木皓芊睁眼了,陈浩连忙闭眼调节自己的呼吸让自己看上去像睡着一样,奇怪,为什么自己做这件事做得那么熟悉?

  还不等陈浩细想,木皓芊突然靠近他让他不得不打断了自己的思路将注意力放在了木皓芊身上。

  他想干嘛?

  谁知木皓芊只是给陈浩再盖上自己的那张被子,将陈浩严严实实地裹起来之后就离开了。

  陈浩听到,木皓芊走路的声音格外轻巧。

  当天大亮王大壮来到木皓芊这时,刚好看到木皓芊给陈浩喂粥。

  “那,那什么,阿木,可以走了吗?”大壮一个壮汉苦恼地挠挠头,看起来格外憨厚。

  “可以了。“木皓芊笑道。

  “我中午前就回来,你别乱动,等我?“木皓芊给陈浩仔细叮嘱了些东西。

  陈浩点点头,也没问木皓芊出去干什么。

  木皓芊离开了,清冷的早晨中风轻轻吹过,带走了最后一丝人气,空空荡荡的屋子仿佛没有人存在过。

  陈浩仰面躺下,默默地承受着这份孤寂。似乎,自己很习惯一个人?

  老邢头给木皓芊指的屋子附近没有其它住户,可能是比较挨山了,没什么人愿意住在那了,不算老邢头的药庐,大壮家离木皓芊也算是比较近的了。

  “阿,阿木,你这样跑出来不太好吧?要是老邢头知道你这样胡来,会被老邢头骂的。”木皓芊对外称自己叫木浩,因为很喜欢大壮这个实心眼纯朴的孩子就让他叫自己阿木了,不过这孩子害羞,喊得不是很习惯。

  “没事,我自己有分寸。“木皓芊笑笑,大壮被迷得只能木木地红着脸低头走路,劝阻什么的都忘了。

  昨天木皓芊询问大壮能不能带自己上山看看如何打猎,因为大壮是村里面的打猎好手,很多人家都是从大壮家买的野味。

  虽然大壮木讷不会说话,但是他到底是担心木皓芊的身体,也不知道邢大夫跟他说过什么,再深入一点的地方大壮就不愿意带自己前往了。

  “你看好了。”就在山外浅浅的一圈,大壮看准了一只野兔,一改平时的呆愣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屏气凝神一动不动像只擅于隐藏自己的猎豹,一击必中,野兔很快就在大壮手中断气了。

  真是个完美的猎人,木皓芊感慨。

  要不是身体弱,她也想学一下这种身法。

  突然,木皓芊感觉从灵魂深处沸腾起一股强烈的认同感与兴奋感,而自己的心脏也在扑腾扑腾的激烈跳动。

  这是?孙皓残余的灵魂感触吗?

  他也认同自己的话?

  也对,如果不是因为家族,孙皓就可以去享受自己的人生,也许他就不用活得这么累了,孙皓最向往的,就是与他平淡温和样貌下完全相反的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