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惩罚渣男系统

31、古代商贾篇(六)

惩罚渣男系统 乔木泡泡 5422 2019-03-22 00:55:00

  “你一直在这里以后是不会有成就的,你愿不愿意跟我回家?”十二岁小孙皓再一次给小乞丐送东西后,问出了这个问题。

  小乞丐抬头,嘴角还挂着些糕点的残渣,定定望了小孙皓好久,最后郑重点头道:“好。”

  小孙皓开心地笑起来,唇红齿白的模样让人看了都对这个孩子生不起恶念,“明天我爹回家,到时我跟他提,你可要等我啊!”

  “好,我等你。”小乞丐也很开心,能跟小笨蛋在一起,怎样他都无所谓。

  “那,你以后可就是我的家人了,我的家人都叫我皓儿,你也这样叫我吧。”阳光下的小公子明晃晃的笑容绽放得格外灿烂。

  “嗯。皓儿……”

  “诶。”

  “皓儿。”

  “嗯。”

  小乞丐喜不胜收地喊了小笨蛋一遍又一遍,而小孙皓也很耐心地应了一遍又一遍。

  第二天,小乞丐特意将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早早地等在约好的地点,想着以后跟小笨蛋的生活,乐得不禁笑出来。

  时间就在小乞丐的幻想中快速消逝,等到正午的太阳照射到小乞丐身上,小乞丐才热得从幻想中出来,这才惊觉时间早已过去很久了。

  顶着烈日,小乞丐在那个地方等了又等,等到太阳已经开始西沉,日月已经交替,月上中天后,小乞丐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个位置,一日未进食未饮水,小乞丐的嘴唇已经干裂,但是小乞丐不断告诉自己,不能走,不能走!万一走了小笨蛋找来看不到自己怎么办?

  轰隆!

  大半夜,一道惊雷划破夜空,炸亮了半边天,半倾,倾盆大雨毫不留情地打在了小乞丐身上,雨水贴着小乞丐的脸庞划过干裂的嘴唇再滑落在地。

  一滴泪,无声地混杂在雨水中划过脸庞,最终砸落在地破碎成梦。哐当,似是承受不住这泼盆大雨的打势,小乞丐无力地跪落在地,低垂着头颅,一身新衣服彻底被这雨水给毁成皱巴巴的一团贴在小乞丐身上,双拳,紧紧握起……

  夜,是寂静的黑。

  半夜的大雨来得突然却离开得悄无声息,当初生的太阳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小乞丐身上时,雨水早已停息,树尖上的水珠时不时嘀嗒落下,青葱的树叶每一次的抖动都显示着生命的活力,可树下跪着的人维持着一个姿势已经一整晚,似是已化成雕塑。

  半晌,那跪着的人的手指头轻微动了一下,随后整个人倒落在地,黝黑的瞳孔直直地望着前方,黑黝黝的空洞得可怕,不知道眼眸的主人在想什么。

  可能,那个笨蛋又一次生病了来不及告诉我呢?

  小乞丐这样安慰着自己,从湿漉漉的泥地中爬起,却因为麻痹的双腿再一次跌落在地,昨日干净爽朗的孩子已经彻底成为泥人一个。

  小乞丐艰难地爬起来,换了衣服打算找点东西吃,吃饱又力气了继续等那小笨蛋,小笨蛋每次带的吃的都很多所以他把吃的都藏在了一个地方。只不过当他来到的时候,一群乞丐占据了那个地方,地上被翻得一团乱,食物残渣还掉落了一地。

  怎么会这样!小乞丐万分错愕。

  “快看!是那个小贱种!”乞丐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一个穿着算得上是最好的乞丐推开众人,从里面慢悠悠地走出。

  他是这里的乞丐头领。

  乞丐头领将手搭在小乞丐头上,狠狠搓了两把,语气温柔道:“狗蛋,说,这些东西哪来的?”

  如果忽略掉乞丐头领眼中的不屑与狠毒的话,估计很多人都会以为这个乞丐头领对小乞丐很好。

  小乞丐眼中溢出满满的厌恶,企图挣脱掉束缚,可惜乞丐头领的劲太大,挣脱无果。

  看着小乞丐宛如蝼蚁般的挣扎,乞丐头领扯出一抹玩味的笑意,起了一丝玩弄的兴致。

  “狗蛋,老老实实告诉我,这些东西是从哪来的,我就放过你。”

  “好,不,好?”粗糙干裂的大掌威胁性地在小乞丐的脸上拍了两下。

  小乞丐怨毒地对上乞丐头领的视线,一字一句吐字清晰道:“我,不,知,道!”

  乞丐头领的笑容一下子就冷了下去,直起身,俯视着小乞丐,用带着嗜血的冰冷语气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不说?”

  可是小乞丐依旧是那个回答,“我不知道!”

  乞丐头领沉默了,他静静注视着小乞丐的眼睛,怨恨,愤怒,不满,不甘。

  此子,不能留!

  乞丐头领眼中毫不掩饰地表示出对小乞丐的狠毒,“给我打,别打死了,打残说一声。”

  手一挥,后面的乞丐蜂拥而上,小乞丐惊慌无比转身就要逃,乞丐头领就静静地看着小乞丐逃不了几步就把被拽回来被那些嫉妒的乞丐发泄群殴。

  凭什么,同样都是乞丐,这小子能得贵人的青睐,而自己不但要看头的脸色还吃不饱穿不暖,现在还敢违抗头,打死这小子。

  可惜了,乞丐头领感叹道,原本还想留着他问出金主的下落的,不然的话飞黄腾达的就是自己也说不定啊。

  嘴硬的家伙。

  小小的一个孩子,抱着头蜷缩着身体被迫承受着这非人的痛打,不知道打了多久,乞丐头领喊了停,上前走了几步蹲到小乞丐身边,耐着性子最后问一句:“东西哪来的?”

  回答乞丐头领的只有那身躯断断续续的起伏以及粗重的喘气声。

  乞丐头领无趣地起身,淡淡道:“打死。”

  说罢离开了那个地方,反正这个小子藏的东西大多数都落到了自己口袋里,那帮手下的怒火就由狗蛋承受吧,谁让你运气不好呢。

  小乞丐又被迫承受起第二轮的毒打。

  不过这次没有乞丐头领监看,外围的那些乞丐承大部分人不注意又偷偷溜回去翻找剩下的吃食,居然还真给他们找到了一些。其他乞丐见状也红着眼去翻找,就这样,很快所有的乞丐都无暇顾及那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小乞丐,在他们看来,吃饱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地方被乞丐们翻到再也翻不出任何东西后,才陆陆续续骂骂咧咧地离开了,自始自终地上的小乞丐都没有再动过一下,乞丐们也不关心,大概死了吧。

  “别打我!”惊醒后的陈浩一脸冷汗地急忙坐起,剧烈的动作扯动了腿伤,疼得陈浩呲牙咧嘴,这才让陈浩从梦境中回到了现实。

  环顾了一圈,这两天的记忆陆陆续续回涌,陈浩抹了把冷汗,松了口气道:“原来是梦啊……”

  可是,这梦也太真实了,真实到仿佛真的发生过。

  真的发生过吗?怎么自己没印象?

  “知乐?”木皓芊揉揉眼,睡眼朦胧地起身,被陈浩一声惊吼吵醒的木皓芊疑惑地看向陈浩。

  “没什么,做了个噩梦。”陈浩低下头,几缕纷乱的头发垂落遮掩住了陈浩的神色,加上外面天色尚暗,太阳还未完全升起,昏暗的光线让木皓芊看不清陈浩的想法。

  木皓芊又睡回去了,只是此时的陈浩再无睡意。

  陈浩望着早已燃尽的火堆,脑海中依旧不断闪现着之前梦中发生的一切,小笨蛋,你为什么没来?为什么……

  双拳无声地握紧,一丝脆弱的受伤居然在陈浩的眼中出现,更多的,是对后续事件的期待,到底在期待着什么,陈浩不知道,他只想看到小笨蛋,他想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可惜,事与愿违,接下来几天里陈浩再也没有做过那个梦。

  【叮!支线任务完成!】

  【任务奖励:积分500,B级药丸×1,灵魂点×1,已发放!】

  在木皓芊求神拜佛下终于平安度过了这五天,陈浩脸上的布早已被木皓芊拆了下来,木皓芊在五天期间重新做了个好点的拐杖给陈浩,而陈浩居然难得的涨了2点好感,让木皓芊诧异了好久。

  不过也是因为这几天陈浩一直心神不宁,眉头总有一股化不开的愁闷,木皓芊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不就是那个梦嘛,没想到梦里面小孙皓对陈浩的影响这么大,不过就是不让你知道后面的发展,急死你!

  “知乐,你的腿也好了一点了,要不我们尝试一下寻找出路?”五天一过,木皓芊迫不及待就要离开这里了。

  “好。”陈浩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又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你倒是觉得没什么,这几天野人般的生活木皓芊是一刻也过不下去了,就算木皓芊想过,孙皓的身体也不允许,环境太差,导致孙皓的病情加剧,现在木皓芊越来越嗜睡了,再不好好修养,十瓶氧气瓶也不够用的。

  于是木皓芊整理好东西搀着陈浩走出了他们生活了五天的山洞,有系统指引,木皓芊知道前面一公里路有个小村子,那里,是木皓芊的下一步计划。

  不过还没到达目的地前木皓芊觉得自己怕是要死在路上了,这陈浩怎么这么重,你不是有拐杖吗,干嘛还要把重力压在我身上?孙皓走路都还是需要人扶的,现在你还想我扶你,没腿软让你摔出去都不错了!

  诶,慢着!摔出去?

  好主意!

  两人行到一个斜坡处,木皓芊颤巍巍地扶着陈浩,陈浩也颤巍巍地拄着拐杖,两个正当壮年的人走得如同老翁般,真是一点也不容易。

  “系统,我要将那颗B级药丸换成失忆丸。”木皓芊早在系统那了解到这颗未署名的药丸可以兑换任意一颗同级别的药丸,“同时再买一颗B级失明丸。”

  【叮!B级失忆丸(包含解药)兑换成功!】

  【叮!B级失明丸(包含解药)购买成功,扣除积分100!】

  要不是系统商城内规定B级以上包括B级的药丸购买才会附送解药,木皓芊宁愿买才30积分的C级药丸。

  让系统计算好角度,走到某个地点,木皓芊假装力气不支腿一软,陈浩失去支撑眼看就要摔落在地,却偏偏被陈浩一拐杖杵地就稳住了身形。

  木皓芊坐在地面目瞪口呆地看着陈浩的骚操作,你一个残疾人士走得那么溜为什么还要我搀扶?耍我呢?

  “孙大公子小心些。”陈浩转过身,脸色淡淡道。

  哎呀,不行了,被陈浩气得气短胸闷。

  这破身体!木皓芊按着胸口没好气地吐槽道。

  “孙大公子可还能行走?我瞧见前面有炊烟,怕是有人家。”

  “能。”木皓芊白着一张脸,扶着身旁的树木,艰难地起身,却在即将完全站起来的时候看似又腿软身子往前一倒,眼看就要将陈浩推倒时,陈浩轻轻一侧身……

  躲过去了!

  然后,木皓芊滚下去了……

  完美按照系统计算的轨道如愿撞上了前方的石头。

  陈浩!我跟你没完!

  幸好木皓芊脑子转得快,用手挡住了头,只不过现在木皓芊的手上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不会是骨折了吧?

  不就是想让陈浩有个借口能撞到头好让自己的两颗药派上用场吗?就这么难!

  人倒霉起来喝口凉水都塞牙。

  以前木皓芊不懂这句话,现在她懂了。

  因为……木皓芊连手都伤了都没能将陈浩推下坡,而陈浩居然因为自己被石头绊了一下而自己滚了下来,木皓芊默默给陈浩腾了位置,然后陈浩完美地按照系统计算的轨道撞到头晕了过去。

  看着一头血的陈浩,木皓芊趁热打铁将两颗药丸塞进了他的嘴里。

  然后,问题来了。

  请问一个虚弱手无缚鸡之力的手残如何将一个昏迷牛高马大的腿残带到几百米外中间隔着一片浓密的树林的村庄去?

  木皓芊陷入了沉思。

  【嘻嘻,让你作死】

  系统空间中木皓芊抬头面无表情地看了系统一眼,系统觉得自己的代码都紊乱了一下,吓得如鹌鹑般不敢出声了。

  “附近有人吗?”

  【前方200米有人】

  那就好。

  于是木皓芊毫无心里负担地,一点也不走心地大喊了一声:“救命啊!”

  前方刚好有个樵夫出来砍柴,听到呼救上前跟木皓芊了解情况之后将陈浩背回了村子,随后叫来了这个村里唯一的大夫,一个留着花白小山羊胡子的老人,看到一脸血被抬进来的陈浩后又扫了一眼靠在门上大口呼吸的木皓芊。

  “大夫,求你,求你救救他。”木皓芊气都还没顺下来,急急忙忙地就让大夫赶紧救命。

  只不过大夫没理躺在上面的陈浩,反倒是扣起木皓芊的手,木皓芊诧异地望了这个大夫一眼,试图挣脱了一下,只不过这个大夫看起来年过古稀,手劲却是出奇的大,牢牢地扣住木皓芊的手,木皓芊尝试过一次后就不挣扎了。

  因为她感觉得出这个大夫没有恶意,只是给她把脉而已。

  “大夫,我没有事,你先给知乐看看吧。”木皓芊虚弱地开口,那个樵夫的体力和脚力还真是好啊,几百米加快步伐走下来都不带喘的,难为自己了啊。

  “闭嘴!死不了。”没想到带起来挺和蔼可亲的一个老人一开口就是这么呛。

  大夫一边给木皓芊把脉一边挑眉,随后又奇怪地看了木皓芊一眼,把了一会才放开木皓芊的手。

  “早点准备棺材吧。”说罢,大夫才开始给陈浩把脉。

  “知乐吗?他没事吧?怎么会……”木皓芊一听,整个人都急了。

  “我说的是你!”大夫不耐烦地打断木皓芊的话。

  “我?”虽然木皓芊面上是很疑惑,但是其实她也明白孙皓本来就是大病初愈,不但没有好好休养反倒折腾这么久,确实也撑不了多久了。

  “不然你还以为是这个家伙?”大夫冷哼一声。

  这个大夫好有个性啊,木皓芊嘴角微抽。

  “可是知乐的头……”

  “不就是轻轻撞了一下吗?死不了!也就是脑中有个淤血,可能会失明会失忆什么的,不是什么要紧事。”大夫随便摆了几下手,一脸毫不在乎的样子仿佛真的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咦?这腿上的药,你上的?”大夫拆开陈浩腿上的布条,捏起了一些草药,闻了闻。

  “啊?啊!是。”木皓芊都快被这古怪的老头搞懵了。

  “会医?”

  “一点点。”

  “我这狗窝后边有个空置的屋子,很多年没人住了,你们都伤得不轻,想要离开这里起码得把伤养好了,尤其是你,如果这小子腿不好你也别指望离开了。”大夫自顾自地捣弄起药来。

  “我……”木皓芊刚想开口又被大夫打断了,“我这地方缺个打下手的,你平时有空就过来帮我干点活,就当医药费了。”

  我都没说话你就什么都安排好了,木皓芊无语。

  “好……”

  “过来!”大夫毫不客气道。

  木皓芊犹犹豫豫地上前,不过这次大夫倒没说什么了,拿起了两块木板,以一种让木皓芊都诧异的速度快速给木皓芊固定好伤手,敷好药包扎好就直接赶人。

  “赶紧走!”

  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但是头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的陈浩,木皓芊认命地用仅剩的一只手扛起陈浩就走,当然了,木皓芊也扛不起来,所以几乎是拖着陈浩走的。

  “磨磨蹭蹭的,麻烦死了!”大夫嫌弃地皱眉,唤了声,“王二家的,带他们下去。”

  然后木皓芊就听到有个浑厚的男声应了一声,紧接着一个壮实的小伙风风火火地跑进来,却在看到木皓芊那一刻这个皮肤黝黑的小伙子唰的一下就脸红了,别扭地转过身不敢看她。

  “干嘛呢?”大夫不满地瞪了这小伙一眼,“赶紧走,我这小地方被你们一待都挤得我没位置了。”

  “哦哦哦!”小伙儿这才反应过来,扛起陈浩低着头就赶紧走了,不敢再看木皓芊一眼。

  大夫冷哼一声,木皓芊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跟上那小伙的步伐。

  “王大壮,你给我轻点慢点,我家地板都给你踩坏了。”老人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内堂传来。

  看到前面那一脸像做错事一样心虚地慢下步子的小伙子,医庐外的木皓芊听到好笑地摇摇头。

  分明就是因为自己的身子不能走快才让这个小伙子走慢点,真是一个嘴硬心软的可爱老头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