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惩罚渣男系统

30、古代商贾篇(五)

惩罚渣男系统 乔木泡泡 6682 2019-03-21 00:55:00

  商会的事最终还是确立下来了,而木皓芊也被推选为商会的会长,陈浩也的确在木皓芊的刻意打压下在商会成立后才加入的。忙完了一堆事,木皓芊这才将陈浩约了出来。

  郊外湖心亭,木皓芊双手将杯茶奉上给陈浩,“知乐怪我吗?”

  “我明白的。”虽是这么说,但陈浩却没动过木皓芊给的茶。

  “我没想到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木皓芊眼眸低垂,煞是感慨。

  “你是孙家大少爷,我是陈府的主人,君镇双杰也是说得好听罢了,我们终究是对立的。你说是吗,孙大少爷?”

  连伯安也不唤了吗?

  原本甚是投缘的两人此刻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湖心亭聊天,以往那无话不谈的时候只怕是奢望了。

  陈浩到最后也没喝木皓芊倒的那杯茶。

  回去的路上,两人坐在一辆马车里,相顾无言,可谁知马车突然的颠簸让木皓芊不小心扑倒在了陈浩身上,木皓芊连忙起身说了声抱歉。其实,那么瘦弱的一个人刚刚倒在自己身上几乎感觉不到的重量简直不敢相信确实有个人在自己身上,陈浩心中突然闪过一丝心疼。

  但是,随即陈浩又清醒了回来,刚刚自己怎么回事,居然会心疼孙皓?怕是错觉吧。

  不过,现在木皓芊根本没心思去注意陈浩那细微的不对劲,因为马车经过悬崖的时候,被人打劫了,刚刚那突如其来的颠簸就是马车急停造成的。

  两个人本就没什么战力,身边带的人也不够那些刀口舔血的人打的,只好老老实实将财务上交。

  木皓芊与陈浩大气都不敢出,老老实实窝在马车里,希望那些人拿了财务赶紧离开。

  原本他们也真的打算拿了钱财就走的,可是马车驶过他们身旁的时候,盗匪头子闻到了些香风,大喊了声停下,大伙儿刚刚略微放下来的心又被狠狠揪紧了。

  唰的一下,车帘被人粗暴掀开,盗匪看到木皓芊先是被惊艳得一愣,随后又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马车里的两个人留下,其余人离开!”

  “我只是让你搞点动静出来,你玩这么大?”空间内木皓芊对系统吐槽道。

  【经过系统计算,这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系统表示自己绝对是专业的。

  “我觉得你需要去重新检查一下自己的代码了,有bug!”

  让山贼出来绝对是下下策,平白无故因为自己而让其它无辜人丧命,这不是木皓芊所希望的。

  木皓芊那边交流不过一瞬,而山贼话音刚落红袖扑通一下就下跪了,“求求你们!要抓就抓我吧,公子他身体弱,经不起你们折腾的。”

  “红袖!”看到红袖苦苦哀求的模样,木皓芊目眦欲裂,斥道:“起来!我不许你求他们!”

  这群没人性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如红袖所愿,木皓芊的担忧没错,其它山贼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在了红袖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红袖一番,淫笑道:“老大,这妞不错,赏我们吧!”

  山贼头子手一挥,其余众人连忙欢呼,这是同意的意思了,“车上的两个美人我先用,带走!”

  木皓芊跟陈浩的脸现在阴沉得简直要滴出墨来了,木皓芊是因为他们如此对待红袖,而自己有系统在手,基本不怕出事,陈浩则是因为山贼对他的污言秽语让他分外厌恶。

  这两个相互讨厌的人在这一刻居然出奇地同步,指挥着带出来的护卫,“给我上!”

  战况很激烈,孙陈两大家家底丰厚带出来的护卫的身手自然也是要极好的,之前不选择动手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现在再不动手遭受伤害的可就是自己了。

  护卫勉强能抵抗得住山贼,但是长久下去输的绝对是自己这边,木皓芊与陈浩让两边各出一个人骑马赶回去搬救兵,而为了给报信的人杀出一条路,护卫又折损了不少。

  木皓芊与陈浩在马车上不敢随意乱走动,护卫将两人围起保护,暂时还是很安全。

  可是这层壁垒始终都还是会被打破,山贼不要命的打法很快让护卫的队形溃不成军,原本紧紧相依的护卫一下子被打散,而也不知道是谁撞上了马车,车夫已经被山贼干掉了,无人掌控的马车一下子向悬崖边驶去。

  虽然让她跟陈浩坠崖是自己的主意,但真正要准备坠的时候还是很恐怖的,紧张的木皓芊下意识地抓住了陈浩的手腕,点点猩红开始从眼中冒出。

  “很紧张?”陈浩突然出声唤回了木皓芊的神志,红色快速褪去,木皓芊这才发现自己抓住了陈浩的手,抱歉一声连忙松开了。

  陈浩低头望了一眼刚刚被木皓芊抓过的地方,整理了一下衣服,不慌不忙道:“虽然下马车会很危险,但是如果不下去的话我们必死无疑,一起跳下马车,你怎么看?”

  “好。”木皓芊肯定道。

  于是两人扶着马车门门框,做好往下跳的姿势,陈浩定定地看了一眼木皓芊,“我数三二一,一起跳?”

  木皓芊点点头。

  “三!”

  “二!”

  “一!”

  “跳!”

  咣当一下,马车突然被剧烈撞击了一下,原本就已在悬崖边的马车毫不意外地翻下了悬崖。

  马车在极速下坠,木皓芊死死扒住马车不让自己飞出去,同时隐晦地看了陈浩一眼。

  陈浩嘴抿得紧紧的,脸色凝重地望着不断退后的两侧山崖,只是木皓芊知道在这俊美稳重的外边下,陈浩动了杀心。

  刚刚说好两个人一起跳下马车,木皓芊很明显地看到陈浩只是做了个样子出来,喊到跳的时候他肌肉根本就没绷紧,也就是说陈浩打算在自己死之前把孙皓拉来当垫背。马车虽然只是摇摇欲坠,但是只要不出什么意外都不会掉下去。可是如果跳马车,刚刚外面乱成一团,护卫都自顾不暇,跳马车只会死得更快,只不过木皓芊也没打算跳就是了。

  因为就是她让系统引导他们撞击马车的。

  不过!木皓芊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自己的身体在自由落体时会承受不住啊!

  木皓芊现在脸色惨白毫无血色,窒息般的感觉让她死死捂住自己的胸口,缺氧般痛苦地呼吸着。

  悬崖下是水流,只要计算得当落点准确是不会受伤的,当木皓芊坠落水面准备昏过去的时候,耳边响起了系统的机械提示音。

  【叮!触发支线任务!】

  【任务内容:崖底生存!请任务者与陈浩在崖底生存超过五天,若是在崖底时间不足五天,亦或是有其余人帮助生存,则任务失败!】

  【任务奖励:积分500,B级药丸×1,灵魂点×1】

  木皓芊听完任务要求的第一反应就是主神在耍她,然后华丽丽地晕过去了。

  等木皓芊悠悠转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头昏脑胀地趴在河流岸边,捂着心房拖着被水浸泡湿透了的狐裘,爬到了岸上,大字形毫无形象地躺在那大口喘气。

  现在木皓芊连寻找陈浩的心情都没有,眼前几乎都要发黑,然后她似乎是在做梦般看到了自己头上有个血条,不仅是这样,左上角还出现了个半透明面板,显示着她跟陈浩两个人的体力与状态。

  木皓芊眨了几下眼,确信自己没看错,然后才想起那系统颁布的任务,看着自己的血条不断发着红光示警自己那濒危的血条,木皓芊这才认了命,从系统背包里拿出救命氧气瓶狠狠吸了几口。

  看到自己的血条一下子就涨了一半,那红光也不再闪烁,木皓芊终于松了口气,这到底是什么破任务!

  木皓芊不高兴了,不高兴就要发泄。

  ”陈浩呢?”木皓芊询问系统。

  【距离宿主你右前方两百米,昏迷中】系统偷偷裹紧了自己,宿主好恐怖嘤嘤嘤。

  木皓芊解下那碍事的狐裘,单手拖着它一步一步缓慢地走走着,初冬的天,入夜的天,寒意的风,让木皓芊每走一步都在瑟瑟发抖,孙皓孱弱的身子几乎要撑不住。只不过,木皓芊只要一想到能把自己遭受的罪都加诸在陈浩身上,自己就能涌现熊熊不断的力量。

  木皓芊嘴角泛着恐怖的冷笑,眼神炽热,短短两百米却走了差不多一柱香,终于来到了陈浩身边。

  看着昏迷中,半身浸泡在河流中的陈浩,木皓芊一手甩开狐裘,粗暴地拽起了陈浩的手,瞥了一眼陈浩,面无表情地将陈浩从水里扯了出来,因为孙皓力气不够,木皓芊还是歇一下拽一下,系统看到脸朝下趴在岸边的陈浩,不免对他哀悼了几秒。

  河边泥沙石子多,有时候木皓芊拽两下都不一定拖得动陈浩一厘米,于是陈浩的脸就在地面不断地摩擦摩擦,而且木皓芊为了防止陈浩中途醒过来,还撒了半包迷药给他,于是木皓芊就十分放心地继续让陈浩摩擦摩擦。

  也不知道木皓芊摩擦了多久,反正天已经完全黑了,陈浩也终于从水里被拉了出来,但是,木皓芊的动作还没结束!

  木皓芊环顾了一下,拿起了一根马车撞击散落的木头残骸,拿在手里掂了几下,满意地点点头后,对准陈浩的右腿,就是狠狠一击!

  咔擦,木头断成了两节,陈浩的腿骨也成功断了。

  听上去就觉得好痛,系统抖了两抖。

  木皓芊好像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十分淡定地又找了两块木片,撕下陈浩的一些衣服,给陈浩包扎固定好伤腿,然后找了块较为完整的大木板,将陈浩推上去后,又扯了一截陈浩的衣服,固定好木板,从马车残骸中挑挑拣拣了一些还能用的东西一起放在了木板上,拖着离开了。

  陈浩转醒的时候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笔尖还嗅到了些草药味,睁开眼的时候就感觉有什么阻碍住了自己的视线,一摸脸上,发现自己的脸上被缠了几圈的布,眼睛部位是留有空的,不过还是挡了点视线,陈浩拨开那阻碍到的那部分,就看到了木皓芊倚靠在洞壁双眼紧闭,脸上没有丝毫血色,如果不是胸腔还有细微的起伏,陈浩都会觉得孙皓是死了。

  这是一个山洞,陈浩思绪回到了掉崖的那个时候,陈浩知道马车若是撞击到水底一定会散裂,于是在马车即将坠落的时候跟木皓芊一前一后的跳了马车,落入水之后就昏了过去,现在看来应该是孙皓将自己救上了岸。

  看着还在沉睡的木皓芊,陈浩好不犹豫地打算离开,只是刚想坐起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腿脚传来了一股钻心的疼痛,陈浩吃痛下跌落了回去。

  陈浩倒下的声音惊醒了木皓芊,木皓芊乍醒,看到了痛得面目扭曲的陈浩,暗自爽快,面上却是欣喜道:“知乐你醒了?”

  “别乱动!”看到陈浩不断地在挣扎,木皓芊上前扶起了陈浩让他坐了起来。

  “我这是怎么回事?”陈浩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哑得厉害。

  “知乐可能是坠崖的时候伤到了腿,我发现你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而且你的脸可能是被些残骸挂到了,我会点医,找了草药给你敷上了,只要好好修养,不会留疤的。昨晚你怕是着凉了,身体发热,幸好知乐你福大命大,熬过去了。”木皓芊一本正经面带担忧道。

  系统默默诽腹,信了你的邪哦!

  “嗯。”陈浩听完后,表情淡淡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知乐饿了没?我出去找点东西吃吧?”也不等陈浩的回应,木皓芊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山洞,陈浩这才发现木皓芊身上那块价值不菲的狐裘不见了,手一动,就摸到了一块质感非常好的毛茸茸的东西,低头一看,才发现那块狐裘原来是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眼睫轻颤,但那悸动的感觉也只是持续了一下,很快陈浩的内心再次回归平静。

  木皓芊没有离开太远,走出了山洞之后就靠在一块大石头上艰难地喘气,看着左上角那块面板上自己那危险的血条,心中不由得更加厌恶陈浩。

  昨天把陈浩从岸边拖过来,又出去找了草药给他,因为天太黑看不清路还摔了一跤,回来的时候着凉的不是陈浩而是自己,结果发热的自己差点因为发烧而挂掉,还是木皓芊又吸了一次救命氧气瓶然后找了点退烧的草药才熬了过去,陈浩喉咙沙哑只是因为一夜未进水,渴了而已。

  一想到自己还要在这呆四天,木皓芊就觉得前途一片黑暗,而且陈浩腿断了自己除了照顾自己这个病浩还要照顾他,孙皓的身体哪里吃得消。

  但是这次支线任务的奖励也确实是丰厚,看在奖励的面子上,咬咬牙忍了吧!

  木皓芊去了很久,柴火也已经完全熄了,陈浩虽然饿但是因为腿伤却又只能呆坐在这,寒风时不时吹入,陈浩裹紧了那张宽大的温暖的狐裘,日上三竿了,木皓芊才一瘸一拐的回来。

  “找了些能吃的果子,知乐你先填一下肚子吧。”木皓芊将怀中用大树叶包裹的洗干净点果子放在陈浩面前,将捡来的木柴堆放到一边,看着熄灭的火堆,抱紧了自己狠搓了两下,微微感觉到暖意之后鼓起勇气,开始钻木取火。

  陈浩捡起一枚青青红红的果子,试探性地咬了一小口,却发现居然出奇的好吃,当下才放心大口大口地吃下去。

  陈浩将地上的果子吃得一个都不剩,这才腾出眼去看木皓芊,木皓芊还在努力地钻木取火,原本养尊处优的细嫩的双手此刻早已被柴棍弄得脏兮兮的,原本曾经在月下弹琴的一双巧手,在滚动柴棍时翻腾出的掌心的肉早已多了许多道血痕,甚至还有些已经破了的水泡,每次搓动柴棍时陈浩都能清晰地看到木皓芊的双手都在轻微颤抖,好看的眉头此刻牢牢紧缩,似在忍耐着疼痛。

  不过,陈浩完全没有想搭把手的意思,木皓芊折腾了许久终于点着了火,一脸激动地回头想跟陈浩分享,却在看到一地的果核时笑容僵硬了一下,不过很快又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嘱咐道:“知乐你看着火,记得添柴别让它灭了,这边晚上挺冷的。”

  “我出去一下。”说完低着头快速离开了,陈浩低着头看着地上的果核若有所思。

  啊啊啊啊!她要现在就干掉陈浩那个混蛋!

  【宿主!冷静,冷静!】

  “你要我怎么冷静?老娘辛辛苦苦干了半天活,他还把我的午餐给独吞了,一个都不留给我,一个都没有!”木皓芊现在愤怒得简直想杀人。

  【可是你不是预料到了吗?】

  木皓芊躲在山洞外,反正陈浩现在也出不来,谁知道她在干什么,拿起身旁的果子就“咔嚓”地啃了一大口。

  “知道是一回事,看到就是另一回事了。敢这么对我,以后我要你后悔死!”

  幸好木皓芊留了一手,信那个没心没肺的渣男还不如靠自己。

  木皓芊不想看到陈浩,索性就在外面挖起了草药,在医药小能手的帮助下木皓芊认识了不少草药,还找到了点有益健康的植物,然后全部自己独吞。

  不好好将孙皓的身体养好,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一命呜呼了,木皓芊还有四天,赌不起。

  等到傍晚,在系统死命的催促下,木皓芊这才依依不舍地回去了,回到的时候木皓芊大吃了一惊,发现洞内被整理了干净,还铺上了稻草,木皓芊疑惑地看向了陈浩。

  “我拿一些较为粗壮的木头削了个拄杖,出去找了些干稻草和打了些鱼,有稻草垫着晚上就不会太冷了。”似是知道木皓芊的疑惑,看到木皓芊回来的时候陈浩边搅弄着木皓芊从马车残骸中找到的能盛东西的碗,里面飘来浓浓的鱼香味。

  “可是你的腿……”木皓芊不是很相信陈浩真的能做到。

  “我小的时候经常被人打,伤手断腿如同家常便饭,如果不学会怎么在伤残的情况下养活自己早就死了,这次的腿伤算轻的了,等好一点就离开这里吧。”陈浩面色淡淡的,谈起以往的经历似乎也不觉得有什么。

  可是,原剧情中陈浩不是最厌恶有人拿他的乞丐身份说事吗,这次居然那么平淡,而且陈浩不是应该想搞死她才对吗?那么好心?

  木皓芊将信将疑地坐下来喝鱼汤。

  看到木皓芊喝下了自己熬的鱼汤,陈浩也说不出来为什么心中居然会觉得松了一口气,还隐隐有点高兴,噼里啪啦的火光照射在陈浩脸上,照得脸上都是红彤彤的一片,没有聚焦的瞳孔不知在想些什么。

  今天中午木皓芊失落地离开时陈浩就猜到估计是自己将孙皓那份午餐也吃掉了逼得他不得不再出门寻找,看到孙皓离开,陈浩不可思议地发现自己居然有一丝愧疚的感觉。

  愧疚?好笑,愧疚是什么东西,他从来都不需要。

  虽是这样想着,但是无论怎么努力自己脑海中一直都是孙皓那强颜欢笑的样子,想到这里陈浩不由得有些恼火。因为孙皓,自己不能尽快插足盐业现在还跟他被困在这里,为什么自己还要对他愧疚啊!

  陈浩越想越生气,就在他愧疚之心即将消散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闪过小笨蛋的脸,那个小笨蛋看到他受伤时强颜欢笑的模样简直跟孙皓一模一样,每次那小笨蛋一这样自己就会心软。

  想到此,陈浩的眼不由自主瞄向了那堆木柴,最终还是认命地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削起了拐杖。

  算了,就当是补偿今天把孙皓午餐吃了的过失吧。

  一次,就这一次,以后各不拖欠!

  “换药了。”吃饱后,木皓芊从今天摘的草药中找出一部分捣碎后敷在陈浩的脸上,然后拿了根新的布将陈浩的脸包起来。

  为了给陈浩包扎,木皓芊凑得极近,陈浩眼睛微微往下就对上了木皓芊的薄唇,颜色浅浅的,淡得颜色都快无了,眼睛往上一抬,就能看到木皓芊专注认真的模样,仔仔细细地给自己包扎,而且挨得木皓芊近了都能闻到木皓芊身上浓浓的药味。

  他真的是病得很重啊。

  天呐!陈浩都要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念头吓死了,自己怎么会这么想?

  “好了。”木皓芊往后退拉开跟陈浩的距离,陈浩微微侧过头,呼吸着那冰冷的空气。

  木皓芊好像没看到陈浩刚刚的窘迫,又捣弄起敷在腿上的药来,接着是给陈浩熬药,然后是给自己熬药。

  等做完一切,夜色已经黑透了。

  陈浩望着忙碌了一晚的木皓芊,突如其来说了一句:“我还记得你跟我说过你想当大夫,现在你的愿望是不是实现了?”

  刚刚收拾好东西的木皓芊惊讶地抬头看向陈浩,呆愣的样子似乎是不敢相信陈浩居然会跟他搭话,反应过来后绽放了个大大的笑容:“是啊!知乐还很荣幸的成为了我的第一个病人。”

  “谢谢你!”木皓芊开心过后笑得很是惆怅,眼中是藏都藏不住的落寞。

  “谢谢你,让我在有生之年……”木皓芊垂下眼睑,轻轻又呢喃了一声。

  陈浩神色不自然地将头撇向一边,没有再说话。

  居然害羞了?木皓芊暗自嘲笑道。

  两人无话,空气中只飘荡着火堆噼里啪啦的声音,木皓芊裹着从马车残骸里找来的毯子,睡在了山洞的另一头,跟陈浩有些距离。

  木皓芊累极了,很快就睡着了,陈浩睡不着睁着眼就看着燃烧着的火堆,时不时又添点柴,耳边偶尔传来木皓芊的咳嗽声,看过去,瘦瘦的一个人蜷缩在那,小小的一团,明明是一个男子,却被病痛折磨成这个样子,估计也活不长了。

  陈浩突然有些怜悯孙皓。

  只是陈浩日后想起今日的感想,心中便如同万箭穿心,苦不堪言,万般憎恶当时的自己。

  【叮!陈浩好感+3,目前好感度2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