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惩罚渣男系统

29、古代商贾篇(四)

惩罚渣男系统 乔木泡泡 6168 2019-03-20 00:55:00

  木皓芊睁开眼,看到那梦魂引又没了三分之一,不敢再用了,突然,木皓芊灵光一闪,叫出了医药小能手。

  【您好,医药小能手为您服务,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能帮我分析一下这梦魂引的成分吗?”木皓芊指了指梦魂引烧剩下的灰烬。

  【可以】

  【材料分析中,分析成功!】

  然后木皓芊就得到了一份这个用世界的材料可以制成梦魂引的药方,将药方抄下来,让红袖替自己的采购了,这才开始计划下一步。

  木皓芊不断地翻看原剧情,看着看着又看到了一个突破点,想了想计划的可行性,就出门去找孙夫人了。

  最后,木皓芊成功在孙夫人那拿到了三天后去灵光寺祈福的首肯。

  三天内,木皓芊很低调,没出过孙家,都是在家处理铺子的事,实在要出面解决的就让孙启去,同时还拨了好几个得力助手给他,明面是在家养病其实木皓芊是在研究如何制作梦魂引。

  因为这个位面是古代,生产力较低,医药小能手也很贴心地给出了符合这个世界的制药方法。木皓芊原本也想制香,但是制香的步骤太繁琐,她急着用又不能现在去找制香师傅,最终跟医药小能手的商讨下医药小能手给出了一份药粉的制作方法,相对来说简易了很多。

  就是不知道药效如何。

  来到灵光寺,望着这座威严端庄的名寺,单单站在里面,都能让人升起一股肃穆之意,半点亵渎都不敢。

  木皓芊这次出来是跟孙夫人一起来的,胡夫人是这里的常客了,听到要来住几天,小僧很快就打扫出两个厢房。

  “皓儿,灵光寺的住持慧根大师是位名僧,你小的时候大师给你批过命,说你三十二岁时命中有劫,若是跨过去了,则以后平安富贵,若是过不去……”

  “唉……”说到这孙夫人神情有些悲切起来。

  “幸好佛祖保佑,孙家列祖列宗保佑,让我的皓儿平平安安,等到启儿弱冠之后,铺子里的事就都交给他吧,皓儿你就陪陪母亲好吗?”

  木皓芊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有些震撼。木皓芊作为一个地球人,是不信佛啊道啊这些东西的,可是如今那位大师却也没说错,孙皓的确在三十二岁病重去世了,现在的孙皓,里面的芯子已经换了。

  “等启儿弱冠了,为娘就给皓儿你挑选个好媳妇,因为铺子的事让皓儿你的婚事耽搁这么久,为娘真是过意不去。”

  “娘,别这么说。”木皓芊握上了孙夫人的手,“孩儿身体弱,也自知若是娶妻怕是对不起那位姑娘,让人家好好的一个姑娘嫁给我日日担心守寡……”

  “娘,娶妻这事,还是算了吧。”

  “这……”孙夫人显然不想放弃这想法。

  “以后孩儿在家陪着母亲,好不好?”木皓芊一脸期待地望着孙夫人。

  “唉……”敌不过孙皓的请求,孙夫人最终还是答应了,“只是苦了你了。”

  “不苦。”木皓芊笑得十分风轻云淡。

  来到灵光寺的时间还早,寺里的僧人要做早课而孙夫人要念经,木皓芊看还有些时间,便随意出来走走。

  厢房后面有一处院落,桂花零零散散地种在地上,看似杂乱无章实际却很有禅意,现在已经准备入冬了,桂花也是三三两两地开着,时不时飘来一阵淡淡的花香,别有一番意境。

  玩得兴起,木皓芊一时有些忘我。

  【叮!陈浩好感+5,目前好感度60】

  嗯?陈浩在附近?

  【在你左后侧一百米,看了你很久了】系统道。

  “不早提醒我?”

  【看你玩得兴起,就没打扰啦,我是不是很贴心~( ̄▽ ̄~)~】

  呵……

  陈浩在附近的话……

  木皓芊看到前面有个小圆桌,于是转过身跟红袖道:“红袖,我有些乏了。”

  红袖看了一眼,也看到了那个圆桌,“公子,上前休息一下吧。”

  红袖利落地从盒子里掏出东西迅速地将桌子整理干净,并在凳子处铺上了暖垫。

  坐下去的时候木皓芊感慨有人伺候就是好,要是这身体再好点就好了。

  “红袖,我觉得有些冷,要不你回去拿个暖炉子给我吧。”

  “可是……”红袖面露纠结之色,“我离开了,万一公子出事怎么办。”

  “你公子我哪有那么脆弱,去吧,我在这等你,不乱跑,好不好?”木皓芊笑吟吟地看着红袖。

  “行吧,那公子你可千万别乱跑,我去去就来。”一咬牙,红袖就立刻离开了。

  这个院落无什么人,也没有僧人走过,可能是因为时辰还在早吧。

  木皓芊打开红袖留给他的食盒,里面的东西都还是暖乎乎的,木皓芊捏出了一块红枣糕吃,刚吃了一口,一道声音突然就冒出了,呛得木皓芊咳得半死,“伯安好兴致啊。”

  陈浩没想到自己只是出个声就把人吓出了这副鬼样子,连忙倒了水给木皓芊咽下,好不容易缓过来了,木皓芊表示拿生命来开演戏真的伤不起。

  轻轻喘着气,木皓芊假装这才看到了陈浩:“郝大哥!你怎会在此?”

  “我来为亡妻祈福。”陈浩坐在了木皓芊对面。

  “郝大哥可真是深情之人。”木皓芊给陈浩倒了杯东西。

  “一片心意罢了。”陈浩低垂着眸子没说什么,只是抬手就饮过木皓芊给的杯子,有些掩饰的样子,喝过之后发现格外的好喝。

  “这是……”陈浩疑惑地看向木皓芊。

  “我家秘制的一种药饮,多喝能强身健体,我怕苦,特叫人多放了甘草。”说到这,木皓芊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郝大哥尝尝这芙蓉楼做的红枣糕吧。”说着木皓芊端出了装着红枣糕的碟子。

  “红枣糕?”陈浩捏起一块,神情一恍惚,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那个小笨蛋,那个小笨蛋经常给他带芙蓉楼的糕点。

  吃了一块,甜而不腻,爽口清香,很好吃。

  看了陈浩一会儿,木皓芊戏谑道:“郝大哥嗜甜?”

  陈浩咽下红枣糕,纠结了一下,嗯了一声。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嗜甜,只是印象中觉得自己不讨厌。

  “真巧。”木皓芊笑了,病弱的美人笑起来格外的惊艳,“伯安也嗜甜。”

  “啊?昂。”陈浩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

  “伯安跟郝大哥真的是很有缘呢。”木皓芊又给陈浩倒了一杯药饮。

  “确实。”陈浩很快就恢复正常了。

  “说句心里话,伯安心里一直觉得与郝大哥很亲近,似乎在哪见过,郝大哥可有这种感觉?”

  陈浩摇摇头,实际上他内心也很迷茫,熟悉吗?是有一些的,可是他确信自己从来没见过木浩。

  “不知道可否冒昧的问一下,郝大哥的字?”

  陈浩疑惑地看向他,木皓芊连忙解释道:“郝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就是忍不住想跟郝大哥更亲近些。”

  说着,脸上泛出了薄薄的红晕。

  陈浩没好气地笑了笑,却没觉得有多被冒犯的感觉,摇了摇头回答道:“我没有字。”

  “啊?”木皓芊没想到是这样的答案,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场面有些尴尬。

  看着木皓芊窘迫的模样,陈浩忍不住笑了笑,道:“我是个孤儿,无爹无娘的,就连名字也是别人取的,自然没字。”

  “这样啊……”木皓芊吞吞吐吐,好像想说什么,“那,那,那我可以给郝大哥取字吗?”

  陈浩倏忽抬头,赤裸裸地盯着木皓芊看,木皓芊也不心虚,大大方方给他看,两人眼神接触,陈浩只在里面看到真诚,并无其他东西。

  可是,真的是这样么?

  “取吧。”出乎意料的,陈浩居然答应了。

  木皓芊沉思了一下,斟酌道:“伯安看郝大哥常有闷闷不乐之感,先取其乐字,希望郝大哥能笑对人生,康乐常在。”

  陈浩点点头,示意木皓芊继续。

  “再取个知字,知天晓地,郝大哥阅历广泛,通晓天下大事也耳闻许多奇闻异事,实在对得起一个知字。”

  “知,同时也说明郝大哥是个通透见微知著的人,唯有知晓看透自我,才能开拓更广的空间。”

  “乐与知?不错。”陈浩点点头,“乐知?”

  “不是。”木皓芊摇摇头,“是知乐。”

  木皓芊望着陈浩,墨色的瞳孔似乎诉说着一些陈浩看不懂的眼神。

  知乐,知乐,知足常乐,这才是木皓芊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也不知道陈浩到底有没有识破自己,或者读懂自己的话,反正最后陈浩是笑着接受了这个字。

  【叮!陈浩好感+5,目前好感度65】

  再聊了一会,红袖回来了,告诉木皓芊孙夫人让她过去,木皓芊这才离开。

  桂花的花瓣还在凋零,一小片飘落在了陈浩面前,陈浩轻轻捻起,不知在想什么。

  “知乐……”

  “可惜我不知道什么叫快乐。”

  飘絮的话音伴随着那被碾压成泥的花瓣飘落在远方。

  回到了孙家,木皓芊整个人还是恍惚的,她脑海中还一直在回荡着住持看见她说的一句话,“异世之魂,双生相伴。”

  异世之魂,双生相伴。

  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异世之魂是指她自己的话,那双生相伴是什么?说红眼吗?

  “系统,是不是真的有人可以看出我的身份?”

  【是的】这次系统居然也不打浑了。

  “为什么呢?”为什么住持没有跟孙夫人拆穿她呢。

  【宿主,慧根大师已是得道之人,得道之人已经是半只脚窥破天机的人了,他能看出你来自三界之外,很正常。而且,正因为他是得道之人,是不可以泄露天机的,可能这就是为什么他没说出真相吧】

  “幸好这次看出我的是一个和尚,万一以后看破我身份的人是些心怀不轨的人而我又无法抵抗怎么办?你们系统有考虑过我们任务者的安全吗?”木皓芊现在心里很慌,她觉得现在在这个世界一点都不安全,似乎她就是个上帝视角在俯视这个世界,这样的感觉,很孤独无助,很可怕。

  【宿主你放心,我们系统决定会保障任务者的安全的】

  “真的?”木皓芊怎么都不相信。

  【真的】

  蠢货。

  黑暗中某双猩红的双眼挣开又再次合上。

  【宿主,你这次任务进度很快呀,看来很快就可以完成了】系统显然有些东西在隐瞒着木皓芊,这么拙劣的转移话题都说得出口。

  木皓芊将疑惑压在心底,现在还不是问出口的时候。

  “快?”木皓芊冷笑一声,“陈浩对我的好感是建立在我是对他无害的木浩身上,而不是孙皓。”

  “陈浩打算插手君子镇的盐业,过两天整个镇的盐商都会聚在一起商讨要不要分一杯羹给陈浩,陈浩那天也会来,那时候啊……”

  “任务才算真正开始。”

  【叮!陈浩好感-65,目前好感度0】

  【叮!陈浩好感+20,目前好感度20】

  果不其然,当别人向陈浩介绍木皓芊就是孙皓时,虽然陈浩愣了一愣,面上依旧是前些天在灵光寺对待木皓芊的亲近,但内心已经抵抗起她来,要不是那万人迷光环有着保底的20好感,木皓芊觉得今天过后陈浩对她的好感一定跌到负数。

  “知乐?”木皓芊假装看到陈浩也是出乎意料的样子,随后又释然一笑,“原来知乐就是陈员外,真没想到。”

  似乎对于她来说不管陈浩是什么身份都不要紧。

  “我也没想到伯安是孙大少爷。”虽然陈浩也笑了,但木皓芊看得出他的笑不是真心的,哪怕很像。

  不知是不是因为被渣男伤害过,木皓芊现在辨别一个人说话是否真心实意一眼就看得出来。

  就算看不出来,系统的好感度也显示着陈浩现在对自己很有敌意。

  是的,敌意。

  从君镇双杰开始真正结识开始,一切就变了。

  陈浩想要在盐业这块大蛋糕上分出属于自己的一份,在现有商贾面前是很困难的,他们不会允许陈浩来减少自身的利益,但是陈浩似乎对进军盐业抱着并胜的信心。

  陈浩抛出了个重磅炸弹,让在座的各位都开始窃窃私语,原本一直对外的脆弱团结让陈浩的炸弹炸得溃不成军。

  除了坐在首座的木皓芊。

  陈浩抛出的消息是,朝廷打算整顿盐业。

  慕容皇室式弱,他们打算逐渐将权力收归中央,第一炮就瞄准了盐业。

  盐业与农业一直都是国家命脉,但是农业现在被贵族垄断,想要动他们,现在的皇室还做不到,于是他们瞄准了盐业。

  朝廷的政策是,将全国的盐业都把握在朝廷手中,然后让民间盐商代言朝廷售卖,而中央再控制盐商,大部分利益收归中央。

  陈浩的建议是,他将这个消息免费提供给在场的各位,让大家在接下来的朝廷大清洗做好准备,而他进军盐业。

  朝廷要动盐业是意料中的事,之前因为朝廷监管不严,私盐泛滥,盐价一度掌控在商贾手中,历史上大周朝盐价崩塌就发生了三次,因为盐价不稳,民生问题在当时十分严重。

  孙皓现在所在的朝代就叫大周。

  其实,孙家跟地方官员一直都有交情,这个消息孙家很早就收到了,不过木皓芊一直没提,因为她在等陈浩先提。

  “各位。”木皓芊轻轻放下茶杯,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场各位哪怕辈分比木皓芊大的,都没有一个敢违抗木皓芊,孙家大少爷十二岁就担大任,其手腕可不是像他表面的那么温和,能坐在首座的,没点实力可坐不了。

  “不必惊慌。”不温不火的声音一下子让有些慌乱的众人稳定下来,一道视线火热地注视着木皓芊的一举一动,木皓芊不用看都知道是陈浩。

  “今天我把大家都叫出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孙家向来与官府都有些交情,前些时候,佟大人便与我透露了此事。”

  “佟大人为人如何大家心里都有数,大人他确实是一位好官。佟大人高瞻远瞩,他预料到了朝廷即将颁布的新政策在根本上虽是利国利民,但短期内举国上下一定会有动荡,先不说朝廷会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但是就在此地来说,佟大人希望能将这次改革对君子镇的百姓伤害减到最少。”

  “我与佟大人商量过后得出了一套较为稳妥的方案,就是组织各行各业,化散为整,集中管理。”

  “先拿盐业来说,佟大人的意思是让镇上有名望有实力的商号组成一个商会,这个商会将会得到官府的认证与支持,并鼓励百姓购买官府认证的商会中的盐商。官府监管,盐商团结,利益捆绑,一致对外打击私盐,将私盐在君子镇的影响降到最低。”

  “除此之外,佟大人决定在商会各铺票中选出一位公认的主事人管理商会,不知在座各位对此方案有何建议?”

  大家沉思过后便你一言我一语细说着这套方案的细节与落实,木皓芊一一笑着聆听,并让人记录下一些好的建议。

  期间木皓芊瞄了一眼陈浩,从木皓芊发言结束到现在一言未发过,虽然依旧面带微笑看上去十分从容,但木皓芊知道估计他现在是恨死自己了。

  原本陈浩抛出这个消息就是为了掌控局面,让自己能顺利插足盐业,现在风头都被木皓芊独占,什么先机都失去了,到时候恐怕得落个被动局面。

  待众人商讨完毕,木皓芊突然点到了陈浩:“知乐可有什么好提议?”

  一下子,所有人都看向了陈浩,多道说不清的目光落在了陈浩身上,可陈浩只是淡定一笑,似乎没感觉到各方传递来的敌意,镇定开口:“各位的见解都十分全面具体,我没有什么还要说的。”

  “那好,待到商会建立的细节一一落实后,欢迎你加入。”木皓芊笑着,就把这间事敲定了。

  明面上答应让他加入,实际上在座的人都知道只有最开始加入商会的人获得的利益才是最巨大的,表面上说商会的加入不分先后没有差别,其实后来加入的人能获得的权力根本比不上创立者的那批。

  跟孙皓这笔账先放放,从长远来看,这种商会的方案确实适用于各行各业,如果地方的这套方案取得的效果良好,那么它一定会上报中央。佟大人他也接触过,虽然人好但是商会的办法绝对不是佟大人想出来的,怕也是孙皓卖了个人情给佟大人。

  要是盐业整顿成功,那么其它行业也会陆续有来,看来他得为陈家的米业做点准备了。

  【宿主,你不会打算用对付宋潋的那套办法对付陈浩吧?】

  孙皓身体不好,跟众人商讨完后就回了孙家,此刻刚吃了药准备休息。

  “他跟宋潋不一样,他幼年的经历注定了他不会相信任何人,用温情牌只会落得跟陈月娴一样的下场。”

  【那你……】

  “我要打断陈浩的羽翼,破了他心里的那层盔甲,让他的世界没有对错,只有我一个人,只能依靠我一个人。”明明是说出的话是最温和,偏偏却让人觉得寒意四起,忍不住颤栗。

  初冬的天,也不如人心冰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