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惩罚渣男系统

28、古代商贾篇(三)

惩罚渣男系统 乔木泡泡 6053 2019-03-19 00:55:00

  胡府最近广发请帖盛邀大家来参加胡公子的婚宴,木皓芊也收到了一张。

  胡公子娶妻?真是讽刺。

  胡公子爱好龙阳,因为此事胡员外不知道跟胡公子吵了多少回,整个镇上的人都知道胡公子不爱佳人爱俊郎,前几天带把一个小倌赎了身带回家,那小倌据说长得十分艳美,这事直接让胡老爷气得晕了过去。

  现在说娶妻,不是好笑是什么。

  “陈浩去吗?”

  【去】

  去就好办。

  宴会当晚,木皓芊借口身体不适不想呆在人多的地方闲逛到了后花园,一边看还一边点评,“胡家的花园做得不错啊。”

  【宿主,我们是来做任务的,不是来欣赏人家后花园的】系统都对自家宿主无语了。

  “我知道,这主角都没到唱,我唱戏也没人听啊。”

  走到一个凉亭处,上面居然摆放了一张琴,木皓芊暗暗吐槽这地方又没人居然会有张琴在此,但还是拨了几下,音色还不错,孙皓是学过琴的。

  【叮!支线任务触发!】

  【支线任务:为陈浩弹奏一曲,任务奖励:积分300,好感木料×1(长期携带超过一个月后则后面每天携带可增加使用人1好感度)】

  好感木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道具?木皓芊感觉到了来着主神的深深恶意。

  【不许你说我主神大人!】作为主神的脑残粉系统不干了。

  【陈浩来了】

  陈浩只是不想与宴会上的人虚与委蛇,出来透透气,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看到了那天在酒楼碰见的木浩。

  他在这里干嘛?陈浩躲在假山后将自己的身形隐匿起来。

  木浩长得美,但是那张本该绚丽绽放的美丽此刻却愁容满面,漂亮的大眼中闪过丝丝伤感,素白修长的手拂过琴身,淡淡的月光打在木浩身上,眼前此景让人不禁觉得木浩就像画中走出来的仙人,美得不真实。

  陈浩喉头一紧,眼也不眨地盯着木浩看,眼中除了那抹身影再也容不下其他。

  木浩动了,他走到琴前,掀起衣袍盘坐在地,眼中只余下眼前的琴,再也看不到其它,闭眼睁眼,木浩的手动了。

  一时间,陈浩呼吸都忘了,只能痴痴地望着那仿佛融于夜色中的那人,美好的琴音让陈浩不由得细细聆听。

  一曲毕,陈浩久久才回过神来,缓缓吐出一口气。

  【叮!陈浩好感+10,目前好感度50】

  他不懂音乐,但是这不代表他听不懂琴声间想要表达的东西,压抑,沉默,不甘,想要挣脱出那牢牢的束缚,去天地间任逍遥。

  就像曾经的他。

  “啪啪啪!”一段掌声传来,木皓芊寻声望去,有些吃惊此人居然会出现在此,“郝大哥?”

  “弹得很不错。”陈浩从假山后面走出,脸上尽是赞许之意。

  木皓芊露出惭愧之意,“许久不弹都生疏了,小弟不才,让郝大哥见笑了。”

  【叮!支线任务完成,奖励积分300,好感木料×1!】

  陈浩坐到木皓芊身边,笑道道:“没想到浩弟的内心与外表竟是这般不符,之前酒楼一见,还以为浩弟是个谦谦公子。”

  “郝大哥听得出小弟琴外之意?”木皓芊震惊地抬头,看到木浩不敢置信的模样,陈浩笑着点点头。

  “那郝大哥可真是小弟的知音人了。”木皓芊似乎很欣喜。

  “知音说不上,我的境遇同你琴声内所抒之意有些相似罢了。”

  “不不不,郝大哥绝对是伯安的知音,酒楼一见,伯安便觉得与郝大哥格外投缘。”

  “伯安?”陈浩疑惑。

  “伯安是小弟的字,既然郝大哥是小弟的知音人,小弟希望郝大哥能称呼小弟的字。”

  “伯安?安?可是取安康之意?”陈浩声音淳厚低沉,伯安两个字从他口内说出似是别有一番味道。

  “是的。”木皓芊点点头,目露苦涩之意,往前走了几步,抬头望着天上的皎月,惆怅道。

  “我自小身体就不好,幸得家父爱护,身体倒也养好了几分。可惜好景不长,家父不幸仙逝,家母柔弱舍弟年幼,伯安只能担起家中重任,可惜长年劳累,这些年身子是越来越撑不下去了。”

  “我曾想过,若是家父还在该多好啊,我也许能过上与现在完全不一样的生活。或许我会横刀立马仗剑天涯,当个潇洒剑客,在江湖上肆意人生;亦或者当个群战舌儒为国为民的官员,在朝堂上鞠躬尽瘁;也可能做个妙手仁心的杏林人士,医德高尚,救治天下人。”

  说到自己的理想,木浩的眼睛此刻熠熠闪亮,激动得脸上微红,全身上下一改之前的愁闷,整个人都散发着陈浩也说不清的光彩,只是内心觉得现在的木浩才是真正的木浩,之前那不温不火的木浩只是被生活给摧残出来的成品。

  原来这才是木浩的真实性情。

  “为什么不放手呢?放手去过你自己想过的生活,其他人如何,跟你与你无关。”

  木皓芊回头愣愣地看着陈浩,似乎是没想过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随即笑着摇摇头:“是啊,无关,无关的人,可是真的是无关吗?我的母亲,我的弟弟,那些陪着我长大的人,都是我的家人。”

  “虽然遗憾,但我不后悔!”

  “我不后悔我的选择,哪怕再来一万遍,该做的我依旧会做。”掷地有声,铿锵有力,这话听上去似乎一点都不像木浩这个病秧子说出来的,可是陈浩亲眼见证,由不得他不信。

  慢着,胡府内,穿得华贵,说话柔弱,长相美艳,不会是……

  陈浩觉得自己真相了。

  那边的木皓芊还在继续,刚刚还说得振振有词,转眼就咳得不成样子,缓了好一会儿,才抱歉地看向了陈浩:“让郝大哥见笑真是不好意思了,其实,伯安也没有自己说得那么伟大,看到弟弟有机会上书塾我羡慕得要死。”

  亮晶晶得眼眸里闪过一丝狡黠与不好意思,让木皓芊现在看上去格外可爱。

  “我帮你赎身!”看着木皓芊,陈浩不知怎的就把话脱口而出,因为看到跟当年的自己境遇如此相像的人,陈浩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想法,忍不住就想帮他一把。

  【叮!陈浩好感+10,目前好感度60】

  【叮!陈浩信任+5,目前信任度5】

  “什么?”木皓芊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帮你赎身。”陈浩冲动过后也明白自己说了什么,但是冷静的他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陈浩不由自主地脑补出木浩是一个寒士子弟,为了照顾母亲与弟弟卖身于胡公子,当了他的情人,简直是感人肺腑啊。

  木皓芊目瞪口呆地听完了系统转述的陈浩的想法,不得不感叹陈浩简直就是人才,剧本都帮自己想好了,没办法,谁让木皓芊说话的语气特别像是这里的主人,而且谁没事还在别人家中月下弹琴。

  木皓芊表示这是系统的锅。

  不过,木皓芊本来就是来升陈浩好感的,目的达到了就不要管细节了。

  就在木皓芊一脸古怪地打算跟陈浩解释自己的身份时,胡公子出现了,“咦?伯安跟郝员外怎么都在这。”

  胡公子跟孙皓的关系不错,因此胡公子是直接孙皓为伯安的,木皓芊来的时候也打过招呼了,说自己不想跟太多人有交集今晚就过来吃被喜酒,所以让他别暴露自己的身份,没想到陈浩在这里也要化名?不过也好,方便自己继续以木浩的身份跟郝晨深交。

  木皓芊还没来得及拦住陈浩,陈浩就已经跟胡公子开口了,“胡公子,在下有个不情之请,我想替伯安赎身,开个价吧。”

  “什么?”胡公子也惊呆了,转头就望向了木皓芊,木皓芊也给了个无奈的表情,细想一下,胡公子就知道怕是陈员外搞错了。

  “咳,那个,伯安是我的客人,不是胡府的人。”

  陈浩原本准备好的措辞一下子都用不上了,这下也知道自己搞出了个乌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的味道。

  “子承来这是有什么事吗?”笑够了,木皓芊也出来打圆场转移话题了。

  “啊啊,对!差点忘了,我是来请你们去前厅喝酒的。”胡公子有些懊恼。

  “你跟郝大哥去吧,我身子不好,外出久了,母亲该担心了。”

  “郝大哥。”临走前,木皓芊叫住了陈浩,“小弟久病,虽称不上是成医,但对医术也略知一二,我观大哥的气色,怕大哥是失眠已久了。”

  陈浩似乎一点也不吃惊木皓芊看得出来,毕竟他看上去虽然精神抖擞,但是眼底的疲劳心细之人都能观察得出。

  “这有一药囊,是家母所制,配有些凝神静气的药物,原本是家母希望我能安心养病,现在转赠给郝大哥,希望能帮到郝大哥你有个安眠之夜。”木皓芊解下腰侧的一囊袋,递与陈浩。

  陈浩低头看向那药囊,却未伸手接:“令堂的心意,郝某怎敢亵渎。”

  “郝大哥千万别这么说,若是家母得知此物能帮到他人想必也会很高兴,不过一身外之物不值几个钱,还望兄长勿推脱。”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推脱就是陈浩的不是了,陈浩面带微笑地接过了药囊,指尖接触到那布料,上面还带着木皓芊的体温。

  “谢谢。”

  【叮!陈浩好感-5,目前好感度55】

  【叮!陈浩信任-5,目前信任度0】

  木皓芊离开了,但走的不是同陈浩他们一个方向,前门人来人往客似云来,孙皓不适宜走前门,所以她走的是后门。

  陈浩望着木浩离开的背影,削瘦的身影却偏偏如竹如松般坚挺傲骨,看似轻浮的步伐却是一步一步地踏实在了地面,走得结结实实。

  “走吧。”胡公子唤了一声,陈浩这才收回目光,低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晚上回到家,喝了些酒的陈浩今晚居然觉得有些晕乎,但躺在床上依旧是没有睡意,最终还在起来来到书桌翻看账本。

  突然瞄到了自己随手摆在一旁的药囊,看了几眼,还是一把抓过仔细翻看了一番。

  布料很舒服,一针一线都很完美,绣工毫无错处,放在鼻尖下轻嗅,一股带着淡淡药味的清香从鼻孔窜入充斥在脑间,令整个紧绷的脑袋都松懈了不少。

  一个小小的药囊,都能看出木浩的身份不简单,把玩了一番,陈浩又随手丢在了一旁,专心看起了账本。

  不知道是药囊起了作用还是酒精问题,陈浩真的越看账本越有睡意,最后竟真的趴在桌上睡着了。

  梦中,陈浩又看到自己回到了还是小乞丐的时候。

  小乞丐没了小笨蛋,又回到了以前食不果腹的生活了,每天只能在那些年长些的乞丐下讨生活,若是惹得他们不快,轻则呼喝辱骂,重则拳打脚踢。

  又是一天傍晚回来,他今天讨不到钱,不敢回破庙去,打算在外面将就过一晚。

  习惯性地往以前跟小笨蛋约定的地点走去,走到半路,老远的就看到了个熟悉的背影,小乞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委屈,竟有些想哭。

  但他心里不想让那小笨蛋看到自己这副蠢样子,躲在一颗树的后面,偷偷地观望着那身穿锦服的小笨蛋。

  距离上次小笨蛋失踪已经三个多月了,上次看到他还是一副健健康康面色红润的贵公子,怎的这次面色如此苍白,原本还略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已经削瘦得微微露出了尖尖的下巴,小小的人抱着个大大的包裹,紧张兮兮地东张西望,似乎在等什么人。

  小乞丐决心要给这不受承诺的人一点教训,明明就在近处,愣是不现身,看着小笨蛋着急的样子就有些莫名的开心。

  不知道等了多久,小孙皓揉了揉酸软的腿,看了看天,估摸着再不回去爹娘该着急了,精致的小脸简直要皱成了苦瓜,最终还是万般无奈地放下了包裹,打算离开。

  小乞丐看到小笨蛋要走了,立刻气呼呼地就跳了出来,很鄙夷道:“喂!你就这么没坚持?”

  小孙皓没有理会小乞丐的话,看到小乞丐出现刚刚还一筹莫展的脸瞬间笑得跟朵花似的,一把拽过小乞丐,将他带到刚刚放包裹的地方,看着小乞丐伤痕累累的样子,十分心疼:“你又被那些大乞丐打了啊?”

  说着,打开了包裹,拿出了药就要给他上药,似乎两个人并没有那三个月的断层,依旧像以前一样。

  小乞丐一看这家伙消失了三个月居然什么解释都没有,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一把甩开小孙皓,一脸倨傲道:“你干嘛!”

  但是,他没想到这个小笨蛋居然站不稳,一下子就被甩倒在地,那好看的衣服都被弄脏了。

  小乞丐吓得想立刻把他扶起来问有没有事,但是一想到这家伙无缘无故失踪,就置气地不动了。

  小孙皓一脸苦恼地站起来,这下好了,回去怎么跟爹娘解释啊,怕是又要禁足了。

  不过,小孙皓没有跟小乞丐说,拍了拍身上的泥,又积极地凑上去,从包裹里面掏出了吃食,“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出来了,这些吃的够吃好几天的……”

  小孙皓的一句话让小乞丐彻底生气了,刚刚的那点愧疚顿时消散,一把就把小孙皓推倒,这次可不是无心了,力气大得小孙皓跌倒在地时本来就白的脸更白了几分。

  “你当我是什么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我不需要你可怜!”

  “我,我……”小孙皓没想到小乞丐会这么说,可是他又说不出其它话来,我了半天最后又沉寂了,愧疚地垂下眸子,“对不起……”

  听他我半天最后只说出了一句对不起,小乞丐顿时火冒三丈,转身就把包裹里面的东西踢飞,林林散散的东西顿时噼里哗啦的散落了一地。

  小孙皓大惊,连忙拾回来,看到小笨蛋如此紧张那些东西,小乞丐心中火气更盛,一把抓住了小孙皓的手,小孙皓动弹不得,一脸困惑地看着他。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解释你之前为什么失约了,要是你这次不说,以后我哪怕饿死冻死被打死都不再关你的事。”虽然只是一个乞丐,但是从小在鱼龙混杂的地方摸爬打滚过来,那痞痞的眼神一时间竟真的威慑住了小孙皓,只是小孙皓的嘴闭得死死的,仿佛真的不打算开口。

  小乞丐等了一会,看到小笨蛋真的不打算讲,松开了手,“不愿说?那就算了……你们这些富家子弟怎么会真心的去理会一个乞丐,不过是你们那些可笑悲怜罢了。”

  只是,眼中的失落与冷意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

  “不是的!”小孙皓眼看小乞丐真的要放手,着急地反手抓住了小乞丐,嗫嚅道:“我,我生病了,病得很重,我醒过来已经过了很久了,爹娘不让我出门,我今天求了他们好久才出来的。”

  “我,我怕你担心,所以没跟你说。”

  小乞丐面上还是冷冷地没反应,只是眼神已经微微缓和下来了。

  果然是个小笨蛋,简直笨得可以!

  “你别生气!”小孙皓可怜兮兮地望着他,拽了拽小乞丐的衣角,萌得小乞丐不敢直视他。

  小乞丐没说话,只是甩开了他的手,低头拾起了地上的物品,看到从食盒里掉落出来的他最爱的芙蓉楼的糕点,不由得后悔刚才下脚那么重了。

  小孙皓原本还以为小乞丐生气不肯原谅他,难过得小脸都要塌了,结果看到小乞丐在捡东西,那双大眼瞬间就变得亮晶晶起来,小乞丐是原谅了他是吧?是吧!

  “笨蛋,看什么!还不过来帮忙!”看到小孙皓傻笑的样子,小乞丐简直看不过眼,至于嘛,不过,等回过头的时候,小乞丐都不知道自己的嘴角都快咧到天了。

  收拾好了,像以前一样,两个人一边聊天小孙皓一边给小乞丐上药,不过大多数都是小孙皓在说小乞丐在听。

  “你说你怎么这么傻呀,讨不到钱你可以哭惨呀,说得惨一点,自然有很多人给钱的呀。而且,你最好在那些带着心上人出来游玩的公子哥面前讨,为了个心上人留个好印象,公子哥一定掏得很大方的,那些小姐们看到你那么可怜,也会给很多的。”

  “那不是骗吗?我不想这么干。”小乞丐似乎很不认同,不屑地撇撇嘴。

  木皓芊没想到小时候的陈浩居然这么有原则,那是什么造成了他以后那么薄情寡义。

  “可是,你被打了,又没钱吃东西,我会很心疼的。”水汪汪的大眼望着小乞丐,满满的都是心疼,让小乞丐心内一暖。

  “我会注意的,放心吧,我本事多着呢,没那么容易被打的。”

  天色不早了,小孙皓也该回家了,只是走三步一回头的,很是担忧小乞丐。

  小笨蛋的身影消失在眼前,陈浩也渐渐睁开了眼,刚刚梦醒,整个人还是迷糊的,看了眼窗外,已经天亮了啊。

  很久没好好睡过觉了,这次睡得还不错,除了那奇怪的梦,看了一眼桌上的药囊,拿起来再嗅了几下,这个似乎挺好用,下次见到伯安再找他要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