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惩罚渣男系统

20、总裁篇(十九)

惩罚渣男系统 乔木泡泡 5561 2019-03-12 00:55:00

  “晚上吃什么?”木皓芊问。

  “不是你煮吗?当初都说好了的。”停顿一下,宋潋“深情”看着木皓芊,“你煮什么我吃什么。”

  几十分钟后……

  “你在厨房弄那么久就煮了这个?”宋潋盯着眼前的一碗面。

  “我只会煮面,不是你说我煮什么吃什么吗?”木皓芊坐到他对面,拿起筷子开吃。

  木皓芊都吃了,宋潋也吃,只是吃了一口嚼了几下吞也不是,咽也不是。

  木皓芊见他不动,故意问道:“怎么了?不好吃吗?”

  宋潋艰难地咽下,面上没露出什么,甚至还给了木皓芊一个笑容,“不是,挺好吃的。”

  “哦。”木皓芊奇怪地看了一眼宋潋,低头吃东西不再理他了。

  实际上,木皓芊在系统空间都快要笑死了。

  木浩真的只会煮面,但是木皓芊什么都不会,根据木浩的记忆木皓芊弄了两碗面出来,但是在端出来前,木皓芊在宋潋那碗加多了点盐。

  于是,木皓芊看着宋潋以一种从所未有的龟速吃掉了那碗面,动作格外的优雅高贵,丝毫看不出他其实是因为他不爱吃那碗面才吃那么慢的。

  好演技。

  晚上睡觉的时候木皓芊已经做好宋潋要搞事的准备了,谁知道宋潋规规矩矩地睡在那,手脚都没怎么动。

  “干嘛?你以为我让你跟我睡一起是为了对你图谋不轨吗?”似乎是感受到了木皓芊的眼光,宋潋斜斜瞥了一眼木皓芊。

  难道不是?

  “就算是,那也是你对我图谋不轨。别忘了你对我做过什么,而你今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宋潋突然凑近木皓芊,在木皓芊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看着木浩耳朵都红了,视线也乱瞟就是不敢看他,宋潋心情愉悦地翻身睡觉了。

  含羞是假的,失眠是真的,木皓芊睁眼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了一下。

  当天晚上宋潋真的没有动手动脚,但是第二天起床木皓芊顶着个大大的黑眼圈出来,宋潋反倒是神清气爽,看得木皓芊都想上去捶宋潋两拳。

  凭什么自己昨晚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家伙一觉到天亮。

  木皓芊出门出得早,她没看到她一出门之后原本悠闲自得在吃早餐的宋潋满是心疼地看着木皓芊离开的背影。

  幸好今天的工作不算多,木皓芊空闲的时候还能眯一下,只是等她回到宋潋家时,整个人还是混混沌沌的,困得不行。

  刚踏进宋潋的房子,一整香味就飘过来,木皓芊勉强精神一震,走过去,发现宋潋刚好围着个围裙端菜出来。

  “你还会做菜?”木皓芊晃晃头,拉开凳子坐了下来。

  宋潋是全能型男主,做饭自然是不在话下,原剧情里他还凭一手好厨艺让何禾更加对他死心塌地,木皓芊是知道宋潋会做饭的,只是怕宋潋怀疑,问一下而已。

  “洗下手吃饭吧。”宋潋把最后一盘菜端出来。

  要不要告诉宿主这些饭菜下有药呢,系统在空间内纠结着。

  不说应该也不要紧吧,一点点安神药罢了。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太困了,木皓芊吃着饭都能睡着。

  时刻关注着木皓芊的宋潋看到木皓芊头一歪,急忙用手捧住了木皓芊的头,一个打横,就抱着木皓芊上楼了。

  不过宋潋不是将木皓芊抱到床上,而是抱到了浴室,亲手给木皓芊解开衣服,看着这副精壮年轻的躯体,宋潋在木皓芊心口的位置落下重重一吻,开始给木皓芊洗澡。

  木皓芊醒来的时候觉得哪里怪怪的,一睁眼,就看见个毛茸茸的大脑袋趴在自己胸前,吓得木皓芊连忙推开这诡异的生物。

  “啊!”睡着觉的宋潋冷不丁被木皓芊推下床,醒了。

  “你干嘛?大早上的就这么热情?”眼都没来得及睁开的宋潋给木皓芊抛了个媚眼。

  “你胡说什么!我……”

  等等!怎么感觉有点凉?

  低头一看,奇怪,自己的衣服呢?

  木皓芊拽紧被子,质问道:“你对我干了什么?”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宋潋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也是赤裸的。

  “昨晚你吃着饭睡着了,我好心扛你上来睡觉,结果你居然自己脱衣服,你脱你自己的就算了,居然还扒我的衣服,我反抗不了,衣服都被你扒光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宋潋一脸委委屈屈的样子。

  “我?”打死宋潋木皓芊都不相信自己会干这种事。

  “对啊,你啊!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宋潋意味深长地看了木皓芊一眼。

  “系统!”

  【昨晚宋潋在饭菜里下了安眠药,你睡着后给你洗澡】系统十分迅速地将宋潋出卖了。

  呵,宋潋!

  算了,你都那么积极,我不配合你一下也是浪费。

  于是,宋潋看到木浩一早上怀疑人生的样子,差点憋笑憋死。

  不过,早上的好心情在去到公司的那一刻都消失了。

  “爸,你再说一遍?”

  “我说,今晚有个晚会,我打算认回你的弟弟学深,同时向大家宣布你弟弟进入天企。学深很能干的,你平时多提点你弟弟,他可以帮到你很多的。”所有的事都已经安排好,宋家主也只是来通知宋潋一声,根本不是来询问意见。

  说完,吧嗒一下电话就被挂了,宋潋不由得冷笑出声。

  放心吧父亲,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晚上,宋家宴会。

  “你家这种宴会为什么还要拖我过来。”木皓芊十分优雅,绅士,彬彬有礼地给了宋潋一个白眼。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是还陪我过来了?”宋潋笑吟吟地看着木皓芊,掩盖住那一抹受伤的神色。

  过了今晚,他宋潋不会再为那个所谓的父亲伤心!他跟宋家不会再有关系!

  台上面的两人已经说完话,今晚所有在场的人都知道宋家还有个二少爷,但是所有的人也都明白,二少爷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

  宋学深端起一杯酒,妖孽的脸上笑得十分无害,缓缓走向宋潋。

  “哥哥,以后多多指教。”举起杯子,似要与宋潋碰杯。

  宋潋不屑地嗤笑一声,刚想转身离开,却被木皓芊拽住了。

  “很多人看着呢。”木皓芊在宋潋耳边轻语道,痒痒的,但是宋潋很喜欢这种感觉。

  宋潋隐晦地环顾了一圈,发现所有人明面上是干着自己的事,但是注意力有若有若无的聚集在这里,暗暗关注着宋家两少爷的战争,就连那个父亲也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若是今晚宋潋只有一个人来,那他自己一定会转身离开,他看都不想看这个家伙一眼,留在这里只是因为木浩在乎他的不在乎,所以他也勉为其难地在乎一下好了。

  “砰!”宋潋一言不发,只是与宋学深干了下杯,但是眼中的勉强谁都看得出来。

  但是宋学深似乎是没看到宋潋对他的不待见,依旧笑得很谦虚,“哥哥,以后请多多指教了。”

  “你不是我弟。”说完宋潋拉着木皓芊走了,只是,走到宋学深身边时,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狠声道:“前几天的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宋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宋家。

  宋学深没有回头,单手插口袋,只是饮下了那杯酒。

  木浩与宋潋?有意思!

  宋潋开着一辆跑车,在夜幕中飞速地行驶过一个又一个弯道,木浩爱不爱刺激木皓芊不知道,反正木皓芊知道自己是不喜欢的,简直要吐了好嘛。

  不知道开到了哪里,这里有一个平台,看上去荒废好久了,但是从这个平台看下去可以看到这个城市的夜景,从上到下的俯视,仿佛众生都掌握在自己手下,炫彩的灯光密密麻麻在这块夜幕下放射出令人迷幻的色彩,简直就是让人沉沦。

  突然,肩膀一沉,木皓芊歪头一看,宋潋头搭在了木皓芊的肩膀上,“借我靠一下。”

  声音无精打采的,完全没了白天戏弄木皓芊的得意,就像一朵蔫了的花。

  入秋的晚风有些凉,一下一下地吹过两人,吹乱了两人的发型。

  “从小到大,我妈对我都很严格,从穿衣到吃饭,谈吐,礼仪,一丝一毫都不能出错,必须得精细到分毫错误都不允许有,小时候我甚至觉得我不是母亲的孩子,而是她的工具。”

  宋潋缓缓地吐露着自己的心声,木皓芊远眺夜景,没有刻意去看宋潋。

  “所以我小时候得到的爱大多都是来着父亲,那个男人。他宽容温和,包容我的一切,甚至是手把手教导我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宋家继承人,为了不辜负他的期待,我很努力地去学习,希望他能以我为荣。”

  “可是,后来,渐渐的,那个男人开始对我冷淡起来,我怀疑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于是我更加努力地去学习,做个好孩子,可惜,那个男人不再对我笑了,久而久之,我也学乖了,不再去强求他的关爱,我们两个就像熟悉的陌生人,明明血缘上我们是最亲近的人,可是却淡漠如生人。”

  “长大后,我渐渐明白了,那个男人也是爱过我的,只是后来他把他的爱转移给了另一个孩子。在无边的孤寂中,我知道了无上的权力才是能给我最强的安全感,于是我花了很多心思在经商上。我是知道那个孩子的存在,但是我以为他对我不会构成威胁,毕竟,父爱这种东西我已经不在乎了。”

  “可是,我错了!”我应该一早就干掉那个家伙,不然的话,阿浩也不会出事。

  “那个男人也许从来都不在乎我,不然的话也不会让那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出来恶心我。我原本以为何禾是来救赎我的天使,直到,我遇见了你……”

  宋潋神情地望着木皓芊的眼眸,似乎要透过这扇窗口直入对方的心灵。

  “如果说何禾是天使,那么你就是我的神!”

  “阿浩……”宋潋说着,眼睛似乎迷蒙了一下,俯身压过来,眼看就要吻上去,木浩眼神闪躲,撇过头,躲开了。

  “呵!”宋潋轻笑一声,似是嘲笑,又似是嘲讽。

  “阿浩,我只有你了,也只有你还在乎我了,你不能抛下我!”哪怕我知道你从未喜欢过我。

  但是,今晚既然都已经把话挑明了,明天会变成什么结果,宋潋已经不在乎了,这份爱恋是世人不容的又如何!

  宋潋眼中闪烁着疯魔的光,扯过一丝决然的笑容,掰过木皓芊,就直接扑倒木皓芊,压着木皓芊在车盖上强势地掠夺起来。

  “别,你别这样!”木皓芊心中蒙上一种不安的恐慌,强烈的无措感让木皓芊整个人都快失去了理智,企图推开宋潋让自己从那快淹没自己的恐惧中挣扎出来。

  只是,现在木皓芊任何的动作在宋潋看来都是拒绝的表现,他狠狠地咬了一口木皓芊,铁锈的味道弥漫在两人的口腔。

  “不要……”木皓芊渐渐失去了力气,双眼闭上了,可惜,宋潋没看到。

  就在木皓芊闭上眼的下一秒,血红的眸睁开了,她伸手摸上了宋潋的面庞,无尽的魅惑的声音回响在宋潋耳边:“小东西,就那么渴望我吗?嗯?”

  苏到骨头都要软的声音让宋潋征住了,手上渐渐卸了力气,木皓芊一声轻笑,翻身将宋潋压住了。

  吻,落在嘴唇上。

  一夜疯狂。

  红眸的木皓芊闭眼前想到,不知道明天那位醒来看到眼前的情况会不会抓狂呢?真期待看到她的反应。

  木皓芊觉得睡都睡得不踏实,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还特别挤,睁开眼一看,差点就想把人踹出去。

  怎么又是宋潋?

  不对,还有不对的地方。

  为什么大家都没穿衣服?

  木皓芊昨晚的记忆回笼,然后,脸黑到不行。

  早上男人的身体自然反应,宋潋被木皓芊的东西顶得不舒服,迷迷糊糊睁眼揉了揉眼睛,轻推了一下木皓芊,嘟囔道:“不要了……”

  发生了什么?!!

  “系统!我要昨晚的回放。”系统刚想说什么就被木皓芊堵回去了,“别说你没有驾照,我知道你有录像。”

  该不该说系统真的是个高科技东西呢?晚上红外线超清画面,巨清晰。

  木皓芊黑着脸快速地把回放看了一遍,最后她也没漏过红眸最后眼中辛灾乐祸的笑意,分明就是等着看好戏。

  那家伙到底是谁!

  “阿浩……”宋潋终于彻底醒过来了,看到木皓芊就想上去来个早安吻,木皓芊头一歪,避开了。

  宋潋怒笑出声,“怎么?昨晚还喊我宝贝,今早吃完就不负责任了?”

  “我……”木皓芊也是有苦说不出,难道她还要告诉宋潋说昨晚那个不是她?

  谁信啊!又要保持人设不能崩,又要给那个家伙做的事擦屁股,木皓芊也很想骂人的!

  只是,木皓芊的沉默在宋潋看来就是逃避的意思,他苦笑了一下,捡起衣服穿上,“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宋潋没说。

  在这尴尬的气氛中,手机突然响了,木皓芊简直是看救星般从地上的外套中拿出手机接听了。

  “大少爷,昨晚二小姐做了噩梦,今天早上一直都不对劲,大少爷快回来看看吧。”打电话来的人是李妈。

  挂线后,木皓芊连忙捡起衣服穿起来,“快!我要回去了,我妹妹出事了。”

  看着一向温和沉稳的木浩露出这种惊慌失措的表情,宋潋露出个苦涩的表情,什么时候,你也会为我担心呢?

  木皓芊急匆匆地来到木佳儿的房间时,看到的就是木佳儿披头散发,一脸惊恐地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大少爷……”李妈看到木皓芊来了,惊喜地上前,木皓芊挥挥手让她下去了。

  木皓芊尝试着走到床边,缓声问:“佳儿?哥哥来了,你怎么了?”

  “哥哥?”原本抖得厉害的木佳儿一听到哥哥就立刻愣住了,无法聚焦的瞳孔一下子明亮起来,木佳儿一下子就扑进了木皓芊怀里。

  “哥哥!”

  “哥哥,我好怕,好怕!那些人一直过来,我怎么反抗都不行!我好怕,为什么哥哥你不来救我?”

  木佳儿的泪打湿了木皓芊的衣服。

  也许是木皓芊的到来安稳住了木佳儿的心神,木佳儿情绪爆发大哭一场后也渐渐没事了。

  “佳儿别怕,哥哥在呢,在呢。”木佳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哭完一直在打嗝,抽咽,木皓芊轻拍它的背给她顺气。

  “哥,呃哥,你,呃身上,呃什么味道?”木佳儿闻了闻,问道。

  木皓芊脸上的表情微崩,忘了换身衣服过来了,懊恼不已。

  “昨晚哥哥去工作了,忘记洗个澡,是不是臭到佳儿了?那哥哥先去换衣服免得熏到我的佳儿。”

  看着木皓芊落荒而逃的背影,木佳儿原本人畜无害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没洗澡?真的是这样么?哥哥欺负自己不懂呢?

  哥哥真是不诚实。

  不过,到底是谁!居然敢跟自己抢哥哥?

  木佳儿脑海中闪过宋潋的身影,是他吗?

  不管是谁都好,哥哥你又骗了我!昨天明明是三天之期,可是你没来,你没来……

  木佳儿那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昨晚自己根本没有像以往一样药效发作,她体内的药根本就是解了,但是她恨不得一辈子都不解,这样她一辈子就可以跟哥哥在一起了。

  哥哥,我不会让你抛下我的!

乔木泡泡

泡泡在这里说一句,佳儿不是喜欢木皓芊,只是占有欲跟缺乏安全感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