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惩罚渣男系统

19、总裁篇(十八)

惩罚渣男系统 乔木泡泡 6363 2019-03-11 00:55:00

  第二天木佳儿起床后发现餐桌上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李妈说大少爷一大早就去了公司,木佳儿听到这消息整个人松了一口气,可是内心却是掩盖不住的浓浓的失落感。

  昨晚她想了很久,发现她不知该如何面对哥哥,而且她发现昨晚哥哥对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居然不反感,可是要是其他人这样对她,她恨不得将那人千刀万剐!

  哥哥啊,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为了腾出三天时间来陪佳儿,木皓芊已经做好今天要累成狗的觉悟了。

  要知道,木皓芊不但有飞云的事务,还有家族企业要跟进。每一个公司都有一套完整的运作方案,总裁能做的其实也只是决策,统领大局。然而,两份工作一起压过来,还要跟各个总裁商议,或合作,或竞争,也是很忙的!

  “老板,今天下午有个会议是跟天企那边进行谈判,城东那块地我们跟天企都有在竞争,虽然天企拿下了,但是这块肥猪肉天企一个人是吃不下的,所以那边的意思是合作。”秘书长报告着今天的工作。

  合作?那就是谁拿大头谁拿小头的问题了,要是谈不好,很有可能自己这边出钱又出力最后还得不到多少回报。

  “那边为什么会选飞云?”

  “额……”说到这个问题,秘书长都有些无语了,“那边就说您一定会答应的,而且不会让飞云吃亏。”

  这是什么理由,宋潋也太儿戏了吧,认定自己一定会答应他吗?

  “叫林秘书去吧。”林秘书擅长谈判,很适合。

  “可是天企那边是宋先生亲自谈判,我们……”我们只派出个秘书是不是不太好。

  木皓芊自动补全了秘书长的话。

  “行吧,那我去。”宋潋又要搞什么?

  很奇怪,谈判地点不在办公室或者饭桌,宋潋选在了个茶室内谈判。

  “喜欢吗?”宋潋问。

  木皓芊环顾了一圈,很古香古色的环境,还有熏香,“还不错。”

  看到木皓芊眼中赞扬的意味,宋潋举杯掩盖住自己忍不住上扬的嘴角。

  干得漂亮,他要给那个提供主意的秘书涨工资!

  “好了,宋总,我们来谈谈城东那块地的合作条款吧……”木皓芊打算直入正题,现在佳儿的事还没解决,她暂时还不想攻略宋潋。

  “慢着。”宋潋打断了木皓芊的话。

  “谈合作前我们先谈谈你答应我的事什么时候履行?”宋潋十指交叉放到桌上,好整以暇地看着木皓芊。

  “抱歉。”木皓芊揉了揉太阳穴,整个人看上去很疲惫的样子,“家里的事情还没解决,再给我点时间。”

  看到木皓芊的样子,宋潋站起身,走到木皓芊身后,自然而然地伸手给木皓芊按摩起头来。

  “你干嘛?”木皓芊略带防备地看着宋潋。

  “别动!”宋潋将木皓芊的头掰正,专注认真地木皓芊按摩起来。

  “唔……”挺不错的,没想到宋潋的按摩技术不错啊,既然宋潋自己凑上来,那自己不享受一下也说不过去。

  想着,木皓芊就闭上眼,后来舒服得竟真的渐渐睡着了。

  看到木皓芊头一低,宋潋也缓缓收回手,走到香炉旁,将香给熄了。

  木皓芊还不知道宋潋点的是安神香。

  看来最近是真的累了,宋潋看着木皓芊的睡颜,静静想道。

  毕竟现在是在外面,旁边还有个宋潋,木皓芊睡也睡得浅,宋潋那么强烈的注视木皓芊简直就想睁眼让宋潋别再看自己了,自己脸上又不是有金。

  “嘭!”就在一个人在看,一个人在心中暗暗吐槽时,事故突发了。

  枪声一响,木皓芊瞬间就被惊醒了,睡着觉突然被人打扰,头痛得厉害。

  “什么情况!”宋潋十分冷静地询问着外面人的情况。

  “boss,外面有人在打劫!”

  打劫?开什么玩笑,在茶馆打劫?

  不管外面那群人的目的是什么,打扰了宋潋精心设计的“约会”,他现在只想让外面那群人挫骨扬灰!

  “砰砰砰!”接连几声枪声又响起了,外面一阵喧哗。

  外面到处都是人的尖叫声,宋潋可以清楚的听到枪声离他这个包厢越来越近,哪里是什么抢劫,分明就是针对自己或者木浩的一场刺杀。

  “走!”宋潋连忙扯上了还在头疼的木皓芊。

  在保镖的掩护下,木皓芊跟宋潋快速有序地向逃生口撤离,木皓芊瞄了眼外面混乱的方向,大概猜出来今天这场算不上刺杀的刺杀是谁安排的了,制作混乱的人都只是在外面,进到里面的人都不多,哪里是要取宋潋的命。

  不过,原本今天不想攻略宋潋的,既然机会都来了,顺手做一下任务吧。

  “砰!”跑到一半,那群人终于来到宋潋面前了,开始跟保镖搏斗起来。

  木皓芊记得原剧情中也是有这场“刺杀”的,不过那时候是宋潋跟何禾在一起。

  慢着?何禾?

  木皓芊刚想到何禾,就看见了茶馆内还有另一波人在跟歹徒斗争,保护圈内显然就是贺永乾与何禾。

  真是强大的剧情啊。

  “阿潋?”那边何禾眼力特别好地看见了宋潋,宋潋应声望去看了一眼,仿佛看到陌生人般又把头转回来了。

  看到宋潋的反应,何禾心中很不是滋味。

  明明两个人已经解除婚约了,乾哥哥也对自己很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何禾还是放不下宋潋,今天心中一直有股声音告诉自己一定要来这间茶馆,不然就会失去什么,所以,她来了,然后看到了宋潋。

  “砰!”如剧情般,有颗子弹漏到了宋潋身旁,子弹射出的位置,是宋潋视觉的盲角,也就是说宋潋是不知道有子弹来的。

  “阿潋!”宋潋看不到但是何禾看到了啊,她大叫一声就想要扑过去,而是她的手被人死死拽住了。

  “小禾,危险,别乱跑。”子弹,贺永乾也看见了,所以?那又如何,宋潋有没有事与自己无关,他是不能让何禾有事的!

  “唔!”木皓芊闷哼一声,扑倒了宋潋。

  宋潋猝不及防被扑倒在地,刚想骂出口,一回头就看到木皓芊趴在他身上,眼睛闭着,身体微微颤抖。

  宋潋翻身将木皓芊扶起来,碰到木皓芊的时候觉得手上黏糊糊的,举起来一看,满手都是血!

  自己没有受伤,刚刚木皓芊又突然把自己扑倒,猜都猜得出刚刚木皓芊干了什么!

  “阿浩!”宋潋眼睛充血,怒吼了一声。

  “你不许给我睡,听到没有!”宋潋将木皓芊抱起,拼命地摇晃着木皓芊。

  “咳咳咳!别晃了,我没事,再晃我就晕了。”木皓芊颤巍巍地睁开眼。

  “阿浩!”宋潋激动地给木皓芊一个大拥抱,勒得木皓芊差点喘不过气来。

  不就是假装昏迷了一下嘛,没被子弹打死都要被宋潋折腾死了。

  不过苦肉计真的是很好用啊!

  【叮!宋潋好感+20,目前好感度80】

  等木佳儿赶到医院,扒着门口喘着气时,看到的就是病房中的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在大眼瞪小眼,什么意想中的哥哥垂危的情况都没出现。

  坐着的木皓芊看到木佳儿连忙招呼她过来,“佳儿来啦!”

  似乎是佳儿的出现打破了两个人的僵局,木皓芊颇无奈道:“我伤到的是腿不是手,我可以自己吃的。”

  站着的宋潋端着碗汤,不说话,就是面无表情地盯着木皓芊看。

  木皓芊求助地看向了木佳儿,木佳儿领会。

  不用哥哥示意,她也不喜欢这个男人,讨厌他看着哥哥的眼神。

  木佳儿快手地抢过了宋潋手中的碗,拿着勺子翻了一下,笑嘻嘻地跟木皓芊说:“哥哥,猪脚汤诶,对身体好!”

  宋潋脸上青筋暴起,这家伙抢了自己的台词。

  “哥哥张嘴,啊……”木佳儿一脸威胁地看着木皓芊,木皓芊真是怕了这个妹妹了,没办法只能张口让佳儿喂。

  木皓芊看不到,佳儿隐晦地给了宋潋个挑衅的眼神,宋潋面不改色,实际上手却暗暗握紧。

  她是木浩的妹妹,不能动她,冷静,冷静。

  一碗汤尽,木皓芊再次强调,“宋潋,谢谢你的汤,很好喝。不过,我的手真的没受伤!”最后一句话是跟木佳儿说的。

  仿佛没听到木皓芊的话般,木佳儿紧张地问道:“哥哥,我在电视上看到你进医院了,全身都是血,吓死我了!你怎么了,没事吧?”

  木皓芊摸摸佳儿的头,“没事,就是子弹擦到了腿上的血管,看着吓人,其实没什么事的。”

  有系统在怎么可能会出事。

  那当然了,又要营造出命不久矣的现象,又要不危及生命,子弹的角度是那么好控制的吗?系统得意地笑。

  木佳儿点点头,埋首在木皓芊怀内使劲地蹭啊蹭。

  后面木家的其他人也陆陆续续来了,知道木皓芊没什么大事之后叮嘱了几句,也离开了,木父木母最近受到了刺激可不小,两个孩子接二连三的出事,谁受得了,木皓芊只能让他们赶紧回去休息。

  木皓芊哄了好久木佳儿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医院,木家的人全都走了,木皓芊一看,怎么宋潋还在?

  “要休息了么?”宋潋看见木皓芊似乎有些疲惫了。

  木皓芊点点头。

  “诶?你干嘛!”

  木皓芊刚点头,宋潋就一个跨步上前,将木皓芊公主抱起,然后再将木皓芊放平躺在床上,“你腿受伤不好使力,你好歹也算救过我,照顾你是应该的。”

  宋潋都这么说了,木皓芊还能说什么,只能借口要休息赶紧让宋潋离开了。

  宋潋刚关上门,原本平静无波的眼眸瞬间燃起熊熊业火,敢动他的人,他要让那个人生不如死。

  询问过系统,确定病房外面已经没人了之后,木皓芊拿过手机,再从一旁外套的口袋中摸出个变声器,拨了个号码。

  “喂?”电话接通了,只是一个字,木皓芊都能感觉到对方痞痞,邪气魅惑的样子。

  “今天的事是你干的?”变声器的声音让木皓芊如同天籁的声音变得老翁一般。

  “什么事?”

  “你心里清楚,别给我装傻!”

  “呵!”那边轻笑一声,“好吧,是我干的。”

  “为什么这样做?”

  “当然是为了给我那个哥哥一份礼物来表示一下作为弟弟的喜爱之情啊!”对方笑嘻嘻的,如果不是知道事情,恐怕木皓芊真的以为他真的只是一个普通弟弟给哥哥的一个礼物。

  “你知道这样会让你提前暴露吗?”

  “who care?”那么传来的声音表达了主人满满的不在乎,“你介意?”

  “难道说……Q先生你在里面?”声音放缓,听上去就像有一只小猫在挠人,轻轻的,痒痒的,勾人得很。

  “太早打草惊蛇,会让宋潋有机会提前部署的。”木皓芊没回答对方的问题,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这不是有Q先生嘛。”听上去,似乎对方很信任她。

  信任,开玩笑!对方恐怕恨不得把她找出来,然后,弄死她!

  “你好自为之吧!合作一结束,我不会再管你的事。”说完,木皓芊挂了电话。

  “嘟!嘟!嘟!”挂线声传来,那人拿着手机的手狠狠收紧,妖孽的脸上闪现出阴狠的表情,下一刻又云淡风轻,仿佛如同普通的纨绔子弟般。

  “查到了吗?”

  有手下摇摇头。

  细长的桃花眼涌现毒辣的狠厉,Q先生,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哼,有系统在,你怎么可能会查得出我的位置,就连在A城的信息也是我故意透露给你的,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啊,别枉我帮了你那么久,希望你能在男主光环下撑久点吧。

  宋学深!

  宋潋看着眼前的纸张,狠狠抓起,然后揉成一团砸向别处!

  我的私生子弟弟么?

  宋潋怎么会看不出来,这次的行动宋学深根本就没有掩饰的意思,大大方方让宋潋查。

  跟我宣战?有意思。

  可惜,你伤了不该伤的人,不然的话还打算陪你玩玩,借你替我铲除公司的一些老顽固呢。

  不过,现在不需要了!

  木皓芊只是在医院住了一天就回去了,偏偏木佳儿不想让她出院,本来就没受多重的伤,住下去也没意思,不过看来佳儿又要生自己的气了。

  处理好公司的事,木皓芊腾出时间陪木佳儿出去,佳儿说要去看海,木皓芊订了个海边的度假村,坐了飞机过去。

  去到的时候还是下午,当地导游带他们逛了一下这个小镇,在外面吃过特色菜,很快就天黑了。

  木皓芊订的是个套间,里面不止一个房间,木佳儿洗好澡出来的时候刚好木皓芊端了杯牛奶进来。

  看到那杯牛奶,木佳儿目光闪了闪,不动声色地接过,刚要喝时,状似刚想起一件事,略懊恼道:“哥哥,我好像忘记把今天买的东西拿进来了,能帮我拿进来吗?”

  “好。”木皓芊捏了捏佳儿的小鼻子,什么也没发现,出去了。

  看着木皓芊的背影刚消失在自己的视线,木佳儿赶紧从暗处拿出自己准备好的跟木皓芊拿来的一模一样的牛奶,只是这杯牛奶就是普通的牛奶,没有加料。

  木佳儿手快地调换之后,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继续喝牛奶,实际上木佳儿心跳得特别快,生怕被哥哥发现。

  木皓芊回来的时候木佳儿还有几口,等着木佳儿把剩下的喝完,将杯子拿出去了,趁这机会,木佳儿赶紧将藏起来的牛奶倒掉了。

  晚上,果然如同上次般全身滚烫起来,门开的声音很轻,几乎微不可闻,可是木佳儿就是听到了,她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在欢呼,心中不禁还有些期待。

  又是一晚过去,木皓芊依旧没发现端倪,第二天带着佳儿高高兴兴疯玩了一次,晚上累极了,看着佳儿喝下牛奶后就回去睡觉了。

  在木皓芊的注视下木佳儿没办法继续偷龙转凤,硬着头皮喝下了牛奶,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很快睡着,木皓芊也没有到来。

  木佳儿感到万分奇怪,蹑手蹑脚来到木皓芊房间,远远的就看到木皓芊躺在床上睡着了,心中满是说不清的失落,叹气一声,关上门离开了。

  第二天睡了个好觉的木皓芊起来发现木佳儿整个人都憔悴了,吓了一大跳,连忙问怎么了,谁知木佳儿只是满含怨气地瞪了她一眼,撅着嘴不说话了,搞得木皓芊是一头雾水。

  她好像没惹这个祖宗吧。

  可能是昨天玩得太疯了,今天他们只是出海玩了一下,下午就回去了。

  木佳儿疑惑不已,接下来几天木佳儿都乖乖喝下了木皓芊给的牛奶,终于让她摸出一个规律,哥哥每三天才会给她喝有药的牛奶,因为每三天她才会感到特别困。

  大半个月就这样在木佳儿跟自家哥哥斗智斗勇下过去了,某一天,木皓芊接到了个好消息。

  那个研究所提前将解药研究出来了,果然医药小能手给出的解决方案事半功倍啊!

  于是,木皓芊抛下手中的工作,立刻给木佳儿安排了一场体检,借口体检将解药注射了进去。

  看到解药注射进去的那一刻,木皓芊终于能松一口气了。

  “佳儿,我问过心理医生了,他说你现在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了,你也该回学校上学了。”体检完,木皓芊跟木佳儿说出了以后的打算。

  “哥哥是要赶佳儿走吗?”佳儿眼眶一红,看着就要落泪。

  “不是,当然不是了!”木皓芊赶紧解释,“只是哥哥答应了一个人一件事,接下来两个月哥哥都不会在家。”

  “谁啊?是不是上次哥哥你住院在医院看到的那个家伙?”

  “佳儿,不可以这样说话!”木皓芊板起脸。

  木佳儿撇撇嘴,她才不怕哥哥呢,“我讨厌他!”

  “佳儿,你要明白,做人不能失信,哥哥答应他的事就要做到。”

  “我知道。”佳儿闷闷不乐道。

  “好了,那就这样说好了。你要乖乖上学了,如果你想继续在这住也可以,回家住也行,你高兴就好。”木皓芊摸摸佳儿的头,上楼了。

  任务耽搁得太久了,准备就到一月之期了,木皓芊可没忘自己还欠系统积分呢,看来要抓紧了。

  等木皓芊进到宋潋的别墅时,发现诺大的房子居然不见什么人,疑惑地问了宋潋。

  宋潋十分理所当然道:“哦,他们啊。我让他们放假了,见他们最近太辛苦,让他们能好好休息一下,免得说我这个老板不近人情。”

  吹吧你,木皓芊一个字都不相信。

  “我住哪?”

  宋潋挑了挑眉,“跟我来。”

  站在房门口,木皓芊有些无语地看着宋潋,“你确定没带错路?”

  宋潋再看了一眼,很确定道:“没错啊。”

  “可是这是你的房间。”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宋潋语气太笃定,搞得木皓芊都快觉得是不是自己有问题了。

  “有!”木皓芊被宋潋搞得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我不习惯跟别人睡。”这还真的是实话。

  宋潋一脸你在开玩笑吗的表情:“你不是跟我睡了几次了吗?我见你睡得挺好啊,醒来还龙精虎猛的。”

  木皓芊:“……”

  “这是主人房,我一个客人不太好……”木皓芊试图再挣扎一下。

  “你也会说你是客人了,那客人听从主人的安排不是很正常吗?”

  “我现在,以这个房子的主人邀请你这个客人入住这间房。”

  话你都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

  看着木皓芊一脸生无可恋将行李搬进去,宋潋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