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惩罚渣男系统

16、总裁篇(十五)

惩罚渣男系统 乔木泡泡 12004 2019-03-08 01:30:00

  这一觉是宋潋这些天来睡得最舒心,最安稳的一觉,一觉醒来睁眼就发现个大美人在眼前,这个大美人还是自己在乎的人,想起昨天发生的事,简直不要太幸福。

  宋潋痴迷地看着木皓芊的睡颜,不自主地伸出手,细细地描绘着木皓芊的脸庞。

  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好看呢,好看到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其实,宋潋知道木浩不喜欢自己,对自己好也只是出于愧疚,可是,自己却依旧沦陷了下去,明知道外界不会认同自己这样一份畸形的爱恋,可是……

  算了,昨天晚上不是都想清楚了吗,不顾一切,也要把这个人拐到手!

  自己可是宋潋啊!

  昨晚身边睡了一个人,木皓芊因为被强奸的后遗症担惊受怕睡得很不好,好不容易睡下去一点没睡多久大早上就被人骚扰,大小姐不高兴了!

  木皓芊胸口憋着一口怒气,半睁开眼,黑压压地忘了宋潋一眼,不言语地把正在作恶的宋潋的手扒了下来。

  而以为木皓芊有起床气的宋潋简直就想在木皓芊怀里滚几个圈,太可爱了,刚睡醒的木浩很萌有没有!

  宋潋刚想给木皓芊来个早安吻,突然耳朵动了动,外面似乎传来了一些声音。奇怪,秘书长已经放假了,助理只有在自己外出的时候才会跟随,这层楼除了秘书长和自己的助理能进出,还有谁进来了?

  “乾哥哥,我们,会不会来太早了?”一道女声传来,似乎很忧愁的样子。

  “不会,早点把事情说清楚了对谁都好。我问过了,这些天宋潋都歇在公司,而且现在也不早了,宋潋他应该早就起了。”这是一道男声。

  “吱呀”一下,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

  “这,这!这?”何禾推开门,看到了散落在地的几件衣服,有些不知所措。

  宋潋这时候也听出来了,也对,何禾是自己的未婚妻,能上来不奇怪,问题是……另一个人?

  哒哒哒!

  他们往这边来了,宋潋急忙拉起被子,把木皓芊裹得严严实实的,一丝缝也没露出。

  什么情况,被闷得有些呼吸不畅的木大小姐一脸懵逼。

  “啊!”进入休息室的何禾看到赤裸着身上布满了痕迹正在坐起来的宋潋,大叫一声,红着脸连忙转过身。

  “怎么?前段时间还勾引我勾引得很起劲的未婚妻,这下看到我的身体就不好意思了!”宋潋眼中满是嘲讽。

  “你乱说什么!”贺永乾连忙上去,将何禾护在身后。

  “看来离开我的这段日子你找到了新的护花使者啊!”宋潋双手垫着后脑勺,状似悠闲的靠在床头,精壮的胸膛暴露在空气中,也不怕身上的痕迹被两人看去。

  被闷在被子里的木皓芊深深反省自己,昨晚应该先给宋潋穿上衣服先的,现在在被子下木皓芊不可避免的碰到了宋潋的肌肤。木皓芊呼吸间,热气全都喷洒在宋潋身上,宋潋此刻也才反应过来,身体不由得一僵。

  “宋潋!”何禾此刻也恢复过来了,听到宋潋的污蔑,她回过身来迫不及待地反斥了回去。

  “怎么?我有说错?”宋潋冷眼地看着何禾。

  那双原本充满爱意注视着自己的双眼此刻只剩下了冰冷的嘲讽,何禾心中一痛,开口都带带上了涩意:“我今天来是想跟你好好谈谈的,不是来吵架的。可是,宋潋你……太让我失望了!”

  圆圆的眼睛里,满是控诉与失望。

  “系统,我要知道宋潋对何禾的好感。”因为麻烦,所以先前木皓芊关了其它的好感提示。

  【宋潋对何禾好感度目前:60】

  还有这么高啊。

  【不然你以为男女主是那么好拆散的么。】系统开口。

  “再怎么不好拆散,过了今天也照样得散!”木皓芊十分笃定道。

  【宿主,你又干了什么?】

  “你不是什么都能知道吗?你猜?”

  【呜呜(┯_┯),宿主,说好的友爱呢。】

  曾经宋潋很喜欢何禾那双圆碌碌的眼睛,因为那双眼睛经常迷迷糊糊的,当它全心全意地盯着你看时,你会觉得整颗心都被填满了。

  “何禾,你知不知道你旁边站的这个人,前段日子参与了一个陷害我的计划,抢了我的生意,打击我天企。”

  “我……”何禾抬眼看了一眼贺永乾,看到贺永乾鼓励性地对自己一笑,自己鼓起勇气继续说下去,“我知道!”

  “但是,这不是陷害,乾哥哥说,这是公平竞争,他只是出了国一趟把项目招标回来而已。”

  出国一趟而已?如果不是那秋礼擎一直给自己放烟雾弹,那贺永乾哪里有机会趁虚而入。看样子,何禾也是被贺永乾瞒住了。

  不过……

  “呵!”宋潋脸上嘲讽意味更重了,“你可是我的未婚妻,你知道外人要抢你未婚夫的生意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何禾,明明是你先放弃了我选择了贺永乾,你有什么立场来指责我?”

  “我!我跟乾哥哥是清白的!”何禾被宋潋的话堵了回来,脸上满是委屈。

  她难道要告诉宋潋那时候她跟宋潋冷战,她放不下脸来通知宋潋吗,这种小女儿的心态哪里好意思说出口,最终,何禾嗫嚅半天,才委屈巴巴倒:“谁让你见我生气了也不来哄我!”

  “乾哥哥见我心情不好,这些天也只是陪着我散心而已,我们什么都没做!相反,明明是宋潋你出轨再先!”说到这个,何禾顿时有了底气起来。

  “我说过了,那是意外!”说到这个,宋潋看了一眼被子鼓起的地方,那里,有个人。

  “一次是意外,两次你还说意外,那现在呢?你别告诉我这也是意外!”何禾厉声指责道。

  “这次……还真不是意外。”宋潋眼中的冷冽稍微柔和了点,结尾的那几个字道出了说不清的清绪。

  宋潋抬起头,眼中又恢复了刚刚的冷漠,“这次的确是我对不起你。”

  何禾一口委屈堵在喉咙,哽咽说不出话来,贺永乾见状,帮她开口了:“宋潋,今天何禾是打算好好跟你谈谈的,别搞得那么僵。”

  宋潋好笑地瞥了一眼贺永乾,“你什么时候见过黄鼠狼给鸡拜年了,你巴不得我们关系再差点。”

  “你!”

  “还有,别以为你们贺家赢了一次就真的赢了,你可要做好准备!”宋潋邪笑一声。

  做好什么准备,大家心知肚明。

  “宋潋,我对你太失望了!”何禾垂下眼眸,抓紧了贺永乾的衣服,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们走吧,乾哥哥。”说罢,也不等贺永乾,自己先离开了。

  贺永乾临走的时候瞪了一眼宋潋,宋潋也不甘示弱无惧地迎上了贺永乾的目光。

  只不过,贺永乾比何禾多了一份细心,走的时候贺永乾瞄了一眼地上的衣服,发现全都是男装,奇怪……

  难道说!

  贺永乾觉得自己真相了。

  只不过,木浩是怎么知道的?

  没错,让贺永乾带何禾今早上来宋潋办公室的,是木皓芊。

  昨晚木皓芊睡觉前就给贺永乾发了一条消息,只说让他找个机会早上带何禾过来,有个能拉进他跟何禾关系的机会。

  【叮!宋潋对何禾好感-20,目前好感度40】

  何禾跟贺永乾离开了,木皓芊这才从被子中出来,看到整个人仿佛十分疲惫不堪地瘫靠在床头,木皓芊表示,落井下石很不错!

  “怎么了?很累吗?”木皓芊假装关心。

  “嗯。”宋潋十分自然地又靠在了木皓芊身上,仿佛在木皓芊身上能找回自己的力量。木皓芊脸黑了一下,你还靠上瘾了?

  木皓芊伸出手,按在了宋潋的太阳穴上给他按摩,看到宋潋舒服的迷起了眼,木皓芊斟酌地开口,“其实,你也是很舍不得何小姐的吧。”

  宋潋睁开了眼,没有说话。

  “我感觉得出来,你还是很喜欢何小姐的。既然喜欢,为什么又要伤害她的?女孩子是应该被疼惜的。”

  “你怎么这么关心她?”

  【叮!宋潋对何禾好感-5,目前好感度35】

  “何禾是个很好的女孩子。”木皓芊温柔笑笑,有时候她很羡慕何禾,如果自己能有她一半潇洒是不是就不会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看上她了?”宋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问出这句话的,如果是真的……

  宋潋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想什么呢?我只是很欣赏何小姐这样的女孩子。”木皓芊没好气道。

  “你好像对女孩子很有经验啊?”宋潋攥紧了手,幽幽开口。

  “家里有个妹妹,调皮捣蛋得很。”说到妹妹,木皓芊的语气都软和了不少,眼中满是宠溺。

  宋潋这才松开了手,心里是说不清的高兴。

  为什么要对何禾那样?

  不是说不喜欢何禾了,只是是因为有了更喜欢的人,所以才会放弃不那么喜欢的。

  如果木皓芊知道宋潋心中所想,肯定会骂宋潋渣男。

  宋潋原本就是这么自私的一个人,如果不是这样他就不会为了何禾毫不犹豫对白家出手,同样的,为了宋潋他也可以毫不犹豫对何禾出手,如果何禾跟贺永乾在一起的话,他就连贺家也收拾了,借口都有了,一举两得。

  所以说宋潋跟何禾真的不合适。宋潋自私自利,做事只会按照自己的心意来,只要达到目的不会管其他人的死活,也不会顾及其他人感受,说话总是伤人;何禾感性坚韧,虽然整天犯迷糊,但是自强自立,面对宋潋的出轨她也能立刻抽身离开,哪怕没有宋潋,她自己也能把生活过得有自己的一番滋味。

  原剧情中宋何两人是经历过很多磨难才有情人终成眷属,最后喜结连理时,宋潋已经沉稳了很多,坏毛病也为了何禾改掉了不少,只可惜,现在被木皓芊插手,这两个的矛盾被木皓芊放大,两个人散了是很自然的事。

  希望贺永乾能对何禾好吧,木皓芊暗暗叹气。

  一段音乐骤然响起,打断了木皓芊的思路,是自己的手机响了。

  木皓芊看了一眼,是家里打来了,接通。

  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什么,宋潋只见木皓芊接了电话之后脸色顿时就苍白了,整个人十分不淡定,原本温和的神情慌乱不已,急急忙忙跟宋潋说了声抱歉就飞奔出去了。

  是什么事让平时温润如玉的木浩也会失态如此。

  宋潋拨出了一个号码,“查一下木家发生了什么。”

  木皓芊走了,宋潋再呆在床上也没什么意思,找出一套衣服就要穿,穿衬衣时,布料摩擦着胸前的红肿,疼得让宋潋闷哼一声。

  下手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呢。宋潋想到了点什么,白玉般的面庞静悄悄的泛红了。

  木皓芊急匆匆地冲进客厅时,发现所有人都到齐了,有些人脸上都还流着汗,可见也是来得很匆忙。

  “爸?佳儿如何了?”木皓芊来到木父身旁坐下,开口就问佳儿的情况。

  “还没消息,绑匪说等他们电话。”木父眉毛紧锁,虽然看上去很冷静但是木皓芊知道木父他也很担心木佳儿。

  “有绑匪信息吗?”

  “找了警方,排除后剩下了几个嫌疑比较大的人。”虽然绑匪说不能报警,但是,木家怎么会这么傻真的不报警,只是木家找了个警局的朋友,帮忙调查,动静相对较小。

  木皓芊抬眼,看到沙发对面坐着几个便服的警官,正弄着一堆仪器,看样子是准备追踪绑匪电话。其中一个应该是他们的领头,十分年轻的样子,看上去很有领头风范,手下似乎也很信服他。

  “佳儿身上不是有追踪器吗,追踪器的消息呢?”警察能出现在这,木皓芊也猜到追踪器那边应该也出问题了。

  “追踪器的消息被发现在学校里,可见绑匪很熟悉你们家,早就知道木小姐身上追踪器的消息,绑票之后就扔掉了。”回答木皓芊的就是那个领头的警察,眉清目秀,一身正气,叫张为民。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父母真的很希望他成为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取了为民这么一个名字。

  “我那看看那几个嫌疑人吗?”木皓芊的语气也带上了几分沉重。

  张为民递过几份资料。

  木皓芊接过,一张一张的仔细翻阅,试图寻找有用信息,当木皓芊翻到最后一份嫌疑人资料时,不由得愣住了,“这个人……”

  木父瞧见木皓芊似乎对这个人有印象,急忙问道:“浩儿,你是不是见过这个人?”

  张警官也一脸紧张地看着木皓芊,只见木皓芊一脸深思的样子,“这个人,我见过……在哪呢?”

  “到底在哪呢?”木皓芊觉得很眼熟,但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系统!”

  系统意会,立刻帮木皓芊搜索,很快就有了答案,【宿主,在停车场那次!】

  停车场?

  停车场!

  “我想起在哪见过他了!”一想到,木皓芊迫不及待地说出来,“那天跟佳儿出去逛街,走到停车场时佳儿说忘记拿东西,于是我就回去帮她拿,让她在那等司机。就是那个空档,佳儿在停车场遇到了一个十分落魄的人,我走的时候用眼神警告了他一下,所以对他的脸有些印象。”

  “落魄?什么样的落魄?”张警官已经拿出纸币记录了。

  “就……”木皓芊努力地回想了一下,“被人打得很惨的样子,胡子拉渣的,应该是过了几天很惨的日子。”

  “还有其它信息吗?”

  木皓芊皱着眉再回想了一下,最终只能无力地摇了揺头。

  “木少爷,谢谢你的合作。”张警官收好纸笔,交给了后面的人去做进一步调查,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电话声就响了。

  整个大厅里的人心里都被揪了一下,大气都不敢出,人多却静得只有电话声在响的客厅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张警官给了个眼神木父,木父咽了咽口水,拿起了话筒。

  “喂?”

  ……

  挂了电话之后,木父沉默没说话,木母着急地看向了警方,眼中包含希冀:“怎么样?查到了吗?”

  张警官沉重地摇了摇头,“时间太短,无法追踪。”

  “刚刚绑匪那边说三天后要在xx地方交赎金五千万,电话来源暂时还差不多,所以说赎金是我们现在唯一能抓住的线索了,希望到时候木先生能跟警方好好配合。”警方监听了木家的电话,自然知道绑匪说了什么。

  “刚刚的对话我们已经录下来了,回头我们会去做音频解析,试图再找到更多的线索……”

  张警官还想再说点什么时,另一个人给了份东西他,张为民翻阅了一下,继续道:“根据木少爷提供的线索,我们已经可以确定绑匪之一是一个叫唐山的男人。42岁,已婚,嗜赌,欠了一大笔高利贷。前些时候被高利贷追债,无法还款的情况下高利贷抓走了他的妻女来抵债,最后他的妻女不堪受辱,自杀了。”

  “我们怀疑由于他妻女死亡,强烈的打击下他有很严重仇富心理且患上了些精神疾病,在停车场偶遇木小姐后对其产生了报复心理,于是伺机来到木家应聘园丁。昨晚木小姐说要在同学家过夜,所以木小姐的失踪暂时还没引起你们的注意,直到今早她的同学跟你们说了这件事,你们才发觉事情不对,报了警。”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了,你们也别太担心,绑匪一天没收到赎金,木小姐一天还是安全的。刚刚绑匪来电话时木先生要求说要听一听木小姐的声音,事实证明,木小姐现在还是活着的。”

  再经过一番交涉后,警方人离开了,木老爷子看到一屋子神情低靡的人,怒目而视,拐杖敲击地板的声音咚咚咚的响彻在整座屋子,“你们一个个的都做什么呢!全部给我振作起来!木家的人都是胆小鬼吗!遇到困难就一个个哭丧着脸,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是动起来,去想怎么找到泇儿,去行动,而不是干坐在这无动于衷!”

  木老爷子的声音如同一把利刃,只入人心底,木皓芊听到了全身一震,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是啊,事情还没到最坏的一步,自己不应该如此沮丧。

  木老爷子一番话,让全家人都打起了精神。

  房间中,木皓芊在跟系统交涉。

  “系统,能不能帮我查一下佳儿的位置。”

  【不能!系统只会帮助宿主提供惩罚目标的信息,其余人不在系统的管辖范围。】

  “这就难办了……”木皓芊喃喃自语,不断地想着该如何救出木佳儿。

  对了!

  “系统!我不是还有一张抽奖券嘛!”木皓芊的眼睛燃起了一丝希望的火光,也许能抽到些帮到现在的东西呢。

  “抽奖券能抽到些什么东西啊?”

  【宿主,你那张抽奖券只是C级的,能抽到高级东西的几率不大。不过,抽奖的范围很广,什么都能抽到。你确定现在要用吗?】

  “用!也许能抽到帮我找回佳儿的东西。”

  【叮!宿主木皓芊使用C级抽奖券一张。】

  木皓芊眼前浮现了一个别人都看不到的虚拟半透明面盘,木皓芊观察了一下,这个很像一个抽奖转盘,木皓芊随意地拨动了指针,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那滚动的转盘,心里默默祈祷。

  指针停下了,停到了一块面积最小的红色区域,木皓芊大喜过望,面积最小说明东西最好啊!

  转盘在指针停下的那一刻瞬间粉碎成密集的小光点,最后,化成一道光流,汇集在木皓芊手中。木皓芊好奇地看中所有光点汇聚成型,一个矩形的物体逐渐呈现在木皓芊眼中。

  白光散去,木皓芊发现这居然是一本书,定睛一看,封面上写着《降龙十八式》。

  这是什么东西?武功秘籍?

  带着好奇的心理,木皓芊怀着一丝期待,打开了这本书瞄了一眼,然后……

  迅速合上!

  白净的面庞泛出了可疑的红色。

  “系统!”木皓芊恼羞成怒,刚想找系统算账,“啪”的一下将书拍到了桌子上,企图增加气势,谁知那本书化作一道白光闪过钻入了木皓芊的脑袋,再看,这个空间哪里还有那本书的样子。

  “0444!”木皓芊脸红得不能再红了,她闭上眼睛企图忘掉脑海中的东西,却发现怎么也忘不掉之后,只能恼怒地吼系统,“快点给我解释!”

  【宿主!你抽到的那本书是本技能书,惩罚渣男系统内设定,只要拍一下技能书,就表示学习这个技能,一旦学习,就会深深印入学习者脑海,哪怕物理性失忆也不会忘记学过的东西。而且,宿主你运气真的超级好!C级抽奖券都能抽到S级的技能书,好厉害!】

   0444,别以为我没听到你辛灾乐祸的语气!

  木皓芊企图忽视那本书的内容,发现怎么也忽视不了,空间里木皓芊平时总是一副事不关己冷漠的表情,现在满是一脸悲愤欲绝。

  那本书不是普通的书,而是一本春宫图,还是男男的那种,而且,不是纸质版,3D版全彩高清绘制,还是动图,每一页都配有声音,就像看3D电影一样,清晰到每一个地方都经得起放大的考验,木皓芊甚至连里面主人公的毛孔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都是什么东西啊!

  【系统出品,毕属精品!】仿佛知道木皓芊心中所想,系统还贱兮兮的给木皓芊补了一刀。

   0444,你给我记着!

  木皓芊一晚上都没睡好,那本《降龙十八式》循环在她脑海里播放,她想忽视都忽视不了,怎么睡得着!

  最后系统笑够了,才告诉木皓芊这是因为她灵魂不够厚实的原因,所以容易被一些奇葩的技能影响到思绪。

  最后木皓芊给系统交了两百积分,让系统帮她暂时帮她消除这个影响,但是这个效果也只能维持三个世界,也就是说木皓芊得在接下来的两个世界中努力提高自己的灵魂强度了。

  【叮!主线任务二:解除宋潋与何禾的婚约,已完成!】

  【主线任务二奖励:积分500,初级技能券×1,已发放!】

  【叮!主线任务三发布!】

  【主线任务三:渣男的真心—获得宋潋好感90以上(100以下)】

  【任务奖励:积分500,梦魂引×1】

  木皓芊昨晚都没睡好,一大早还被系统的提示音吵醒,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睡个觉啊!没起床气都快被弄出起床气了。

  木皓芊缓了一会儿才琢磨出任务的不对劲,“系统,以前我看小说,刷好感度不是都要刷满吗?怎么你们才要求到90啊。”

  问到核心了,系统清了清嗓音,满怀骄傲开口,听得木皓芊很想吐槽,你一堆数据学什么人清嗓音。

  【我们惩罚渣男系统的宗旨是惩罚渣男!如果渣男的好感被刷满,对任务者的感情矢志不渝了,一旦任务者任务完成离开,那么留下被攻略者独自一人孤独一生,那么任务者就成了渣男渣女。】

  【所以,为了不制造渣男渣女,也是为了给被攻略者留一条路,系统十分人性化的定制了个硬性规定,所有任务目标的好感度都不能刷满,要是刷满了,不管你的任务完成度多高,只要任务目标好感度被刷满,你的任务评价也只是及格。】

  “你们所说的给被攻略者留一条路是指?”

  【是指给被攻略者保留爱别人的权力。】

  “可是90以上的好感度已经很高了啊,想再爱上别人很难吧。”

  【很难,但不是零概率。一旦那些被惩罚过的渣男再爱上别人,那么他就会全心全意去呵护他所爱的人,同时他的下一辈也会被他教育以正确的爱情观,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良好的爱情观就会传递给更多的人。没有经历过90以上好感度的刻骨铭心的爱情,又怎会去珍惜那最后来之不易的真心。】

  【我们系统宣扬的是爱与正义,既然给被攻略者留一个爱别人的权力能惠及那么多人,我们何乐不为呢?】

  虽然系统的话有些中二,但是不可避免的,木皓芊有些被这个系统震撼到了,她貌似是第一次才认识到这个系统所存在的意义,以前她都只是把它拿来当做一个可有可无的玩意而已,抱着随便玩玩的心态,反正也不吃亏不是吗。

  可是现在,木皓芊有点怀疑这么肮脏黑暗的自己能不能承受起这个系统想要通过宿主来传达发扬的东西。

  当木皓芊一脸无精打采,心事重重地跟家人吃早餐时,大家都当他是因为佳儿的事所以提不起精神,也不以为意,实际上,木皓芊只是没睡好。

  “诶?天企宋潋居然大早开了个记者招待会,宣布他跟何禾的婚约取消!”说话的是木浩的三叔,他正在浏览今天的新闻。

  “我就说嘛,这对迟早会散,当初他们宣布婚约的时候我就不看好。”

  “好好吃饭,说那么多干什么!”木老爷子瞪了木三叔一眼,三叔立刻认怂不再说话,其实,大家伙心里都明白,因为昨天的事饭桌上的气氛太僵,木三叔也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

  不过,解除婚约?

  木皓芊想起来她今早是被系统的提示音吵醒的事,内容好像就是自己的主线任务二完成了?行动力真强!

  【宿主,别忘了你答应宋潋的两个月】系统很细心地给木皓芊提醒一些她很不想记起的事。

  “那我谢谢你的提醒了!”

  【不用客气!应该的!】系统没听出木皓芊咬牙切齿的意味,高高兴兴的接下了木皓芊的道谢。

  “喂?宋潋,昨晚家里临时有点事没去你家,抱歉。”木皓芊吃过早饭就打算去公司处理一些事,后续他打算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家里陪一下父母,现在他正在坐车前往飞云的路上。

  “不要紧,你家里的事比较重要。”宋潋很好奇木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木家消息封闭得太严实了,他探不出太多,只知道昨天有警察来过。

  “吃早餐了吗?”

  宋潋瞄了一眼桌上助理给买的,自己吃了一半的早餐,毫不犹豫地将剩下的早餐扔进了垃圾桶,然后面不改色道:“没有!”

  “那我带份早餐给你吧。”

  “好!”宋潋喜滋滋地应下了,“还有,不是说让你叫我阿潋吗,叫我名字都显得生分了。”

  本来跟你也没多熟,木皓芊默默吐槽。

  当然了,木皓芊不可能真的跟宋潋这么说,嗯了一声就挂了。

  听到挂线的嘟嘟声,宋潋无声地笑了。

  不急,不能吓坏了他,慢慢来,猎物迟早都是我的。

  木皓芊一路通行无阻地来到了天企顶层,秘书长古怪地看了木皓芊一眼,便让他进去了。

  木皓芊敲敲门,便进去了。

  “阿浩。”宋潋看到木皓芊进来,笑得很是得体,客客气气,既不让人觉得生疏,又不会让人觉得近乎过头。

  宋潋这是又打算玩什么幺蛾子?

  当然是为了“掰弯”你啊!系统暗暗发笑。

  木皓芊决定忽视宋潋,自顾自地将早餐一一摆到宋潋面前,“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随便买了些,豆浆,牛奶,三文治,包子都有。”

  “阿浩。”

  “干嘛?”木皓芊听到有人叫自己,下意识地抬头,就对上了宋潋那双光彩四溢的双眸。

  他想干嘛?不会又让我喂吧?信不信我真的糊他一脸?

  【……】系统无语了。

  木皓芊一直在等宋潋开口,这人想干嘛,叫人又不说话?在木皓芊耐心耗尽前一秒,宋潋终于开口了,“没事,就想喊喊你。”

  木皓芊内心暗暗皱眉,脸上表情没变,“我没什么事我先走了。”也不等宋潋回话,木皓芊就飞速离开了。

  宋潋笑眯眯地看着木皓芊“落荒而逃”的背景,拿起包子啃了一口,让不喜欢吃中餐的宋潋都觉得今天的包子格外美味呢。

  “系统,你说,刚刚宋潋是在撩我,是吧!”回到自己的车上,木皓芊脸上的表情终于崩了。

  【宿主你自己不是有答案了吗?(ω)】哎呀呀,宿主这表情难得一见啊,悄咪咪截个图。

  木皓芊只是情商略低,不代表她傻,宋潋三番四次地暗示,瞎子都看出来了,更别说拥有着一颗女孩子心的木皓芊,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准的。

  “他以前追何禾的时候是这样的吗?”木皓芊想想都觉得恶寒。

  【可能,对应不同的人就要采取不同的方法,何禾是个正常的女孩子所以就正常些,宿主你嘛……】

  “我不正常?”木皓芊给了个眼神系统自己体会。

  系统抖了抖,连忙讨好道:“没有没有,宿主是独一无二的,非常人所能比,所以宋潋用些特殊的方法也是为了衬托你的身份嘛。”

  这句话翻译一下就是,宿主你是个妖人,所以非常人,特殊的方法配上特殊的你。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骂我。

  【宿主!今晚你还要去宋潋家睡觉呢。】嘻嘻,真想看看后面宋潋会怎么做。

  “哦,这个啊!我刚刚跟宋潋发消息说过几天再去了。”

  【诶?什么时候的事。】“刚刚。”木皓芊嘴角得意地勾起。

  ———————————分割线—————————————————————

  木皓芊最近都在家里处理一些比较紧急的公务,其余时间都在陪着木父木母,三天时间转瞬即逝。

  可是,祸不单行,当木父一脸悲痛眼眶红红的回来时,木皓芊心里咯噔一下,知道交赎金的营救行动怕是失败了。

  “被绑匪发现了。我们低估了绑匪,刚开始还以为只是一般绑匪,比较熟悉你们家,但是没想到那群人里居然还有专业人士,甚至还持枪。”

  “前段时间有个黑帮大佬出狱了,我们怀疑唐山是跟那个黑帮大佬合作了,那个黑帮大佬是个狠角色,现在警方暴露了,木小姐的安全……我们警方只能说尽力而为。”张为民也很为难。

  “现在警方掌握到了新的线索,对绑匪藏身地已经有眉目了,我们会尽快的。”

  “该死的!”张警官一走,木老爷子气得拐杖往地一杵,“警方都干什么吃的!”

  “爷爷,别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警方也是尽力了。”木皓芊连忙上去给木老爷子顺气。

  木老爷子哼唧了几下也没说话了,只是花白的胡子一抖一抖的,显然还气头上。

  绑架案,绑的还是木家的千金,该市警方高层也是高度重视的,要是救不出来,木家的怒火他们也承担不起啊。

  在警方一夜未合眼的努力下,终于找到了人质被绑的地方。

  “局长,为什么?”市警局局长办公室中,张为民双手猛地拍到桌子上,不敢置信地看着局长,“好不容易查到了绑匪的窝,为什么要撤掉警力,还取消档案?”

  “张为民,这是你跟上司说话的态度?”局长眉头一皱,“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给你放几天假,好好休息吧。”

  这不但是让张为民不再管这件绑架案,同时也是下逐客令了。

  张为民还想说什么,一旁的黄警官连忙拉住张为民,跟局长赔笑道:“这孩子这些天也是累坏了,说话没轻没重的,局长别计较啊!”

  转头又对张为民道,“小张,还不感觉谢过局长?”

  张为民刚想说不,只见他的上司拼命给他使眼色,他憋屈地含了一口气,不甘心道:“局长,对不起,我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

  局长摆摆手,“你年纪还小,犯错也在所难免,好好干,年纪轻轻就这么能干,以后前途无限。”

  挥挥手,黄警官连忙拉着张为民走了。

  到了黄警官的办公室,黄警官锁好门,这才放松下来,看着张为民憋屈不服气的样子,喝了口茶:“行了!你小子也别做那个样子了,怪难看的。”

  “黄头,你就这么算了吗?我们耗费了那么多精力跟时间,查出来了就不管了?”黄警官是张为民的直属上司,姓黄,为人随合,平日里大家就叫他黄头。

  “年轻人,敢于追求真相,刨根问底是好事,但你得学会什么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什么叫过犹不及。”黄警官深深看了张为民一眼。

  “什么意思?”

  “知道为什么局长不让你再进去跟进这个案子吗?”

  张为民摇摇头。

  “因为他把你们查出来的绑匪藏身处告诉给了木家。”

  “木家?”张为民很聪明,很快就想出了其中关键,他吃惊地望向了黄警官,“木家想……”

  “嘘……”黄警官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好,别说出来。”

  “可是,这是违法的呀!”

  “你以为局长不知道吗?”黄警官瞥了一眼张为民,“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木家想要自己动手,为什么局长也默许木家的动作?”

  张为民木然地摇摇头。

  “昨天都营救行动失败了,还被绑匪发现了警察插手的痕迹,可以说我们一下子把木家的那位千金推到了悬崖边,生死一线。虽然绑匪口头上还说要继续让木家交赎金,可是,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对木小姐做什么呢,可以说,当警方暴露的时候木小姐就已经不安全了。”

  “木家,对警方失望了……”说到这,黄警官有些惆怅了,“局长是为了平息木家的怒火卖了个人情。”

  “当然,这不是局长妥协的主要原因。最根本的,还是木家家大业大势力大,我们惹不起,懂吗?”

  “可是……”张为民皱眉,还想说什么。

  “木家算好说话的了,换了别的,分分钟一句话就让你在这个城市混不下去。”

  “我今天告诉你这些,不是告诉你怎么向权贵低头,而是认清现实。我知道你,一腔热血,想大展宏图。可是,为民啊,世界上不是只有黑跟白两种颜色,你要记住还有灰色!不管在哪个阶层,灰色永远都是必不可少的。做警察,最好就是学会怎么做灰色,既要心中有永不磨灭的白色,也要在适当时候运用些黑色,你想实现你的理想,你就得学会怎么当个合格的灰色。”

  “一味的追求极致的纯色,就会过刚易折,要知道水至清则无鱼。”

  “好好想想吧。”

  张为民呆愣在那,低着头,被震撼得一步也走不动,心中滋味复杂。

  黄警官笑笑,也不管他了,迟早会想明白的。

  黄警官站起来,走到办公室墙上挂着的一副画前,细细地欣赏起来,这是他最喜欢的一副画。

  整幅画用大片的丹橘色渲染开来,绵延的山头下是一小片已经被昏暗笼罩的小镇,暗色与橘色用过渡的方法,橘黄的色彩层层加深,最后变成一片昏暗在画的最底下已经完全变黑。山头上是一轮红日,红得很鲜艳,红日上头接近画边缘的地方有一片空白,什么都没上色,空空的。整幅画只有天的白色,日的红色,山的色彩,镇的暗色,地的黑色,以及一大片的丹橘色。

  这副画不同的人看了就有不同的结论,有人说是日出,有人说是日落,黄警官每次听他们争论,也只是笑笑不说话。

  他看着画,每次看着它黄警官都觉得内心都被那片橘色给温暖得不得了,多好的画啊!初升的太阳,象征着无限的希望。

  嗯?画的下角好像有些灰?黄警官伸手擦了擦,再看了一眼,觉得整个人又有了热情去开始每一天都工作。

  被擦过的地方是画的名字,上面写着……

  《日落》

  其实,生活就是看你用什么态度去对待,再艰难的时候,你往好处想,也会过得很开心的。一幅画的名字不能代表什么。

  黄警官就是这么想的。

乔木泡泡

三八节快乐呀,小可爱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