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惩罚渣男系统

13、总裁篇(十二)

惩罚渣男系统 乔木泡泡 4834 2019-03-06 00:55:00

  好温暖……

  就像小时候在母亲的怀抱里一样,那样的温柔,暖得让人离不开。

  宋潋恋恋不舍地挣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精壮胸膛,微微往上抬头,看到了一个天神般的睡颜。

  木浩?

  宋潋脑中空白了几秒,才开始渐渐回想起昨晚发生过的事。

  自己跟何禾吵架,然后去酒吧买醉,接着遇到了木浩,来到酒店,之后自己……

  !!!

  宋潋瞳孔骤然放大,有些不敢置信,激动下抗拒性的猛地将木皓芊连人带被推下了床。

  “哎呀!”

  木皓芊狼狈地从被子里钻出了头。

  “你!我,昨晚……”

  宋潋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发现下半身穿戴得很整齐,偏偏上半身赤裸,还布满了可疑的红痕。

  “木浩!你对我做了什么!”宋潋咆哮道。

  “嘶!”木皓芊揉揉头,皱眉道:“这话应该我问你吧!”

  “昨晚你发酒疯,我给你穿衣服你不要,非吵着说热,脱了自己的衣服还不止,连我的也强行扒掉了。”

  宋潋胸口剧烈起伏着,仔细想想,好像还真的有这件事发生。

  “那之前……”宋潋有些难以启齿。

  “之前的事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木皓芊脸上带有些惶恐。

  看到木浩这样,宋潋心中就来气!

  “怎么了!现在吃亏的人是我,我都还没说什么,你现在这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

  木浩愣了,看着宋潋受伤的神色,顿时愧疚起来。

  “对不起!”

  听到木浩的话,宋潋猛地抬起头,一个枕头就砸了过去,“谁要听你说对不起!滚,我不想看到你!”

  木皓芊抬眸,澄澈的眼睛中映射出主人复杂的神情,似是怜悯,似是愧疚。

  宋潋想杀了木浩的心都有了,“你那是什么眼神!可怜我吗?还是说堂堂宋总对我感到了愧疚!谁让你可怜我了!滚!”

  手,指向了门口。

  看着宋潋歇斯里底的模样,木皓芊抿了抿唇,一言不发。

  木浩仿佛默认的样子把宋潋气笑了,“木浩!你到底想怎么样!”

  木浩还是不说话,神色复杂的深深望了宋潋一眼,宋潋还没来得及读出木浩的眼神意思,就被木浩突如其来的拥抱给抱住了。

  “宋潋,真的对不起。”缓缓的,带着歉意的温柔,木浩在宋潋耳边吐出了这句话。

  木浩的嗓音本就是天籁,如今再略微压低,若是抵抗力稍微弱些的,恐怕都要沉醉在木浩的音线中了。

  宋潋也是被木浩突如其来的温柔迷愣了,他从来没听过木浩用这样的语气对人说话,平常的木浩待人接物也是很温柔的,但是那种温柔是带着客气的疏离的,而他刚刚感受到的温柔,仿佛是带着满满疼惜,就像是……对待心上人一样?

  宋潋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就要推开木浩。

  木浩又怎会如他所愿,死死地抱住不撒手,却又没有放太多力在宋潋身上,怕弄疼它。

  “这句对不起,我很早就想对你说了。”木浩环住宋潋,下巴轻轻搭靠在宋潋的肩膀出。

  “上一次,我只是给了你一张保证书,然后就不负责任的跑了,哪怕说我要对你负责任,可是我也没采取什么行动,你一定气坏了吧?”说着,木浩轻笑出声。

  “对不起!”

  “这句对不起,是因为昨晚的事对你说的。我不该因为你喝醉酒就对你胡来,是我的错,身为男人,我应该学会怎么控制自己才对的。”

  木浩的声音轻缓又舒心,听他讲话仿佛就像在听故事一样,不禁让人渐渐沉迷,安抚着躁动的心里,给人以宁静。

  听着听着,宋潋也不由得停下了动作,静静听木浩的讲述。

  “其实,自从上次跟你发生那样的事之后我就发现了自己身体有些不对劲,只要被人压着,就会陷入一种我自己都不能控制的狂暴状态。”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不奢求你能原谅我,我知道你一直很想杀我,但是,你能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吗?”

  木浩松开了宋潋,深深地看着宋潋的眼睛。

  木浩的眼睛很美,当他认真注视着一个人的时候,满天星辰仿若绽放在他的眸中,迷人又梦幻。

  抚心自问,宋潋觉得自己是恨着木浩的,但是,看着木浩的眼睛,那个不字,却是硬生生噎在喉口,吐不出,又咽不下。

  “不……”宋潋模糊地吐出了一个音节,听上去就像是不字,实际上宋潋也是确实是这么说的。

  只不过,宋潋边说边紧张地看着木浩,木浩估计也是听出了宋潋的话,前一秒还神采奕奕的眼睛瞬间肉眼可见的黯淡下去,就像那点亮黑暗的最后一丝光也熄灭了。

  “好!”看着木浩失落的样子,话到嘴边,宋潋心中一紧,急急地将个好字蹦了出来,而且,吐字无比清晰。

  可是刚说完,宋潋就后悔了,只不过,木浩听到宋潋答应了他,黯淡的眼眸又瞬间恢复光彩,这抹短暂的美景让宋潋不禁暗道,好像这也挺好?

  木浩眼中的温柔都快要柔化成水了,笑得格外开心,单纯得就像孩子得了夸赞一般。

  “这又什么好笑的?”宋潋有些恼怒。

  “谢谢你!”没有回答宋潋的问题,木浩郑重地道了声谢,然后,再一次抱住了宋潋。

  “谢谢你……愿意相信我。”木浩在宋潋耳边呢喃道。

  听到木浩的话,宋潋的微弱的怒气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

  木浩的怀抱很温暖,被他抱住的人可以感受到木浩那股强烈的呵护感,让人感觉无比可靠,宋潋可以确定这跟他在梦中感受到的温暖是同一个人给的。仿佛被木浩感染了,宋潋此刻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木浩捂得暖呼呼的,在木浩看不到的地方,宋潋的表情都柔和了不少。

  悄悄的,趁木浩看不见,宋潋头微微倾斜,虚靠在木浩的肩膀上。

  【叮!宋潋好感+20,目前好感度40】

  【叮!宋潋信任+40,目前信任度45】

  【叮!主线任务一:接近宋潋,并获得对方好感度30,信任度30,已完成!】

  【主线任务一奖励:积分500,迷药×3,已发放!】

  【叮!由于任务者欠款300积分,现已自动从任务者账户上扣除。】

  【叮!主线任务二发放!】

  【主线任务二:解除宋潋与何禾的婚约!】

  【任务奖励:积分500,初级技能券×1】

  在宋潋看不到的地方,木皓芊眼中温柔不复,剩下的,是闪烁的冷冷寒意。

  美人计,很好用,不是吗?

  宋潋已经不知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情了,虽然内心纷乱如麻,但是面上依旧还是风轻云淡的模样。

  当他走进自家的客厅,看到的,就是抱膝埋首坐在那的何禾。

  听到脚步声,何禾也没抬头,就那样直接开口,“你昨晚去哪了?”

  不知道是不是宋潋听错还是因为何禾埋首的原因,何禾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就像是哭腔一般。

  宋潋心虚了一下,也想到了昨晚跟何禾的事,琢磨了一下,开口道:“抱歉!昨晚我突然想到了些紧急的事,丢下你真的不是故意的。”

  宋潋话音刚落,何禾猛的抬首,锐利的眼神直勾勾的像两片刀子,直射在宋潋身上。何禾的眼神不复以往的清澈懵懂,此刻何禾的眼中,混杂了很多宋潋读不懂的东西,似是恨,是怨,是愤怒,但更多的,却是平静与决绝。宋潋不由得被何禾吓了一下。

  何禾自嘲的笑笑,缓缓地走向宋潋,眼含温柔地伸手抚过宋潋俊俏的脸庞,开口却是如入冰窖般寒冷。

  “宋潋,我不是那些你挥之则来呼之则去的女人,既然你心都不在我这了,我们两个再继续也没什么意思了,你说,是吗?”

  何禾手顺着往下到宋潋的衣领出,微微翻动,看到一些自己想看到的红痕,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宋潋一把抓住何禾的手,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

  “宋潋,我说过了,若是再有第二次,我不会再原谅你了。”

  说罢,何禾决然地转身,提起一旁的行李箱。

  “你要走!”虽然听不懂何禾在说什么,但是宋潋看到何禾的动作,也明白她要离开,一把便抓住了何禾。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就算你要走,也得给我个明白!”

  何禾奋力甩开宋潋,冷笑道:“你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宋潋想不通,恼火地甩了下手,颓然地坐到了何禾刚刚坐过的位置。

  微微抬头,宋潋就看到茶几上放着一份报纸,映入眼帘的,就是报纸头条的几个大字。

  《天企总裁宋潋抛下娇妻夜店寻欢?》

  宋潋连忙拿起迅速浏览过后,愤力将报纸撕碎砸向一旁,报纸碎片在一旁纷纷扬扬的飘散宋潋抓起一旁的电话拨了个号出去,等对面接通之后,冷言道:“给我查!今天的头条是怎么回事!”

  临挂线前,宋潋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还有给我查一下昨晚木浩的行程。”

  啪嗒一下,宋潋重重地挂了线,脸上阴沉无比,眼中闪着不知名的光芒。

  木浩,你最好别让我查出真的是你在背后算计我!

  【宿主!宿主!那宋潋真的去查你了!】系统一直在暗中监视宋潋,现在简直想给自己宿主发溜溜溜。

  “那宋潋又不是傻子,哪有那么多巧合,刚好他出去喝酒就出事,好刚好遇到了我。”

  【那宋潋不会真的怀疑到你头上吧?】

  “怀疑是肯定怀疑的,不过,他再怎么查也不会查到我的。”木皓芊躺在家中床上,优雅地翻了个身,闭目道。

  毕竟,他的注意力肯定不在我身上。

  木皓芊带着自信的微笑睡觉了,也不管宋潋那边掀起了多少的惊涛骇浪。

  “你再说一边!木浩昨晚去见了秋礼擎?”宋潋不敢置信地再问了一遍。

  “不会错的,大少爷!昨晚很多人都知道昨晚木浩跟秋礼擎昨晚约了个饭局。”

  “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吗?”短暂的惊讶过后,宋潋很快就恢复到了往常的沉着,冷静地分析了起来。

  “这个就不得而知了。”电话那边的人说道。

  秋礼擎,秋礼擎!

  好你个秋礼擎,想通过木家来牵制住自己的步伐吗?

  哼!这个老狐狸这次恐怕要失算了!

  宋潋的眼中迸发出强烈的志在必得的光芒。

  接下来几天,宋潋都在忙这那个由秋礼擎做中介的大项目,木皓芊也乐得宋潋不来找她,偶尔约约秋礼擎出来放个烟幕弹,小日子过得很是不错。

  最后,真的由宋潋的天企一举拿下了那个项目,消息传出,天企的股票一下飞涨了不少。

  “哈哈哈,贤侄,还是你有办法啊!”秋礼擎在茶馆的包厢中开怀大笑,拿起面前的茶杯痛饮了一杯,也不管茶是不是该这样饮。

  茶室内焚着香,周围的布置也是古色古香的,坐在他对面的木皓芊宠辱不惊,微微一笑,抬手就给秋礼擎续了杯茶。

  “秋总你过奖了,晚辈只是提供了一个主意,要是没有秋总你,这个计划也实施不了。”

  “叫什么秋总啊!生疏!叫我秋伯伯就好,呵呵呵!”秋礼擎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秋伯伯好!”木皓芊乖巧的应了。

  “诶!”秋礼擎应了声,笑呵呵的抿了口茶,颇有长辈的语气语重心长的木皓芊道:“贤侄啊!既然大家都是自家人,就别跟秋伯伯客气了!跟伯伯说说,前两天报纸上的头条,是你干的吧?”

  木皓芊暗骂了句老狐狸,脸上却未显露出来,反倒是略作疑惑:“秋伯伯你说笑呢?晚辈那晚只是刚好约了您在那见面,我哪知道宋潋也会恰巧在那出现。这事晚辈可是冤枉啊!”

  “是吗?”秋礼擎笑呵呵地反问了一句,不过随即又放声大笑:“我就是随便问问,贤侄别当真啊!”

  “这是自然的,晚辈问心无愧。哦,对了,不知秋伯伯那份鉴定报告的后续处理好了没?”木皓芊转移话题。

  “都搞定啦!保管宋潋查不出!就算他查出来了,也耐我不何。”秋礼擎给了个眼神给木皓芊。

  木皓芊拿起茶杯,装作喝茶,眼睑低垂掩盖住了眼中的嘲讽。

  宋潋可是这个世界的男主,他怎么可能会查不出,不过他查出来也好,正好给我当下挡箭牌。

  “贤侄当真要收购天企的股份?”秋礼擎状似不经意的提出了个话题。

  “自然。莫非,秋伯伯也有意入股天企?”木皓芊不动声色地把皮球踢了回去。

  “没有的事!”秋礼擎摆摆手“我就是跟宋潋不对付,能看到天企倒霉我就很高兴了,哪像贤侄你木家财大势大的,还打算啃一口天企。”

  “吞掉天企,不就是晚辈跟秋伯伯您合作的缘由吗?”木皓芊啪嗒一下放下茶杯,“如果不是这样,恐怕晚辈都没缘能跟秋伯伯合作呢。”

  “那是!”秋礼擎大笑一下,没再开口。

  老狐狸!

  木皓芊顺着系统的指示,看到了秋礼擎的隐形摄像头。

  想抓我把柄?没那么容易。

  不过,证据先放在秋礼擎那吧,等完事了再让系统销毁,免得这老狐狸翻脸不认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