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惩罚渣男系统

11、总裁篇(十)

惩罚渣男系统 乔木泡泡 5131 2019-03-04 00:55:00

  有些事情如果不是自己亲自去证实就永远不会去相信,或者说不求证就可以给自己找了个逃避的借口,有足够的勇气告诉自己可以不相信。

  可是宋潋偏偏没有给自己这样一个机会,他面前的那张纸正赤裸裸地打着他的脸。

  昨晚他没回去,他去找了个保密性好的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说了全身检查,当然是包括某个部位了。

  可是,他等了一个晚上的结果此时瘫开在他面前,上面种种数据显示,他的身体各项指标正常,没有疾病,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没有生病又怎么会……

  宋潋不敢想,也害怕去想,他怕真的被木浩说中了。

  昨晚一晚没睡好,加上心神不宁,现在结果出来反倒是让宋潋一直紧绷的心弦松了下来,然而结果又不尽如宋涟的意,顿时让宋潋觉得疲惫不堪心绪不宁,煞是头疼。

  宋潋烦闷地揉了揉太阳穴,扫了一眼桌上成堆的文件,顿时心烦地把文件都挥到了一边,这才觉得舒畅了些。

  “扣扣扣!”秘书长进来,给宋潋送了杯咖啡,宋潋抬手就拿起来轻轻抿了一口,温度刚刚好。

  “这咖啡何禾煮的?她人呢?”宋潋喝了一口就喝出来了。

  “总裁,她在外面工作,要叫她进来吗?”

  宋潋捶了捶头,皱眉,他还没想好怎么跟何禾说昨晚没回去的事,“不用了,你出去吧,没什么事别烦我。”

  秘书长出去了,何禾在助手座位上从秘书进去开始就一直盯着办公室大门,好不容易盼到秘书长出来了却一句话也没有想跟她说的,独自回位置上处理事情了。

  何禾平时神采奕奕的眼睛顿时黯淡下来,宋潋知道咖啡是她煮的却还是没动静,摆明了是不想见她。

  真的是像小风说的那样吗?

  不,不会的!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只要今晚的事成,那宋潋还是爱着自己的。

  原本还有些心意不决的何禾顿时下定决心,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今天一天何禾都很认真的在工作,既没有在宋潋面前晃也没有犯错,引得秘书长频频看向何禾,心里疑惑不已。

  宋潋暂时不知道怎么面对何禾,今天一整天都没怎么看见她宋潋还暗自有些庆幸,只不过,等时间一长,宋潋也反应过来不对劲了,这不像平时的何禾!

  宋潋觉得何禾不对劲,但宋潋又何尝不是呢。秘书长今天都快被这两个家伙搞懵了,一个应该脾气暴躁的今天不暴躁了安安静静地在办公室批阅文件,有下属犯错也只不过随口说了几句;另一个应该活蹦乱跳积极工作的,反倒沉默十足,做事十分卖力还居然一个错也没出。

  见鬼了!

  很难得,两个人一起回家是各坐一边然后一言不发。何禾最虽然说下定决心,但是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因此她现在不太敢跟宋潋说话。宋潋倒是瞟了何禾好几眼,可是何禾一直在看窗外的风景一个正眼都没给过他,让宋潋想开口说话也无从下嘴。

  于是,两个人一路僵着回到了别墅。

  “那个……阿潋,”何禾还是先开口了,只是低着头声音有些模糊好像有些不太好意思,“最近看你挺累的,我让李妈今晚煲了些汤,待会多喝点,喝完早些休息吧。”

  “好……”宋潋有些恍惚,但还是下意识开口了。

  一顿饭,两个人吃的也很不是味道。

  “早点睡吧,别太晚睡。”何禾率先吃完了饭,一直扎在饭碗中的头迅速抬起来,然后搁下饭碗上楼。

  饭碗碰撞着玻璃发出清脆的响声,仿佛像敲在了宋潋心上。

  何禾走了,宋潋一个人吃得也没什么意思,也放下了饭碗。

  何禾爱吃中餐,所以宋潋也陪着何禾吃中餐,其实他本人是爱吃西餐多一点的,不过为了何禾他也愿意陪她吃她喜欢的东西。他们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突然变成这样了呢?

  宋潋觉得心烦,回到书房打算看看文件,可是心思一点也静不下来,看着上面的文字,宋潋觉得自己好像看不懂了。

  烦燥地将文件甩到一边,宋潋瘫靠在椅子休息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颓然的起来打算洗个澡今晚早些休息了。

  宋潋快速地洗好了澡,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比往常越来越敏感了,实在不敢洗太久。

  宋潋慢悠悠晃到床边,心不在焉的他自然没发现床上的异状,当他刚坐下来没多久时,一对雪白如藕的手臂灵巧地圈住了宋潋,肩膀被一物体轻轻覆上,如兰的香气轻吐在耳边。

  “阿潋……”

  宋潋先是大骇,听到熟悉地声音后放松下来,扒开何禾的手转身想看看何禾搞什么鬼,却没想到看愣了。

  只见何禾及肩的秀发披散着,不施粉黛的洁净脸庞红粉扑扑的煞是可爱,湿漉漉的迷蒙大眼娇羞地看着宋潋,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让何禾看上去特别诱人。

  对,罗成风给何禾出的主意是色诱!

  如果宋潋没有喜欢上别人,那自然会被何禾勾引到,因为宋潋不是那种乱搞男女关系的人,所以罗成风才敢出这样的主意。

  而且罗成风告诉何禾,怎样判别宋潋的心意,要是勾引成功之后,就让何禾拒绝跟宋潋滚床单,如果宋潋在意何禾的态度,那自然就会忍着不动何禾,如果忍不住要兽性大发的话,罗成风给何禾防身的防狼器自然也不会闲着的。

  何禾羞涩的微低着头,欲拒还休的眼神似嗔似怨地望着宋潋,小刷子似的的睫毛轻轻颤动,略微暴露了主人的紧张。

  何禾再次缠上宋潋,柔软的躯体隔着层布料让宋潋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何禾身体的温度。

  何禾吻上宋潋,伸出小舌挑逗着他,手上也没闲着,按着罗成风教的方法,生涩地勾引着宋潋,随着两人加深着那个吻,何禾的手也越来越往下。

  原本宋潋还沉迷在何禾的温柔乡中,所有的意乱情迷就像被一盆冷水泼熄了一般,一股冷意由头贯彻到脚,紧闭地双眼骤然挣开,猛力地推开了何禾,慌张失落地推门而去。

  何禾狼狈地倒在了床上,撑着身体不可置信地看着宋潋落荒而逃的背影,眼泪,就这样缓缓落下。

  闪烁的灯光,迷乱的氛围,嘈杂的声音,昏暗的灯光,如果不是因为应酬,宋潋很少会来这。

  酒吧,失意之人买醉忘忧的地方。

  这是一个高档的酒吧,虽然有着普通酒吧会有的氛围,但是秩序环境却很好,里面的人大多都是非富即贵,很多富家子弟都爱来着。

  吧台边,宋潋一瓶又一瓶仿佛把酒当白开水地灌着自己,他已经不记得喝了多少了,他现在只想把所有烦心事都忘掉,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好好的一个人待着。

  偏偏有人不让宋潋如愿。

  “帅哥?一个人?”一个穿着低胸装的妖娆女人悄无声息地坐在了宋潋旁边,柔若无骨似的挨着吧台,艳丽的妆容上绽放着勾人的笑容。

  宋潋看都没看她,张口就是,“滚!”

  妖娆女人不怒反笑,上前挨着宋潋,几乎是贴在宋潋身上,吐气如兰,在宋潋耳边俏声道:“你舍得吗?”

  宋潋微微侧头,细长的眉眼挣开了一条缝,瞥了一眼女人,闻到女人身上的香水味难受的皱起了眉,撇过头,看都不看那女人一眼,直接伸手推开了她。

  宋潋用力不小,女人穿着高跟鞋差点就崴到脚,恼恨这个男人不解风情,一肚子气地转头就走了。

  这里酒吧的人都不是死缠烂打的人,试探过后发现不合目的的,都是瞬间脱身了。

  那个女人走了之后,倒是再也没人来打扰宋潋了,任宋潋孤身一人在那喝得昏天地暗。

  “秋总,合作愉快!”

  一个包厢的门打开了,木皓芊将秋礼擎送到了门口。

  “哈哈哈!合作愉快,年轻人,我很看好你啊!”

  “哈哈哈!”

  不知道因为什么,今晚秋礼擎特别高兴。

  准备走出走廊了,木皓芊突然歉声道:“不好意思秋总,看到了一个朋友,可能要失陪了。”

  “没关系!没关系!”秋礼擎拍了拍木皓芊的肩膀,“我这把老骨头还是能自己出去的!”

  “哈哈哈!”

  “那秋总你慢走。”木皓芊目视着秋礼擎走出酒吧的大门口,才把目光放在吧台上烂醉如泥的宋潋身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后抬腿就走。

  不过,她没有往宋潋身边走,反而是走向了酒吧的某个角落。

  那个角落的位置上有人,木皓芊径直走到了那个人对面的那个空位置上坐了下来,左手放在了桌子上,似乎无意地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

  “事情办得怎么样?”

  “我办事,您放心。”那个人的脸隐在了昏暗的灯光中,木皓芊看得不是很清楚。

  “明天看到我想要看到的东西之后,尾款自然会打到你的账户上的。”

  “木总的信誉,我等自然是信得过的。”那个人似乎笑了。

  “那就这样吧。”了解完自己想要的东西后,木皓芊这才走到了宋潋身旁。

  宋潋不知道喝了多少,整个人就像埋进了酒瓶堆里,哪怕现在醉得浑浑噩噩的,还是下意识地想往嘴里灌酒。

  “够了!”木浩上前,夺下了宋潋手里的酒。

  “唔……”没有酒喝,宋潋挣开了迷蒙的双眼,勉强认得来人之后,不悦道:“给酒我!”

  “好了,喝得够多了,别喝了,喝多对身体不好。”木浩温柔地握住宋潋胡乱挥舞的手,让人来结账。

  “身体?”宋潋喝得脸红彤彤的,醉起来就像个小孩子,耍赖起来一流。

  “反正也不好了,再坏点也没什么。”

  木浩听到这话皱眉了,似乎是很不满宋潋这样糟蹋自己,“我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不过,别这样糟蹋自己,何禾会心疼的。”

  “何禾!”宋潋迷迷胧胧的双眼听到这个词立刻瞪得贼大,随后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来,木浩怕他摔着,像个操心的老妈子一般,虚扶着他。

  “何,禾……”宋潋歪着头,眼神四处乱瞟,似乎在回想什么,步伐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就突然蹲了下来。

  发起酒疯来就像个孩子,木浩无奈地叹气。

  “怎么了?”木浩也蹲在他旁边轻拍他的背,放缓语气道。

  “呜呜呜……何禾,我对不起何禾。”宋潋捂着脸,呜咽道。

  “没有,没有,你怎么会对不起他呢。”木浩哄着宋潋。

  宋潋眼眶红红的,松开手,抬起头认真地盯着木浩看了好一会,神情认真得像是在打量什么珍品,然后……

  伸手用力一推!

  “我讨厌你!”宋潋一本正经道。

  木浩踉跄倒地,哭笑不得。

  “讨厌你……”宋潋虚指了指木浩,摇摇晃晃自己站起来,没等站直,就径直往旁边倒去,吓得木浩连忙起来接住了宋潋。

  扶住了宋潋,木浩一看发现宋潋其实是喝多了,醉过去罢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无奈地摇摇头,架起宋潋的一只手,扶着宋潋出去了。

  找了附近的一家酒店,安置好宋潋,给他盖好被子,正当木浩打算转身离开时,一只手拉住了木浩。

  “何禾,别走……”宋潋呓语。

  宋潋力气很大,木浩尝试过甩开失败之后也就由着他牵着了。

  木浩靠坐在床头,侧看着沉睡的宋潋。

  “何禾,别走!”

  宋潋不知道梦到了什么,神色很是惊慌失措,不安得身体都蜷缩着颤动起来,像个无助的孩子。

  “别离开我!”

  看着宋潋可怜的模样,木浩不忍心,目露心疼,俯身轻轻抱住了宋潋。

  “没事的,没有人离开你,别怕,别怕!”木浩让宋潋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轻轻拍着宋潋的后脑勺,语气轻柔地安慰着宋潋。

  不知道是木浩的声音太温柔还是木浩的怀抱太温暖,宋潋竟真的渐渐安静下来了。

  “木浩,该死!”宋潋突然出声道。

  木浩连忙低头看宋潋,发现宋潋的双眼仍然是紧闭的,发觉他只是在说梦话才没那么尴尬。

  这都什么事啊?

  “木浩!”宋潋突然大吼一声,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双眼骤然挣开,吓得按着胸口在大口大口地喘气。

  “你没事吧?”木浩吓了一跳,担忧道。

  宋潋抬头,眯着眼看着宋潋,毫无预兆地就这样一口咬住了木浩的肩膀。

  “嘶!”宋潋下嘴很重,疼得木浩五官都皱在了一起,下意识地一下就推开了宋潋。

  宋潋被推开了,怒瞪木浩很不满:“你还躲?你有什么资格躲!要不是因为你,我跟何禾根本不会弄成这样!”

  宋潋面色潮红,身上的酒气还未散去,木浩看了几秒,确认宋潋此时还未酒醒。

  “我怎么了?”木浩觉得自己很无辜,怎么突然就扯到自己了呢。

  “都怪你,都怪你!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对不起何禾!”

  “呜呜呜……”说着说着,宋潋又难过起来。

  这个……好像是真的怪自己。

  “别哭了。”木浩轻柔地擦去宋潋的泪水。

  “都是你的错!”宋潋突然动起来,双手握拳,愤愤地捶着木浩的胸口,“现在我不行了,你要赔我!

  “好好好,赔你!”宋潋捶胸口是真的字面上的捶,木浩苦哈哈地揉了揉发疼的胸口。

  “你想要我怎么赔?”

  “我要你治好我!”宋潋朝木浩抬了抬下巴,就像小孩子撒泼道。

  “好,我帮你,那你答应我下次可不能再胡来了,喝那么多,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木浩狠狠地搓了一把宋潋的头发,虽是说教的口气,但是眼神却是担忧又拿宋潋无可奈何的宠溺。

  木浩觉得能让一向冷静自持的宋潋弄到今晚这样的地步,那自己肯定是因为上次自己对宋潋做过的事,因为那份愧疚,木浩对宋潋一直都是百般忍耐。

  木浩掀开被子,自己坐在宋潋旁边,让宋潋躺好,宋潋哼哼唧唧地抱住木浩拼命往木浩往怀里蹭,木浩像个老妈子一般哄孩子睡觉,一只手轻拍宋潋的背,另一只手就不断地给宋潋按摩着肌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