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惩罚渣男系统

10、总裁篇(九)

惩罚渣男系统 乔木泡泡 4430 2019-03-03 00:55:00

  “哐当!”

  “哗啦!”

  秘书长摇摇头,叹气暗道,又来了!今天第三次了。

  何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捡起地上因为刚刚自己走得太急没看路而撞散的一叠资料,快速地整理好,敲了敲总裁办公室,打开门,进去了。

  “宋总!你要的资料。”

  宋潋从文件中抬头,瞄了一眼那叠放得不是很整齐的资料,就知道何禾刚刚肯定又犯蠢了。

  宋潋暗暗叹了口气,又低头继续看文件了,“放下吧。”

  何禾看着宋潋埋头苦干的样子,开口想说什么却又怕打扰到他工作,最后还是没敢开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自责难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悄悄再看一眼自己的爱人,轻轻出去了。

  其实,刚刚宋潋也只是假装在看文件而已,他一直都有在注意着何禾,何禾情绪的变化自然被宋潋看在眼中。

  本来两人订婚之后宋潋就想让何禾在家里享福,不必出来工作了,当初何禾倔强不肯,最后是宋潋强势让何禾不准再出来工作,让她乖乖在家里相夫教子。

  当初两人还在热恋,宋潋的霸道总裁式温柔其实何禾也挺受用的。只不过,现在何禾再一次坚持要工作是因为前些天带了她回家见父母。

  宋母一直不喜欢何禾,两个人当初在一起时她反对的声音最强烈,后来两个人排除万难订了婚,宋母虽然没有再特别明显针对何禾,但是语气态度也算不上好。

  木家宴会后的第二天宋潋带着何禾回家了,宋母就跟何禾说,说她的家势对宋潋没有任何帮助,不像之前的白家,还说何禾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没有人脉,无论是生意上还是生活上也帮不了宋潋任何忙。

  何禾不由得想起之前跟宋潋吵架时宋潋曾脱口而出的一句话,也许当时宋潋真的是口不择言,但是听者有意。

  宋潋当时说的是,论家势样貌你样样比不上白音音,我当初为什么会瞎眼看上你!

  这句话就犹如一根刺,深深地埋进了何禾的心里,而那晚宋母的话就犹如将那根刺拔出来再狠狠地刺得更深。

  何禾怎么想的宋潋不清楚,他只知道离开宋家大宅之后,当晚何禾就要出去重新工作这件事跟宋潋吵了一架,宋潋怎么劝都劝不了,只能同意让她做回自己的助理了。

  可能是何禾真的被刺激到了,做事比以前认真了很多,虽然还是经常犯错或者闹乌龙,不过都是些不足挂齿的小意外,并不影响什么决策。

  就好像这次,虽然资料是乱了点,但是起码页码还是正确的,只要自己看的时候顺手叠齐来就好了。

  只不过,何禾只是降低了她犯错的危害率,但她犯错的次数却在增长。刚开始的几次犯错还能调笑两句,到后面犯得多了,宋潋也有些厌烦了,本来因为状态不对劲而心情一直不好因为何禾就更加不好了,他还要周旋在他母亲跟何禾中间,就更心烦了,况且宋潋最近准备跟外国合作一个大项目,那个项目的中介人秋礼擎也是一个大型企业的总裁而且向来跟他不对付很久了,宋潋为了对付秋礼擎,拿下这个项目也是要颇费心思,因此最近对着何禾宋潋也不大有笑容,最多就是比对秘书长态度好些而已。

  宋潋还在出神时,何禾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进来了,还端来了一杯咖啡,“我看你好像有些累,所以给你煮了杯咖啡。”

  宋潋只喜欢喝一种咖啡,但是这种咖啡宋潋只喜欢现煮的,为了给宋潋煮好咖啡,当初何禾也是下过苦功夫的。

  看到何禾,宋潋神色中闪过一抹疲惫,语气平平无奇,皱眉道:“放下吧。”

  何禾乖巧地嗯了一声,伸手就将被子放到宋潋左手较空的位置,可惜,收手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茶杯,咖啡洒到了宋潋身上,何禾惊呼一声,连忙抽纸巾往宋潋身上擦。

  资料大多都堆在了桌子的右边,因此洒了咖啡倒没怎么让文件遭殃,反倒是宋潋比较倒霉。咖啡刚煮的,滚烫得不行,咖啡洒在了宋潋的下半身,何禾给宋潋擦咖啡的时候是拿着一团纸巾往宋潋身上摁,相对于没有将咖啡弄出,还极力让宋潋碰到咖啡,热咖啡直接接触到宋潋的皮肤,烫得宋潋面容都有些扭曲了。

  不过还好有一层较厚的西装挡着,虽然是烫,但咬咬牙也就是一会儿的事,宋潋也知道她最近挺不好意思的,也不打算说她任由她的动作了。

  只不过……擦着擦着,宋潋的面色开始有点不好看了。

  那咖啡本来就是泼到了宋潋的下半身,何禾着急帮宋潋擦所以没怎么注意手有几下是不经意拂过了宋潋的某个部位。

  其实这本来应该是好事,按照霸道总裁的趋势,宋潋应该来一句:“女人,你挑起的火要由你来熄灭。”,然后两个人天雷勾地火的来个办公室play。

  可是,事实上的剧本就是,宋潋一点反应都没有!一点都没有!

  宋潋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那天晚上木浩的那句话,“听说有些男的被上了之后就硬不起来了……”

  硬不起来了……

  不起来了……

  来了……

  了……

  宋潋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连忙抓住还在胡乱动作的何禾的手,他已经无暇顾及何禾了,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很慌,他连自己用什么语气说话都不知道了,“出去!”

  “阿潋?”何禾错愕地抬头看他。

  “我说,出去!”宋潋抬眸,漆黑的瞳孔酝酿着嗜人的风暴,语气十分不耐烦,甚至可以说是厌恶。

  宋潋的眼神太过吓人,何禾心下一骇,不由自主地就走了出去,可是等到她关好门,站在门外,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宋潋赶出来了。

  “阿潋……”

  当天晚上宋潋没有回家,何禾独自一人坐在客厅,只觉得惶恐得不行,可是她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觉得那么不安。

  她咬了咬唇,还是打了个电话给闺蜜,表明自己要去她那住一晚。

  “你跟宋潋是不是又吵架了?”何禾闺蜜罗成风跟何禾穿着睡衣趴在床上聊天。

  看何禾一脸忧愁无措的表情,罗成风就已经知道真相了。

  “早就跟你说过宋潋不是你的良人,你老是不听,贺永乾不是很好吗,当初选他哪还有那么多事?”

  没错,何禾闺蜜是个男二党,她一直都不喜欢宋潋,也不看好他跟何禾在一起,在原剧情中宋潋也是费了一番心机去搞定这位女主闺蜜的。

  现在男女主还只是订婚,没发展到结婚,所以罗成风对宋潋还是很有意见的。

  罗成风一直在碎碎念,不过她知道自家闺蜜喜欢的是宋潋,所以夸贺永乾的话也就说了一次,后面都一直在碎碎念她跟宋潋的事,大致意思上也是劝他们和好的。

  “其实……”罗成风讲了一些时候了,何禾才犹犹豫豫地开口,何禾开口了,罗成风立马收嘴静静地听何禾倾诉。

  “其实……我跟宋潋没有吵架。”何禾咬咬唇。

  “没吵架?那……是不是宋潋对你怎么了?禽兽!”罗成风一脸愤愤不平,看上去很是生气。

  “没有!没有!”何禾连忙摆手。

  “又没吵架又没干嘛你,那他到底干什么了?”

  “他什么都没干……”何禾有些为难的吐出了一句话。

  “什么!”罗成风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真的什么都没干!”何禾觉得自己简直要委屈死,却又无从下嘴,不知道该怎么说。

  罗成风听着也觉得不太对劲,连忙安慰她:“慢慢说。”

  “自从上一次吵架我们和好后他就开始不太对劲了。他总是注意力不集中,仿佛在想着什么又好像没想什么,脾气变得很坏很暴躁。”

  “其实这也只是对着他的下属才会这样,对我还是很温柔很好的。可是,自从上次我去跟他去探望过伯父伯母之后,他就开始变了。”

  “他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公司,对我都比以前冷淡了,我开始是以为他忙所以无暇顾及我,可是时间长了我发现他对下属都是疾言厉色的,唯独每次看到我都笑得特别怪异,怎么怪异我说不出那种感觉,但是我总觉得他不太想看到我。”

  “除非我们吵架,否则他很少吼我,可是今天,他居然呵斥我叫我出去。重点是,他的眼神好可怕,仿佛要吃了我一样,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对我露出那样的眼神,现在想想都觉得好恐怖。”

  罗成风皱起了眉,“你仔细跟我说说今天你们发生了什么,一个细节都不要落下。”

  何禾看到罗成风那么严肃的表情,老老实实地将今天发生的情形告诉给闺蜜了。

  罗成风听过后,双眼眯了眯,神色不明地看了何禾一眼没有说话。

  何禾熟知自己的闺蜜,看她的表情也知道事情的背后不简单,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喉咙微微发苦。

  “小风,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罗成风看着何禾,欲言又止。

  “你说吧,我承受得住。”

  罗成风看了又看,最终还是叹气道:“你也快结婚了,有些事早知道还是比较好的。”

  “我怀疑,宋潋在外面有人了。”

  “什么?”何禾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相信,“阿潋不会这么做的。”

  “虽然我不喜欢那个家伙,但是我也觉得不太像他会做的事,而且现在还没有明确证据。”

  “你能说说你为什么会觉得阿潋外面有人吗?”罗成风没必要骗自己,但是何禾始终不相信宋潋会那样做,所以,她想看看能不能抓住小风的漏洞反驳她,也算是抱有一丝希望吧。

  罗成风思索了一下,开口了:“首先他注意力不集中,整天出神,虽然这不一定说是因为女人,但是像宋潋那样的总裁很少有事情能影响他工作的思绪,所以能影响他的一定不是普通的事。”

  宋潋当然不会说是因为他身体的情况一直影响他所以才脾气暴躁。

  “其次,他对你笑得诡异,我觉得他是在想如何能解除掉你跟他的婚约,却又暂时不想跟你撕破脸皮。当然,这只是猜测,女人的直觉是不会错,你觉得他不想见你,那他肯定就不太想见你,这是毋庸置疑的。”

  宋潋最近很忙,加上奇异的身体反应一直在影响他的思绪,让他脾气越来越不好,但是他又不可能不理会何禾,也只有在何禾面前宋潋的脾气才会收敛一点,殊不知在何禾看来却是宋潋笑得古怪了。而且,因为每次何禾一闯祸都会牵动宋潋的注意力,本来就不多的注意力还要分散出去,这让忙碌的宋潋如何忍受,自然也是不怎么想看到何禾的了。

  “一个男人会冷言冷语地对一个女人,要么就是跟跟女人没什么关系,要么就是有仇。你跟宋潋肯定是没仇了,pass掉。关系上,你跟他订过婚,关系那么亲密,你也说过了,你们没吵架,没吵架还这样对你,那就是不爱你了。”

  宋潋表示,呵。任意一个男人怀疑自己不举,谁还能如此淡定。

  “综上所述,我有理由怀疑他变心了。”

  “也,也许是我做错事,惹他生气了呢?”何禾弱弱地反驳。

  罗成风嗤笑一声,“你做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要生气早生气了,还用等到今天?”

  “你虽然面上虽然不赞同我,但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别自欺欺人了。”

  罗成风锐利的眼神直射入何禾心扉,何禾下意识地心虚撇过头。

  罗成风不说话,她知道这个时候何禾需要的是冷静,何禾手里不断地绞着手中的被子,心乱如麻。

  “小,小风,你说我该怎么办?”

  罗成风一直在观察何禾的神情,也知道她现在十分的无措,开口安慰道:“不过,那些也只是我的猜测,毕竟没有证据不是吗?”

  “你说的对,没有证据。”何禾现在六神无主,罗成风说什么她都只会点头。

  “那,那你有什么办法知道阿潋是不是真的不爱我了?”何禾求助地看向罗成风。

  罗成风低头沉思了一会,凑到何禾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说完后,何禾整个脸都红了。

  何禾不敢看罗成风,低头眼睛乱瞟,说话都说不好了,“这,这怎么能成呢?”

  “信我吧!”罗成风拍拍何禾的肩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