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惩罚渣男系统

9、总裁篇(八)

惩罚渣男系统 乔木泡泡 10023 2019-03-02 00:55:00

  最近木皓芊都没有太关注宋潋那边的情况,他这段时间忙着弄佳儿的生日宴,确定好在木家某栋别墅举办后他一一确定过嘉宾名单,又吩咐助手再加了几个三流家族再三确认无误后让助手去派发邀请函。

  助手虽然疑惑为什么要邀请一些三流家族,不过他不会多问,老老实实地按吩咐做事了。

  木皓芊这么做当然是有用意的,除了邀请些发展潜力不错的家族外,更多的,还是为跟白音音的接触制造个合理的机会。

  也是时候接触一下白家大小姐,她的雇主了。

  天企大厦,秘书将一封邀请函递到总裁面前,虽然肢体平稳无波澜,但是内心抖得都快成筛子了。

  这一个月来,都不知道宋总发生了什么事,平时也只是不苟言笑,但是最近却阴沉得可怕,稍有失误都会被骂得狗血淋头,很多部门经理无一幸免,像他这种秘书更是惨上加惨,每天直面总裁,心理素质不过硬不行啊!也就未来的总裁夫人来探班的时候总裁的低气压才稍稍收拢些。

  平时……唉,说多都是泪!

  宋潋俊美的面庞面无表情地从文件中抬头,接过邀请函看了一眼,看到木家之后顿时冷笑一声,立刻将邀请函狠狠地甩在桌上,手中的笔也被用力拍在了桌面上。

  “咚!”的一下,回荡在空旷的办公室中。

  秘书吓得身体不自主的跟着响声弹动了一下,默默把头低得更低了。

  宋总刚刚的气场本来还是台风的气压中心,看过那张邀请函后就瞬间升级到了火山爆发中心了好嘛!他还年轻,还想多活几年……

  ?(;′Д`?)

  “好!好得很,木浩!”宋潋整副表情都变得狰狞起来,还发出奇怪的咯咯咯的声音。

  “回复木家,到那天,我一定会,准,时,到,场!”

  秘书得了命令赶紧溜了,妈妈呀,总裁那咬牙切齿地味道关了门也还能感受到啊!

  “哥哥,这件好看吗?”木佳儿穿着一身粉白色的小礼服站在木浩面前转了个圈,一脸期待地看着木皓芊。

  “好看!”木皓芊神色认真地打量了一下,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谁知道,木佳儿听到后反而不满的撅起了嘴,一脸郁闷地坐了下来,动作一点也不斯文。

  “哥哥我穿什么你都说好看,太假了吧……”木佳儿一边揪着礼服上的花边玩,一边控诉着她哥对他的敷衍。

  木浩温柔地笑笑,亲昵地刮了一下佳儿的小巧的鼻子,笑道:“当然是因为我们佳儿漂亮,所以穿什么都好看啊!”

  木佳儿斜睨了木浩一眼,转头向候在一旁的店员道:“刚刚我试穿过的那些,都包起来……”

  “他付钱!”木佳儿指了指木浩。

  木浩宠溺地看着佳儿使小性子,揉了揉木佳儿的头发,换来木佳儿控诉的眼神之后才心情愉悦地掏出张卡给店员。

  还有几天就到木佳儿的生日宴了,木浩这几天一直在忙宴会的事情,难得有一天可以休息,又被木佳儿拉去陪她逛街。

  走了半天商场,木家两兄妹正在一家奶茶店中休息。

  “佳儿,妈妈不是有空吗,干嘛不找妈妈找我陪你出来逛街啊!”平时一脸温文尔雅的木浩居然也有像妹妹撒娇的一面,那双总是温柔注视着人的明眸,此刻正默默地控诉着对面那娇俏的可人儿。

  木佳儿瞪了自家哥哥一眼,略有些娇横道:“咋啦,我还不能使唤一下木大总裁吗?说好上次带我去游乐园居然还放我鸽子,现在让你来给我拎拎包不可以吗!”

  “好好好,木小姐你说的都是对!”木浩连忙做投降状,一脸任劳任怨的模样。

  木佳儿娇哼了一声,心满意足地低头玩起了手机。

  木浩无奈地笑笑,毕竟还是自己理亏啊……

  跟佳儿吃过午饭之后木皓芊就打算开车回去了,毕竟木佳儿也不是真的想霸占哥哥一整天的休息时间。

  木皓芊跟木佳儿在停车场等司机,突然,佳儿哎呀了一下,皱着眉神色略有些慌乱地跟木浩道:“哥,我的包好像落在刚刚吃饭的餐厅忘拿了。”

  木浩无奈地点了点佳儿的脑袋,笑骂一声“小糊涂蛋”便让木佳儿乖乖等在这里,自己回头去拿东西。

  司机还没到,木佳儿无聊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突然,木佳儿耳朵微动,似乎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响起,寻声望去,仿佛是在前面的那个拐角处发出的。

  木佳儿知道自己不应该好奇心太盛,但是最后实在是按耐不住,悄悄地摸了过去。

  轻轻地,慢慢地,应该不会被发现。

  木佳儿放轻脚步走过去,躲在转角处,悄咪咪地探头出去瞄几下。

  直望过去也没什么可疑的事情,直到一声痛苦的呻吟声突然冒出,把木佳儿吓了一跳,才低头看到一个男人鼻青脸肿地瘫靠在墙壁上。

  木佳儿还看到男人身上的衣服好几处都已经染成了暗红色,可见对方伤势不清,犹豫之下,还是壮着胆子踏了出去。

  “请问……你需要帮忙吗?”随着怯生生地清柔的嗓音响起,木佳儿娉婷袅娜地站在了男人面前。

  男人抬头,木佳儿瞬间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这大概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汗水打湿了男人额前的头发,一缕缕地遮挡住男人的眉眼,胡子拉渣的,还满脸青瘀,穿着打扮上也看出了这个人最近很糟糕。这些也只是这个男人的外形,真正吓到木佳儿的,是他的眼神。

  男人抬头的那一瞬间,木佳儿直视着他的眼睛就觉得一股凶光直射入自己的眼睛,绝望,疯狂,宛如世界末日前在进行最后的挣扎。

  除此之外,木佳儿还看出了这个男人似乎对她有些恨意。木佳儿可以肯定,她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从来没招惹过他,怎么他就对自己有恨意呢?

  “那个……”不管怎么说,既然看到了也不能放任这个男人不管,毕竟他伤势也是蛮重的。

  只是,木佳儿一开口,那男人看着木佳儿的眼神就更凶残了。

  无奈之下,木佳儿只好拨打了救护车的电话,交代地址之后一脸无措地看着对面的这个男人。

  “佳儿?”木皓芊回到停车场,发现不见了佳儿,担忧地喊了一句。

  “哥哥,我在这!”木佳儿怕木浩找不到她而心急回应了木浩一句。

  “我得走了,救护车很快就过来,这里有些钱,你可以先拿来付医药费。”木佳儿没敢太靠近那个男人,只是抽出了五百块钱放在了地上。

  木浩担忧妹妹,在佳儿放钱的时候就走了过来,看着地上的钱跟面前那个落魄的男人,大概也猜出了怎么回事。

  木浩上前一步,虚搂着木佳儿,整个人挡在木佳儿面前,隐隐形成一种保护的姿势。

  “走吧,司机到了。”

  木佳儿乖巧地跟着木浩走了,没有再给过地上那个男人一个眼神。

  木皓芊跟木佳儿走了,谁也没看到地上那个男人这着头盯着地上那钱久久没有动弹。一辆车驶过带起了一阵风,那五张红色的钞票也伴着风飘飘零零的散飞。

  男人瞳孔一缩,脑袋一顿一顿地抬了起来,望着朝着木家两兄妹离开的方向,眼神深幽一股不知名的情绪跳动在男人的眼中,扯着令人头皮发麻的阴森笑容,捡起钱,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停车场发生的事情仿佛是一阵风拂过平静的湖面,泛起点点涟漪后湖面又回归了平静,一丝也看不出风曾经的停驻。

  对那两兄妹来说,最重要的事,是木佳儿的生日宴,几天时间一眨眼就过,很快就来到了宴会那天。

  “哥……我,我真的没问题么,是不是还有哪里没弄好啊……”

  “衣服?妆容?哥,哥!你快帮我看看我的妆花了吗!”

  木家平时最能上天入地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公主此刻紧张得手脚都无处安置,只能死死地抓紧木浩的衣角。

  木浩实在是拿这个妹妹没办法,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佳儿,你再不松手我的衣服就皱了。”

  “啊?啊!”

  木佳儿此时才后知后觉地松开手,一脸无措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的兄长。

  木浩蹲下来,与坐着的妹妹视线持平,坚定温柔地看着木佳儿的眼睛,带着安抚的语气温柔道:“佳儿,今天,你是这场宴会的主角。你要想象自己,你,是最闪耀,最完美的公主。”

  “我们现在的准备已经万无一失了,就等着佳儿你待会登场了。”

  “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对吗?”

  木浩温润的嗓音如同羽毛一般,轻飘飘地一下又一下抚慰着自己紧张的心情,木佳儿不由得覆上自己的心口,感受着那里面的跳动又原来的杂乱无章到如今一下一下的有规律跳动。

  佳儿对上木浩温柔的眼神,自己的心也渐渐坚定起来,在木浩饱含期待的目光中,坚定不移地轻点了点头。

  木浩欣慰地笑了,他优雅地起身,鼓励性的摸了摸佳儿的头。

  木浩理了理自己的西装,在木佳儿的注视中缓缓单膝跪地,伸出自己的右手。

  “那么,我的公主,你愿意将你交付给我这个骑士吗?”

  淡黄色的灯光撒在木浩身上仿佛给木浩蒙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让木浩那精致的容颜模糊了一分,看上去反倒不像一个真实的人,而像是画中走出的天神,神圣不可亵。

  而这样美好的人,此刻半跪在自己面前,柔和的面孔浅浅的笑着,漆黑如墨的瞳孔中,唯独只倒影着一个人的身影。

  虽然木佳儿看了自己哥哥那张妖孽脸很多年了,但是此刻,她还是再一次被惊艳到。

  木佳儿深吸一口气,嘴角勾起一个完美的笑容,含羞带怯地将自己的柔荑搭在那只温暖的大手上。

  木浩温柔一笑,稳稳地抓牢了自己妹妹的手,牵着她走出去。

  外面,大厅上,木浩的父亲在致辞。

  “今天,是小女的十八岁生日。在这一天,意味着小女真正长大成人,可以独立自己的人生,可以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可以展翅飞翔。”

  “作为一名父亲,面对女儿的成年,我既难过又欢喜。难过,是因为我的女儿可以不用再依靠她的父亲而独立去面对人生的困难;欢喜,是因为今天我可以有幸的陪我女儿一起去见证她成人的一天。”

  “我想,在今晚这个时刻,对我女儿说一句话,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如果你累了倦了被欺负了,父亲永远在家里等你,让你可以随时再来依靠我。”

  “我的女儿,佳儿。”

  随着木父的话音刚落原本光辉璀璨的客厅瞬间熄灭了所有的灯,宴会上一片漆黑,还未等宾客反应过来,“哐”的一声,两盏灯打在了楼梯上。

  宾客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刚刚空无一人的位置顿时出现了两个人,在灯光的照射下,木佳儿挽着木浩的手臂,优雅纯真地一步一步下了楼。

  十八岁含苞待放的少女啊。

  木家的基因都很好,看木浩就知道了,哪怕其实是蓝孩纸的木佳儿的面容也是精致可爱带着一股青春的气息,虽然没有木浩的那么妖孽,但是柔和的线条也没人会想到木佳儿的真实性别。

  男帅女美的组合,看上去很是养眼。

  在木皓芊出场的时候,她就一直觉得有股视线牢牢的锁定住了她,来者不善。

  木皓芊顺着望过去,不出意料果然看到了宋潋正一脸阴狠地望着她。鉴于不能崩人设,木皓芊朝着宋潋温和笑笑点了点头示意后便瞥开了脸。

  而宋潋那边,看到木皓芊看过来之后又转过了头,仿佛两个人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这样的云淡风轻,宋潋生气得眼睛都快冒出火了。

  该死的,想吃完抹嘴不认账吗?

  等等?仿佛什么东西乱入了。

  “嘶!阿潋,你弄疼我了。”等何禾痛呼出声,宋潋才后知后觉刚才情绪失控手下意识用力不小心抓疼了何禾。

  “抱歉。”宋潋垂下了眼睑。

  “阿潋,你最近好像都不在状态,是公司发生了什么事吗?”何禾一脸担忧道。

  以往的宋潋是十分意气风发的,可是最近宋潋常常走神还脾气暴躁,连何禾这样粗神经的人都察觉出不对劲了。

  “没什么。”宋潋摸了摸何禾的秀发,安抚的笑了笑,解释道,“我爸快生日了,打算过些时候带你回去,还没想好怎么让你面对我妈而已。”

  这样一说,何禾就明白了,顿时感动得泪眼汪汪,拥抱住了宋潋。

  自从两人交往以来,宋潋的母亲就一直不喜欢何禾,等订婚后,宋夫人更是从来没给过何禾好脸色,何禾也很烦恼要怎么讨好未来的婆婆欢心。

  没想到,原来阿潋也一直在为两个人的未来在努力,何禾知道了,又怎么会不开心呢。

  只是,何禾没看到的是宋潋闪烁着不知名情绪的眼睛,谁知道宋潋刚刚的那句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呢。

  木家两兄妹下楼之后大厅的灯也相继打开了,在木佳儿致辞之后,木父领着佳儿跳了第一只舞,随后的宴会也渐渐活跃放开了起来。

  木佳儿被木父带着去拓展人脉,木皓芊随意走动都会有一群人上来打招呼。

  木皓芊一边应付一边扫视着整个大厅,直到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后,向他人致歉向那人走了过去。

  白音音。

  曾经辉煌过的白家大小姐,此刻正独自一人坐在角落,捧着杯酒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

  那个最爱穿红色活得肆意张扬的白家大小姐,如今也被家族事业压得磨了性子,此刻穿着深蓝色的礼服沉静地坐在那里,化得再精致的妆也掩盖不住那眉眼深处的疲倦。

  木皓芊觉得,白音音很像曾经的自己,只是,她没有白音音那样的运气。毕竟,白家虽然在宋潋的打压下苟延残喘,但是最起码,白家一家还是好好的活着,不是吗?

  活着,这个最卑微的愿望,木皓芊上辈子也没能做到。

  感慨不过是一瞬间,木皓芊很快就整理好表情开口跟自己的雇主搭讪。

  “白小姐。”恰当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白音音看到来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心里思索着木家继承人找自己有什么目的,随后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跟木浩打招呼。

  “我能荣幸地邀请白小姐跳只舞吗?”木皓芊伸出手。

  白音音不知道木皓芊在卖什么药,但是现在不能得罪木家,笑着应下了。

  木家人,永远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尤其还是木家未来的接班人。因此,当木浩牵着白音音步入舞池时,不少人纷纷认出了白音音,那个曾经一流世家的大小姐。

  “那不是白大小姐么?”

  “是啊,如今的白家怎么会有资格来这里?”

  “小道消息,木少亲自邀请了几个三流家族,白家就是其中一个。”

  “在被宋家打压的情况下能跟宋潋对着干的也只有木家了。”

  ……

  “木浩……”不远处时刻盯着木皓芊的宋潋此时已经青筋暴起了。

  不管外界声音如何,都影响不到正在翩翩起舞的两个人。

  “白小姐,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木皓芊,是《惩罚渣男系统》的员工,很高兴认识你。”

  这些白音音是真的惊讶到了,步伐顿时有些凌乱,木皓芊不慌不忙地引导着白音音才让别人没看出什么错误。

  惊讶不过是一时,白音音很快也调整过来了,眼中闪过一丝复仇的快意,没想到当时许了个愿便触发到了这个系统,她以十年寿命为代价换取系统的帮助,只是过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消息,她差点就因为那是一场梦了。

  然而,在今天,木家的继承人告诉自己他是来帮助她的,白音音对宋潋的恨意都控制不住,差点就想仰天大笑了。

  “除了我们公司惩罚渣男的必有过程外,白小姐你还想提一个什么额外的要求?”木皓芊照着0444给的业务台词说道。

  “你们的必有过程是什么?”白音音问道。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让渣男对你做过的事对他做一次,让渣男领略真善美的真谛。”好羞耻的台词,她可以拒绝继续往下念吗?

  【不行!】系统拒绝。

  “这样吗?可是……我跟宋潋曾经订过婚,你可是男的……”白音音不由得不怀疑。

  “我们是专业的!”木皓芊一本正经道。

  啊!呸!都是系统这坑货。

  【……】

  “那好吧……”白音音看着木浩那自(zhuang)信(bi)的眼神,也只能选择去相信他了。

  “我要让宋潋破产,身败名裂!”白音音恨恨道。

  “如你所愿,白小姐。”一曲终了,木皓芊十分绅士的弯下腰,捧着白音音的素手轻轻一吻。

  跳过舞,木皓芊也没打算在今天继续跟白音音有交集,毕竟过犹不及,现在白家自身难保,在这种情况下跟木浩有太多接触很容易将白家带上风尖浪口,只有适当的深入交集,才对白家最好的方法。

  白音音是个聪明人,她也想到了这一层面,从舞池下来后又默默地回到了角落,既赚足了众人的眼光,又不会让人过分遐想,以后白家再去谈生意,别人也会考虑一下今晚的事,虽然做不到不欺压白家,但起码态度也会好很多。

  木皓芊假装来到饮食区拿东西吃,事实上却是在不动声色地靠近男女主,因为何禾不喜欢在宴会上打交道更喜欢在宴会上吃东西,因此,宋潋此时也陪在何禾身边。

  何禾正在寻思着吃什么,突然眼角余光就瞄到了木皓芊,于是很高兴地跟木皓芊打起了招呼,“木先生!”

  木皓芊略带疑惑地抬头,除了看到跟他挥手的女主之外,她还看到了何禾身后脸色黑如锅底的宋潋。

  木皓芊假装没看到宋潋的脸色,笑着跟何禾打了招呼。

  木皓芊借此跟何禾聊了几句,突然就想逗逗男主,于是跟何禾开口道:“不知道在下十分有这个荣幸能邀请何小姐跳一只舞。”

  何禾刚想开口,宋潋突然就往前跨一步挡住了何禾的视线,直接替何禾开口了,“不行!”

  木皓芊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可是宋潋突然就有种冲动想望木浩脸上打一拳,撕烂他那副笑脸,笑笑笑,都不知道整天在笑什么,看见人就笑!

  “阿潋!”何禾将宋潋拽了回来,跟木皓芊道了歉。

  何禾原本想开口跟宋潋说点什么,可是两人挨得太近,何禾手上还端着一碟蛋糕,一个不注意,何禾手歪了蛋糕就倒在了宋潋的衣服上,黑色的西装外套上沾着点点白色的奶油。

  木皓芊适时的向前道:“这里专门准备了应付意外情况的休息室。宋总你可以将衣服脱下在那里先休息一下,你的衣服我们很快就会帮你处理干净的。”

  虽然送了很想跟木皓芊对这个,但此时明显不是好时机,无奈之下也只能答应了。

  “我带你去。”木皓芊刚想再前头领路就被宋潋拒绝了。

  “不用了,找个服务生带我去就行。”宋潋很不想跟木浩有太多瓜葛。

  “那怎么行,我是宴会的主办,身为主人怎么能怠慢客人呢。况且宋总身份尊贵,也不能普通对待啊。”木皓芊笑眯眯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拒绝就是自己不识好歹了,宋潋只能愤愤地答应了。

  来到休息室,木皓芊带上门,转身对宋潋道:“把外套脱下来吧,我把它拿去给佣人。”

  宋潋不说话,只是快速地脱下了外套。只不过木皓芊借过衣服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宋潋的手指,顿时宋潋也不知怎么了,浑身抖了一下。

  木皓芊面带担忧,上去问道:“你还好吧?”

  宋潋强忍着身体因为木皓芊的触碰而产生的难以启齿的感觉,冷着脸道:“不用你关心我!离我远点!”

  木皓芊开口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不过却还是没再上前一步,只是拿着衣服就出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角度问题,木浩转身的时候宋潋看到何禾那好看的嘴唇抿得死死的,眼中似乎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

  怎么可能呢!绝对是自己看错了!

  木皓芊走了此时整个休息室内只有宋潋一人,宋潋见没人了,脸上的表情才放松了下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也不顾什么形象了。

  宋潋闭上眼,脑海中又回闪了之前的一些片段。

  自从那个晚上之后,宋潋这几天晚上做梦都梦到了木浩对自己做那样的事,而自己在梦中还分外享受?可是梦终究是梦,白天醒过来后床上干干净净根本什么都没发生,现实与梦境的落差,让宋潋觉得万分失落,白天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轻微的恍惚。

  每天宋潋都是以这样的方式起床,而他也不屑找个女人,这样晚上做梦白天恍惚的日子日复一日,导致了这几天宋潋的脾气都很不好,整天阴沉着脸,也让宋潋更加恨木浩。

  刚刚木浩只是不经意间碰到了自己,身体就仿佛有种触电的感觉让自己不由得一抖,然后身体就有些不受自己控制了。因此,宋潋才要赶木浩出去。

  为什么会这样?自己的身体居然……

  宋潋还在迷迷糊糊地想着为什么时,木浩已经去而复返了。

  “宋总,我拿了医药箱,你要不要……”

  只是,还没等木浩说完,他就已经看到“瘫倒”在沙发上的宋潋,还面色泛着不正常的红色。木浩大骇,以为宋潋生病了,连忙上前。

  “宋总,你还好吧?”

  宋涟睁开眼就看到了木浩那张俊脸,表情瞬间就冷了下来,呵斥道:“出……唔去……”

  原本应该是怒气十足的话语,却在木浩的手覆在了宋潋额头上而硬生生变了调。

  木浩没有理会宋潋,探了探温度,担忧道:“你额头有些烫,可能是发烧了。”说着便从医药箱拿出了跟探温针拨开宋潋的衣领就要往衣服里伸进去。

  只是,木浩刚拨开了宋潋的衣服,就被宋潋的手死死抓住了,不得再寸进。

  宋潋面色潮红的略微喘着气瞪着宋潋,只是因为此刻宋潋有些绵软无力,双眼雾蒙蒙的,乍一看上去倒像是宋潋被木浩欺负了一般。

  木浩跟宋潋对视了几秒,突然木浩温柔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他带着几分孩子气的固执用另一只手覆上了宋潋的手,神色极其认真道:“别闹!”

  木浩的手搭在宋潋的手上,宋潋轻微的一颤,原本想要说出口的话也瞬间溃不成军了。

  宋潋不松手,木浩就这样跟宋潋僵持了好几分钟。

  宋潋久久地看着木浩的眼睛,那双漂亮澄澈的黑眸,木浩也认真地通过无声的方式表达他的想法,不知怎的,突然就蹦出一个念头,这样纯澈的人是怎样在刀光剑影的商场上大杀四方的?明明就是一个很温柔,很善良的人啊……

  也许是想得太出神,手上的劲不知不觉也小了,木浩看准机会,就这样拨开宋潋的衣服将探温针塞进去了,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等宋潋感觉的腋下的冰凉时才反应过来木浩做了什么。

  “你!”宋潋顿时就想发火,只不过木浩的一个动作制止了他。

  木浩塞好探温针之后起身揉了揉宋潋的头,笑得很像是家长得知熊孩子听话时欣慰的感觉,“好了,五分钟之后才能拔出来,不许私自拔哦!我去看看你衣服弄好了没。”

  木浩佯装威胁性地朝宋潋一瞪,转身就离开了。

  木浩一走,宋潋离开就拿出了那根探温针,嫌恶道:“什么破东西!”

  说着就想摔到地上。只是,当宋潋刚高举起来想要向下挥的时候,脑海中不自觉就浮现除了刚刚木浩离开前那自以为很凶恶的瞪眼表情,真实情况在宋潋看来其实是木浩原本就大的眼睛被木浩一瞪就显得更水润可爱,嘴唇有些微微嘟起,整体看上去不像是放狠话倒像是在卖萌。

  宋潋举了几秒,最终也不知怎的还是没摔,闷闷地卸了一口气又默默把探温针塞回了胳肢窝。

  木浩很快就回来了,木浩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已经平复了情绪有些看上去有些生无可恋地靠在沙发上的宋潋。

  宋潋已经严重怀疑人生了,天晓得他每次想拔出那根探温针时脑海中就会晃过木浩的脸啊!

  木浩一眼就看得出宋潋腋下的衣服出有个尖尖的凸起,将宋潋洗干净的外套放在一旁,笑道:“我还以为你会趁我离开的时候拔出来摔碎呢。”

  本来躺得像死鱼的宋潋顿时怒目瞪视木浩,木浩则笑吟吟地看着宋潋,气得宋潋现在就想摔了那根探温针,不过想想又觉得特没面子特别像小孩子的幼稚行为,还是按耐住了。

  所以,他为什么要听木浩的话啊!

  “刚才看你都没怎么吃东西,我叫人盛了碗糖水给你,要不要喝一点?”木浩将糖水递到宋潋面前。

  宋潋看着眼前的那碗糖水,皱眉道:“我不爱喝甜的。”

  “好吧。”木浩无所谓的耸耸肩,又把糖水放了回去。

  木浩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道:“时间差不多了,可以拔出来看看了。”

  木浩上前一步,抽出了宋潋腋下的探温针,看了数字后,有些讶异,“36度?”

  说着,伸手就想再探探宋潋额头的温度,可惜宋潋一直紧盯着木浩的动作,头一撇,避开了。木浩也只能将手收回来。

  木浩甩着探温针,道:“好吧,36℃,没发烧。只是你刚刚的状态很奇怪,要不要……”

  木浩刚想说要不要宋潋去医院检查一下,突然就想起了前段时间宋潋身上发生了一件事,状态跟刚才很像。

  “你……不会又被人下药了吧?”木浩怀疑地看着宋潋,目光还下移到宋潋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

  不提这件事还好,一提到这件事宋潋就像弄死木浩,偏偏现在还找不到机会下手,恨得这几天宋潋的牙都磨得平滑了许多。

  “没有!”宋潋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句话。

  “没有就好。”木浩看上去仿佛松了一口气,“我在网上找了些资料,上面说有些男人被上过之后就有心理阴影,无论对着谁都再也不能雄起了。这个问题我想问你很久了,但是又有些不好意思。”

  “你……没事吧?”木浩的白皙脸上染上淡淡的殷红,神情有些赧然。

  这货绝逼是故意的吧?宋潋咯咯的磨牙声已经响彻这间休息室了。

  “多谢关心,我好得很!”宋潋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还能对着木浩说出话来的。

  木浩仿佛是没看到宋潋那要杀人的眼神一般,扭捏得像个不好意思的小姑娘:“那就好,其它的我还能负责,这个,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负责了……”

  说完木浩羞涩一笑,“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木浩走了,宋潋一个抱枕就扔在了刚好关紧的门上,气得话都说不出了。

  木浩,你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木皓芊前脚刚踏出休息室,后脚就忍不住在系统空间放声大笑起来。

  哼!宋潋,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翻出什么花样!

  【……】系统裹紧自己的小被子,主神大人,宿主现在魔怔了好恐怖啊!

  【宿,宿主!那个,别忘了你的主线任务还没完成,还有,再过一个星期就到一月之期了,你欠系统的积分就要收利息了。】

  系统刚说完,木皓芊就立刻停止了大笑,眼中闪着诡谲的光芒,邪魅一笑道:“放心,那个主线任务和欠的积分一个星期内给你搞定!”

  【嘤嘤嘤,主神大人,宿主感觉更恐怖了咋办?】

  系统在系统空间瑟瑟发抖,而木皓芊已经整理好面部表情又回到了木浩的状态,一边走一边想着下一步的计划。

  木皓芊不会打无准备的仗,不会做无所谓的事。她在饮食区跟何禾搭讪不是多此一举,而是为了触发何禾迷糊助理的特性,只要何禾的人设还是这个,那么不管何禾做什么都会有些事情发生,因此,木皓芊要做的就是借这股东风接触一次宋潋。

  木皓芊承认她绝对是故意激得宋潋气得跳脚的,毕竟,只有那样,后面的戏才会更好看不是么……

  木佳儿的生日宴举办得很好,木浩自己创办的飞云集团也弄得有声有色,木老爷子对木浩很是满意,下令让木浩的大伯渐渐放权给木皓芊,打算让木皓芊逐渐接触家族企业了,因此木皓芊这些天也是忙碌得很。

  【宿主,任务啊,任务!】

  自从那天系统开始提醒过木皓芊一次主线任务后,最近天天都在木皓芊耳边提醒她要做任务,木皓芊被烦得简直就想拿个板砖拍它。

  “知道了,你很烦!”

  【……】系统也很委屈的,宿主都做任务那么久了,一个主线任务都没完成,它的程序就是要提醒宿主嘛,能怪它么……

  木皓芊拿起一旁的日历,盯了上面的数字看了好长一段时间,忽而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后天,保证完成任务。”

  【后天?】

  后天?!!

  后天岂不是一月之期的倒数第二天?宿主,你真的确定吗?

  #宿主办事不靠谱,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乔木泡泡

感谢给我投推荐票的小可爱~(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