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惩罚渣男系统

7、总裁篇(六)

惩罚渣男系统 乔木泡泡 4428 2019-02-28 09:10:39

  木皓芊睁开眼时就发现自己身旁有个人,而两个皆是身无寸缕。

  木皓芊心中一骇,连忙俯身查看身下之人,待到看清面容真正确认是宋潋时,木皓芊倒吸一口凉气,阴沉着脸,脸色青白交加,看上去不怎么好。

  木皓芊在努力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情,等模糊地记忆渐渐清晰之后,木皓芊艰难地按耐下自己惊怒的火气,嫌恶地看了一眼床上的人,急忙去洗澡了。

  碰过他的身体,木皓芊嫌脏!

  当木皓芊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时,心情也平复了不少,找了张凳子坐下,开始联络系统。

  “系统,刚刚发生了什么?”其实木皓芊有些疑惑,刚刚自己的记忆仿佛突然中断了一般,等自己清醒过来时就发现自己把宋潋给上了,可是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时,却偏偏又记得是自己做过的事,只是当时是什么感觉跟心情,木皓芊对此倒是模糊跟陌生得紧。

  【嘤嘤嘤......宿主你总算恢复正常了!(T_T)】

  恢复正常?

  【宿主你刚刚突然变得好恐怖,吓死本统了!】

  什么鬼?木皓芊按耐把系统暴打一顿的洪荒之力,耐着性子道:“我怎么会突然这么做?你看清楚没?”

  【宿主!本系统还没领驾照,那么大尺度的东西看了是会让本系统的代码长病毒的,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禽兽吗?看看人家宋潋小可怜被你折腾成什么样了......】系统义正言辞道。

  忍!一定要忍住!木皓芊告诫自己。

  “我就不信你没看!”木皓芊才不会去相信系统的鬼话。

  【没看!没看!真没看!】没看是真的没看,不过,录像就是另一回事了。

  【话说,宿主,你突然那么残暴,难道不是因为你禽兽吗?】系统仍然在找死的边缘挣扎。

  呵呵......

  “我像那种人?”

  【不像,你就是那种人!】看不出啊,看不出,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宿主。

  “本小姐会对那样的人渣动手?简直辣眼睛,还不是他自己缠上我的!”

  【因为你给他下药了啊,300积分啊,300积分,啧啧......】

  噗......

  得了,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0444,你给我等着!

  不管怎么样,该知道的还是要问清楚,“你刚刚说我终于变正常了,那我之前是怎么个不正常法?”

  【兽性大发啊!】系统理所当然道。

  忍住!

  “那我不正常你怎么不拦一下我?”

  【其实我劝过的,不过你没理我,我以为你不想被打扰,就待机了】

  系统出过声?我怎么没听到?

  【而且你当时眼睛都红了,不是兽性大发是什么!】

  眼睛?

  看来,有些什么情况是自己不知道的,反正现在问系统也问不出什么了,以后再看看吧。

  木皓芊将心里的疑惑压下,关闭了跟系统的联系,最近这段时间木皓芊是不想再听到它说话得了。

  至于床上那位......

  真是头疼!

  木皓芊闭目思索了一会才有了决断,她忍着洁癖将宋潋拖到浴室给他清理了一遍,而自己再去浴室洗了好几遍才强忍着将宋潋踢下去的冲动躺在了宋潋身边。

  木皓芊让系统模糊掉宋潋的一些记忆之后,默念了几百遍弄死宋潋的话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唔……”俊美的男人皱了皱眉,如同睡美人一般,挣开了迷茫的双眼。

  仿佛是上天送的惊喜一样,睁开眼的那个瞬间,一个宛如天神的俊脸出现在你眼前惊艳了你的心,在一个迷糊的晨间,就像丘比特的箭射中了你,让你对眼前的这个人产生了无法言语的感情,瞬间就沉沦在对方的绝世容颜下。

  不过……

  我是谁?我在哪?

  男人撑着仿佛被卡车碾过的身体,挣扎着坐起来,被子从身上滑落,露出那精壮却布满痕迹的躯体,男人的脑袋当机几秒过后,记忆的片段开始零零散散的回笼,等所有记忆回归之后,男人的脸色黑得宛如锅底,唔……丘比特的箭也不能挽回男人那简直要火山爆发的心情。

  宋潋一边回想,脸色就一直在变换不定,青一阵白一阵的,就像开染房一样,煞是精彩。一想到自己昨晚的主动,宋潋现在想杀了木浩抹除掉这段黑历史的心都有了!

  谁能告诉他,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嗯......”那个拥有着宛如天神般的容颜的男人也渐渐苏醒了,废话,那么强烈的杀气,神经有些敏感的木皓芊怎么会感应不到。

  其实,木皓芊在宋潋醒的时候就醒了,弄醒木皓芊的不是宋潋的杀气,是系统的提示音。

  【叮!宋潋好感+10,目前好感度30】

  【叮!宋潋好感-10,目前好感度20】

  如果不是那个什么万人迷光环,木皓芊觉得宋潋的好感度现在应该已经到了负值。

  木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人起床后,口齿有些不清道:“醒了?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早在木浩要醒的那一瞬间,宋潋已经把杀气给按耐下去了,毕竟他现在还杀不了木浩,木浩要是现在死了,自己的麻烦会很大。可是,木浩起床的第一句话差点让宋潋暴走,那澎湃的杀意都快压不住了,宋潋疲软的四肢,疼痛的关节,那无时无刻不在触动着宋潋的神经的感觉,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提醒着宋潋昨晚发生的事。

  这个人,怎敢......怎么还那么好意思提起!!!

  木浩挣开惺忪的睡眼,看着坐在那一言不发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男人,心底暗暗发笑,面上却一本正经道:“我会负责的!”

  “谁让你负责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木浩的一句话成功点燃了宋潋的引线,让宋潋顺利暴走了。

  “我会负责的!”木浩没多说什么,只是眼神坚定地看着宋潋,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有一种人,当他全神贯注地看着你时,你会觉得,你就是他的全世界。

  宋潋不知为何,就是静静地看着木浩澄澈的眼睛,从那通透坚定的眼神中,看着对方瞳孔内的自己的倒影,他突然就有了一种自己是他的全世界的感觉。

  呸!绝对是错觉!

  宋潋被木浩的眼神迷惑了一小会儿后就马上反应过来了,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坚定了要除掉木浩的决心。

  【叮!宋潋信用度-5,目前信用度0】

  呵呵,宋潋,你行!

  “我不需要你负责!”宋潋的火气刚刚被木浩的眼神影响到,已经稍微冷静了一-些,冷冷地抛出这句话,打算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啊!“没有意想中像平时的利落有劲,只不过才伸出了一只脚,就腿软得站都站不稳,重心摇晃下身体失去了平衡,宋潋不由得轻喊了一声。

  然而,却没有想象中摔落在地,一双有力的臂膀抱住了宋潋帮他稳住了身形。

  “没事吧?”木浩的气息喷薄在宋潋的耳旁,宋潋感受到了木浩的体温,他的心跳,就这样轻轻回响在耳边。

  “滚!”宋潋恼羞成怒地反手就是一个肘击,狠狠地撞击在对方的胸膛上。

  果不其然,一声闷哼之后,木浩如宋潋愿的松手了。

  宋潋没有回头,冷着一-张脸,颤抖着双腿扶着墙慢慢地走到浴室门口,转身进去前余光看了一眼木浩。

  木浩弯着腰蜷缩着身子,右手按着刚刚自己给他重击的地方,低着头,细碎的头发挡着光撒下一片阴影,宋潋看不清那阴影笼罩下的木浩的神情,看着木浩的模样,宋潋竟不由得反思刚刚下手是不是太重了。

  算了,那又如何。宋潋收回视线,关上了浴室的门。

  宋潋躺在浴缸中泡着热水舒缓一下肌肉,水雾笼罩下,宋潋愣着神,不知怎的,迷迷糊糊中他仿佛想起了宋潋抱着他替他洗澡时候的情形,具体的情形宋潋没有印象,唯独记忆深刻的,就是木浩温柔的动作,让人觉得很温暖,很舒服,让人忍不住想要贪恋更多……

  打住!宋潋突然惊醒!

  自己今早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种在想着木浩,明明那个混蛋对自己做出了那样的事……

  可是,一想到昨晚是自己主动勾引,宋潋简直都不敢相信,如果不是有人下药自己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对了!药,一定是那个药!

  一想到那个下药人,宋潋眼中闪过一丝狠辣的冷光,恨不得立刻把那个人揪出来,让他知道得罪他宋潋是什么下场!

  宋潋从水里起身时下意识地想寻找衣物,却发现自己的衣服都湿答答的堆在地上,只好拿了条浴巾裹身。

  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宋潋发现自己身后有好几处的地方都特别疼痛,像是在哪里磕到碰到轻轻碰一下都疼,可是宋潋努力回想了一下也没发现有记忆对得上,难道是昨晚木浩……?

  不对,他为什么又想起了木浩!

  宋潋甩甩头,打开浴室门,出去发现,木浩居然不见了?!!

  宋潋的脸已经冷得不能再冷了,好啊,说了要负责,现在却跑得人影都没了,你还真是好样啊木浩!

  当局者迷,宋潋在生气的时候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其实有一丝丝对木浩失约的失望和木浩不负责的难过。

  有时候,这些情绪,可不是什么好的开端啊。

  就在宋潋怒气冲天时,房间门突然就被打开了,宋潋一脸警惕地看向门口,发现进来的人居然是木浩后,用连他自己都没发觉包含了一丝喜悦的嘲讽语气道:“木总裁百忙中还记得我这种小人物还只是宋某的荣幸。”

  木浩听出来他的嘲讽意味,笑了笑也没反击回去,只是把手里的东西拿出来,温和道:“我知道你的衣服湿了穿不了,所以我下楼给你买了身衣服,顺便叫酒店人员做了份早餐,来!”

  木浩将衣服放到宋潋身边,又将早餐一样一样的摆好在桌子上,最后掏出一张纸条,放在餐盘旁,看着宋潋歉意道:“我知道你现在不想看到我,但是我说过会负责就一定会负责,昨天晚上的事我一个字也不会泄露出去,这是我写的保证书,如果你不放心我,随时可以拿这张保证书来威胁我,字我已经签好了。”

  “我走了。”说完,木浩真的就这样干脆利落的走了。

  “你!”宋潋想开口说什么,可是直到木浩离开了也没有说出些什么,只是眼中光芒闪烁不定,最后他抓起那份保证书快速地浏览起来。

  没想到的是,宋潋一边看,那抓着纸张的手就越握越紧,眼看着仿佛要把这张纸给撕烂。

  “木浩!你好样的!”怒气十足的吼声回荡在整个空荡的房间房中,不过,木皓芊现在是听不到的了。

  【宿主,你到底写了什么让宋潋那么生气?】系统看到宋潋后面的反应,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句。

  “也没什么,就是说如果我跟别人说起昨晚的事,就把飞云的一半股份给他。”木皓芊一脸淡然。

  【一半!宿主,你疯了?】

  “没疯,因为我确实没打算说出去。”木皓芊坐上了刚刚打电话叫来的自己的车,吩咐司机开车回家。

  【那为什么宋潋看过后那么生气?】毕竟那份保证书是木浩签过字有法律保障的。

  “可能……是他看不过我的飞云比他的天企好吧,我只是为了怕他说我钻法律漏洞,特地好心的把昨晚发生的事写得详细一点,让他以后可以有依有据的告我。没想到他居然那么没气度。”

  “像我这种好人现在可不多了,真是好人难做。”

  【……】

  我就默默地看着你装逼。

  不知道为什么,系统脑海中突然就蹦出了这么一句话,看着木皓芊一脸惋惜哀叹的样子,系统真的好想把那句话贴到她的脑门上。

  系统此时有那么一秒在心疼宋潋,虽说木皓芊写了份保证书,但是,被木皓芊那么一搞,就算哪天木皓芊把事情说了出去,宋潋怎么可能敢那那份保证书出来,那那份保证书出来打官司,那不是要宣告全天下木浩把宋潋给睡了吗。

  傻子都不可能做这种事。

  所以,那份保证书基本就是废的,也难怪宋潋那么生气。

  好处都让你木浩拿了,自己手上拿着一份不像把柄的把柄,有鬼用哦!

  系统不得不说木皓芊真是玩的一手好心机。先是给宋潋下药让宋潋以为是自己主动让木浩处于有理的一方,在宋潋清醒之后又主动示弱说表示负责还对人家处处温柔来让宋潋无法发太大的火,死死地记得木浩的好,最后写下一份保证书,牢牢的将主动权掌握在了自己手上,就算哪天宋潋问起木浩的负责,木皓芊也可以说,那份保证书就是我给你的负责啊。

  呵呵,心机婊!

  说好的大家闺秀,名门千金呢,系统严重怀疑是不是自己绑定错了人。

  系统不说话了,木皓芊大概也猜得出系统在想什么,无非就是自己心机深罢了。

  其实,写那份保证书,纯粹只是拿来恶心宋潋的,其余目的,附带而已。

  谁让宋潋那家伙又扣我信用度,不玩死你,怎么对得起自己的那口气。

  哪些千金还没点脾气了?

  木皓芊傲娇的表示,自己是个有脾气的小仙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