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惩罚渣男系统

5、总裁篇(四)

惩罚渣男系统 乔木泡泡 3984 2019-02-25 00:55:00

  全身镜前,一位仿若天神的男人穿着一身整齐的黑色西装一丝不苟的笔直站在前面,木皓芊微微勾起邪魅的笑容,打好领带,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宴会上,觥筹交错。

  木皓芊环顾一圈,找到自己想找的人后,温和地跟身边的人道了声抱歉便直接走到那人身边。

  木皓芊站在那人的右后方,头微微左侧,轻声在他耳边道:“想得到何禾吗?”

  那人面露惊讶,寻着声音转头看到了木皓芊后,眉头微皱,推掉了身边的人,跟木皓芊说了声跟我来,便径直走开了。

  走到阳台,吹着微风,倚着栏杆远眺,手里轻晃着杯红酒,那人虽没回头,但他知道木皓芊一定就在身后,“木家的人。呵,你有什么目的。”

  贺永乾,男二,喜欢何禾,这个人将是对付宋潋的一个很好的助力。

  木皓芊笑笑,十分随意地背靠着栏杆,双手大开,搭在栏杆上,微风吹过,抚乱了几分木皓芊的发型。

  “我的目的很简单。”

  “搞垮宋潋。”木皓芊斜眼用眼角瞥向贺永乾,一股霸气自信的气息扑向贺永乾,那个天下唯我独尊的狂霸气息不知为何,突然有些扰乱了贺永乾的心神。

  贺永乾垂下眼睑不再看木皓芊,抿了抿嘴,无波无澜地开口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木皓芊笃定地直视贺永乾的眼睛。

  “你帮我对付宋潋,我帮你等到何禾,我保证何禾可以对宋潋完全死心。”

  贺永乾没有立刻回话,反而是望向了会场中,那抹粉色的身影,那个作为宋潋女伴来到这里,闪亮耀眼的,他爱着的女人。

  “何禾是个很好的女孩,是不是?”木皓芊的声音如同地狱而来的恶魔,不断地诱惑着他,企图让他永堕地狱。

  贺永乾苦笑一下,双手紧握成拳,艰难地从口中崩出一个字:“好……”

  自己喜欢的女人自己抢不到,还要依靠外人帮忙,世界上还有比自己更失败的男人么?

  木皓芊瞥到贺永乾的神情,高深莫测地笑了,缓缓道:“别这样,我的搭档。”

  木皓芊优雅地抿了一口酒,“咯哒”一下,玻璃碰到了阳台发出清脆的声响,“为了体现一下我合作的诚意,今晚我就可以提供一个让你和何禾小姐独处的机会,而且,保证没人来打扰!”

  木皓芊抬起眼眸,直视着贺永乾,似笑非笑。

  贺永乾也不是傻的,虽然在感情上有些糊涂,但是作为贺氏未来的接班人,智商也不低,接到木浩的眼神贺永乾瞬间心领神会。

  贺永乾也不是矫情的人,绝对了的事就不会再扭扭捏捏,深深地看了一眼舞池中央的佳人后,深吸一口气,转过头来,已是风轻云淡,脸上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为我们将来愉快的合作,干杯?”贺永乾率先举起了酒杯,被木皓芊牵着鼻子那么久,也要找回点主动权了。

  木皓芊看了一眼贺永乾,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笑得很是耐人寻味,仿佛看透了贺永乾在想什么,“干杯!”

  “锵!”

  两个酒杯,碰到了一起。

  木皓芊重新步入会场,找了个可以纵观全场的角落位置坐下,慢条斯理地吃些食物。

  【那个……】系统有些吞吞吐吐。

  “想说什么?”木皓芊不以为意。

  【宿主,你好像崩人设了啊……】系统有些忐忑不安。

  “我知道啊!”木皓芊的语气,仿佛就像在谈论今天的天气状况一样,平平淡淡,无波无澜。

  【宿主,崩人设要是被发现后果很严重的。】系统有些不放心。

  “放心,贺永乾不认识我,不会知道木浩是什么样的人。况且,他也不会关心这些,他只会关注我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好处。”

  【那还好些……】系统略微放心。

  其实,还有个原因木皓芊没说。那就是,她不想再扮演木浩了,她真的扮演得很累。

  木浩真的是一个性情随和温柔的人,他大度聪明有头脑,友爱家人,疼惜“妹妹”。可惜,她不是木浩那种善良乐观的人,她做不到时时刻刻把笑容挂在嘴边,相反,她现在阴暗自私又邪恶,看到贺永乾那个窝囊的糟心样,她有一瞬间真的很想把贺永乾的面具撕毁,露出他那最丑恶最阴暗的嘴脸。

  美好的东西,总是会勾引起人的摧毁欲望。木皓芊觉得自己在地狱一个人太无聊了,她可是很希望有个人下来陪她啊!

  呵呵。

  宴会进行到一半,在木皓芊的时刻暗中观察下,终于等到有个侍者偷偷往一个酒杯下了点东西,然后端去给宋潋。

  下药的主使是一个暗恋宋潋的人,她本想通过下药来把宋潋抓住。没想到的是,宋潋凭着意志力逃出了这个场地,而被强行拖来的何禾看到宋潋不对劲也跟着他离开了。

  结果,那个晚上,何禾跟宋潋在酒店发生了关系,本来两个关系还处在冰点的人瞬间又回到了初恋时的状态,甚至更好,感情也升温了。

  如果要拆散他们,今晚,一定不能让何禾有机会跟出去。所以,贺永乾就是一个很好的牵制住何禾的工具。

  “机会来了。”木皓芊给贺永乾发了条信息后,便从侍者手中拿过一杯红酒,走向了宋潋那个方向。

  宋潋被一群人围住,宋潋身后几步路的距离就是何禾。何禾今晚打扮得精致,可惜此刻却百无聊奈的低着头看脚划圈。

  自从上次跟宋潋吵架之后他们就一直冷战至今,不过今晚宋潋却找她来当他的女伴,也许,宋潋也是有求和的意味吧。

  “何小姐。”一道声音骤然在何禾耳边响起,一下子就把何禾从自己的世界中拉扯了出来。

  何禾抬头一看,发现刚刚说话的,就是上次她在咖啡店遇到的那位长得很好看的先生。

  何禾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后,略微红着脸,也跟木皓芊打了声招呼,“木先生,上次这是不好意思了。”

  “难得何小姐还记得我,上次的事没必要放在心上,毕竟我也没吃亏不是吗?”木皓芊略带玩笑地道。

  “木先生那么好看,很难让人不记得的。”何禾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

  “何小姐真是有趣,非常感谢你对我的夸赞。”木浩眉眼里都是笑意。

  “你们在干什么!”一道压着音量,含着怒气的暴呵在何禾跟木浩的耳边炸起。

  “宋总。”木浩向宋潋点了点头表示打招呼。

  “木总。”宋潋瞥了一眼木浩,皮笑肉不笑地也跟木浩打了招呼,只是脸上的冷意任谁也能看出来。

  愚蠢的人啊!

  “如果我是宋潋,我就不会在这个时候跟木家的人撕破脸皮,他自己在宋家都还没坐稳位置就如此嚣张。”

  “霸道总裁都是这么没脑子的吗?”木皓芊问系统。

  【……】可爱的系统拒绝回答这种问题。

  “不知道木先生在跟我的未婚妻在聊什么这么开心?”宋潋往前跨一步,站在了何禾跟木浩的中间,刚好把何禾挡在身后。

  “没什么,就闲聊了两句,不打扰你们了。”木皓芊致了歉意之后,向何禾道了句下次再聊便转身走了。

  宋潋压抑着怒火,把何禾拽到一旁,低吼道:“他跟你说了什么?”

  宋潋手很用力,何禾手腕被抓得疼,说话时面容都扭曲了一些,“没说什么啊,就打了下招呼。”

  “没说什么?没说什么笑得这么开心?我让你来陪我参加今晚的宴会,今晚也没见你对我这么笑过!”宋潋的双眼中迸发着强烈的怒气,身上危险的气息越来越强烈,就像一座压抑了许久的火山处在爆发的临界点上。

  “宋潋,你冷静一点,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何禾试图跟宋潋进行沟通,希望不要将两人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冷静?你要我怎么冷静?看着你跟别的男人言笑晏晏对着我就冷言冷语?”

  “何禾!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不悔改,我宋潋可不缺你这么一个女人!”

  听到后面那句话,何禾终于忍无可忍,也放弃挣扎,气上心头,什么话也说得出来了:“好啊!宋潋!原来我在你眼中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没错,我就是觉得你蛮不讲理,野蛮霸道,没有木先生温柔也没有他善解人意,我就是不喜欢你对着你笑!这样你满意了吗?”

  何禾那些话完全都是靠吼出来的,说完眼眶都红了。

  “听清楚没?听清楚就赶紧放开我!”何禾扬起头,甩了一下被抓住的那只手,故作坚强道。

  宋潋不怒反笑,连道三下,“好,好,好得很!”

  “你以为你是什么货色?论家世论样貌,你哪一点比得上白音音?我当初怎么会瞎了眼看上你。”

  前面的话还只是让何禾生气,宋潋刚刚说的那句就真的是伤到了何禾的心了。

  话音刚落,何禾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宋潋,刚刚张牙舞爪的气势一下子就软下来了,嘴唇紧闭,眼角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察觉到何禾的情绪变化,宋潋这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一下子懊恼不已,但是由于面子关系,他又不好先服软,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何禾,而思绪早就飞到该如何跟何禾道歉上面了。

  因为宋潋走神,何禾趁那一个空挡瞬间挣脱了宋潋的禁锢,转身就打算逃离宋潋的身边。

  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再看到宋潋了!

  “何禾!”察觉到何禾的离开,宋潋立刻回神打算拦住她,宋潋的手正准备碰到何禾时,一道身影挡在了宋潋面前。

  宋潋不悦地抬起头,发现眼前的人居然是贺永乾。

  “这位先生,你再对这位小姐进行骚扰,她是可以保留权利告你的。”贺永乾彬彬有礼地跟宋潋道。

  看到贺永乾,宋潋眯了眯眼,一个眨眼的功夫,便由刚刚焦急的模样瞬间又变回到了他在商界上谈笑风生的笑面虎状态。

  “贺永乾,你一个手下败将还有资格出现在我面前?”宋潋语气平淡,也没露出什么轻视的表情,但是那高高在上的一股胜利者的语气与姿态无一不表露出他对贺永乾这个失败者的蔑视。

  贺永乾却没有如同宋潋想象那般灰溜溜的离开,反倒是一脸玩味的表情回敬给宋潋,“失败者?我倒没觉得。只有何禾一天没跟你结婚,我一天都还有机会。”

  “是么?”宋潋嘴角微勾,双手插入裤带,很不以为意,“我怎么都不知道原来贺家的继承人有当人第三者的习惯?”

  “谁是第三者,还说不定呢?”贺永乾没理会宋潋挑衅的言语,反倒是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笑得略微耐人寻味。

  “那我们拭目以待好了。”宋潋没有理会贺永乾的话,只当它是一些贺永乾对自己下战书的挑战宣言,当务之急,是先找到何禾,也不知道何禾跑去哪里了。

  宋潋撂下话语,直接略过贺永乾便离开去寻找何禾了。

  看着宋潋离开的背影,贺永乾用余光瞥了一眼角落里的木浩,随即手机便收到一条消息,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隐晦地朝木浩点了点头表示了一下感谢,便立刻把那条短信给删除得彻彻底底,转身就离开了。

  木皓芊坐在角落,轻轻摇晃着高举到眼前的酒杯,透过那透明的酒红色的液体,冷眼观看着这纷纷扰扰的世间。

  竟无端生出一种举世皆浊我独清之意。

  木皓芊自觉嘲讽地笑了笑,低下头,摁亮了手机的屏幕,看了一眼那两条已发送的短信,也随即删除了。

  “何宋争吵,拦住宋潋。”

  “何在庭院,陪她整晚,寸步不离。”

  贺永乾是聪明人,给他个接近何禾的机会就一定不会让何禾再见到宋潋,这样,自己的计划才方便实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