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惩罚渣男系统

3、总裁篇(二)

惩罚渣男系统 乔木泡泡 5620 2019-02-20 13:47:26

  木皓芊坐着总裁专用电梯上到了公司大厦顶层,刚出电梯,秘书长早已候在一旁,木皓芊一出现,立刻跟在木皓芊身后飞快地报告今天的行程。

  “木总,今天上午有个晨议要商讨开发城东那块地皮的项目,企划书已经放在您的桌子上。陈先生跟我们的合约到期了,这次续约他想加价。下午天企集体要来跟我们商讨合作,总裁,我们是否要接见?”

  “天企?宋家?”木皓芊突然停下脚步。

  秘书长差点没站住脚,不过很快就调整过来,“是的,是宋先生的天企。”

  “他们派谁来?”

  “好像是宋先生亲自来。”

  “答应他。”

  “是。”

  秘书长上前两步拉开办公室的门,木皓芊勾起嘴角,踏入了办公室的大门。

  关上门后,木浩柔和的脸庞瞬间冷下来。

  该死的,木浩是个性情温和的人,时常面带笑容,木皓芊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笑是什么时候了,装木浩真辛苦。

  看着桌上的文件,木皓芊犹疑了一下,随后坚定地迈着步伐到办公桌坐下,认真地拿起文件查看起来。

  木皓芊没死之前是一个千金小姐,她上头还有一个大哥,所以继承家业这种事不太会轮到她。当然了,这不是说木家就重男轻女了,事实上身为木家千金,管理家业这些种事还是要学的,不过也只是涉猎,没有像她大哥一样专攻。

  木父早就在木家两兄妹成年之后就把木家企业的股份分给了他们,一人一半,不偏颇也不偏心。

  木父说,那些股份是她将来的嫁妆,万一她在夫家受欺负,还有木家做她的后盾,只要有那些股份在,就不会有人轻易对她动手,包括她大哥。

  想到父亲,木皓芊正在签名的手顿了一顿,眼神出现了一瞬间的迷茫,但随即,又像没事人一般继续手头的工作。

  她不需要哭,眼泪是最没用的东西,它既不能帮她,也不能救回她家人的命,除了招人同情,毫无用处!

  木皓芊花了不少时间按照木浩的记忆来学习处理事务,终于赶在晨议前把公司运作掌握得七七八八。

  秘书通过办公室内线通知木皓芊开会,木皓芊深吸一口气,揉揉面部的肌肉理理西装,昂首阔步走了出去。

  木皓芊刚踏入待客室没几步,瞥见她进来的待客室里面的人纷纷站了起来。天企来了三个,可是,木皓芊一眼就看出了谁是宋潋。

  宋潋哪怕就是站在那里不用说话,但是就是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他在人群中熠熠闪亮。

  自信却不张扬,骄傲却不傲慢,不卑不亢,嘴角微微上勾,让人看一眼就无法再移开视线,这样英俊又散发着成熟气息的男主,不亏是世界偏爱的孩子。

  宋家是比不上木家的,但是在木皓芊面前,宋潋还是稳稳地伸出了他的右手,“你好,木先生,我是宋潋。”

  宋潋那好看的眼睛直视木皓芊,那股自信稳操胜券的意思,不知为何就这么从他的眼睛传达给了木皓芊。

  木皓芊温和的笑了笑,柔和的面容散发出亲和的气息,她也伸出了右手,握上了宋潋的手。

  【叮!男主好感+20,目前好感20】

  木皓芊知道,这是那个万人迷光环的基础20好感。

  别以为木皓芊不知道系统商品钻的空子。

  永久性增加好感度20,不过是说作用在陌生人上的20好感罢了,但是像那些熟人,例如秘书长之类的,原来对木浩超过了20好感度的,万人迷光环就绝对不会再起作用,原来好感度是多少就是多少,除非那些人会对木浩减好感度,而万人迷光环则会保证人物对他最低也会有20好感度。

  其实系统这么设定也对,如果好感度本来就有80的,要是再强制性加20,估计会发生点什么不可控事情了,对此木皓芊是理解的。

  飞云和天企的合作项目谈得十分顺利,天企是有备而来的,不得不说,宋潋在生意交际上真的十分聪慧,木皓芊跟他谈合作的过程也觉得十分愉悦。

  【叮!男主信任度+10,目前信用度10】

  木皓芊送走男主之后就传来了系统的提示音。

  呵,渣男果然就是渣男,谈了两个小时才加那么一丁点好感度和信任度,哪怕在万人迷光环的作用下,也只是刚好加了20好感度,也就是说他对她的第一印象好感不足20?!!

  木皓芊迁怒了,笑了这么久才换来那么一点点成效,可见男主的疑心是多么的重,不会轻易相信人。

  现在剧情已经发展到白家败落,男主和女主订婚了。

  刚刚谈生意的时候木皓芊还在奇怪宋潋居然没带女主出来,看来他也清楚女主的惹事属性,不敢带她来飞云吧。

  哼!迷糊秘书?看来她得找时间会会这个女主,何禾了。

  车上。

  “宋总,您如何看木浩。”助手询问宋潋。

  “那你如何看他?”闭目养神的宋潋挣开了双眼,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助手。

  “额……这个……”搞不懂自家boss眼神意思的助手有点慌。

  “有,有点惊艳?”助手颤颤巍巍地说出了自己的印象。

  “是么?”宋潋笑笑不说话,又继续闭目养神了。

  宋潋靠在座位上偏过头,背对着助手,微微睁眼,露出了那漆黑的墨眸,幽幽的,仿佛不见底。

  木浩确实长得很惊艳,哪怕连他第一眼看到木浩也被迷惑了一下。

  然而,木浩很可怕,非常可怕,至少目前他在生意场上很可怕。

  在那看似温和无害的外表下,能够利用自己的外貌优势,不声不响,消无声息地影响生意谈判,将自己公司利益最大化。

  到现在,自己的助手对他的印象居然还是那层表皮,而不是他那恐怖的生意手段。

  一个人,拥有着被上帝亲吻过的面庞,温和的外表,强大的家族,高超的手段……

  这样的人,若是成为对手,可怕……

  虽然宋潋对木浩的评价很高,然而,他从来都不觉得这世界上有什么是能够打倒他的。

  他能够打倒白家,木家……也只不过是大一点的拦路石罢了。

  他的野心,远远不止于这个城市!

  ——————————————————————————————

  哪怕夏季已经过了一半甚至接近尾声,但是空气中还是不断有热浪袭过。

  一位穿着休闲装,眼戴墨镜的男子坐在开着冷气的咖啡店里,挨着玻璃窗而坐,右手撑着精致的下巴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左手有一下没一下的随意搅拌着咖啡。

  整个人看上去都是慵懒的,隐隐有一股“众人皆醉我独醒”不可言喻的气场,仿佛对那个男子对这个尘世一丝眷恋都无,柜台后面那几位女服务员正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那位神秘的男人。

  “好帅啊……哪怕戴着墨镜我也觉得他好帅!”

  “根据我的观察,他的身材一定很棒!”

  “啊啊啊啊,越看越喜欢啊……好迷人。”

  ……

  “可是,我怎么觉得,那位先生身上有股悲伤的气息……”有个小巧的女生吞吞吐吐道。

  闻言,刚刚所有在讨论的妹子一下子停下了言语,纷纷奇怪地看向她。

  “禾禾,你看错了吧,我怎么没感觉到什么,除了帅……”跟禾禾玩得最好的一个女孩子先开口了。

  其它女孩子没说话,但是看向禾禾的眼神中,分明也是带着不满,对禾禾的话不赞同。

  “黑森林,谁去端到10号桌?”老板娘刚好端着盘子出现,打破了那诡异的安静。

  一群女孩子你看我我看你的,就是没一个先开口,每一个都想去,却又忌惮着对方。

  老板娘看了一眼,再看看10号桌客人,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何禾,今天回来看看的?”老板娘问道。

  “额,是,是啊。”何禾冷不丁被点名,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今天人手有些不够,能帮我拿去给10号桌客人吗?”

  何禾已经从这家咖啡店辞职了的,今天只是路过,回来看看往****。

  “没,没问题。”何禾接过盘子,快速地离开了柜台。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为什么刚刚她们听到自己去端蛋糕给客人的时候,仿佛都要吃了自己啊。

  何禾心不在焉,本打算放下盘子就走的。但是她太想离开这里,导致转身得太快,一不注意,手挥到了那杯咖啡。

  一摊黄褐色的污渍出现在了男人的白色T恤上。

  “呵。”男人轻笑出声,声音磁性悦耳,十分好听。

  何禾脸红了,连忙道对不起,拿起纸巾就要往客人身上擦去。

  柜台后面的妹子都暗暗在咬帕子,可恶啊,那该死的家伙又来了。

  一双骨骼分明,修长细白的手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腕,好笑地道:“不用了。”

  “啊?啊,啊啊啊!”何禾这才反应过来,红着脸挣脱了自己的手。

  “对不起,对不起。”何禾弯下腰来,跟客人道歉。

  “你已经说过很多次对不起了,放心吧,我不介意的,下次注意点。”男人温和道。

  听到那温柔的语气,何禾那慌乱的心突然就这么安静下来了,呼吸了几下,平静地道:“对不起先生,我会赔偿您的损失的。”

  腰,还是弯着的。

  男人仔细地打量面前的人,几秒后,笑道,“好。”

  接受道歉就好,何禾暗暗松了口气,正打算开口问赔偿费时,手腕上突然传来一股猛力,硬拽着她直起身往后转,而她因为在猝不及防之下,脚步没站稳,跌入了一个熟悉地怀抱中。

  “女人,我才离开了多久,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找男人了?”一股喷薄的呼吸在何禾耳边响起。

  何禾有些恼怒,猛地推了一下眼前的男人,却发现那箍住自己的力量太大,根本挣脱不开。

  “宋潋,你放开我!”何禾低声呵道。

  “木总,又见面了。”宋潋松开了一些对何禾的禁锢,但右手还是紧紧地抓住何禾的手臂。

  戴着眼镜的木皓芊看向宋潋,也微微点了点头,笑道:“又见面了。”

  笑,笑,笑,笑个鬼啊,一点都不想对着他笑!

  “不知道木总刚刚在与我的未婚妻在谈什么呢?”宋潋在未婚妻三个字上咬了重音。

  “你的未婚妻很可爱。”木皓芊并没有直面回答宋潋的问题。

  宋潋眼中快速地闪过一丝不悦,看了一眼木皓芊遭殃的衣服,大概也猜到了什么,心中暗暗道何禾那个小笨蛋。

  “何禾给你添麻烦了,不知道木总的赔偿费需要多少?”

  刚刚还不说话的何禾开口了,“阿潋,我弄脏的衣服,我自己赔偿就好了。”

  宋潋不说话,瞥了一眼何禾,何禾安静了,但是也生气了。

  霸道总裁的戏码啊。

  “五十万。”木皓芊也没有故意抬高价。

  宋潋放开了何禾,掏出一个支票本,刷刷刷地就签好了五十万。

  “真是感谢宋总的慷慨了,你的未婚妻很不错,好好珍惜。”木皓芊接过那张支票。

  “你!”这句话听上去没什么恶意,但是不知为何,宋潋总觉得里面有一股讽刺的意味。

  宋潋刚想开口再讲些什么,突然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什么也说不出。

  木皓芊刚脱下墨镜,一抬头,刚好就对上了宋潋的眼睛,木皓芊难得心情好了些,那笑弯弯的眉眼此时也多了一分真实。

  宋潋本来有一肚子的火,可是看到木皓芊的脸却突然什么也说不出,仿佛一簇被人淋熄的火。

  明明是第二次看到了,却还是被惊艳到了,什么怨气怒火看到木浩的脸都没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刚他与木浩对视的时候他仿佛看到了满天星辰,在广阔宇宙里熠熠闪光,整个人仿佛都要吸进去一般,要不是他的动力够,很怕也很难这么快能脱身。

  宋潋忌惮地往后退了一步,强拉着何禾就大步走了,可怜何禾一边像提小鸡般被宋潋揪着衣领,一边大呼一定会还自己钱。

  【叮!宋潋信任度-5,目前信任度5!】

  宋潋他们刚走出咖啡店的门口,系统的提示音就传来了,木皓芊的笑容差点就绷不住,一股无名之火源源不断的涌上心口。

  好你个宋潋,我现在是猛兽还是洪水?能让你忌惮我到如此地步?我都还没开始动手就对我这种态度?

  好,真是好得很!宋潋,你给我等着!

  木皓芊暗暗给宋潋记下一笔,恼火的付钱离开了。

  因为这件事,木皓芊一直记恨宋潋,后面也把宋潋整得很惨。

  所以说,不要惹女人,尤其还是小心眼的女人,惹到女人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木皓芊吩咐司机开车回家后便一言不发地靠在座位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嘤嘤嘤,宿主这样好怕怕,怎么破?系统暗暗咬着小手帕。

  【那个……宿主,你为什么要来见见何禾呢?】系统颤抖着开口。

  “这个啊……”出乎系统意料的是,木皓芊居然应它了,它都做好木皓芊不搭理它的准备了。

  “我来看看何禾是个什么样的人,毕竟是你要我去勾搭渣男,要是人家两个人情投意合,我可不想去当人家小三。”木皓芊生了一会儿闷气,暂时也不计较了。

  想到前世的种种,木皓芊觉得自己与白音音的经历极其相似,不由得勾起伤心事,不希望自己也去当自己最厌恶的人。

  【这个宿主你放心,经过系统的筛选,那些渣男都是罪有应得的,不会有宿主担心的事发生,而且惩罚他们是对广大女性的负责,免去她们被渣男伤害的隐患,只有对渣男虐身虐心,让渣男体会一边自己对别人造成的伤害,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才能把渣男改造成新世纪好男人。】

  “这样啊……”木皓芊暗暗点头。

  【经过系统的检测,发现何禾与宋潋适合成为夫妇的契合度为40%,契合度低于标准值。因此,宿主你需要把何禾拯救出渣男的魔掌。】

  “过低的契合度么?我也发现了……”木皓芊嘴角微微上扬,让本来仿若天神的他顿时染上了一股邪魅的气息,若是有人看到,定会深深的沦陷于木浩。

  “查询一下宋潋对何禾的好感度。”查询他人的好感度本来是要给积分升级才能开启的,而现在这个功能是主神给予木皓芊的一个小补偿。

  【宋潋对何禾的好感度,目前为70】

  【叮!宋潋对何禾好感度-10,目前为60】

  系统刚报了好感度没多久就突然传来宋潋对何禾好感降低的消息。

  果然啊……

  宋潋车上。

  “宋潋!你什么意思!我自己做错的事我自己来承担,你为什么要在大庭广众下那么说?”何禾面对着宋潋,不停的挣扎着,试图挣脱宋潋对她手腕的桎梏。

  宋潋的眼睛的眯了眯,一股恐惧感顿时把何禾淹没。

  “怎么?我帮我的未婚妻赔偿做得不对吗?”宋潋脸上虽然还是笑着,但是手上却加大了力度,何禾痛得轻呼了一声。

  “宋潋!你太霸道了!”何禾痛得眼框泛红,斥道:“有钱了不起啊?有钱你就可以不顾我的感受了吗?”

  “怎么?现在就开始对我厌恶了?刚开始交往的时候,你不是很喜欢我花钱给你做的各种浪漫惊喜吗?那时候怎么不见你说我霸道?”宋潋的语气格外冰冷。

  “我没说过厌恶你!我爷爷教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是自己的错就要勇敢担当!”

  “哦?这么说,还是我做错喽?”宋潋怒急反笑,突然就放开了何禾的手。何禾不知道宋潋突然放手,刚刚还在挣扎的她由于反冲力,一不小心头就磕在了前面的座椅上。

  虽然座椅是软的,但是就这样磕上去还是很疼的。

  何禾揉着脑袋,不由得一股委屈涌上心头,不假思索地就开口了,“宋潋,你小气又计较,一点风度都没有,刚刚咖啡店里的那位先生都比你好!都不知道我怎么会喜欢上你!”

  “停车!”宋潋突然冷呵一声,平稳行驶的汽车就这样冷不丁的停下了。

  “啊!”宋潋下的命令一点预备都没有,何禾冷不丁头又撞上了前面的座椅。

  “下车!”冷冰冰的话语不含一丝感情,就这样轻飘飘的从宋潋的口中冒出。

  何禾红着眼眶盯了宋潋几秒,最终愤愤地抓起自己地包,不发一言地打开车门,干脆利索地下了车。

  “砰!”的一下,车门被重重的砸了一下关闭了。宋潋让司机立即开车,何禾就那样孤零零的站在公路边望着宋潋的车扬长而去。

  何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硬生生把泪意给憋了回去,她回头看了一眼正在西斜的太阳,不知为何,一股道不清言不明地孤独感就这样冒出来了。

  天地之大,却不知何处才是归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